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诗歌遭遇革命

heima62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他是医生,他是诗人,他原本有着单纯而平凡的生活轨迹,然而,在1917年及之后的时光里,他的生活发生了惨烈的变化,他被定性为小资产阶级,被无情地打上了永难消除的政治烙印。

似乎就是一夜之间,他在品味着快乐无忧的中产生活、憧憬着美好未来的兴奋中进入梦想,但是,梦醒时分,却发现自己已经直接坠入了滚滚革命洪流之中,可悲的是,他并不是作为革命者参与革命,而是沦为了无产阶级专政的阶级敌人,在汹涌澎湃的革命浪潮中疲于奔命。

日瓦戈的人生突变,既可以说是在历史大背景之下的必然,也可以说是由于其自由的诗歌创作而招惹的意外之祸。当得知“十月革命”成功、苏维埃政府诞生时,身在一战战地医院的日瓦戈还用诗意的欢呼为之赞颂:“多么高超的外科手术!一下子就娴熟地割掉腐臭的旧溃疡!直截了当地对一个世纪以来的不义下了裁决书……这是从未有过的壮举,这是历史上的奇迹!”谁知,待他从战场返回家园,发现原先的大宅已经被国家征用,成了革命委员会的财产,自己和妻子及家人则成了两位革委会主任的重点监控对象。那冷酷的表情和生硬的话语,充分表达了革命对于旧社会一切残渣余孽的否定态度和清理决心。

面对着这“翻天覆地”的变...
显示全文
他是医生,他是诗人,他原本有着单纯而平凡的生活轨迹,然而,在1917年及之后的时光里,他的生活发生了惨烈的变化,他被定性为小资产阶级,被无情地打上了永难消除的政治烙印。

似乎就是一夜之间,他在品味着快乐无忧的中产生活、憧憬着美好未来的兴奋中进入梦想,但是,梦醒时分,却发现自己已经直接坠入了滚滚革命洪流之中,可悲的是,他并不是作为革命者参与革命,而是沦为了无产阶级专政的阶级敌人,在汹涌澎湃的革命浪潮中疲于奔命。

日瓦戈的人生突变,既可以说是在历史大背景之下的必然,也可以说是由于其自由的诗歌创作而招惹的意外之祸。当得知“十月革命”成功、苏维埃政府诞生时,身在一战战地医院的日瓦戈还用诗意的欢呼为之赞颂:“多么高超的外科手术!一下子就娴熟地割掉腐臭的旧溃疡!直截了当地对一个世纪以来的不义下了裁决书……这是从未有过的壮举,这是历史上的奇迹!”谁知,待他从战场返回家园,发现原先的大宅已经被国家征用,成了革命委员会的财产,自己和妻子及家人则成了两位革委会主任的重点监控对象。那冷酷的表情和生硬的话语,充分表达了革命对于旧社会一切残渣余孽的否定态度和清理决心。

面对着这“翻天覆地”的变化,百思不得其解的日瓦戈在妻子东尼娅的劝说下,忍气吞声,只求平静度日。但是,在偶遇同父异母的弟弟、早年投身革命、现已身为苏维埃秘密警察的叶夫格拉夫之后,日瓦戈才得知因为早先出版的诗集,自己已经被当政者视为“革命”潜在的威胁。

诗意的情怀与臆想,革命的火热与残酷,两者格格不入,万般无奈之下,日瓦戈接受了弟弟的建议,全家人迁至农村,希望以此来躲避政治的追剿。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在乡村暂时享受平静生活的日瓦戈竟“意外”地被红军游击队劫持,成了革命队伍的军医——从游击队需要医生来判断,这场劫持似乎并不是简单的“意外”。一年多的时间,日瓦戈随着游击队四处作战,目睹了革命者与反革命者之间相互采用的灭绝人性的杀戮手法,诗人的气质使他无法忍受那些肢体残缺的尸体、面目全非的死人,以及由此引发的恐怖联想和灵魂折磨,当他在一次追击中发现被击毙的敌军竟是十几岁的孩子的时候,他为了保命和生存而委曲求全的底线终于垮塌了,他选择了逃离——在暴风雪中擅自离开了队伍。因此,他成了革命的逃兵,成了政治犯、通缉犯,哪怕躲藏在偏僻乡野被人遗弃的小屋里,依然无法完全逃脱“革命”的股掌。冬季的黑夜里,幽灵般的野狼在小屋附近游走、嚎叫,日瓦戈惟有在布满灰尘的书桌上写诗,以对抗寒冷与恐惧。

影片除了日瓦戈跌宕起伏的人生际遇之外,还有一条线索,就是他与娜拉的恋情。对于日瓦戈而言,东尼娅是最称职的妻子,而娜拉则是他永远的精神家园。在做了逃兵之后,日瓦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娜拉,当他如同鬼魂般回到村庄,在两人约定的墙砖下发现钥匙依然存在的时候,日瓦戈禁不住潸然泪下,那一刻,似乎生命的美好又重回人间。而当踪迹被发现,自己和娜拉都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日瓦戈劝服娜拉先行逃亡,自己则做好了接受政治惩罚、为守卫最后的精神家园而死的准备。

在弟弟叶夫格拉夫运用其所拥有的特殊权力的帮助下,日瓦戈终于回到莫斯科,而且洗脱了那些比较严重的“反革命”罪名,在社会主义的医院里重新成为医生,治病救人。但是,日瓦戈能够最终拯救自己吗?他还是倒在了阳光下的莫斯科大街上,为了那个似是而非的背影,那个他视作重于生命的精神家园……

日瓦戈的人生好似一部诗歌集,充满着浪漫的气息和自由的意志,思想的缤纷色彩跳跃其间。当“革命”的强权肆意玩弄着个体的命运之时,他并没有激进的反抗,而是消极地回避,希望以自己的与世无争换得一份暂时的安宁。可惜,历史的洪流浩荡而来,谁都无法完全躲避,每一个人都会自愿、被迫或不知不觉地被卷裹其中、随波而去。日瓦戈也在不断的避闪中,不断艰难而痛苦地挣扎其中,有多少昏然不觉,有多少无可奈何,有多少误会和遗憾……

日瓦戈离去了,走得突然而骤然。娜拉也消逝了,消逝在悬挂着斯大林巨幅画像的高墙之下,“看来那几天她在街上被捕了。她已被人遗忘,成为后来下落不明的人的名单上的一个无姓名的号码,死在北方数不清的普通集中营或女子集中营中的某一个里,或者不知去向”……

但是,历史洪流奔流了七十年之后,高墙轰然崩塌,巨幅画像顷刻间灰飞烟灭。又过了十几年,关于高墙和画像的记忆似乎都亦湮灭,踪迹全无。然而,诗歌留存了下来,而且依然焕发着鲜亮的光彩,吸引着我一遍一遍地品味。

(2007年7月31日·深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日瓦戈医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日瓦戈医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