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医生 流氓医生 7.7分

伟大的流氓和一点茨威格的星光

芥菜沫黄角树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很喜欢一位豆友的短评 可谓一语中的:刘文医生一直是我心目中完美男人的形象

我一直认为无论文学还是电影 但凡与艺术沾边的事物 冥冥之中都被赋予了一种神圣的使命 即为在俗世中偶尔混沌迷惘的人们 创造出瞬息之间即直击灵魂深处 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完美偶像[1]——我不在乎现实中是不是 或者可不可能存在这样的人 我只在乎我通过两个小时 或者一周时间了解他\她 从他\她身上我看见我想要的 最纯粹的自由 潇洒与良善

:[1] idol:偶像;崇拜物;幽灵;谬论;幻觉

刘文医生出场时 被香港贫民区的一位劫匪挟持做了人质以和便衣警察对峙 被锁喉的刘文医生一脸生无可恋 嘴里还嚼着烧烤串 没有一点的惊慌失措

便衣警察头戴一顶毛线帽 帽檐压得很低 他举着枪 镇静而又自信地警告面前的劫匪:只要是我子弹所及的目标 我都可以打穿它啊

刘文医生此时忍不住打趣地说:啊喂大哥啊 你帽子把眼睛遮住了好吗

警察警告劫匪说 自己倒数三声就会开枪 可刚数到三 枪响人倒 倒地的时候劫匪还不忘抱怨 说这警察毫无信誉可言 后警察与刘文医生 还有一位在场的富家女 一起用富家女的私人汽车将头部中弹的劫匪送往医院抢救

大厅里一位护士拦住了刘...

显示全文

很喜欢一位豆友的短评 可谓一语中的:刘文医生一直是我心目中完美男人的形象

我一直认为无论文学还是电影 但凡与艺术沾边的事物 冥冥之中都被赋予了一种神圣的使命 即为在俗世中偶尔混沌迷惘的人们 创造出瞬息之间即直击灵魂深处 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完美偶像[1]——我不在乎现实中是不是 或者可不可能存在这样的人 我只在乎我通过两个小时 或者一周时间了解他\她 从他\她身上我看见我想要的 最纯粹的自由 潇洒与良善

:[1] idol:偶像;崇拜物;幽灵;谬论;幻觉

刘文医生出场时 被香港贫民区的一位劫匪挟持做了人质以和便衣警察对峙 被锁喉的刘文医生一脸生无可恋 嘴里还嚼着烧烤串 没有一点的惊慌失措

便衣警察头戴一顶毛线帽 帽檐压得很低 他举着枪 镇静而又自信地警告面前的劫匪:只要是我子弹所及的目标 我都可以打穿它啊

刘文医生此时忍不住打趣地说:啊喂大哥啊 你帽子把眼睛遮住了好吗

警察警告劫匪说 自己倒数三声就会开枪 可刚数到三 枪响人倒 倒地的时候劫匪还不忘抱怨 说这警察毫无信誉可言 后警察与刘文医生 还有一位在场的富家女 一起用富家女的私人汽车将头部中弹的劫匪送往医院抢救

大厅里一位护士拦住了刘文医生 说他没有办手续 不可直接将病人送进手术室 刘文医生手臂一挥 很不耐烦地说 可不可以先救人再办手续 护士很生气 因为刘文医生这种藐视制度与规则的做法 将害她承担责任

虽然旁人冷静下来权衡生命与承担工作责任相比 显然一个人的生命价值更高 但利益倘若绑缚在自己身上 似乎当局者就很容易失去理性 连最基本的价值权衡与判断都做不了。

通常情况下我们都愿意把利己视为人的天性 而所有品质 尤其是一旦控制不好就会产生恶劣后果的品质 人们都喜欢将它归为天性 因为天性是原始冲动 是不可抗力或者很难抵抗的力量 人一旦把握不好它 甚至让它走向恶的道路 似乎都是可以被原谅的

文艺复兴之后 人性解放 禁欲的对立就是解放天性 包容天性 这本无可厚非 但是人在社会中与他人建立关系 需要收敛天性 其目的在于获得对方同质的收敛 而这种关系 建立到何种程度 是彼此的契约 是自由的约定 无论是传统婚姻还是开放式关系 既然做出了建立这种关系的选择并从中获益 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

