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残酷的权力游戏中,情义分外感人

李小军电影日常

小时候读《天龙八部》,对少林寺大战中一处细节印象深刻。

强敌环伺,萧峰身处险境,性命堪忧。结拜兄弟段誉不顾生死,挺身而出,愿与他同生共死。两人在大战之前正欲饮酒,虚竹却冒了出来。

虚竹在这之前从未见过萧峰,只是和段誉结拜时傻傻地将这位大哥拜在了一起,此时萧峰遇险,他却仗义而出,实在令人感佩。

小说原文中这样叙述:

“少林群僧中突然走出一名灰衣僧人,朗声说道:“大哥,三弟,你们喝酒,怎么不来叫我?”正是虚竹。他在人丛之中,见到萧峰一上山来,登即英气逼人,群雄黯然无光,不由得大为心折;又见段誉顾念结义之情,甘与共死,当日自己在缥缈峰上与段誉结拜之时,曾将萧峰也结拜在内,大丈夫一言既出,生死不渝,想起与段誉大醉灵鹫宫的豪情胜慨,登时将什么安危生死、清规戒律,一概置之脑后。”

这一段我读过无数遍,每次重读,依然心潮澎湃。

所谓义薄云天、豪情万丈,说的就是这种情境吧。

天龙三兄弟的情义,金庸用笔墨渲染的不多,却分外真挚。尤其是虚竹和萧峰...

显示全文

小时候读《天龙八部》,对少林寺大战中一处细节印象深刻。

强敌环伺,萧峰身处险境,性命堪忧。结拜兄弟段誉不顾生死,挺身而出,愿与他同生共死。两人在大战之前正欲饮酒,虚竹却冒了出来。

虚竹在这之前从未见过萧峰,只是和段誉结拜时傻傻地将这位大哥拜在了一起,此时萧峰遇险,他却仗义而出,实在令人感佩。

小说原文中这样叙述:

“少林群僧中突然走出一名灰衣僧人,朗声说道:“大哥,三弟,你们喝酒,怎么不来叫我?”正是虚竹。他在人丛之中,见到萧峰一上山来,登即英气逼人,群雄黯然无光,不由得大为心折;又见段誉顾念结义之情,甘与共死,当日自己在缥缈峰上与段誉结拜之时,曾将萧峰也结拜在内,大丈夫一言既出,生死不渝,想起与段誉大醉灵鹫宫的豪情胜慨,登时将什么安危生死、清规戒律,一概置之脑后。”

这一段我读过无数遍,每次重读,依然心潮澎湃。

所谓义薄云天、豪情万丈,说的就是这种情境吧。

天龙三兄弟的情义,金庸用笔墨渲染的不多,却分外真挚。尤其是虚竹和萧峰,兄弟二人在少林寺大战前全无交集,却一见倾心,在决心赴死之前,萧峰更是将降龙二十八掌和打狗棒法都交托给了虚竹。

这就是信任。

人这辈子,总是会莫名其妙地信任几个本和自己没什么相干的人。

有时候,这种信任叫做爱情;有时候,这种信任叫做友情。

人生越艰辛残酷,这份信任越显得弥足珍贵。

萧峰受够了不信任,遇到肯为他不顾生死的阿朱、段誉、虚竹,便愿意交托一切。

在刚刚更新的《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第二集中,我看到了类似的信任。

梅丽珊卓面见丹妮莉丝,告诉她雪诺已经在北境称王,并建议两人结盟。

小恶魔说:“我欣赏雪诺,我相信他。我看人的眼光很准。”

于是他亲自写信给了雪诺,邀请他到龙石岛拜见丹妮莉丝,商讨会盟。信的最后一句是这样的:

“侏儒在父亲眼中都是私生子。”

两人曾在第一季中结伴前往长城,在初识的当晚,小恶魔对雪诺说了这句话。

短暂的交集,留下的是同病相怜的惺惺相惜,更是对彼此看似毫无来由的信任。

雪诺在看到来信后就做出了决定:

他要去龙石岛和丹妮莉丝结盟。

当珊莎表示担忧和怀疑的时候,雪诺说:

“我不信提里昂会设陷害我。你也知道他是个好人。”

是啊,珊莎何尝不知道小恶魔的为人呢?

但经历了如此多的劫难后,珊莎已经不会再轻信任何人。

雪诺也已经老道了太多,但他依然肯相信小恶魔,一是他不得不信,二是他坚信自己看人的眼光。

虽然是短暂的同行之谊,两人却都把对方当成了可以信赖的朋友。

事实上雪诺交友的眼光还真不差。

在他给北境各大家族宣布自己将要前往龙石岛的时候,他拿着山姆的信告诉大家:

“这封信来自山姆威尔.塔利,他是我在黑城堡的弟兄,是我世上最信任之人。”

世上最信任之人。

这句话从已经成为北境之王的雪诺口中说出来的时候,我眼眶湿润了。

想起《三国演义》中,关羽败走麦城被孙权擒杀,刘备想要起兵亲征伐吴,却在诸葛亮的劝阻下有些犹疑。张飞面见刘备,说:“何人劝阻,他们谁知道桃园盟誓?”

