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eys end in lovers meeting

Charles

“一个不会在你刚离开火种源之井,就命中注定被划入一个行会与位阶的塞伯坦。一个所有公民都可以自由选择未来的塞伯坦。一个可以远望星空,和昆塔莎人对抗,一个可以挑战自我,探究自身极限所在的塞伯坦” 你们是否还记得当初的梦想? 那个九百万年以前,被那根铁堡加密的连接年轻的图书管理员与卡隆地下的角斗士的数据线所见证的梦想? 在最初的时刻,两个未来的领袖站在门口对话,在不远的将来他们一个将化身破坏大帝一个将变成希望的守卫者,他们将只可能向对方伸出枪管而绝不是双手,他们终将被彼此耗尽耐心在分道扬镳中各入绝境,他们的确有着至真到不容置疑的友谊可是他们毕竟再也无法原谅对方所做的一切直到他们死去之后…… 很难有一场战争能被简单的黑白定义,历经这一切,引导了这一切的人,没什么资格用正确和青白评价自己。在战争的过程里,他们互相指责,他们互不容纳。而当结局写定之时,或许他们互相的对错,就都被淹没在胜利的欢呼声中了。他们彼此为鉴,为动力,为仇敌,一路走来都在通过对方修正着自己。 “我在为我的种族而战” “我在为我的星球而战” 他带着这两句话回到这颗他一直保护的星球,如果柱哥不是真心想要复活赛星,他也不会那么轻...

