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券 彩券 6.3分

争取人生的入场券本就有风险,但,那又如何?

心台
争取人生的入场券本就有风险,但,那又如何?

  我尝试着给jessica的知性加上一点sam的贤惠璞实,再接着想像James的不一样的结局,尽管盲眼,但依旧幸福。但,这不可能。
  这不关乎偶然,James的结局是人物性格造就的必然。Jessica可以是偶然的,公司里远不止一个jessica,知性大方,满足奋发向上,追求表面上更好的他的要求。而难以遇到贤惠的jessica渐成必然。记得吗,当james和她砥足谈及信仰问题时,编剧在告诉我们,男主角根本不了解他的新伴侣的关乎人格灵魂等等的个人本质内容。对旧爱的面面只剩下嫌恶,为新欢的表层趋之若鹜,不加理解,不加思索。活该倒霉。
  是的,我想说,男主角的悲惨命运是自作自受。但,这并不是在说,我否定了James离开sam的合理性及恰当性。
  人生的入场券要争取,沉湎于惯性难免成为奴役,而奴役是人生悲剧。
   偶尔的细节在勾勒这sam的单调慵懒(这种慵懒大概来自于婚姻生活的惯性),寥寥几句的台词表达着sam的不懂相处之道(无论初衷如何,表达方式的不恰当总让事于愿违)。"糟糠之妻不可抛"常常被流吐唇舌,但固定原则上的谨守只为道德,表...
显示全文
争取人生的入场券本就有风险,但,那又如何?

  我尝试着给jessica的知性加上一点sam的贤惠璞实,再接着想像James的不一样的结局,尽管盲眼,但依旧幸福。但,这不可能。
  这不关乎偶然,James的结局是人物性格造就的必然。Jessica可以是偶然的,公司里远不止一个jessica,知性大方,满足奋发向上,追求表面上更好的他的要求。而难以遇到贤惠的jessica渐成必然。记得吗,当james和她砥足谈及信仰问题时,编剧在告诉我们,男主角根本不了解他的新伴侣的关乎人格灵魂等等的个人本质内容。对旧爱的面面只剩下嫌恶,为新欢的表层趋之若鹜,不加理解,不加思索。活该倒霉。
  是的,我想说,男主角的悲惨命运是自作自受。但,这并不是在说,我否定了James离开sam的合理性及恰当性。
  人生的入场券要争取,沉湎于惯性难免成为奴役,而奴役是人生悲剧。
   偶尔的细节在勾勒这sam的单调慵懒(这种慵懒大概来自于婚姻生活的惯性),寥寥几句的台词表达着sam的不懂相处之道(无论初衷如何,表达方式的不恰当总让事于愿违)。"糟糠之妻不可抛"常常被流吐唇舌,但固定原则上的谨守只为道德,表面上的维持却是违背当初结合目的,那一切"不可抛"或"不可离开"都似乎是躯壳下的笑料,都似乎是对双方的奴役。"不能每天自我更新的爱情,会变成习惯,而且终将成为奴役",纪伯伦如是说。爱情如此,那,如果是没有爱情,而是同情下的婚姻呢?有人说james表砸,复明后背弃坚守的她,但我想,当我有了条件了解一切,发现她的坚守下面是空洞(非爱情,类似于找事情麻痹自己,大概对于sam来说,结婚理由亦是如此--完成世俗任务,逃避世俗眼光,以此麻痹),发现她的关切下是禁锢,我大概亦如james--每一个希冀更美好的自己的人不都这样吗?通往更美好的自己的入场券是自己争取的,而,james,在自我与世俗中,选择了追寻自我。
  事实证明,这也是好的。james找到了jessica,符合他最初想像的女性;sam从奴役中出来,重新来过。
  不过,争取人生的入场券本身就有风险,这种风险,除了在客观,我更乐于归咎与个人品行上--james的盲目和不经大脑(他的再次失明,是导演者撒下的催化剂罢)。
  我不大喜欢编剧,导演这种鸡汤式的表达手法。似乎他们在告诉我们,虚荣是你悲剧的温床;这种表达方式,容易让我忽视"抛弃"的合理性,让我忽视"决绝"的恰当性,让我忽视"奴役
"的黑暗性。
  况且,这,真的只是虚荣吗?若如是,又有多少人和我一般虚荣,又有多少人在虚荣下残喘?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彩券的更多影评

推荐彩券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