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贤礼赞

四月·茉
2017-07-06 看过

龙场的王阳明如同任何一个凡夫俗子,为生存所困,为一粟一饭而忧恼。有这样经历的人不多,即便是也少有思索的余地,更谈不上去参悟。越是绝境,往往越能映照出真我。他终究不是一个凡夫俗子,他纯正、坚毅,从不放弃信仰,才能于绝境处重生。而他要守住的又何止信仰,还有孤独与无望,或许终此一生都将如此度过。然而一株不起眼任人踩踏的小花尚有不屈的生机,我又怎能辜负生命?“哪里来的长啸之声啊?”过去常在诗词歌赋中听闻“长啸”,《卧龙吟》中也唱道:“长啸一声舒怀襟”。那时候我就好奇,什么是真正的长啸呢?那一种历尽千万历险与磨难,踏遍荆棘与歧路的求索,多么玄妙,又是多么畅快淋漓:道在吾心,道在吾心,好一个众人皆醉我独醒!那一种世人看似癫狂却光芒万丈的顿悟,我好像真的在靠近,可是我又怎能说是真的靠近呢?我只不过是在千帆过尽之后来赞叹他的恢弘,望尘莫及罢了。

人家的心中能容千军万马,指挥若定,挥洒自如,甚至将烟波浩淼的鄱阳湖当成是良知之教的讲坛。以出世之心建入世功业,无计胜败,忘却生死,仅仅是一场意念之战。看正气如何战胜私欲,看诚意如何瓦解虚伪。天道在我心中,无所为而无所不为。能胜乎?焉能不胜乎?其实我们自己的心即是我们自己的老师,每每有疑惑,思索中我们都能由心中产生一个正确的答案,然而践行则完全是另一回事。从来没有崇拜过某个人,而在王阳明身上我才对圣贤有一些了解。他教化众人,感化恶人,从而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每一桩每一件都是那么神奇。无私、光明,更难得是智慧,那种与奸佞周旋,忍辱负重、以德报怨的大胸怀、大智慧。君子正心还不够,更应该培养能力,有所作为,遇事方能应对从容。最欣赏王阳明道别北军时的骑射,总能在关键时刻给人惊喜,让人叹服。鄱阳湖上的王阳明,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看过的诸葛孔明,而他军事思想的哲学根基是如此之深的,比孔明更多了一份超然的气魄。此时,伍文定站在南昌城楼前的那声感慨也正是我想表达的:“大人是从天上下来的吗?”无论是安民,还是剿匪平叛,王阳明总喜欢用文告来打头阵。文告就是他的援兵,就是他“心战”的铺陈。那都是一番番感人肺腑的言辞,写文章首先要感动自己,才能感动他人,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秉持的观点呢。然而胜利之后的王阳明并没有欣喜,他惜民,忧虑战后民生。那句“残胜如败”的话,《汉武大帝》的卫青也说过,于是瞬间,穿越之感便油然而生。

看着固疾难愈的王阳明迈着肿毒的双腿一步步迈向高台向百姓喊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六出祁山的孔明。那时候没有麦,他咳嗽了一通,就这样在站着上万人的广场上发表演说。一定是很费力的。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如今再读这段话才真正有所感悟。“先天下之忧而忧”是圣贤的本分,而“后天下之乐而乐”于他们似乎从未等到。闲云野鹤、归隐田园从他们出征的那一刻起,就仅仅是一个意念中的美满归途,而于现实之中,他们却总是行在路上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与其说是一种淡泊的胸怀,不如说是他们各自况味的自我抚慰。他们如太阳般普照万物,可是没有人会去想起太阳自身的冷暖。他们的宿命中带着一种恒久孤寂的元素,于苦苦求索的暗夜里,于人后不知处,隐隐作痛。“吾谁与归?吾谁与归?”就连这一句兀自的诘问都饱含着寂寥的愁苦。“阁臣们都在阻拦先生进京,让先生等待后命。”功业于圣贤来说,算不得什么头等大事。“兰之猗猗,扬扬其香。不采而佩,于兰何伤。”如果说在政治的漩涡中总是难得善果的,又何苦去纠缠?任“朝起朝退”,又“归去来兮”,传道授业才是百年大计。

电视剧里有许多俯仰的镜头,由人物缓缓向天空延展开去。比如王阳明在龙场感悟生死时,比如在江西剿匪感叹“惨胜如败”时,比如便道省亲被范仲淹的“吾谁与归”触动时,比如离别弟子踏上征程赞叹良知的光辉时,更比如征思田在南宁城前抚慰民众时,再比如他于人生的谢幕洒洒道出那一声“吾心光明”时。这许多的许多,好似什么都没有说,也好似都已道尽。不由得落下泪来。

23 有用
0 没用
王阳明 - 豆瓣

王阳明

9.2

194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王阳明的更多剧评

推荐王阳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