爱情中的众生百态

小忧伤
最近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热映,剧中第三者插足、俩闺蜜同爱一人等情节,引起了很多争议。我想,此片应该归入爱情剧,编剧想要表现和探讨的,或许是现代人、都市人面对爱情的状态,以及在爱情中折射的人物个性。

      先说唐晶。唐晶是一个靠自己学习打拼、工作能力出众的女强人,对待友情同样真挚而投入。子君第一天到便利店上班的时候,唐晶为她送上饮料,还跟她交换鞋子的一幕,谁不想要这样一个可爱的闺蜜呢。但是爱情面前的唐晶,却可以用一个词语概括:懵懂。唐晶不怎么懂男女之爱,在爱情中,她依然好强、追求完美。前期,不遗余力地怀疑自己的未婚夫,因为薇薇安的几句话而不赴订婚宴。后期,不遗余力地拉着未婚夫,去帮助失婚的女朋友。爱情当然是需要经营的,唐晶在香港期间和贺涵鲜有联系,却叮嘱贺涵多帮助子君,这期间贺罗二人又有多少接触,更是难以言表。难怪很多观众觉得,唐晶的行为种种,对贺罗的恋情,甚至有推波助澜之效。因为贺涵和子君一开始的矛盾,以及对坚挺友情的信任,她从未想过这两人之间会暗生情愫;但是,凡事会变,世事本就难料,唐晶说过,职场如战场,殊不知情场也如战场。她在贺涵摊牌对子君的...
显示全文
最近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热映,剧中第三者插足、俩闺蜜同爱一人等情节,引起了很多争议。我想,此片应该归入爱情剧,编剧想要表现和探讨的,或许是现代人、都市人面对爱情的状态,以及在爱情中折射的人物个性。

      先说唐晶。唐晶是一个靠自己学习打拼、工作能力出众的女强人,对待友情同样真挚而投入。子君第一天到便利店上班的时候,唐晶为她送上饮料,还跟她交换鞋子的一幕,谁不想要这样一个可爱的闺蜜呢。但是爱情面前的唐晶,却可以用一个词语概括:懵懂。唐晶不怎么懂男女之爱,在爱情中,她依然好强、追求完美。前期,不遗余力地怀疑自己的未婚夫,因为薇薇安的几句话而不赴订婚宴。后期,不遗余力地拉着未婚夫,去帮助失婚的女朋友。爱情当然是需要经营的,唐晶在香港期间和贺涵鲜有联系,却叮嘱贺涵多帮助子君,这期间贺罗二人又有多少接触,更是难以言表。难怪很多观众觉得,唐晶的行为种种,对贺罗的恋情,甚至有推波助澜之效。因为贺涵和子君一开始的矛盾,以及对坚挺友情的信任,她从未想过这两人之间会暗生情愫;但是,凡事会变,世事本就难料,唐晶说过,职场如战场,殊不知情场也如战场。她在贺涵摊牌对子君的爱慕之后曾说,自己十年来,一直准备着会有更加优秀的女人取代自己。唐晶不懂爱情,好像也不怎么懂男人,很多男人想要找和自己并肩作战的女子,但也有不少男人喜欢楚楚可怜、我见犹怜的弱女子,激发起保护欲。很不幸,她的未婚夫贺涵,显然是后者。
      聪明果敢如唐晶,在知晓了贺罗恋情以后,选择了破釜沉舟,回到她熟悉的战场——职场,应该说,这个性格特征是一以贯之的。看看周遭,事业得意而爱情失意的女子,其实不在少数,所以唐晶这个人物形象的塑造,从某种程度上说,比女一号罗子君更具备现实意义。

       再说罗子君。亦舒的原著小说中,唐晶曾用一句话评价罗子君:美则美矣,全无灵魂。这一人物特点,倒是被电视剧照搬了下来。子君面对爱情的态度,也可以用一个词概括:被动。子君是爱情中的被动者。大学毕业的她,面对陈俊生的求爱,她便嫁了,当了十年的家庭主妇。婚后,她感觉到了异样,怀疑丈夫有情人,但也只是被动地维护婚姻,试图对俊生身边的年轻女子加以防范,却从没想过自己身上的问题、如何主动地维系好婚姻关系。离婚以后,在商场工作的她,遇到老实厚道的老金,面对老金的表白,她便答应相处看看。说到对异性的爱慕、欣赏、崇拜,在罗子君身上是鲜少看见的。如果非要说有,那可能就是对贺涵。早在唐晶赴港之前,子君便对贺涵对自己工作上的一番悉心指点,心存感激与柔情。后来随着二人接触频繁,感情愈发浓烈。可是贺涵是谁呀?他是唐晶十年的男友,是挚友的准老公。子君自己也知道,她的命是唐晶给的,她就算不恋爱不结婚,也不可以爱贺涵。这个认知,不是贺涵对她表白以后她才知道,她一早就知道。可是爱情中的被动者子君,还是由着她和贺涵的感情发展到了不可控制、不可扼制的地步,两个人互相吸引,彼此却又只能心照不宣。唐晶说,让贺涵爱上了她,就是子君最大的错误,这话一点儿也没错。到最后,出于道德与良心的束缚,她不敢也不能和贺涵在一起,造成了三败俱伤的局面。
      换个角度来看,如果我们的女主人公罗子君,真的从前一段失败的婚姻中觉醒、蜕变,她不会任由自己爱上贺涵。经历过失婚之痛的人,只会更加珍视友情;即使对爱情,也只会在多一分审慎的同时,更多一分通达。

       罗子君的妹妹子群,在剧中只是配角,而且麻烦不断,不时要求助于子君。这个角色非常形象地描绘了面对爱情中的问题,常常逃避的一类人。自始至终,子群就像鸵鸟一样地逃避着她的婚姻问题。子君问她,为何对百般无能、脾气暴躁的丈夫白光一忍再忍?子群则不止一次地说,我没有办法,我还能去找谁?我再去找一个,说不定还不如现在这个。直到白光对自己动手,子群才终于心灰意冷地提出离婚。然而,她选择了一个更加消极的疗伤方式,找了一个已婚发型师当情夫,她说,现在什么也不想管了,只想着让自己开心就好。只要眼前的开心,而不顾日后的问题重重、暗流涌动。编剧为子群设计了一个温情脉脉的结局,白光洗心革面、重信做人,变成了一个踏实工作、努力养家的好男人。但现实中,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故事反而更多,所以子群的妈妈至死都看不上白光,临终时分依然劝着子群,能离婚就早点离了吧。不能不说,姜还是老的辣,眼睛还是妈妈的毒。

      此剧中男性形象的塑造,从现实表现力和人物丰富性上来看,反而不如女性形象。剧中男一号贺涵,英俊、多金、职场历练、金刚手段。编剧试图表现贺涵的“寻爱”,在他的身边,像唐晶、薇薇安这样职场上非常优秀、自身要求很高的精英女性——他的“同一类人”,最终无法走入,也无法俘获他的真心。反倒是身处逆境又心地善良、坚强生活的弱质女子,使他倾心。这个逻辑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贺涵前期的形象的塑造,太成熟、太通透,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的,所以后期他会爱上子君,反而叫人难以信服。
      相比贺涵,陈俊生这个形象倒比较贴近生活。对前妻的厌倦,离婚再婚以后的心酸、怀疑和反复,以及始终歉疚的小表情,都很真实生动。而他的故事,给围城中的男男女女,说不定也会带来些许启示。只是对爱上自己前妻的上司,还能倾力相助,实在看得人有些尴尬,不能不说是形象塑造上的败笔。
1
4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前半生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的前半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