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2 深夜食堂2 8.0分

治愈是什么

狮子FM
我不知道一个人看早场是第几次了,虽然我不介意我看电影的时候有没有人在我旁边。

看《海边的曼彻斯特》的时候,我悟到一个“丧”字,情感的丧失和事情的大小无关,事情也不是告诉自己要看轻就能淡然,既然走不出来,那就与它共处好了,太宰治在《人间失格》里面质问道,请问不抵抗是罪吗?

不是。

而看《深食2》触发了我积累很久对“治愈”的理解,我一个人坐在空荡的观影厅里,一直以来磕磕绊绊收集得来的食材不断在思绪的热汤里翻滚着。

治愈是什么?

在片子里,治愈是僧人男票让丧服小姐的诅咒解除,是荞面小哥给他妈妈做的荞麦面,是面瘫老太太远远看着不肯相认的儿子一家人幸福生活着,情感的瞬间决堤,是黑社会小哥酷酷的回身问风铃的声音好听吗,是小田切让骑着自行车追的士的背影....

对我来说,治愈是什么呢?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要先回答丧服小姐问master的问题:职业装和休闲装,哪个才是自己?

好像问题答案显而易见,当然是休闲装啊,真的是这样吗?

就像警官对香典小偷说,那些官方的答案都可以从网上查询到。

我们的真面目,已经被深深的埋着资讯化世界的沙子下面了,面具的正反...
显示全文
我不知道一个人看早场是第几次了,虽然我不介意我看电影的时候有没有人在我旁边。

看《海边的曼彻斯特》的时候,我悟到一个“丧”字,情感的丧失和事情的大小无关,事情也不是告诉自己要看轻就能淡然,既然走不出来,那就与它共处好了,太宰治在《人间失格》里面质问道,请问不抵抗是罪吗?

不是。

而看《深食2》触发了我积累很久对“治愈”的理解,我一个人坐在空荡的观影厅里,一直以来磕磕绊绊收集得来的食材不断在思绪的热汤里翻滚着。

治愈是什么?

在片子里,治愈是僧人男票让丧服小姐的诅咒解除,是荞面小哥给他妈妈做的荞麦面,是面瘫老太太远远看着不肯相认的儿子一家人幸福生活着,情感的瞬间决堤,是黑社会小哥酷酷的回身问风铃的声音好听吗,是小田切让骑着自行车追的士的背影....

对我来说,治愈是什么呢?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要先回答丧服小姐问master的问题:职业装和休闲装,哪个才是自己?

好像问题答案显而易见,当然是休闲装啊,真的是这样吗?

就像警官对香典小偷说,那些官方的答案都可以从网上查询到。

我们的真面目,已经被深深的埋着资讯化世界的沙子下面了,面具的正反面无从考究。

连真正的自己都无法认清,怎么治愈?

如果这是个逻辑的死循环,那么我们先从实质看得见的东西入手分析好了,食物可以治愈吗?

丧服小姐是从一碟炒牛肉开始的。
上碟后还滋滋响的炒牛肉
上碟后还滋滋响的炒牛肉


喜欢吃炒乌冬的荞面店小哥。
炒乌冬一定要像MASTER这样加酱油翻炒
炒乌冬一定要像MASTER这样加酱油翻炒


荞面小哥做的难吃荞麦面,荞面店老板娘碎碎念着“真难吃”却大口大口地吃着。


万年龙套实则隐藏BOSS的猪肉汤套餐。


还有老饕们的招牌代表作:小龙的八爪鱼香肠,寿姐的玉子烧,玛丽酱的烤鱼子。

在食堂温薄的灯光BUFF加持下,治愈感满满。

......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食物本身没有治愈能力,它只是提供足够的能量给人们去对抗丧失,好的食物还可以带来精神的暂时性满足。

同样的原理还有运动。

村叔(村上春树)在他很多作品里都反复阐述着这个观点:作为作家不可避免的要面对一些缺失的东西,有时候还要主动去接受它,那么与之抗衡的就是规律地去打磨自己的身体。

他说“我也许是主动追求孤绝的,对于操我这种职业的人来说,尽管有着程度上的差异,这却是无法绕道回避的必经之路。这种孤绝之感,会像不时从瓶中溢出的酸一般,在不知不觉中腐蚀人的心灵,将之熔化”。

“pain is inevitable,suffering is optional(痛楚难以避免,而磨难可以选择)”。

"不念诵咒语真言,便无法坚持到最后"。

......

再说说电影好了。

作为一个《深食》的老顾客,如果你问我“有没有客人”,我会告诉你“还挺多的呢”;

我还会告诉你,看《深食》一定要像吃餐前的开胃菜那样,把片头的主题曲《思ひで》扎扎实实的听完,那是一种仪式感。

那么仪式感是治愈的一部分吗?

跟食物相反,仪式感是一种形而上的东西,你无法和他作任何实质的接触,是通过一定的实质性的行动而带来副作用,比如吃到好的食物带来的满足感,跑马拉松冲过终点线的释放感。

侦探小说家雷蒙特.钱德勒说过“哪怕没有什么东西可写,我每天也肯定在书桌前坐上好几个小时,独自一人集中精力”;

村叔的《1Q84》里,青豆每次执行任务前都要默念的祈祷词;

《深食》里的老食客在这方面也是个中好手,比如文艺老年吃什么不重要重要跟谁吃的阿忠欧吉桑;

第一季里小田切让演的吟游诗人每次都要把花生摆的整整齐齐然后念“不要小看人生啊”之类的咒语;
 
MASTER和TABE每年一定要祭拜的狐狸大神。

......

我们无法去抓住这种类似于“宗教”的东西,但是事已至此,我们可以得出来的总结是:

治愈感大概是通过长期实质性的机械化的积累,通过某件类似宗教仪式的事最终释放出来的精神富足。

瑞士心理学家维雷娜·卡斯特说:一个人之所以患上抑郁症,往往不是因为过度悲伤,而恰恰是拒绝了悲伤。

那么治愈感就是让你释放悲伤。

所以我坐在空荡荡的电影院里一个人观影,也是寻求这种释放的仪式吧?

当我看到电影里小川夕起子坐在的士上远远看着儿子,那种不被原谅的觉悟,自诩直男癌末期的我竟然被这样的释放感侵袭到眼睛里,鼻子上。

虽然感觉只有那么一刹那。

我们是要有不被原谅的觉悟,但是也要对抗到底的决心。

不是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深夜食堂2的更多影评

推荐深夜食堂2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