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回来,希望你还在我身边

愛永
2017-07-0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所谓「家」,应该是能让每个人放心做自己的地方。

長大的花甲&小時候的花甲

文/愛永

植剧场『花甲男孩转大人』改编自新生代作家杨富闵的短篇小说〈花甲男孩〉。即将满28岁的大男孩花甲,突然被告知阿嬷病危,从台北返回乡下老家发生的一连串故事。

剧情写实的就像一般台湾家庭会发生的状况,但在花甲独特的视角中加进魔幻写实,整部剧的乡土调调立刻变得十分有趣!是继『请回答1988』,『我亲爱的朋友们』之后,最喜欢的一部关于家庭的电视剧。有趣之余,也给了我们很多关于原生家庭与自我成长的思考。

长大了,并不代表「长大」

小时候,总是希望能尽快长大。长大以后才发现,变成大人与真正长大,未必是同一回事。

剧中的花甲父子就是如此。快满28岁的花甲,大学竟然还没念毕业!花甲个性质朴可爱、温柔善良,就是对任何事都不太有主见。虽然父亲和雅婷都认定他应该照神明的旨意接下乩童的工作,但他始终有些勉强,却又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或者说,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从小不会念书的自卑心态如影随形,长大以后更认定自己什么都做不好。

都说性格决定命运。花甲无法做决定的不仅是工作,还有感情。不知道自己喜欢的究竟是家乡青梅竹马的雅婷?还是在台北朝夕相处的好友阿玮?

花甲最爱的阿嬷

没有主见,或许是因为成长过程中的想法不曾被肯定,后来就干脆不再有主见。记得花甲第一次大学联考失败后,曾告诉阿嬷他不想念书了,就想在家里养猪,像阿嬷养大他和姐姐一样,既能赚钱又能和家人生活在一起。但阿嬷却主观认定这是傻话,其实这或许就是花甲的真心话,也是他最想做的事。不会念书又非得念书的挫败感,连带影响了花甲往后做任何事的自信心

沒有更好的想法又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被别人的好意牵着鼻子走。这似乎也是许多”花甲同类”的困境,当别人不认为自己的想法有价值,又没有足够强大的自信一意孤行,就只能傻傻站在原地,看命运的风将自己吹向何方?

走不出喪子之痛的花甲四叔

这确实不仅是花甲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对个人理想的差别对待。把书念好,选一个有社会地位又能赚钱的职业是理想,选择在乡下养猪为业就是没有理想。就像花甲四叔因个人原因放弃当老师,去当校车司机,在家人看来也是没出息。

其实当老师和当校车司机同样都对学生有帮助,不应该有高下之分,只是选择不同而已。人只有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爱自己真正想爱的人,才会打从心底对生活产生热情;也只有足够的热爱,才能将自卑的阴霾化为黑暗之光。

沒有主見的花甲遇見超有主見的阿瑋

花甲当乩童的老爸,年轻时的荒唐造成妻离女散,大半生庸碌无为也没被家人瞧得起。养成自卑的习惯后,明明在努力改变自己,却瞬间就能被众人不信任的眼光刺的遍体鳞伤,打回原形。然而,不管是被骂鲁蛇的花甲或自暴自弃的花甲爸,最大的心魔都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鲁蛇是别人看的,不是自己认定的。
人只有自己放弃自己,别人没有放弃你的权利。

只有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才不会一直在原地打转。当一个人深陷泥沼,如果不曾努力挣扎过,就算有人朝你伸手,也没有机会看到。

之前流行测试「心理年龄」,发现人的实际年龄与心里成熟度未必成正比。有些人明明已有岁数,测出的心理年龄依旧少女;有些人还很年轻,却已经有一颗老灵魂。

真正的长大,与年龄无关,与心态有关。有些男人一辈子幼稚,结婚生子也不代表长大。像花甲父辈家,从阿公到爸爸、叔叔们,都因任性妄为造成身边人的痛苦。所以啊,婚姻带给女人最多的未必是安全感,有时候反而是被迫成长的无奈

雅婷:『时间过的好快,我们都长大了?』
花甲:『我们有长大吗?』

或许像花甲这样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真正长大的男生,才没有那些幼稚又大男人的长辈们自以为是的傲慢心态,才是真的一步步在朝大人的世界迈进。

