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中国最了解流行音乐发展史的人,我只服他

民谣历
都说“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是说要么旅行,要么读书。而我却在马世芳的《听说》中,找到了旅行的第三种方式:跟着声音,让耳朵去旅行。

马世芳的声音是一面湖水,平静却宽广,容得下不同风格的音乐,娓娓道来。通过《听说》知道马世芳的存在,四十多岁的年纪之下有岁月的风骨与从容,这种从容是丰富的阅历练就的。



《听说》

1971,马世芳出生于台湾,或许是母亲是1970年代台湾校园民歌的重要推手、资深广播人的缘故,他在9岁的时候就有了在电台说故事的机会,在母亲的节目中对音乐耳濡目染,他喜欢上了Bob Dylan,尽管那个时代Bob Dylan的唱片里没有歌词,他仍能耐着性子从母亲那里找来《鲍勃·迪伦图文作品辑》研究。

除却90年代初期入伍的那段时间,他似乎一直与音乐相伴。1999年,他选择顺着时代创办音乐社群网站五四三音乐站,并跨足独立音乐制作、发行。

到了2006年,出版散文辑《地下乡愁蓝调》,开始尝试以书籍形式介绍...
显示全文
都说“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是说要么旅行,要么读书。而我却在马世芳的《听说》中,找到了旅行的第三种方式:跟着声音,让耳朵去旅行。

马世芳的声音是一面湖水,平静却宽广,容得下不同风格的音乐,娓娓道来。通过《听说》知道马世芳的存在,四十多岁的年纪之下有岁月的风骨与从容,这种从容是丰富的阅历练就的。



《听说》

1971,马世芳出生于台湾,或许是母亲是1970年代台湾校园民歌的重要推手、资深广播人的缘故,他在9岁的时候就有了在电台说故事的机会,在母亲的节目中对音乐耳濡目染,他喜欢上了Bob Dylan,尽管那个时代Bob Dylan的唱片里没有歌词,他仍能耐着性子从母亲那里找来《鲍勃·迪伦图文作品辑》研究。

除却90年代初期入伍的那段时间,他似乎一直与音乐相伴。1999年,他选择顺着时代创办音乐社群网站五四三音乐站,并跨足独立音乐制作、发行。

到了2006年,出版散文辑《地下乡愁蓝调》,开始尝试以书籍形式介绍音乐。


2、

优酷出品的文化节目【看理想】系列之一《听说》上线,制作了16集节目,每一集由一首歌或一位音乐人出发,串起台湾历史或当下的人物与故事,展现各个时期青年人的思想,生活,于2017年又推出第二季。

可以说《听说》这个节目让更多人认识了马世芳,然而回顾他的经历,才觉这是一种变相的厚积薄发,而更让人欣喜的是,马世芳通过他独特的文字和声音魅力,模糊了文字与音乐的界限,让二者达到微妙的平衡。

在第二季《听说》第一期节目《何日君再来:乱世中的小确幸》中,他谈大众熟知的邓丽君的歌曲,从这首歌的前生今世入手,谈及背后的历史,甚至连探戈的音乐风格为何会在1937年来到中国这样的细枝末节也加以介绍。

可以说,观众原本需要一滴水,他却在节目中倾其一片海,实在难得。



邓丽君

马世芳说的是音乐,却给听众“误入藕花深处”的惊喜。

在《听说》第二季节目中,他提及郑智化,却微妙地引入那个时代,他说“八十年代末,是台湾的后解严时代,那段时间台湾的整个社会力,几乎是在压抑了几十年之后,喷泄而出。

有很多生毛带角的创作歌手,都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横空出世。他们不见得符合唱片工业的标准规格,但是在那样特殊的时代,都能够找到疯狂拥戴的乐迷。郑智化就是在这样的时代崛起的。”

透过《听说》这扇窗户,了解的不止是音乐,更是台湾音乐发展背后一代人的生存状态和思想发展。


3、

《听说》与我听的一些音乐电台是不同的,而《听说》区别于一般电台的特质是,前者注重与挖掘,后者则是对音乐的解说。

相对挖掘,解说要容易得多,解说是捷径,无非是针对现有作品的分析。而挖掘则深刻得多,要把那些常人感受不到的点,一一深挖,而后呈现。

这种开拓不再满足于解说式的填满,而是根据主题的延展,而延展能造就恰到好处的留白,颇有余韵。

听马世芳的节目,他诚恳的言辞总能过滤掉浅层的表象,她口中的歌手大家并不陌生,但他总能以陌生的切入点呈现,这种信口拈来的呈现方式很高级,如第一季时,他谈及陈绮贞和张悬,就把他们从大众定义的小清新中剥离出来,进行血肉灌溉般的还原。



陈绮贞

若说第一季中的一些呈现方式是精心准备的,那么第二季新增的《马芳答客问》环节,则是对人们认知中精心准备的一种打破。听众提问,然后马世芳进行现场反应与回答。




当被问及如何评价陈绮贞时,他肯定她不止小清新后,逻辑清晰地将陈绮贞的评价一分为二,先说陈绮贞的音色音质的独特性,之后说她的作曲的才华,寥寥几语,却能让一个并不熟陈绮贞的人迅速有全面而立体的认知,这种临场的评价背后,他对歌手的熟悉程度可见一斑。

谈及一些歌在现场被记录下来的意义,他感慨,“想想历史上有多少伟大的演出,演完了也就随风而逝了,只有那极少数,有幸人在现场的人,才有机会领受那样的伟大。“

谈及作品借鉴与抄袭的问题,他说,“你当然可以参考、借镜、致敬,但是不要搞得一模一样,人家必然可以听得出来你的诚意跟用心。你要去借用人家已经做好的元素,那么跟原来的版权拥有者取得同意,光明正大地用,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可以。”

4、

《听说》第一季在豆瓣评分高达9.2,第二季更是拿到9.5的高分。

马世芳把小众做到了极致,这种极致是真诚的,这种真诚触手可及,标题党盛行的互联网时代,他仍能给每期节目冷静而诗意的命名,诸如第一季中《美丽的稻穗》、《再唱一段思想起》、《台北不是我的家》、《一颗滚动的石头》等。

从第一季到第二季,我看到的不止诚意,还有成长。

在第一季中,或是节目时长受限,唯有关于李宗盛的录制分为上下两期,其余都是一期,到了第二季中,打破了这种限制,无论是关于木吉他、叙事曲还是音乐史上的现场实况,均以上下期的节目形式呈现,只为叙述更加完美,打破节目时长的壁垒。



青年李宗盛

尽管第一二季都是以台湾音乐为整体基调,但第二季已开始向大陆、欧美音乐延伸,音乐自身及其背后的丰富强烈,让节目的层次也丰富起来。

马世芳曾在分析一种音乐创作风格时提到了“从小我的故事我看到大时代的遗憾”的说法,十分有趣。抛开创作手法,马世芳的坚持其实也有小我中反衬大时代的现实意义,大时代的浮躁之中,小我的冷静与思考。

这绿荫虽小,但总有绿荫,是时代曝晒后,贫瘠中郁郁葱葱生长着的茂盛的希望。

明天(7月25日)就是《听说》第二季的收官之作了,我无比期待。来优酷,我们一起听马世芳说。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听说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听说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