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几时有?——许鞍华如何于不动声色中展现群像

奔兔吉尔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零:月明之前】 看到导演一栏标着许鞍华三个字,其实就该明白,《明月几时有》自然不是一部典型的抗战电影,我更倾向于把它划入一部作者电影。尽管是个讲述抗战时期香港地下份子们的故事,但导演许鞍华并没有因为题材而落入一般导演刻意主旋律的窠臼。电影平平淡淡,没有过多的大起大落,就连电影提供给观众的几条时间线似乎也显得无足轻重,难免给人流水账的感觉,因而遭人诟病。但,真是这样吗? 我抛出这个问题,正如许鞍华给出的电影标题:明月几时有?答案,藏在电影里头。 我想说的是,许鞍华这出戏,无论电影技巧还是人物情感,都绝非想象中那么简单。 【一:明月几时有】 取“明月几时有”为题,其实诗意已经削弱了不少抗战的残酷,也注定了电影不会走常规的战争片路线;电影中,永濑正敏扮演的大佐问霍建华扮演的干事李锦荣“明月几时有”的作者是谁?从而引出了关于诗词平仄、七步作诗等事件的发生,更确切的说,是为了突出这句“明月几时有”。起初,我看这段觉得很多余,但看到最后霍建华临死前,永濑正敏再次吟出这句诗,我才突然明白,原来这是导演早已铺设好的一个呼应,如此一来,霍建华的死便更加凸显出革命党人的宿命感,单纯的一声枪响也使得...

显示全文

【零:月明之前】 看到导演一栏标着许鞍华三个字,其实就该明白,《明月几时有》自然不是一部典型的抗战电影,我更倾向于把它划入一部作者电影。尽管是个讲述抗战时期香港地下份子们的故事,但导演许鞍华并没有因为题材而落入一般导演刻意主旋律的窠臼。电影平平淡淡,没有过多的大起大落,就连电影提供给观众的几条时间线似乎也显得无足轻重,难免给人流水账的感觉,因而遭人诟病。但,真是这样吗? 我抛出这个问题,正如许鞍华给出的电影标题:明月几时有?答案,藏在电影里头。 我想说的是,许鞍华这出戏,无论电影技巧还是人物情感,都绝非想象中那么简单。 【一:明月几时有】 取“明月几时有”为题,其实诗意已经削弱了不少抗战的残酷,也注定了电影不会走常规的战争片路线;电影中,永濑正敏扮演的大佐问霍建华扮演的干事李锦荣“明月几时有”的作者是谁?从而引出了关于诗词平仄、七步作诗等事件的发生,更确切的说,是为了突出这句“明月几时有”。起初,我看这段觉得很多余,但看到最后霍建华临死前,永濑正敏再次吟出这句诗,我才突然明白,原来这是导演早已铺设好的一个呼应,如此一来,霍建华的死便更加凸显出革命党人的宿命感,单纯的一声枪响也使得他的死更为壮烈。 像这样的留白艺术,电影中还有很多。 许鞍华在这方面本是个高手,而且善于用物像来承载情感,《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中反复出现的月亮,《桃姐》中的牛舌和豆腐乳都是如此;而在《明月几时有》中,许鞍华更是把留白无限放大,对很多地方进行了冷处理:叶德娴和春夏的死在周迅方面的回应变得毫无波澜,抗战之激烈最多也就是那一场空袭;不刻意煽情,而是持冷静的旁观态度,这样呈现出的效果,好似《索尔之子》与《悲情城市》,感觉冷冰冰的,却是令人难忘的。 【二:叙述视角】 用叙述者带出整个故事,这样的电影技巧并不少见,哈内克的《白丝带》、曹保平的《烈日灼心》都是如此,许鞍华本人也早在《姨妈的后现代生活》、《黄金时代》等作品中就使用过这一手法,但在《明月几时有》中,却并非全然用讲故事来带动剧情(当然它有一定效果),而是选择模仿关锦鹏的《阮玲玉》作法,采取伪纪录片的模式,让梁家辉扮演的成年彬仔来进行回忆。镜头时而转入梁家辉个人的叙述,时而又投入到叙述的那个年代,时而又跳出去让观众看到导演许鞍华与众人的访谈,这种真假之间切换,模糊了电影与现实之间的界限,形成了一种超现实的魔力。 其二,正因这个叙述视角,电影的结构变得更加完整。叙述者与被叙述者之间的二重空间,在最后一个画面,周迅告别彭于晏,一个平移镜头,老香江变成了现代的新香港,被叙述者们的故事结束,叙述者们也完结了叙述,形成了首尾的呼应。 【三:于无声处听惊雷】 缓缓飘飘的叙事节奏中,才更显现出那份惊心动魄。 叶德娴送情报的那场戏,剧本完全严格按照创作的三次定律,第一次送情报没出问题,第二次送情报还没出问题,但惊险已经开始逐步加深,可谓吊足了观众的胃口,重复到第三次,最为平淡的东西便显得最为紧张。 即便不用三次原则,同样的一段霍建华送情报让卢巧音逃跑的戏码,光是离开时几个展示周围环境的跟踪镜头,那种恐惧感便已经呼之欲出。 【四:人物】 《明月几时有》和许鞍华以前的《桃姐》有个相似点,即找来了非常多的明星来客串,单说香港的,老一辈的有鲍起静、叶德娴、吕良伟、梁家辉、冯淬帆、何华超、苑琼丹、李灿森、张兆辉、吴岱融等等眼熟的戏骨,年轻一代则有蔡瀚亿、春夏、王菀之、卢巧音、唐宁等新生代接力军,此外,甚至连熟悉的《锵锵三人行》梁文道、新晋导演黄修平(《狂舞派》、《哪一天我们会飞》)也作为跑路船上的文人扎了一角,一遍看电影一遍数星星,作为香港电影的死忠粉而言,自然是存在着比其他人更多的观影乐趣的。 但除去演员上的小惊喜,其实《明月几时有》的人物设置也匠心独具,比如,作为本片两大主角的霍建华和彭于晏直到电影结束其实都没有见过一面,他们唯一的特点,都是为了国家的革命者,唯一的交集,只是周迅扮演的方姑,或者说,只是革命。这不同于《暴雨将至》式的宿命独立,而是更倾向于《黄金时代》的飘零归宿,正如梁家辉在片中说的:“谁知道哪个是游击队啊?”他们,做着同一件事,却彼此不知,宿命感油然而生,这也再一次验证了导演想要拍的东西:不是个人,而是整体,不是抗战英雄的故事,而是历史的群像。 【谜底:藏在电影里的答案】 尽管从《男人四十》张学友的教师形象以来,许鞍华电影里的文人气质就一直很重,(《黄金时代》可谓是最高峰,《明月几时有》中研究诗词等情节也尤其明显),但在整部电影的匠心面前便显得瑕不掩瑜,更可贵的是,她始终坚持着自我,拍摄着属于自己的电影,未曾变质。 最后要说的,是开篇的那个谜。 电影里的人们都在离别,有生的离别,也有死的,大家都喊着“胜利再见,胜利再见!”或许,关于“明月几时有?”的答案,并不是我们熟悉的“把酒问青天”,许鞍华想说的已经借他们的口说了——不就是胜利之后吗?

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明月几时有的更多影评

推荐明月几时有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