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沈炼

eleven

妙玄,我说我的名字,叫妙玄。 沈某记下了。 生死之交的表白,言尽于此,彼此心知肚明。 世人皆有七窍玲珑心,抬头一番模样,低首又是另一个样子。所以,他们得以活着,活的不成样子,但他们乐意。 我心疼沈炼,这个男人。 心疼他每一次转身,都是先俯身,然后攥紧刀柄,拔刀些许,小心翼翼地提防,下意识的自我保护。也对,他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又是生死场里的常客。 心疼他揭发每一个人心思时眼睛里的冷静与洞察,就像他早早等着,早早了然,早早地不抱希望。 心疼他受伤强撑,佝偻着立在那里,一步不让,一步不退,以袖拭血,破釜沉舟、死磕到底的那种狠戾。 心疼他门一拉,对猫说,进来。一人一猫,我喂你吃,不过一瞬画面,无限孑然之意。 心疼他第一次遇见个姑娘,转身后眼里的懵懂,仿佛就是张宣纸,而她恰为画师。 心疼他对她无奈,只好说,我他妈鬼迷心窍……有些人鬼迷心窍可以救人,有些人鬼迷心窍却能够害人杀人。 心疼他提刀取人性命时冲在前面,策马逃亡时在后。为了一个人,他那么小心的人,任人摆布,把后背留给敌人。 心疼他无法言明危机四伏的险状,只能对她喊,滚。 心疼他爱的每个女人,都在他之前心里有用命相护的人。 初遇时,他脱口而出:你...

显示全文

妙玄,我说我的名字,叫妙玄。 沈某记下了。 生死之交的表白,言尽于此,彼此心知肚明。 世人皆有七窍玲珑心,抬头一番模样,低首又是另一个样子。所以,他们得以活着,活的不成样子,但他们乐意。 我心疼沈炼,这个男人。 心疼他每一次转身,都是先俯身,然后攥紧刀柄,拔刀些许,小心翼翼地提防,下意识的自我保护。也对,他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又是生死场里的常客。 心疼他揭发每一个人心思时眼睛里的冷静与洞察,就像他早早等着,早早了然,早早地不抱希望。 心疼他受伤强撑,佝偻着立在那里,一步不让,一步不退,以袖拭血,破釜沉舟、死磕到底的那种狠戾。 心疼他门一拉,对猫说,进来。一人一猫,我喂你吃,不过一瞬画面,无限孑然之意。 心疼他第一次遇见个姑娘,转身后眼里的懵懂,仿佛就是张宣纸,而她恰为画师。 心疼他对她无奈,只好说,我他妈鬼迷心窍……有些人鬼迷心窍可以救人,有些人鬼迷心窍却能够害人杀人。 心疼他提刀取人性命时冲在前面,策马逃亡时在后。为了一个人,他那么小心的人,任人摆布,把后背留给敌人。 心疼他无法言明危机四伏的险状,只能对她喊,滚。 心疼他爱的每个女人,都在他之前心里有用命相护的人。 初遇时,他脱口而出:你是谁?住哪? 唯一一句,我听出几分情不自禁的撒娇。多难得。因为是沈炼,所以难得。 水是我吹温的,哪里烫了。 不过寻常语气,夜奔亡命之徒,称得上情话。 一个刀尖上悬命的人,熟的只是杀敌制敌,说情话这事,似乎与他毫不相干。 然而我记得,他还说,赎身以后,咱们一起去苏州,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从周妙彤到北斋,再从北斋到周妙彤,回首这句话,我真的想哭。 他从来不说什么漂亮话,可都是以死践诺的真话。 沈炼的软肋那么明显,一个手握他把柄的人,要救,只因为那个人把朋友当朋友;一个危险的心怀他人的女人,要救,尽管他只能说“我喜欢她的画”;一只嗷嗷直叫的黑猫,他也要救。 那个危如累卵、奸佞当道的年代,人心有贵有贱,情义有重有轻,一个男人,一个任何时候毫不犹豫选择你活的男人,这辈子无人代替。 所以,我爱看影,破绽越少的影,演的真实自然的影,即便知道是假的,即便是自欺欺人,我也爱。爱摆在面前的苦难与甜蜜,生离与死别,爱他们什么都不说,也是一种活法。 最后,因为看过1,所以止不住会有所比较。我看出导演的心机,1中沈炼两头兼顾,兄弟要对得起,女人要自己看顾好。但是2中侧重不同,想来没有那种推心置腹的兄弟,与北斋戏份多,每一处他的妥协,都足以让诸位女看官沦陷,比如我。其实早在电影开始,沈炼追击殷澄,晖暗交错的夜里,他站在桥上的身姿分明,纵身一跃,宛若从天而降,我心里的防线立即轰塌。那感觉和千颂伊被人关在做过手脚的车向悬崖开去,于是她开口喊了一个名字,那个人应声而来,就是从天而降,然后我沦陷了。一模一样。 多说了点废话,那就再废话几句,嘿嘿。下次能不能给沈炼寻思一个丁师妹那样的对象啊,每次都是看似温柔如水却怀揣匕首的姑娘,心疼沈炼啊,莫名想到盘丝洞,脑洞深深啊。 沈炼此人,乃是万里挑一的好男儿、真男人。 在下沈炼。 如若你能遇到凤毛麟角甚至可能灭迹绝种的这种人,千万别放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更多影评

推荐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