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物语 东京物语 9.2分

生活还得继续

琪琪

讲述一对日本老年夫妇去东京探望子女的故事。因子女工作繁忙,他们没有得到很好的招待和照顾。在回乡的火车上,妈妈中风;到家后数日去世。故事发生的时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50年代。 因为只有英文字幕,对于人物名字的中文翻译不甚了了,不如用他们的身份代替。比如,做医生的大儿子,开美容院的二女儿,守寡的二儿媳,这三位在东京;在铁路上工作的小儿子(这一位在大阪),在家乡当小学老师尚未出嫁的小女儿;而老两口儿,就称他们为爸爸妈妈好了。 影片以老两口在家乡的整理上东京的行李开始。妈妈在荧幕的左方离镜头较远,而爸爸在荧幕的右方离镜头较近;他们之间空出的空间,会由小女儿和一位路过窗外的邻居填补。 整部影片中这样的镜头相当之多:摄影机是静止的,离人物稍远,往往从另一间房,或者走廊拍摄稍远处的人物,以镜头内的自然的摆设(比如窗帘,比如门框)形成一个一个的“画框”,在此静止的画框中,人物来去活动说话,出现隐没;有时候即使荧幕上的人物没有任何活动或者言语,也会由其他的物体来表达“活动”。这样的例子很多,比方当妈妈去世的清晨,儿女们坐在母亲的身体周围沉默饮泣,而荧幕右下方的蚊香燃着袅袅轻烟表示时间的流逝;二儿媳...

显示全文

讲述一对日本老年夫妇去东京探望子女的故事。因子女工作繁忙,他们没有得到很好的招待和照顾。在回乡的火车上,妈妈中风;到家后数日去世。故事发生的时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50年代。 因为只有英文字幕,对于人物名字的中文翻译不甚了了,不如用他们的身份代替。比如,做医生的大儿子,开美容院的二女儿,守寡的二儿媳,这三位在东京;在铁路上工作的小儿子(这一位在大阪),在家乡当小学老师尚未出嫁的小女儿;而老两口儿,就称他们为爸爸妈妈好了。 影片以老两口在家乡的整理上东京的行李开始。妈妈在荧幕的左方离镜头较远,而爸爸在荧幕的右方离镜头较近;他们之间空出的空间,会由小女儿和一位路过窗外的邻居填补。 整部影片中这样的镜头相当之多:摄影机是静止的,离人物稍远,往往从另一间房,或者走廊拍摄稍远处的人物,以镜头内的自然的摆设(比如窗帘,比如门框)形成一个一个的“画框”,在此静止的画框中,人物来去活动说话,出现隐没;有时候即使荧幕上的人物没有任何活动或者言语,也会由其他的物体来表达“活动”。这样的例子很多,比方当妈妈去世的清晨,儿女们坐在母亲的身体周围沉默饮泣,而荧幕右下方的蚊香燃着袅袅轻烟表示时间的流逝;二儿媳在家里招待爸爸妈妈吃饭,二老捧着饭碗沉默用餐,二儿媳背对摄影机,用扇子轻轻为他们扇风;而当大家都坐在一处用餐时,往往也有近处运转的风扇,和远处悬挂着的灯笼映着不断闪烁的水光。这样,镜头是“死”的,而荧幕是活的。不是那么躁动的活着,而是从容的静静的打出一幅一幅生活的画面。 同时导演也让人物和故事自然的流淌。故事没有显著的线索或情节,完全以生活中的小事组成:整理行李,吃饭,谈话,电话。电影中的每个人每一段情节基本都是“完整”的。导演会让爸爸和妈妈安静的坐着慢条斯理的整理行李,讨论行程,小儿子会不会去车站接他们;让邻居大妈出现在窗口,叫他们完完整整地邻居大妈完成一段关于儿女东京天气的对话;在镜头结束之际,爸爸终于找到了开始找不到的air cushion。这,就是生活的样子。 虽然没有显著的情节,故事本身建立一个一个小小的悬念,留待观众自己发掘答案,而答案就在细节里。当镜头离开整理行装的爸爸妈妈,来到东京某处房屋的时候,观众需要自己发掘这是谁,谁的家;当大儿媳回答儿子说“爷爷奶奶马上就要到了。”的时候,观众就知道老两口儿已经离开家乡,完成到东京的旅程了。而当那位美丽端庄的女性到达大儿子家看望爸爸妈妈的时候,观众始终不大明白她究竟是女儿还是儿媳;若是儿媳,那么儿子为何不来?直到观众看到爸爸妈妈在她家看到黑色镜框中儿子的相片,才会明白原来二儿媳守寡多年。这样小小的悬念导引着观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东京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东京物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