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恐惧是来自内心的无助感

SunnyRain
2017-07-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很喜欢《Hush》这部电影,所以想要写一点简单的分析,希望对这部电影有困惑和误解的朋友能够重新审视它。

个人很喜欢恐怖片,对于不同类型的“恐怖”也有自己的优劣判断。简单来说,直接了当的恐怖是让你见证杀戮、血腥、鬼怪,这类影片通常能够轻松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因为你的神经随时被它的音效和血浆挑逗,不注意它都不行。这种类型的恐怖片占大多数,其中也不乏卖座的佳作,比如个人很喜欢的《恐怖游轮》也在层层悬疑之上使用了大量的血浆。不过要说高下之分,个人更欣赏另一类恐怖片,它们克制地使用血浆(虽然通常是受资金限制不得已而为之),却能够通过悬念和场景调度让观众感受到极大的紧张和压迫感,让猫捉老鼠的游戏逼迫剧中人穷其所能地求生,而那一线生的希望就好像悬在头顶的剑,你不知道它最终会掉落还是被取下。《Hush》就是属于后者,它所制造的恐惧来自人物内心的无助和绝望。

片名《Hush》取得很不错。一方面,这个拟声词的意思是让人安静时说的“嘘——!”,呼应了女主的听障和整部电影“无声”的特点。另一方面,这个“嘘——!”也隐隐地映射了影片中那个杀人魔的变态和疯狂。看到豆瓣评论中好多人批评导演和编剧把观众当傻子,说明明砸开玻璃就能杀死女主,杀人魔却作死地跟女主玩猫捉老鼠,折腾了俩小时最后自己送了命,这不是傻吗?非也。看看那张海报,女主背后那张隔着玻璃带着面具的脸,似有隐隐地笑意。这个杀人魔就像是《犯罪心理》里面常常出现的人物,他们杀人不为钱财或美色,而纯粹是为了狩猎和杀戮的快感。所以,他在刚出场的时候明明已经进入了房子,可以轻松杀死女主,却变态地在背后欣赏了一会儿女主的身影,又悄悄地离开了。出于同样的原因,在他杀死女主的邻居并被女主目击了尸体后,并没有直接冲进去杀死目击者,而是挑逗和玩弄女主,因为他在享受女主的恐惧。试想,他为什么不把女邻居在她家里就杀死,而是要追逐着让她跑到女主家门口才最终杀死她?因为他玩够了第一个受害者还不算完,他要让第一个受害者成为第二个受害者的恐惧:“看看吧,你也会成为这样一具尸体。” 女主用口红在玻璃门上写下“我没看到你的脸,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试图祈求杀人魔放过自己,然后杀人魔就缓缓地摘下了面具。这一刻,如果你觉得可笑,那么你是没有理解杀人魔的犯罪心理:他不在乎你看没看到他的脸,他不害怕你要不要告诉别人,因为他要玩死你,你对他来说已经是个死人了,就看他什么时候玩腻了才下手而已;摘下面具就是要向他的猎物传达这个信息。如果明白这一点,看到他摘下面具后毫不掩饰的得意的脸,这一刻是非常震撼和恐怖的。

除去杀人魔的变态,《Hush》被诟病最多的另一点是“太闷”,原因是听障的女主听不到也不说话,整部电影就差不多成了默片。说实话,声音正是我喜欢这部电影的最大原因。也许是我看过的电影不够丰富,《Hush》让我第一次惊喜地发现原来电影可以这样表达“听不到”。声音常常在恐怖片中起到非常重要的惊吓作用,然而《Hush》几乎把这一点完全去掉了:听到“轰”地一声的确可怕,但是在被一个变态杀人魔袭击的时候,听不到才更可怕。虽然省去了绝大部分的对白,电影在导演出色的场面调度下依然制造出紧张的气氛和一个接一个的悬念。声音在这部恐怖片中不负责吓你,而是负责表现情绪和制造悬念。有些夸张变形却在音量上很克制的音效模拟着女主的心跳和呼吸,这个音效几乎就是她恐惧感的外化显现。

声音在这部电影里还承担了另一个十分重要的作用:塑造人物。这一点在这种密室逃生类的小成本恐怖片中是很少见的。在影片开头处,女主跟女邻居说自己在阅读时脑海里能想象出一个声音在读,是她妈妈的声音。关于这一点,电影在她写作和思考的时候给出了一个中年女性的声音作为证实。在她和杀人魔周旋的时候,有几次她在思考和计算如何打败对方,她的内心独白也是同样一个中年女性的声音。电影高潮部分,随着时间的流逝,女主在不断地失血,已几乎命悬一线。这个时候她脑海里帮她思考的那个声音渐渐变了,从一个中年女性的声音变成两个声音的重叠,其中更年轻的那个声音逐渐取代了原本的声音。从妈妈的声音告诉她应该怎么和杀人魔周旋,变成她自己的声音告诉她应该怎么做,这一点正是这个小成本恐怖片的野心所在:这不仅是一个靠脑力和体力才能取胜的杀人游戏,更是需要女主自我意识的爆发才能取胜的生存挑战。从一开始祈求杀人魔放过,然后试图通过手机向外部求助,再到后面寄希望于来寻找妻子的邻居,一次次失败后,求生的本能激发了女主的自我意识,她自己的声音取代了那个能保护她的“妈妈”的声音,她开始做最后的挣扎和战斗。导演这一点小小的心机,也许被不少观众忽略了,又或者有人会说一部小成本恐怖片想那么多干嘛。可在我看来,这正是《Hush》优于很多同类恐怖片的所在:在观感至上的恐怖片里,它塑造和刻画出一个活生生的人物。

主观视角在电影中已经是非常普遍的镜头手法,恐怖片中更是常见。通过主观视角可以让观众有很强的代入感,进而增加恐怖的气氛。《Hush》的出色之处在于,导演不仅在画面上使用了主观视角,更是从背景声音到内心独白全方位地把主观视角用到了声音上,从而刻画出生动的人物,也让人更切身感受到女主的听障带来的劣势和她内心的无助。说实话,已经好久没看到这么棒的小成本恐怖片。
12 有用
2 没用
无声夜 - 豆瓣

无声夜

6.2

545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无声夜的更多影评

推荐无声夜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