拿结婚来说 结婚就是需要收敛一定的天性的 其中就包括性自由 但有时候总有人会将所谓的 对天性的尊重来隐藏自己毁坏契约精神的卑劣

就好像男人出轨 会给自己开脱的理由 “妻子怀孕不能碰 但那是男人的天性啊 不出去找女人憋着得多难受” 然后他的兄弟们会选择原谅他 甚至他的老婆会选择原谅他 但我觉得 这种利用天性所做的可耻诡辩无论是否被妻子或其他家人原谅 其本身内心应当是煎熬的 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可耻的 如果收敛不了自己多情的天性 就不应当享受婚姻所带来的优益 总让别人付出与让步 是在对他人追求平等的天性的摧残

回到所谓的利己 同理 即使利己是天性 人们也不应当为自己成为了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感到骄傲

就这位护士而言 她的所作所为 就是错误的 对于这样的价值判断 要坚定 毫不迟疑

生命最高 这是所有普通人都应当秉持的观点 更何况医务人员

刘医生的执着免不了与护士的冲突 这时一位值班的实习医生出来 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后决定私自同意在不经过上级批准的情况下(因为当时无法联系到上级)为病人输血(血库里仅存一袋符合病人血型的血浆)后来主管医生出场 即左医生 他作为刘医生的老友与同学 自然为刘医生打下了圆场 这事也算完美解决

左医生是一位很成功的医生 在大型医院里做主治医生 跻身上流社会 有以心理医生为职业的性感女友 开着豪华跑车 与刘文医生俨然对比鲜明 因为刘文医生只是香港贫民区里给妓女 吸毒者 穷人 老人 黑社会看病的人 一家破烂的诊所 业余会潜心自己的医术研究 偶尔给贫民区的老人小孩上上中医的课 交他们认识几个穴位 生活仅此而已 但在我心目当中 却好似一个盖世英雄

因为他敢放弃别人想要的 却不是他内心中真正想要的东西

凭借他的医术实力 与左医生获得相同的地位 可谓好不费吹灰之力 唾手可得

但这样的人“悲”就“悲”在 他太聪明 以至于把这个世界看得太透 把自己也看得太透 他有勇气不顾世俗的眼光去行为 他没有光鲜亮丽的西装革履 不会用发胶将头发梳得油光发亮 没有很多钱 没有豪宅 没有女朋友 不会说讨人喜欢却违心的话 但他无所谓 我觉得我成为不了他 但想努力成为他 做到哪一点就够了呢 或许先从有勇气与魄力对反人的制度说不 开始吧

本来是一部轻喜剧的 但看完之后沉重了些许时间 因为我觉得 我在身边很多人身上看到了左医生的影子 以前不太把高中语文老师说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当一回事 后来才发现自私真的是一件可怕的事

电影看到中途突然想到前几年看到的一个新闻

学校组织考试 监考老师突然在教室里口吐白沫 而学生们竟然一脸冷漠 写着自己的卷子 没有一个学生想到过叫救护车 或者寻求帮助 对于他们来说 考试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

看到这条新闻的我很震惊 也更是气愤 毫不夸张的说 如果有机会 我会在那间教室里坐的每一个学生脸上狠狠地扇一巴掌 唾弃他们的冷漠 为他们的自私感到恶心

但这种新闻一般不至于引起很大轰动的 毕竟中国人更爱关心黄晓明与杨颖的婚礼之类的新闻 而且这些孩子的家长甚至不会教育自己的孩子吧 只要老师的死不会与自己的孩子有牵连 也就算万事大吉了 想到这些 我只觉得心口一凉 我想着未来自己的孩子将面对这样的世界 或者 近一点说 离开大学的我将尝到这世界的苦涩 忽然觉得有些绝望 更绝望的是 我慢慢发现 这样的人不是少数派 他们鄙夷别人的梦想乃至生命 除了自己以外 他们什么也可以不在意

但刘医生不是 他允许来看病的穷人赊账 理解阿妹的梦想 不觉得传道士恼人 他宽容所有 却计较自己 绝不同意自己苟且

左医生在媒体面前大肆炫耀自己的医术和刘医生深夜里给吸毒者发药 为左医生递出救治病人的好主意时的幕后者影响形成了鲜明对比

最真挚的慈善往往来自最隐秘的互动 而不是媒体的曝光与宣扬 但很可惜我们很多时候都去相信别人想要自己相信和看到的东西了 总是太容易被表面光鲜亮丽的东西抢先了吸引 于是台上骗子 台下傻子 骗子堵住智者的嘴 傻子乐此不疲地拍着骗子的马屁

后来慢慢体会到茨威格的绝望了

"There are still faint glimmers of civilization"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流氓医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流氓医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