被当成男孩养大的阿玮

让性别与性向自由流动吧

没主见的阳光花甲与很有主见、看起来像”小T”的阿玮,是『花甲男孩』里最有趣的设定。两人以好哥儿们相称,交情好到吃饭睡觉都在一起,完全无性别。

长相斯文秀气的阿玮,生在重男轻女的家庭,没有成为儿子,却被母亲打扮成儿子,像男孩一样被养大。成长过程受的委屈,让她成为一个性格倔强、不轻易服输的女生。男生会的她大部分都会,但女生的娇气她却没有,既强悍又纤细,不明白为何男生比女生重要?女生为何总要被男生牵着鼻子走?

男生要像男生,女生要像女生;男生要强大,女生要柔弱。这些刻版的性别印象造成了某些人成长过程的痛苦。

『蓝色大门』里的小孟克柔,想拿蓝色手帕却被迫只能拿粉色手帕,还有许多女生小时候明明喜欢汽车飞机胜过芭比娃娃,却总被教育女生应该要喜欢娃娃,于是,不知不觉就长成了”娃娃”。男生则是「男儿有泪不轻弹」,玩偶娃娃属于女生,男生就必须喜欢车啊,枪啊之类的玩具。

事实上,生理性别未必等同于心理性别,或者根本应该打破对性别的偏见,不管男女,都能照自己真正的性情与喜好去生活,不必为了符合刻版印象把自己逼成另一个人。男生不是一定要会修脚踏车,女生也未必就对机械一窍不通,只要彼此能互补,怎样都好。

花甲父子对同性恋的看法争执不休

今年五月,台湾大法官释宪,认定同性婚姻应该被法律保障。刚落幕的金曲奖,香港女歌手卢凯彤在颁奖台上公然出柜,全场掌声如雷,欢乐如庆典!当对人表达个人性向不再是需要勇气的事,号称自由平等的社会,才不再只是口号。

剧里,最搞笑的桥段莫过于花甲爸屡屡误会花甲与阿玮是同性恋,那场爆红的三分多钟一镜到底父子吵架的戏也是以此为主题。虽然婚姻平权即将成为法律,但对许多上一辈人的人而言,同性恋依旧不在他们理解的范畴里。

不理解,因而无法接受;不接受,还是强制打压。与以前不同的是,面对父辈否定,年轻人不再只是默默承受。花甲极力反驳父亲的歧视论调,父子俩边打边闹,即便父亲语带威胁,花甲立场始终坚定。

性别天生注定,不该被差别对待,也不该被规范在框框里。性向也许先天,也许后天,因人而异,不需得到所有人的认同,但理应被尊重。『花甲男孩』将这样的观念放在保守的乡下家族中,特别值得肯定。像男像女,爱男爱女,都应出于自由意志,且不该被妄然评断。

所谓「家」,应该是能让每个人放心做自己的地方。就像花甲可爱前卫的阿嬷告诉他:

『無論你愛男生還是愛女生,阿嬷都會一直挺你喔!』

这样开明的阿嬷,不仅让人看了心暖,也让人深切感受到:化解对立,最好也是唯一的方式,就是爱。真正的爱,来自尊重。「我为你好」和「你觉得好」同样都是希望对方好,但主语不同,意义也不同。只有站在对方的角度,才有机会走进对方的心。

无法理解,还是可以相亲相爱

所谓家人,或许就是即便过去的相处令人深恶痛绝,但总有那么一刻能触碰到内心最柔软之处。

『花甲男孩』着墨最多的就是郑家人的各种摩擦。每集都能看到兄弟姐妹,父子之间吵不完的架。正因为家人是这辈子认识最久的人,日积月累下的复杂情感才最让人五味杂陈。

剧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家人眼中没用的花甲爸。年轻时好赌,醉酒后打老婆,气走老婆、女儿,还因开店诈赌被判入狱七年,亲手拆散了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后来虽有心改过,但曾经的劣迹,再难得到家人的信任。不知如何表达自己?只能一天到晚自嘲,却还是得不到家人的目光。

