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间道2 无间道2 8.3分

无间亦有道

诺比丫

看到无间道贴吧里大家在讨论究竟倪永孝什么时候知道陈永仁是卧底,是最后阿孝跌倒在情不自禁扑过来扶住他的永仁的怀里无意间看到窃听器的时候,亦或者是阿孝对罗鸡清理门户,反而对着永仁的方向说话的时候呢?我的想法是,倪永孝一直在怀疑,但是一直不去确认。理由如下:倪永孝给自己的女办生日会的时候,他凝神看了张黄色的纸条,然后笑着撕了去,丢到了果皮桶,然后施施然向玩的开心的孩子们走去,接下来的马上给了个镜头永仁,他正看向永孝的方向,这里有两个意思,一个就是吴丢的字条他看到了,之后余来到了离吴和那班大佬聊天最近的一间屋,我们注意,下面吴镇宇同那班大佬聊天的音频,最后的一句:“以后大家得闲就常聚下咯,像今天这样,多好。”同前面的声音是不同的,而且不像是人的嘴里发出,开始不明白这样的音频疏漏怎么会明晃晃的出现在如此大制作中,后来想明白,那不是正常的声,那把声在电影中只一个人听到是这样的,陈永仁!那是阿孝同大佬聊天通过窃听器传到他耳膜的声音。之后再出去,余就走到果皮箱,借着丢空杯的机会,想拣返那张碎了的纸。正在这时,倪永孝喊他过去一起影张像。开始没注意,以为倪永孝好在乎家里人,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弟...

