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而立 临渊而立 7.1分

命运是自我预言的化身

王祚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佛教中有个词叫报应,讲的是做好事,就有福报,做坏事,就有恶报。但是用这种理论来解释世事太过勉强。与此相比,我更喜欢的是心理学的解释。心理学中有个概念叫自我预言,也就是说一个人在潜意识中对自己的暗示,会影响自己的命运。内在的暗示外化形成了所谓的命运。这样就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人做了坏事,有些会命运惨淡,而有些就不会。因为“报应”是由内在负罪感外化出来的,但是并不是所有人做了坏事都会有负罪感,因此你会发现有些心理变态、穷凶极恶、或者真正接纳自我的罪犯往往都活的好好的。而对于一般人来说,做错事最大的惩罚就是内心的惩罚,这种惩罚会伴随自己一生,永无止息,直到把你的命运导向你潜意识认为你应该接受的命运为止。而在这之前,即使你拥有一切,你都不会安心享用。

下文严重剧透,没看片的请看完再阅:
八坂草太郎
1. 八坂是一个很特别纯粹、也是少有的真正接纳自己人。
2. 八坂的初始动机:和大多数人不同,我认为他来到铃冈家,就是带着报复的念头来的。出场的第二句话就是问利雄,为什么不去监狱看他。他的每一步都是精心设计的伪装:内敛、温文尔雅、乐于帮助别人、善于获取别人的信任。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其...
显示全文
佛教中有个词叫报应,讲的是做好事,就有福报,做坏事,就有恶报。但是用这种理论来解释世事太过勉强。与此相比,我更喜欢的是心理学的解释。心理学中有个概念叫自我预言,也就是说一个人在潜意识中对自己的暗示,会影响自己的命运。内在的暗示外化形成了所谓的命运。这样就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人做了坏事,有些会命运惨淡,而有些就不会。因为“报应”是由内在负罪感外化出来的,但是并不是所有人做了坏事都会有负罪感,因此你会发现有些心理变态、穷凶极恶、或者真正接纳自我的罪犯往往都活的好好的。而对于一般人来说,做错事最大的惩罚就是内心的惩罚,这种惩罚会伴随自己一生,永无止息,直到把你的命运导向你潜意识认为你应该接受的命运为止。而在这之前,即使你拥有一切,你都不会安心享用。

下文严重剧透,没看片的请看完再阅:
八坂草太郎
1. 八坂是一个很特别纯粹、也是少有的真正接纳自己人。
2. 八坂的初始动机:和大多数人不同,我认为他来到铃冈家,就是带着报复的念头来的。出场的第二句话就是问利雄,为什么不去监狱看他。他的每一步都是精心设计的伪装:内敛、温文尔雅、乐于帮助别人、善于获取别人的信任。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其刚出狱,不求钱,不求生活,不去别的地方,非要来这里。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他可以瞬间从天使变成恶魔。
3. 八坂的人生信条:在与章江交谈的时候他说过犯得4个错,其实就是他的人生信条与价值观。他痛恨言行不一致的人。他的一生都是忠于这个价值观的。杀人后信守承诺,没有供出利雄。关押期间利雄没有去看他,而且还组建了家庭,和自己的境遇对比,这种不平衡使他决定报复。对于章江,通过伪装和忏悔博得了同情后,引诱其出轨,后续强奸被拒时报复性的伤害了萤,至其植物人,使章江陷入了无尽的自责中,这也是对章江出轨这种言行不一致行为的报复。他是知行合一的,他做的所有坏事,哪怕杀人,都会被他认为是理所应当,这种人不会有负罪感。因此,他成为唯一一个做了坏事,却不需要承担后果的人。
4. 在剧中的角色:八坂是一个施暴者,杀人、引诱出轨、强奸、故意伤害。但是同时他也是一个审判者,他为利雄带来了期待的审判。让利雄在战战兢兢等待审判的麻木状态中解脱出来。可以说,八坂在很大程度上象征了命运。
5. 其它细节:
    1. 白色衣服和红色衣服:白色外套是伪装,就像开始表现出来的一样,纯洁、内敛、友善。但是脱掉外套露出红色衣服的八坂,变成了血腥、残暴、毫无人性的本来面目。
    2. 意图强奸前哼的歌:其中最后一句(鸟儿们,唱着歌,美好的生活再也回不去了)。将预谋报复的本质进行了揭露。
    3. 第一次杀人动机:剧中没有介绍,但是和有些人预测不同,我不认为八坂是因为女友背叛杀了第三者,理由如下:如果是因为女友背叛杀了第三者,利雄帮助八坂杀人时是对八坂有恩惠的,八坂不供出利雄本来就是应有之理。利雄是不需要对八坂感到愧疚,但是与后续剧中描述有出入。
    4. 萤的伤害:我认为是八坂所为。小孩不可能那么大力气把自己撞到大脑重伤,现场的情况来看也不像意外。之所以没有描写应该是日剧中一贯的留白写法。