花甲爸将说不出口的歉意化为行动

最令我动容的一场戏是花甲爸独自到台北找离家出走的女儿,却意外遇上誓言不再相见的离婚妻子。不敢上前打招呼,只能默默跟在妻子身后。看生活拮据的妻子只有吃一碗阳春面的钱,累到全身酸痛也只做得了局部按摩。趁妻子趴下休息,他悄悄替妻子按摩。帶了花亮的喜帖給妻子,本想写几句话,最后还是不發一語,塞了錢,再將喜帖默默放進进妻子的包里。

整场戏没有一句对白,却深深表达了一个男人对妻子至深的歉意。伤害这件事,每个人受伤的程度不同,感受也不同,并不是时间过了就能痊愈。很多错也不是解释了,对方就能释怀。有时候,无声真的胜过有声。

一句:返来就好,缓和了剑拔弩张的父女关系

花甲姐对父亲年轻时的恶劣行径恨之入骨,始终无法原谅。为了阿嬷,带着男友回到阔别多年的老家。堂弟的婚礼上,与父亲同桌。

花甲爸同样不知如何面对女儿?但当他得知女儿男友已是癌末时,恍然大悟道:

难怪妳脸书上他头发那么多,现在却是光头。

叹了口气,便殷勤地给女儿男友夹菜,边说道:

你才要吃营养一点,这样身体才会好啊。

花甲爸发自心底的关怀,缓和了父女俩多年的对立。

没有人天生会当儿女,就像没有人天生就会当父母。父母与子女,都需要对彼此多一点体谅。家人之间,一句『回来就好』,难以化解的怨念就能奇妙得到缓解。

这个幼稚的父亲,在对家人的歉意中渐渐长大。虽然缓慢,但只要有爱,一切都不会太晚。

「焢窑」是许多台湾乡下家族共同的回忆

四合院的大房子,是花甲爸与弟妹们,也是花甲与姐姐、堂兄弟们一同长大的老家。大家庭那种吵闹不休却还是乐于聚在一起的氛围,或许是因为曾经共有的回忆。小时候全家人一起热热闹闹地在田里「焢窑」(烤蕃薯),随时都能呼朋引伴到处玩耍,熟悉的街坊邻居也不时串门。

偌大的房子总是热热闹闹。花甲虽然没有母亲照顾成长,但在既像妈妈又像爸爸的阿嬷身边,充满人情味的生活滋养了花甲的内心,让他不曾怨怼破碎的家庭,依旧心向阳光,长成一个温和善良的大男孩。

花甲与多年未见的姐姐,内心始终亲近

家人之间,因为认识最久,很难改变对彼此的既定印象;又因为岁月之中不断产生摩擦,容易造成彼此心结难解。然而,回忆的矛盾之处就在于:总是最伤人,却也最有感情。所以即便长大之后各自远走,但只要有机会聚在一起,总有那么一刻会庆幸彼此曾朝夕相处、一同成长。

这辈子能成为家人,真的需要很深的缘份。始终觉得人生的必修学分之一就是:如何与家人好好相处?就像阿玮那句台词:

有时候,我想,学会珍惜应该比一直重新选择来得重要吧。

学会珍惜,就算始终无法彼此了解,还是可以相亲相爱。这就是家人。

花甲父辈家的五兄妹,都无法让阿嬷放心

『 花甲男孩转大人』是继『一把青』之后,我最喜欢的台剧。病危的阿嬷带出老家浓厚的人情味与家人之间一直存在的问题。也让人重新思考:该如何更好的对待家人?

此外,与阿嬷没有血缘关系的阿春,却待阿嬷亲如家人,比任何亲生子女都孝顺。若「爱」是构成家庭的要素,多元成家未必不可行。

饰演花甲的歌手卢广仲,纯朴憨厚的气质,简直是「花甲」的不二人选。虽是第一次演戏,但表演生动自然,非常讨喜!小T打扮的女主角严正岚可爱又会演,与广仲擦出奇妙的火花!

戏里的阿玮好”man”
戏外的严正岚斯文秀气 (转自严正岚微博)

严正岚原来也是歌手,「南拳妈妈」的其中一员。看过访谈后得知她是非常斯文秀气的女孩,能将阿玮演的这么「man」,戏里戏外完全判若两人,令人刮目相看!