显示全文

看到无间道贴吧里大家在讨论究竟倪永孝什么时候知道陈永仁是卧底,是最后阿孝跌倒在情不自禁扑过来扶住他的永仁的怀里无意间看到窃听器的时候,亦或者是阿孝对罗鸡清理门户,反而对着永仁的方向说话的时候呢?我的想法是,倪永孝一直在怀疑,但是一直不去确认。理由如下:倪永孝给自己的女办生日会的时候,他凝神看了张黄色的纸条,然后笑着撕了去,丢到了果皮桶,然后施施然向玩的开心的孩子们走去,接下来的马上给了个镜头永仁,他正看向永孝的方向,这里有两个意思,一个就是吴丢的字条他看到了,之后余来到了离吴和那班大佬聊天最近的一间屋,我们注意,下面吴镇宇同那班大佬聊天的音频,最后的一句:“以后大家得闲就常聚下咯,像今天这样,多好。”同前面的声音是不同的,而且不像是人的嘴里发出,开始不明白这样的音频疏漏怎么会明晃晃的出现在如此大制作中,后来想明白,那不是正常的声,那把声在电影中只一个人听到是这样的,陈永仁!那是阿孝同大佬聊天通过窃听器传到他耳膜的声音。之后再出去,余就走到果皮箱,借着丢空杯的机会,想拣返那张碎了的纸。正在这时,倪永孝喊他过去一起影张像。开始没注意,以为倪永孝好在乎家里人,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也都不错,后来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发现不是这样,倪永孝的眼神不对。吴对着别人的时候,要么没什么特殊的表情,看不出悲喜,很温文尔雅。要么,微笑的好礼貌,仿佛老友那样。那种感觉让人觉得很悲很压抑,仿佛这个人已经不在了,他没为自己活着一样,但是他对着陈永仁的时候,一次是要罗鸡找永仁来谈,希望他来参加自己女儿的生日会,这次,吴讲到,“你真的这么不钟意同我讲话?”听到余答:“不是。”他托了托眼镜,笑得很温暖,那是即使生日会,回归宴上更明朗的笑容都不能比的,因为那笑容里没有叹息,不是为了礼貌,是真的很开心,在倪永孝整个生活都充满了压抑的世界里,一下子就打动了我。另一次就是吴丢黄纸,而余正看着,而恰巧吴丢完也看向余。我开头说有两个意思,现在就是讲这第二个,吴看到余,冲他又是那样的笑,又托了托鼻梁上的镜架,没看漏的话这是整部片唯有的两次托镜架,都朝着他这个同父异母的细佬。但是倪永孝看到永仁揭开盖把手伸进果皮桶的时候,他大声喊了句“永仁”,然后又恢复了之前温文的口吻:“过来影像。”他喊永仁那阵,表情好似发现什么那样急切,没了之前两兄弟间虽然奇怪但是有些许温暖的眼神。我不知道永孝丢那张黄纸到底是不是为了试永仁。但是我认为从那时起他就已经怀疑永仁了,甚至更早……之后他同永仁讲,“以前阿爸做每一件事都是为了这个家,我都是,希望你也是。”他要永仁回家帮手,约定一起去谈单生意。但是这个是什么生意呢,我们大家都知了,演了一出戏,转移警方的视线,同时有了自己最好的不在场证明。“别这么讲,我要多谢你们的配合。”开始我以为只是说黄sir和陆警官的配合,后来想这你们里是不是也包括余文乐。这段太像三国演义中周瑜识破蒋干,将计就计,反而借蒋干之口除去了曹营中蔡瑁、张允两个大患。永仁告诉黄sir,一单生意倪永孝要同自己一起去,有个镜头表示,倪的车刚刚驶过路口,路口停着的三叔的车见到倪驶过,马上发动了,计划中的行动开始。当晚发动的当然不仅仅是三叔,还有大把人,这么大阵仗,为什么黄sir和陆sir单单要跟着倪永孝的车不放?原因之一当然是黑社会内部冲突,在警察眼中,打死活该,死多点更好,免得麻烦。之二就是,他们从永仁那里得知永孝还有个很重要的生意要亲自去,黄同胡好大可能认为黑帮内讧是转移他们的视线,永孝这条线才是会有大收获的。跟住,陈永仁,罗鸡,倪永孝,一起到差馆。吴揭发黄教唆杀人的好戏,余从头看到尾。你怎知不是倪永孝一早安排好,要余恨黄sir,让他对警察到底是不是就是好人产生怀疑,毕竟黄杀死的也是永仁的亲爹。同时,罗鸡是差佬,永孝已经知道了,放他们到一起,不是更容易识别些所谓蛛丝马迹。所以我认为杀罗鸡时讲的话,确实是说给陈永仁听的。自从余知道了黄杀死了他老爸,黄就一直都没敢也没面再找余。从而让永孝认为永仁同警察已经没联络了。就算是余是卧底,要永孝杀他的弟弟,对他来讲也都好难。他尽管城府深,果决利落,但并不滥杀,很重情义,他问三个底下的小喽罗收了韩琛的女人多少钱,我以为他心底也不愿意把这件事同韩琛背叛连在一起,毕竟道上和差佬都知道,韩琛对倪家的忠诚,但是杀了韩琛最爱的女给自己老爸报仇,不杀韩琛等于留下了颗定时炸弹,杀韩琛的时候,他都一再一再挣扎,要不是如此,也不会是黄sir先打爆他的头,至少死的会有两个人。再者,即使杀了永仁又怎么样,死了个卧底,警方一定会再派一个来,到时候,即使阿孝再聪明,也都要费脑思量究竟谁是卧底的。这两年来,一直没有人同阿仁联络,这让阿孝很欣慰的,他一直期盼哪天能把家族事业由黑转白,他把他的理想说给阿仁听,“今晚劳工体育会请吃回归饭,我们全部政协候选人都会去,如果这次被我搞定,我们倪家以后就可以抬头做人。”说完这话,他抿嘴望向天空。我觉得好悲情,就像是一个一直一直努力达成一个目标的人,终于看到希望,忆起曾经为了这个目标拼博的一件件旧事时的那种心情,而更悲的是,这马上到终点的最后一件事,因为韩琛返来指证佢,而功败垂成……我记得阿孝对韩琛讲,“我为什么要杀你,我不做这种事好长时间了……” “阿爸时常都话,出来行,迟早要还……”有人说最后阿孝发现阿仁上衣中的窃听器是愤怒的,死不瞑目的。我觉得不是,如果如此,为何最后他又把窃听器的一面翻过去,像帮阿仁掩饰一般。他看着阿仁的表情似乎在问:“点解啊?”他探进阿仁的怀,一滴泪流下了,他有抬眼看阿仁,还是那副受伤的表情“点解啊?”自己把什么都给了这个家,也都无法照应这个家周全,聪明如他,必然从警铃想起的那刻,便料到了结局。如果警察不来,是不是他有机会救返他的家人我不知……他一直不愿意相信,也都不曾再去试探和寻查的细佬,原来到如今依旧是警察的人,甚至在阿仁知道他杀父仇人是谁之后,依然如是,如阿孝曾经所讲“这是咩世界啊!”阿孝的最后的一个镜头,他空空地瞅向地面,已经没了气息。但是面容是平静的,我不觉得他是死不瞑目,因为那眼睛并非怒目圆睁,而是空洞的,悲伤的,好似放弃般,是深深受伤,反而有了种逃离这出悲剧的意味。后来再有什么他都经历不到,他可以不再费心想,不再担心紧,可以不再用原本温文的说话声中加了深深叹息的腔调来生活,经营,拼搏一个由黑到白的梦!这一世,他用尽了他的全力了,尽管他的家人最后依然……这一世,原本就没希望,只是用尽心力从一次一次的危险中拯救这个家,而今离去,只能空空望着,细佬也是卧底,他可以有什么希望……阿孝与阿仁的的纠葛,我讲完了,讲的很啰嗦,但是我想多啰嗦两句。我不信阿仁对阿孝没感想的,没这个可能的。我纵记得,办完老爸的吊唁,阿仁先瞧见马路上开过的飞车杀手,立马扑倒阿孝,因而胳膊负了伤。我纵记得,阿仁一向不多话,总是沉默着,当阿孝看向他时笑着托了托眼镜,我看到阿仁转过半边身,开心的牵起嘴角。我纵记得,阿孝被黄sir打爆头的时候,阿仁想都没想第一个扑过去,扶住阿孝。被强迫拉起时,愤怒的眼死死盯着黄sir。阿仁的身世,即使曾经对倪家有恨,心里都是渴望亲情和归属的。这样的阿哥他没理由不动情。所以我怎麽都想不通阿孝死后,他为什么还要给黄sir做卧底!!! 后续补充下个人对谁开的枪的看法:我认为是黄sir开的。   影片中是给了陈冠希一个镜头,但是是震惊的向前看了眼,放下枪的镜头。第一个镜头给的是黄秋生。我认为这就表示刘建明准备时刻开枪,但是有人先他之前开枪了,谁有这样急切的动机,我认为是黄sir,首先他有把柄在阿孝那里,尽管警察总署并未依法判决教唆杀人,但是留着总不妥,二就是为拍档胡军报酬,阿孝非死不可。后来还有一段是曾志伟和黄秋生的戏,曾一直向黄强调他本来真是准备死的,如果不是黄开的枪,没有向黄袒露这个的必要。黄说他准备好了所有的证据,最终没能将阿孝绳之以法,因为要救曾,所以~~~~~ (尚未来得及重看,但是经两位网友指点,据说黄的枪是冒烟的,因此不用猜)  

1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无间道2的更多影评

推荐无间道2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