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佳期 花月佳期 7.9分

时光流转的百宝袋

奇小一
2017-07-17 看过
1994年由吴奇隆和杨采妮担纲主演的电影《梁祝》热卖之后,由原班人马打造了另一部电影《花月佳期》,《花月佳期》与《梁祝》的叙事结构截然不同,后者更遵循传统故事在走,前者则更像我们看的《哆啦A梦》的小说,徐克、许莎朗等人的创意更像是哆啦A梦的百宝袋,带领观众进入了一个不寻常的世界,只是《花月佳期》是一个属于成人式的童话,想想看,它要比刘镇伟的《无限复活》早七年。《花月佳期》,乍看另类无比,甚至带点怪异,但它的核心却是90年代中期典型的徐克式作品,前半段轻松,中段激烈,后段忧伤,而它的题材也是徐克较为拿手的爱情题材,只不过此“爱情“已非之前的彼“爱情”,《花月佳期》当中,男女主角成为了一对时常斗气的欢喜冤家,开始的三分之一之剧情,都随着两人不断抬杠而推进剧情的发展,显得轻松活泼,到了中段,随着男主角江继威(吴奇隆饰)而亡的消息,与剧院阴魂不散的灵体,影片似乎折返到《倩女幽魂》的时代,效果不尽唯美,但是对于名字清新暧昧的《花月佳期》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惊喜,到了结尾,就完全是为了想要追寻徐克再度剖析爱情感官的影迷而来,《花月佳期》,如果再更多点武侠,便可以看成是当时徐克电影生涯的一个小小盘点。其实《青蛇》、《梁祝》与这部《花月佳期》都不属于武侠电影,因此它的科幻场面都属于诠释传统文化故事中的光怪陆离,《青蛇》的水中大斗法、《梁祝》殉葬时的飞沙走石,到了《花月佳期》当中,徐克更放开手脚,并尝试之前并未尝试过的“时光倒流”元素,试图创新纪录,以自己的方式创造出一个仿传统但实则后现代的故事,这无疑是一个大胆的创意,徐克不仅在影片中将特技手段玩得更淋漓尽致(当然是在于《新蜀山》之前),但是效果参差,部分场面犹如停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茅山片水平,而有些也具当时的好莱坞特技片风采,譬如男女主角从阴间回到阳间双人合体的效果,这点上也着实奇怪。营造的神鬼莫测的诡暗地府的阴冷色调,屏风暖暖色彩而带出的宽幅的温馨镜头,依据不同场景出现,色彩对比鲜明,也正是徐式钟爱的风格,“花月佳期”这个名字,就跟徐克设计的影片桥段一般,让人意外,说它是一部鬼怪电影,也并不合适,说其是一部纯粹的爱情电影,似乎也过于片面,因为结尾最后,徐克并没有给人以一个完满的解答,如果说一切特技效果皆是以电影为主旨而锦上添花的话,那么《花月》的剧本本身就是一种升华。说回到徐克与许莎朗等人的创意,犹如哆啦A梦的百宝袋,不光在于表象的娱乐,也在于情绪上的感染,在江继威已成灵魂的时候,口中语调幻化成的标点符号成为实物往下掉的时候,的确让我想起了《哆啦A梦》漫画其中一章——哆啦A梦的道具让众人的语言变成冷冻的实物块,让我不禁喷饭,阎罗王被光射到而对本是饰演自己的何家驹说道:“我变成这么丑,不是和你一个德性”,你会突然发觉徐克也有调侃的本领,葛民辉与徐克仅有的一次合作,则拼了命的一味的卖丑卖谐,除了这些具有娱乐化的笑料,影片也有一丝淡淡的忧愁与伤感,这似乎是徐克电影挥之不去的,任凭电影如何再怎么闹腾,却也回避不了超现实与现实之间存在的平衡,也许就是这部电影存在的伤感之处。超现实与现实之间,是要有个线索串联的,那就是我们之前说过的“时光倒流”,超现实是意指主角的“未来”,而现实似乎意指主角的“过去”,通过“未来”想要去改变“过去”的历史,本是荒诞不经的行为,而《花月佳期》聪明的做到了在不违背历史的原则下,又能使故事的发展显得合情合理,这样又谈何容易?刘镇伟的《天下无双》当中有一句台词说:“原来尘世间有很多烦恼是很容易解决的,有些事只要你肯反过来看,你会有另外一番光景”,可不可以也理解为我们在平日生活中总抱有着美好的幻想,对任何事物有另一种空间的假设,这样想抑或是不留遗憾的自我安慰,《花月佳期》则将这样的假设变成一种可能的现实,但是这种现实只存在于另外一个世界,而通过这样的假设去改变对于历史观点的轨迹,这是“时光流转”的魅力,是否也仅只是祝愿而已?《花月佳期》的爱情仅是一个道具,而其真正的核心,却在于对于某些错误与差错的再认识与改造,而使浪漫变得更加清新隽永,尽管这只是一厢情愿,便已足矣。
1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花月佳期的更多影评

推荐花月佳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