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娇 恩娇 6.7分

东方式耻感

静好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银娇》这部电影通过丰富、细腻的情节把精神上的依恋、肉体上的纠结拍了出来,让禁忌之恋有了东方式面孔。

  银娇年轻、有活力,她是诗人家的帮佣,雨夜,她闯入诗人家借宿,平坦的小腹,白莲藕一样的细腿,每一寸年轻肌肤、任何的表情动作都可以唤起诗人对年轻躯体的无尽臆想。银娇有个暴躁的母亲、缺失的父亲,她对亲情非常渴望,这让她与诗人的一切互动都有了根由,母亲的暴戾让作为礼物的普通面镜寄托了温情,当镜子被弟子的无意之举碰落山下时,银娇冲他大吼,因为她不能够承受失去这寄托了亲情渴望的东西,而诗人冒着危险捡回来,银娇的拥抱投射的是对温情的依恋,她对诗人没有疏离和界限感。

  银娇孤独聪敏文艺,她能记得诗人被印在课本上的诗句;她能敏锐地感知,诗人对青少年行为的好奇(比如,诗人学说“忽儿”,她没有询问就给诗人纹身);她能够理解诗人的识趣。她把诗人当成密友、长者、可倾诉的对象,在他身上寻找温情的存在。

  弟子年轻暴躁,不解风情,所以他会觉得普通的镜子是流水线产品,没有意义;他会因为嫉妒或出于对原有生活的维护,出口伤人,把银娇弄伤;连银娇都觉得弟子是工科生思维,讲话无趣,很是刻板;弟子...
显示全文
《银娇》这部电影通过丰富、细腻的情节把精神上的依恋、肉体上的纠结拍了出来,让禁忌之恋有了东方式面孔。

  银娇年轻、有活力,她是诗人家的帮佣,雨夜,她闯入诗人家借宿,平坦的小腹,白莲藕一样的细腿,每一寸年轻肌肤、任何的表情动作都可以唤起诗人对年轻躯体的无尽臆想。银娇有个暴躁的母亲、缺失的父亲,她对亲情非常渴望,这让她与诗人的一切互动都有了根由,母亲的暴戾让作为礼物的普通面镜寄托了温情,当镜子被弟子的无意之举碰落山下时,银娇冲他大吼,因为她不能够承受失去这寄托了亲情渴望的东西,而诗人冒着危险捡回来,银娇的拥抱投射的是对温情的依恋,她对诗人没有疏离和界限感。

  银娇孤独聪敏文艺,她能记得诗人被印在课本上的诗句;她能敏锐地感知,诗人对青少年行为的好奇(比如,诗人学说“忽儿”,她没有询问就给诗人纹身);她能够理解诗人的识趣。她把诗人当成密友、长者、可倾诉的对象,在他身上寻找温情的存在。

  弟子年轻暴躁,不解风情,所以他会觉得普通的镜子是流水线产品,没有意义;他会因为嫉妒或出于对原有生活的维护,出口伤人,把银娇弄伤;连银娇都觉得弟子是工科生思维,讲话无趣,很是刻板;弟子身上还有年轻人对成功、成名的渴望,他照料诗人的饮食起居,也因此交换到诗人的代笔小说,出入各种文坛场合;但同时,弟子也是年轻荷尔蒙的象征,弟子因为《心脏》这部小说而获得成功,年轻的女读者向他索取拥抱,身体上的饥渴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消解。

  但对于老年的国民诗人而言,他是圣人,他是神话,而圣人是禁欲的。

  弟子说,诗人是高贵的人,怎么可以跟一个高中生纠缠不清。对于这样一个国民人物的存在,人们对他的要求是无欲无求、行正坐端、失利为小、失节是大。

  身体日渐老去,难道就不配有欲望?

  诗人被银娇的青春气息所诱惑,银娇给诗人纹身,诗人在朦胧的触觉体验中闻着少女特有的芳香进入梦境,诗人在变年轻的梦中才能找到自己的存在感,而醒来时意犹未尽的舔舌亦是对欲望的渴求。这种渴求因为生理而无法实现,他用取悦对方的方式来取悦自己,为银娇吹干校服、捡回镜子,跟银娇“约会”参与对方的生活,与文学圈聚会后他也学会讽刺挖苦别人;他把自己年轻时的照片重新扶起,这是他认同年老以来第一次离年轻这么近;他很早到“约会”地,像是刚刚开始恋爱又沉浸其中的普通男子,这欲望让他像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百毒不侵的圣人。

  弟子作为身边人却无法理解诗人对高中生的爱情,他说诗人的爱是肮脏的,这让沉浸在臆想爱情中的诗人无法接受。在诗人生日上,弟子说,以前人们看不上我,现在崇拜我,想知道一切,关键是成功、出名,不择手段的成功,这对诗人来说,亦是背叛,是价值观的背离。但也因为成功出名,年轻人被推向神坛,制造出一个个未来的圣人。直到看到弟子与银娇抱在一起,做了诗人无法做到的事,嫉妒、被抛弃的滋味让他暗起杀心。

  不过,东方式的耻感,让诗人对现实妥协,对衰老妥协,到最后也没有说出自己的爱意。

  所以,东方洛丽塔讲的哪里是洛丽塔,那是存在于我们每个人心里的——耻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恩娇的更多影评

推荐恩娇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