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风来 等风来 5.6分

一炷等待,清风自来

如果有如果
倪妮扮演的都市小妞程羽蒙,一个美食杂志的文字编辑。她一出场那份对餐厅的挑剔言语,除了得到我的冷眼便只剩白眼。但其实,她也是一个独自在魔都奋战的小镇姑娘,和大多数人一样,离不开地铁、蜗居、便利店。那些杂志上漂亮的美食推荐语,并不是真正的她。这让我想起了一段对时尚杂志编辑的评语:拿着8000块的工资,点评年收入8000万的明星,告诉月收入3000块的人应该怎么穿衣服。现实就是这么讽刺,游戏规则就是这么残酷,但大家还是乐此不疲的玩着。她之所以来尼泊尔,是因为去意大利的机会被人给抢了,不得已而为之。尽管她不喜欢这里,可她还是会很小资或者很小清新地发着微博和朋友圈,告诉大家,自己来到传说中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来到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就这样的一个拧巴的装B小妞,却可以折射出现实中的无数身影,当然,我也有遇见世界上另一个自己的心有戚戚。她的那些自命不凡或者自恃清高,皆不过是给脆弱自卑的内心安一个坚强的盔甲。
       上海,一个顶着“魔都”之称的现代化大都市,有多少人想“逃离”,又有多少人想“涌入”。上海的夜如同浸了墨般的深邃幽远,但万家灯火依旧将上海的夜照耀得璀璨炫丽;上海的...
显示全文
倪妮扮演的都市小妞程羽蒙,一个美食杂志的文字编辑。她一出场那份对餐厅的挑剔言语,除了得到我的冷眼便只剩白眼。但其实,她也是一个独自在魔都奋战的小镇姑娘,和大多数人一样,离不开地铁、蜗居、便利店。那些杂志上漂亮的美食推荐语,并不是真正的她。这让我想起了一段对时尚杂志编辑的评语:拿着8000块的工资,点评年收入8000万的明星,告诉月收入3000块的人应该怎么穿衣服。现实就是这么讽刺,游戏规则就是这么残酷,但大家还是乐此不疲的玩着。她之所以来尼泊尔,是因为去意大利的机会被人给抢了,不得已而为之。尽管她不喜欢这里,可她还是会很小资或者很小清新地发着微博和朋友圈,告诉大家,自己来到传说中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来到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就这样的一个拧巴的装B小妞,却可以折射出现实中的无数身影,当然,我也有遇见世界上另一个自己的心有戚戚。她的那些自命不凡或者自恃清高,皆不过是给脆弱自卑的内心安一个坚强的盔甲。
       上海,一个顶着“魔都”之称的现代化大都市,有多少人想“逃离”,又有多少人想“涌入”。上海的夜如同浸了墨般的深邃幽远,但万家灯火依旧将上海的夜照耀得璀璨炫丽;上海的天仿佛抻手可触般的轻盈透亮,但摩天高楼依旧将上海的天拉长得混沌冰冷。程羽蒙说,“上海特别亮,到处都有光,我以为我站在灯光下就可以虚张声势。”原来,我们都一样怕黑,尤其怕一个人在漫长的夜晚里煎熬,于是,我们爱上了华灯初上的影像,淮海路、徐家汇、静安寺、陆家嘴……然后,在灯下驻足太久,便会迷惑双眼,游离本心。
       或许,一通电话,便破碎一切假象。片中,在中秋月圆夜听到母亲做好了团圆饭和家人其乐融融之后,羽蒙留下了泪水,因为她那坚强的盔甲被瞬间摧毁。其实,夺眶而出的眼泪不只她有,我妈妈也经常对我说:妈妈今天买了你最爱吃的西红柿,妈妈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酸菜鱼;妈妈想和你一起逛街,妈妈想和你一起吃干汁麻辣烫;沛沛,你要在上海好好的,一个人要对自己好点,不能让肚子饿着……
       一通电话之后,我们便知灯红酒绿并不是一个真实的上海,抽去那些浮华、那些奢靡、那些光鲜亮丽,原初的世界也逃离不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纷扰,逃离不了喧嚣纷扰背后的冷漠和孤寂。
       尽管知道活着像笑话的我们却又命令自己抵死坚持,然后无数次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泪水逼回体内,而当不知道未来能走多远或走多好的时候,总得给自己找一个牵强附会、虚以委蛇继续撑下去的理由。不管怎样,要强的我们都要活得让别人觉得很快乐,至于自己是不是真的快乐,已经不那么重要。而朋友圈或者微博也就充当了“幸福”的量尺,当朋友圈里的“赞”汹涌澎湃铺天盖地砸来的时候,小小的虚荣心便轻而易举地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似乎因此便可以证明自己生活的小资清新,证明自己存在的微茫价值。