剧裡的老戏骨们将家人之间那种日积月累的复杂情感表现的十分到位。年轻演员们台语流利,表演生动,将纠结的四角恋演的丝丝入扣。

繁星鄉女神雅婷,也有不為人知的傷痛

整部剧运用了大量台语对白,懂的人看着亲切,不懂的人一入戏也能看出趣味。一字不消音的脏话,看来十分带感!台语的「三字经」大多是不带恶意的惯性用语,表达情绪特别生动,听习惯了,其实也怪有趣的!

花甲一家人吵吵闹闹,幽默感也无所不在,就像随处可见的寻常人家。每集都能让人又哭又笑!像『请回答1988一样』,看着看着,就会对剧中人充满感情,舍不得结束。

刚看完的第六集,我几乎大半集都在哭!当每个人道出压抑在内心深处的秘密,会发现,再亲近的人也很难全然了解。还好,还有时间去了解爱。

小时候阿嬷在花甲,长大后花甲载阿嬷,岁月的改变就足以让人泪目

这几天无限循环广仲创作、主唱的两首主题曲:想念阿嬷的台语歌「明仔载」(明天),表达心声的「鱼仔」(一半台语歌词)。再次感受到台语的生动精妙!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花甲男孩』的一切都似曾相识,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被唤醒的原乡情结,其实一直都在。

故乡,就是那个让人最想逃离,又忍不住回头的地方。只希望明天回来,爱的人依旧在身边。

故乡:让人最想逃离,又忍不住回头的地方

後記~请回答1988 VS 花甲男孩转大人

7月9日

今天有人问我「花甲男孩」与「请回答1988」有何不同?我想,「请回答1988」着重在美好回忆的重现,将各种情感一网打尽:初恋酸甜,朋友情义,家人无可替代,又有邻里之间深厚的情谊。人与人之间单纯亲爱,没有不讨人喜欢的角色。

花甲男孩则着眼于令人失望的现在。主要在刻划郑家兄弟姐妹的纷歧,以及各家复杂的亲子关系。阿嬷与邻居来往部分仅是轻描淡写,但我还挺喜欢阿嬷爱听广播与空中朋友之间的情份,这让我想起以前我阿公经常独自听广播,后来才想到当时的阿公一定很寂寞吧!花甲里的好几个角色前几集都挺讨人厌,看起来特别写实。

亲人之间那种表面和谐,私底下却各种计较,看起来一点都不陌生。写实的剧情,让人在感叹之余,真的会静下心来想一想。

最终回的小遗憾

第七集大结局,虽然最后一切圆满,但感觉整集的力道与前几集相较,有些用力过猛。阿嬷告别式之前的哭戏有点多,应该是演员的真情流露,但接二连三看下来,到花甲念祭文的重头戏时,悲伤的感觉就被冲淡了。不过这场戏卢广仲真的非常棒!原作者的祭文也写的相当动人!阿玮后来难看的长发被观众吐嘈,导演解释不得已才用了假发,也确实觉得不够好。但我觉得阿玮根本可以不必留长发,短发一样也可以不man,就像参加花亮婚宴时的阿玮,有了喜欢的人,举手投足间便开始有了女人味。告别式过后,阿玮的特色都不见了,有点可惜。还有,姑姑这么赞!若能遇到一个欣赏她的小鲜肉,不也挺好。虽然有些小遗憾,但还是很爱这部剧,也希望有更多人能看到它。

今日自由时报新闻片段:

《花甲》重新带起全民追剧的风气,瞿友宁表示,很乐见大家一起分析思考走向脉络,他想以此剧诉说一个概念「所有事情不要用单一眼光看待」,大人、小孩;同志、非同志;男人、女人;城市、乡下等,都不如刻板印象那样片面。

此剧放下人与人之间的刻版印象,传递多元价值的观点,就很值得一看!(原文發表於微信公眾號: aiyung32)

本文照片皆来自『花甲男孩轉大人』FB粉丝頁

71 有用
2 没用
花甲男孩转大人 - 豆瓣

花甲男孩转大人

9.1

352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花甲男孩转大人的更多剧评

推荐花甲男孩转大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