铃冈章江
1. 铃冈章江是一个普通人,是一个一直被蒙蔽的普通人。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浑浑噩噩的生活。很鲜活,有真实感,会被诱惑,会有矛盾,有很大的局限性。她的存在,给我们的指导意义是,没有强大的内心,人只能随波逐流的接受命运。
2. 在剧中的角色:铃冈章江可以说是本剧中的“矛盾”的集合。八坂开始引诱她时,两次接吻几分钟后推开八坂。身为天主教徒,却被引诱产生爱慕之意。八坂要求发生关系时却又拒绝了。萤出事后,照料的无微不至,但明白真相后,却对萤的哭喊不理不顾。出事后不想让利雄再去找私家侦探,到后面利雄放弃后,她反而又想报复。这一切都深深的体现出了章江内心的矛盾。也意味着,没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只能随波逐流的接受与之而来的痛苦。
3. 矛盾的爆发体现:事发后,章江是变化最大的人物。有了洁癖,不停的洗手和数数,有幻觉。但是这种变化都远远不及发现真相一夜谈判时的爆发。8年对萤的悉心照料,当发现可能自己并不是导致萤受伤害的主要原因时,开始放下伪装,对萤不管不顾。面对利雄的怀疑,无力解释。后悔?回想下当时的情况,如果章江不推开八坂,结果肯定是萤回家后撞破奸情,家庭破裂或萤受伤。推开八坂,也是萤受伤。一种被人主宰的无可奈何的宿命气息浓浓的散发出来。因此自己打自己耳光,她也终于体会到被害者母亲当时无可奈何的情绪和感受。
4. 其它细节:
    1. 蜘蛛的故事:章江在听到萤讲蜘蛛的故事的时候,说“我肯定不会让你吃掉的。”但是后来8年,章江都在萤的阴影中生活,自己的生活完全被吞噬。
    2. 吸收和数数:事发后章江有了洁癖的强迫症,洁癖是源于章江本身的天主教信仰,与自己出轨的冲突。出轨后的章江认为是自己的抗拒导致了萤的受伤,而且认为自己是不洁的,因此频频洗手。洗手时的倒数,在幻视中可以看到,数数是为了稳定心神,用来集中注意力以消除幻视。是心理治疗中的一种治疗手段。但是这里其实写错了,心理学的数数,一般是倒着数,还要跳着数,比如99、96、93、90,这样,原理是这样数数会占据大脑的思维,起到中断的作用,可以避免幻视。
    3. 关于演员:女演员确实很拼,从一个风韵犹存的少妇,变成一个邋遢的中年妇女,三周增重18斤,演技很厉害。

铃冈利雄
1. 铃冈利雄在剧中是一个边缘化的人物。边缘到好像不存在。利雄是敏感的,也是麻木的。敏感体现在他对事实的了解,远远超过章江,对于章江的出轨,也同样知情。对于山上的身份,也先与章江知情。麻木体现在对于所有的信息,从来没有体现过主动的反应,杀人也只是帮凶,内心有负罪感不想办法接纳。剧中最大的反应就是对山上扇了小小的一巴掌,他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被动的等待,等待命运的审判。
2. 在剧中的角色:铃冈利雄可以说是剧中最没有性格的人物了。软弱,被动,克制,胆小。他的一生都在计算利弊,对于八坂,他本能是拒绝的。谁愿意与杀人犯来往,但是他不会抗拒,因为害怕八坂把他供出来。就算知道妻子出轨,他也一直隐忍,因为怕妻子知道真相。他可以说是知道所有事情,但是又最无能为力的一个。如果能够在事情发生前做一些什么,他是完全有能力的,比如在八坂服刑时,就应该预料到风险,早点解决怨恨。在八坂到家时,也应该明确意图,但是他什么都没做,只是在等,在等命运的审判。直到最后,一边剪指甲,一遍平静的说出了自己是杀人帮凶,而且在萤受害后,居然有解脱的感觉。
3. 利雄的潜意识:利雄是剧中最能体现潜意识影响命运的角色了。他在杀人后,内心有愧疚。因此虽然拥有了正常的生活,娶妻生死,但是却一直没办法融入进去,因为他的潜意识告诉他,你不配得到这些。后来在八坂回来报复时,也并没有阻止,而是听之任之,知道萤受害,终于感到自己受了应有的惩罚,才从内心的负罪感中解脱出来。
4. 其它细节:
    1. 最后的抢救:利雄最开始抢救的是妻子,因为他内心对于妻子是有感情的,可以说是爱恨交织。然后抢救山上,是因为他心里觉得山上并不应该死,最后抢救萤,其实他内心也并不知道如果萤还活着他要如何面对萤。所以中间停了一段时间,后面又一直给萤做心脏复苏,是为了弥补不努力抢救而带来的新的内疚感。
    2. 8年前才真正结婚:直到八坂报复了他家。他等待的审批才终于到来。至此,他才开始了真正的生活。在这之前,虽然他也拥有妻女,但是一直无法融入,因为他内心的潜意识认为自己不配拥有这些。等到萤受伤害,且有部分原因是妻子造成的时,他才开始真正的开始生活,体现在萤受伤后八年,利雄反而有了笑容(让私家侦探背着做拉伸)。

这部剧是关于命运与自我预言的,结尾时,八坂事了拂衣去,活着不如死去的两个人(萤和山上)都死了,一直等待审判的利雄和章江活着,且得到了了断(失去了萤这个包袱,八坂的儿子死了也是一种补偿),可以说每个人都是求仁得仁,命运与自我预言一一对应,可说是难得的心理动力学好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临渊而立的更多影评

推荐临渊而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