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5分

梦醒

洛小瑰

“不行,说好的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行。”

几乎是孩子般的气急败坏,此刻的程蝶衣心里多么害怕和他的小楼就此远离,他多么害怕失去这个让他连命都不要只想留下陪伴的人 。

就像儿时那样,他明明可以逃走,明明已经逃走,可是最后却还是冒着被打死的危险回到师兄身边。自由对他而言很重要,生命对他而言也很重要,可是他看到外面精彩的世界时,心里却想的是小楼。

小楼,我多想是你与我并肩而立,看遍这世间熙攘,没有你,我的心很空,仿佛断了线的风筝,没了根的浮萍,惶惶不可终日,时时刻刻没有停止想起你,让我回到你身边,让我永远留在你身边吧。

所以当小楼决定和他断绝关系时,他万念俱灰,在法庭上放弃了辩解,几乎是吼着说:你们杀了我吧。西楚霸王不要虞姬了,一直以来陪伴的小楼丢弃了他,他还有什么办法活在没有小楼的世上?

“娘,我冷,水都结成冰了。”

程蝶衣为了戒大烟时痛苦的不省人事,他倒在菊仙怀里 ,几乎是无意识的喃喃着当年被抛弃时说过的话。当年的艳红狠心丢下他,只留了一件棉袄给他,他当晚就一把火烧了那件袍子。我知道那一刻他的失望他的痛苦他的愤恨 ,自欺欺人以为火...

显示全文

“不行,说好的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行。”

几乎是孩子般的气急败坏,此刻的程蝶衣心里多么害怕和他的小楼就此远离,他多么害怕失去这个让他连命都不要只想留下陪伴的人 。

就像儿时那样,他明明可以逃走,明明已经逃走,可是最后却还是冒着被打死的危险回到师兄身边。自由对他而言很重要,生命对他而言也很重要,可是他看到外面精彩的世界时,心里却想的是小楼。

小楼,我多想是你与我并肩而立,看遍这世间熙攘,没有你,我的心很空,仿佛断了线的风筝,没了根的浮萍,惶惶不可终日,时时刻刻没有停止想起你,让我回到你身边,让我永远留在你身边吧。

所以当小楼决定和他断绝关系时,他万念俱灰,在法庭上放弃了辩解,几乎是吼着说:你们杀了我吧。西楚霸王不要虞姬了,一直以来陪伴的小楼丢弃了他,他还有什么办法活在没有小楼的世上?

“娘,我冷,水都结成冰了。”

程蝶衣为了戒大烟时痛苦的不省人事,他倒在菊仙怀里 ,几乎是无意识的喃喃着当年被抛弃时说过的话。当年的艳红狠心丢下他,只留了一件棉袄给他,他当晚就一把火烧了那件袍子。我知道那一刻他的失望他的痛苦他的愤恨 ,自欺欺人以为火烧掉痕迹就可以忘记,可是怎么能够呢?即使岁月教会了他宽容,可是碎过的心,就算粘回来,裂缝也会狰狞的不停提醒曾经的疼痛。

“这把剑,你认认!”

他的小楼,他的西楚霸王,曾经的许诺,他开心的相信了,期待着那一天,天真的以为小楼也会在乎那把剑,那一刻。可是从来没有人懂他的执念,懂他的真心,懂他视若珍宝的东西,醉酒的小楼忘记了那把剑,执意要迎娶菊仙,残忍的把蝶衣的痴心践踏在脚下,那一刻,我听到了他的心四分五裂的声音。

“你骗我,你们都骗我。”

我如此理解和心疼不疯魔不成活的蝶衣,这个世界不符合他的梦想,他一直活在戏里,是那个从一而终的虞姬,只是有一天他一个人的独角戏终于落幕,所以才会烧毁所有的戏服,所以最后才会选择拔剑自刎。

我想他只是太善良太干净太纯粹太固执,对小楼,对戏曲,对过去。

······

“我梦到我站在一个高楼上,天上是白云,我好想往下跳。”

“你跳吧,我会接住你。”

“你不在那里,你不在,你会不会不要我了?”菊仙迷茫无助的眼神像个走丢的孩子。

一直聪明果断的菊仙,那一刻脆弱如同蛛丝。其实一直以来,她都很没有安全感吧。只是她用一副厚厚的铠甲武装了自己,来抵御这个世界的残酷。遇到段小楼之前,她一直没心没肺风尘妖娆的活着。然后,他就那样出现了,像是一个盖世英雄般。他喝下一半酒时,认真看着她的那一刻,她终于对他敞开了心扉,卸下了张牙舞爪的铠甲,心甘情愿的在他面前变得毫无防备,所以才会最后被那样猝不及防的摧毁。

他和她订亲那夜,她跳下高楼,他的戏言,她全部当了真。明明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却遇到了自己的劫数,所以当她听到他说自己从来没有爱过她的时候,她愣在了那里,安静的,无声的,明明没有任何表情,可是却感觉她的心在滴血。明明是那么坚强能干八面玲珑的一个人,就算天塌下来,也能笑着活的有滋有味的女子,可是小楼为了活命说自己从来没有爱过她的那一刻,她的心里的城墙轰然倒塌,尘土飞扬。

梦醒那一刻,她终于心灰意冷,她穿着火红的嫁衣死去的样子就像飞蛾扑火的决绝。留下了一双鞋,一如那夜她丢下了全部的家当,光着脚去找小楼,踉跄着勇敢的去飞奔向幻觉般的幸福。

段小楼只是个普通人,并不是那个会踩着七彩祥云来接他的菊仙、他的虞姬的盖世英雄,程蝶衣的似水柔情、缠绵悱恻;菊仙的义无反顾,热情如火;一个是惊艳四座的梨园旦角,一个是风华绝代的头牌花魁…

我想他其实爱过蝶衣,也爱过菊仙,可是他更爱自己。就像是《胭脂扣》里阿楚问袁先生:你会为我而死吗?袁先生:不会。你呢?阿楚:我也不会。

这才是现实的爱情吧,如此冰冷理智,清醒自知。如花带了53年的胭脂扣,最后物归原主,连带着她曾经的执念一起烟消云散。

可是影片最后,是她和十二少初见的一幕,她女扮男装唱着戏曲的对视,看着让人莫名难过。

如花最后决定遗忘,当发现原来一直不舍得放手只是自己一个人而已,我想她一定很疼,原来她所坚定到上穷碧落下黄泉寻找的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

在这个俗世,没有那样的爱情,没有谁离开谁就活不下去,无奈作为凡夫俗子的段小楼和陈振邦终究承受不起那些可贵的真心痴情。自始至终都不是他们以为的那个,可以舍弃世界,陪着即使是地狱也一起猖獗的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