张飞见刘备犹疑,便自称要自己前去报仇,刘备这时说:

“兄,与你同往。”

在这一刻,刘备的心里没有大局,自己也不是什么蜀汉的皇帝,他想的只是桃园三兄弟的情义。

第一次读《三国演义》时我不喜欢刘备,觉得他哭哭啼啼没什么本事。长大后再读三国,我崇敬刘备,佩服他的隐忍。后来三读三国,我越发喜欢起了刘备,便是因为他的真性情。刘备一生中唯一的一次任性,奠定了三国的格局,送了自己的性命,却也让他鲜活了起来。

虽是小说情节,我后来去到成都武侯祠先主墓前,想到的却还是他那句“兄与你同往”。

雪诺此时说出“他是我世间最信任之人”,和刘备给我的感动差相仿佛。

山姆也配得上雪诺这句话。

《权游》的精彩之处,有一点就在于角色的成长。

经历了六季的磨砺,山姆的体型虽然没什么变化,性格却已经像是一个真正的战士。

他的勇气和胆略,已经配得上守夜人的名号和誓言。

在学城,他遇到了乔拉莫尔蒙,当他听到这个姓氏的时候,他决定用尽全力去治好乔拉的灰鳞病。

因为乔拉的父亲,曾经给过他关怀,救过他的命。

有恩必报,义士所为。

乔拉莫尔蒙也配得上山姆的报恩,投票选出整部权游中最有情义的人,他一定位在前列。

在垂死之际,他念念不忘的,依然是自己的卡丽熙。

丹妮莉丝的称谓是如此之长,在乔拉写下卡丽熙这个单词时,其他的称号就都变得不再重要。

当我们已经忘记她曾经是大草原的卡丽熙时,乔拉给这个称号赋予了深情。

不管她多么强大多么成熟,在乔拉心里,她依然是那个刚到草原时的维斯特洛公主,需要保护,需要关心。

事实上丹妮莉丝确实还需要成长。

在小恶魔运筹帷幄之后,老玫瑰告诉丹妮莉丝:

“维斯特洛像是羊群,但你是羊吗?不,你是真龙。”

小恶魔用自己的手段帮助丹妮莉丝折服七国人心,但想法看似完美,却遭遇了挫折。

亚拉和艾拉利亚遭遇了攸伦的袭击,全军覆没,眼看丹妮莉丝的强援便要折翼。

不得不说一下攸伦,这位上一季中拢共没露几面却在原著中名声极大的恶人终于发光发热了。

手持利斧的他像是水浒里的李逵,杀人如麻,嗜血如命。

这份阴狠暴烈的气质,就算是拉姆西见了,只怕也要避让三分。瑟曦有他相助,加上已经颇有政治手腕的詹姆拉拢到的蓝道塔利,丹妮莉丝想要速胜,并不容易。

席恩在关键时刻,回忆起了自己被拉姆西支配的恐惧。

他又怯懦了。

我们等待的救赎依旧没有到来,亚拉失望到绝望,观众们心里更多的是一声叹息。

如果是熟悉的套路,席恩可能会用自己的生命救赎自己吧。

就看编剧怎么用他了。

席恩失去的那话儿,还有两个人在剧中也不曾拥有。

我们总是在猜测瓦里斯的目的,因为他太过神秘。

在这一集,丹妮莉丝帮我们发问,他的回答依然让人难以相信。

“我效忠于人民。”

难以相信,但我希望这是真的。

在这场残酷的权力游戏中,总得有人效忠于人民。

至少剧集发展到现在,瓦里斯做到了他所说的。

没有那话儿的他,一直做着顶天立地的事情。

灰虫子也是阉人,但他的情义,同样感人肺腑。

他和弥桑黛之间的情愫,一直都在酝酿,终于在这一集达到了高潮。

奉命攻打凯岩城的灰虫子终于给弥桑黛表白。

“我遇见纳斯岛的弥桑黛,我有了恐惧。”

“我也是。”

灰虫子的表白堪称经典,这两个人的恋情,让全剧的基调在一瞬间变得甜蜜,虽然我们都知道在凡人皆有一死的权游世界灰虫子很有可能一去不回,但我们依旧会为这两个人祝福。

很多人的爱源于欲望,源于占有。

这两个人的爱,很单纯。

他们像是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干净得让人不忍触碰。

说起少女,我们的二丫也要回家了。

在前往君临的路上,她遇到了分别许久的热派。

小胖子告诉她雪诺已经在北境称王,二丫的脸上,泛起了久违的激动。

她决定回家。

当他途径河间地的森林时,她遇到了狼群。

娜梅莉亚的狼群。

那只曾经的“乖女孩”,已经成为体型巨大的狼王。

二丫要它和自己一起回家,娜梅莉亚走了。

“你变了。”

二丫有些疑惑,娜梅莉亚如此陌生。

但她随即就笑了。

“我也变了啊。”

艾莉亚史塔克,已经不是那个小女孩了。

或者说,她从来都不是什么贵族小姐。

孤狼、利剑、天涯。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李小军的电影日常」

15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4)

添加回应

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