  随着一个人的披荆斩棘,曾经的理想也被磨砺的越来越小,正如女主那样,连自己的梦想都不知在何时丢失了。时不时的无措彷徨,使我们担心总有一天自己会彻底的迷失;时不时的失望否定,也使我们害怕总有一天自己会沦为曾经深深不屑的那类人。 只是有的时候,承认自己违背初衷的改变,或承认对于梦想的放弃,比承认这个世界根本就没什么奇迹要更艰难也更心寒。
       女孩子不能怨气太重,要微笑要坚强,所以在世人面前不能牢骚抱怨,不能自艾自怜,只能虚张声势故作镇定地应付一天又一天。太阳也有月亮面,所以在别人看来女主不可理喻发神经地宣泄情绪,我却在下个镜头里,看着她和小象的孤独相拥而眼窝发热。褪去光鲜露出本色的歇斯底里,在两个生命于黑夜间彼此依靠时得以安抚,那种平等的情感对接,轻易就拨动了我心灵深处的某根情弦。
        至于井柏然演绎的富二代王灿,他的一生都是被安排和设计好的,连结婚这种人生大事,只要父母做主就好。结果,婚礼搞砸了,父母迁怒于他,断绝了经济来源,他决定去尼泊尔忏悔,向父亲证明自己知道错了。他的尼泊尔之旅,仅是一场戏,他其实一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自己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位富二代活在和大多数人格格不入的世界里,从未真正的了解过这个真实的世界;而程羽蒙活在自己创造的假象里,她虽然清楚这是假象,但自愿用这种假象来麻醉自己。这两个从来不肯真正面对自己、面对真实的人,就在尼泊尔相遇了。
       面对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的公子哥,或许,我们除了和程羽蒙一样选择无视,也就只剩仇视了,因为我们都认定自己的不公平是来自他们那类人,
       但是,就是从这样一类人的嘴中,我们得知了所谓的人生8字箴言:“别瞎折腾,没什么用。”也许,我们已经被那些所谓的心灵鸡汤喂得习惯了,似乎箴言必须是那么的文艺,那么的阳春白雪,然而,这另类的8字箴言却还原了一个最冰冷的现实,一个梦想几近破碎的现实。
       除此,我们还从王灿的嘴中得知,程羽蒙的真实身份是程天爽,而“羽蒙”二字,只不过是女主自己的写实而已:“‘羽蒙’其实是《山海经》中一种怪物,长着人形,但却又生着一对很短的翅膀。能飞,却飞不远。羽蒙住在羽民国,靠近高山,它们终日站在山顶,试着用翅膀飞远一点,再飞远一点,但总是摔下来,总是惨败。”程天爽说,自己就是羽蒙,站在山顶做好飞的准备,但始终都飞不起来。似乎做羽蒙的人不知天爽妹子一个,没翅膀的我们都好想飞,但没方向的我们都只会四处碰伤。所以,程羽蒙说,我们永远都不可能飞起来。
       但是,王灿让羽蒙明白,飞起来并非那么困难,只需要“等风来”。正如在山顶上,在羽蒙飞翔前夕,他说:“不管你有多着急,或者你有多么害怕,我们现在都不能往前冲,冲出去也没用,飞不起来的。现在的我们只需要静静的,等风来。”于是,在尼泊尔这一片风景如画的境地,程羽蒙安静了,她看着连绵不绝的翠绿山丘,享受着眼前无边的美景,同时镜头也不停切换到那个魔都——高架飞车,地铁穿梭,一切都太快,一切都太急……这一刻是我最喜欢的一幕,她在等风来,可是风来或不来,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眼前看到的这一切。同时,王灿也告诉羽蒙,“真正阻碍你们的,永远不是我们这类人。其实不是任何“别人”,而是你自己的心结……”
       “等风来”,真的只有这么简单吗?其实,现实里的每个人都在等,等一个可以更好发展的机会,等一个热切盼望的有缘人,等一场倾盆大雨洗刷城市的疲惫,等一阵疾风吹走蒙在心上的尘。 但是,每一个等待的我们,又都在算计着等待的付出和价值,都在算计着等待背后的多少。
       抛除“等风来”的算计,“等风来”的前提却也要求我们卯足全力爬上山顶,抵达山顶,才有准备起飞的资格,而这又需要多少个多少?
       风来便会风去,离开风后,又会存留多少,或许也是自己孤寂的那颗本心。
       虽然我们都已知,要生存就要无欲则刚,就要学会孤独,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人间,没有谁可以将日子过得行云流水。
       虽然我们也已知,物随心转,境由心造,烦恼皆由心生,而我们毕生的追求,不过也只是身空心净,云淡风轻。
        虽然,我们也常常对自己说:就这样,算了吧,别想了。
        但是,我们每次都做不到,我们的心结依然无法得解。
        嗯,真的好难……
        我们度尽的年岁,好像一声叹息。但愿,有一天,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但愿,静静地,一炷等待,清风自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等风来的更多影评

推荐等风来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