显示全文

“一个不会在你刚离开火种源之井,就命中注定被划入一个行会与位阶的塞伯坦。一个所有公民都可以自由选择未来的塞伯坦。一个可以远望星空,和昆塔莎人对抗,一个可以挑战自我,探究自身极限所在的塞伯坦” 你们是否还记得当初的梦想? 那个九百万年以前,被那根铁堡加密的连接年轻的图书管理员与卡隆地下的角斗士的数据线所见证的梦想? 在最初的时刻,两个未来的领袖站在门口对话,在不远的将来他们一个将化身破坏大帝一个将变成希望的守卫者,他们将只可能向对方伸出枪管而绝不是双手,他们终将被彼此耗尽耐心在分道扬镳中各入绝境,他们的确有着至真到不容置疑的友谊可是他们毕竟再也无法原谅对方所做的一切直到他们死去之后…… 很难有一场战争能被简单的黑白定义,历经这一切,引导了这一切的人,没什么资格用正确和青白评价自己。在战争的过程里,他们互相指责,他们互不容纳。而当结局写定之时,或许他们互相的对错,就都被淹没在胜利的欢呼声中了。他们彼此为鉴,为动力,为仇敌,一路走来都在通过对方修正着自己。 “我在为我的种族而战” “我在为我的星球而战” 他带着这两句话回到这颗他一直保护的星球,如果柱哥不是真心想要复活赛星,他也不会那么轻易被洗脑,但这两句话又有什么错误之处?他高喊着话语向全世界宣布着他的黑化,老威一直期待的场景终于出现了!你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他不为人类而战,能只为自己的种族和星球,当这一天终于出现了,当他的光学镜不再湛蓝而是被诡异的深紫取代,你开心么?现在他只为赛星而战,你们的理想是否归于一致?如今他称自己为黑暗擎天柱,他终于对人类刀戈相向,对兄弟大打出手,他开心么?那些一直以来所信仰他所追随他所宣誓为他尽忠的人呢?他们开心么?这同样是你的种族是你的同胞啊。。整整九百万年,你们仍旧互不妥协,我不知道Prime唯一黑化的时候老威却没能看见是怎样的心情,但他何尝不在心痛,这个人是曾经可以与自己比肩而立共同建立理想之人,却最终与自己分道扬镳到想置对方于死地。他痛恨擎天柱每每能够获得神祗的眷顾,他痛恨这种眷顾在最初就将他们扯向了完全背离的两个方向。 原作中大哥是十三天元之一的转世,有一万个理由让他们无法殊途同归,但倘若不是命运的选择,除去一切外界因素他们始终在内心里心意相通。。。 影片对老威的性格设定是有偏差的,我认识的老威是那个喜欢高处,就算一败涂地也得居高临下,那个失败的姿态比任何人的成功都触目的狂者,我认识的老威是那个不会向任何人屈服,不管是宇宙大帝还是身为五面怪的造物主昆塔莎,是那个会吼出“Magetron will commanded by no one!!!”的桀骜领袖,所以在TFP的最后他终于解散了霸天虎,因为他言,“因为我现在才领教了被压迫的真实感受,那种苦头让我毕生难忘”,因为他正是因为被压迫所以才反抗的人,所以他明白不能将痛苦施予自己想要拯救的同胞,他受够了被压迫而要成为自己的王者,在卡隆地下的角斗场里,他一步步从角斗士走到现在,又何尝不是命运的指引,但是说到底两人出身的不同也决定了性格的巨大差异,擎天柱高喊着“自由权利始归众生”,而威震天坚持的“和平经由暴政”何尝不是两人出身的真实反应,奥利安出身于远离纷争的铁堡,做着安静的图书管理员,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工用机器人正每天为了生存而喷洒能量液,正如老威所言,“你的阶位是安全的,你们负责监控,,你们将数据移动,存储到上司们指定的地方。而我的阶位是会死的,我们可能死于种种工业事故:当合金溶液泼向我们的装甲;或者管道中的能量泄漏,蒸发掉我们的处理器;或者被液氮炸碎机体;又或者被起重机挖起的巨大矿石砸成废铁。我们赔上性命,而你们袖手旁观,这两者根本无法相提并论。”所以老威来自被受压迫的底层,他的成长环境让他认为命运需要抗争,但是柱子一直在平静中导致他更愿意相信可以通过更和平的手段进行改革,因此他一次次为了地球和人类毁掉重建塞伯坦的机会,他又何尝不心疼,只是母星的复活总是伴随着对地球的伤害或者暴权的统治,他又怎能放任不管?在TFP中很多人说他人癌,但是他是为了更多的生命。。。 星辰剑落下的最后一刻Bee说了话,用声音换回了Prime的理智。 “自塞伯坦之战后你就再也没说过话了” 因为那场战争损坏了这位年轻战士的发声器,从那时起,就只剩数据流在粗糙的内置管线中发的嗞嗞声和几乎无法辩识的电子音。。 大哥最终重新站起来,坚定自己的使命,他重新向造物主发出挑战。。。 “我信的可是伟人,他叫Optimus Prime” 为什么他那么强大。大黄蜂问自己。为什么擎天柱是我们一直以来的神话。他做到了所有人做不到的事情他一生的道路都只能被命名为传奇。为什么。 因为一直以来,他背负着战友们的生命在行走。 多恐怖的重量。大黄蜂对自己说。多强大的力量。 这是信仰的力量,这是追随的强大,总有人能这样无条件地相信这位领袖,哪怕他曾犯过错误,擎天柱就是拥有那个能力,那个能让队员追随他的能力,威震天又何尝不是呢?霸天虎也来自四面八方,来自塞伯坦的每一个角落,当年他们流水一样地汇聚向你的呐喊,你许诺过他们一个世界,但如今你甚至离你们共同的理想越来越远。。 你总是那么自以为是地去定义你理解中的一切。 你总是不给别人反驳的机会。 你说你受够了,再也不想一个人面对这垃圾场一样的世界了。你要建立权威,聚拢兄弟,你要你的属下,城邦,集体的力量。 你要领导模块。 九百万年的时间,你从一无所有,到几乎真的拥有一切。 但最后呢。。你终于再次一个人面对这个世界了。。 后面的打斗杂乱而冗长,到后来电影的走向已经不重要了,爆炸贝能引出他们之间最大的矛盾已经很可以了,在赛星的残骸中,在星球的核心,命定的对手再次相遇,老威第无数次地凝视对方的光学镜,手臂上的武器再一次抵死相撞,老威喊出了“We are brother”听到这句话是很想泪奔的,从来都是柱哥对老威说这句话,如今却是老威对着他喊,因为不管他们内战得多么激烈,在面对复兴塞伯坦的事情上,他始终是希望柱哥站在自己的同一边啊!只有这种时刻的老威喊出这种话才不是讽刺,而是真心想提醒Prime自己的立场和背负的使命啊! TFP里曾那么多次,即使刀戈相见,却在将对方送回火种源之前的一霎那有着不着痕迹的犹豫,明明那样毫不留情,却仍然有所眷恋。毕竟在世界之初,在黄金时代美好的年月里,那时他们的对视如此安宁却如此炽热,他们为着共同的理想,共同努力着,奋斗着,直至领导模块的降临。。所以TFP中无论面对擎天柱右臂上发出刺眼光芒的加农炮,还是领袖象征的星辰剑,老威都不曾恐惧,甚或无赖一般的自信Prime下不了这个狠心。“他是我的对手,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可以干掉他,哪怕他高喊着自由始归众生,选择站在人类的那一侧,选择与我刀锋相向,我愿为他征战到死,在我亲手了结他之前,没有人能将他囚禁。”你是否还记得你说过这样的话?那类似长河的九百万年在你们此时的火种中翻卷重现。相识相知在上演,那么多欢乐的快意的温情的时刻在上演,而分道扬镳也在上演,它指向着永远的决裂与互难饶恕。你们的理想共鸣过,在两颗火种的同一种共振之间,而你们的理念终于走上绝路,你们为此痛惜过,痛惜到了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程度。你们彼此视对方为毕生死敌,你们都像是强迫症发作那样誓言要让对方死在自己的手里,可是你们历经了千百次的战争也没能杀死彼此,你们把每一次机会都当成死神那样凶狠地推离开彼此的生命里…… “We were brother once” 但他这次终于宽容不下来了,这份宽容曾经是他和威震天之间的交流方式,曾经他放弃了它对自己说永远不再这样做,那意味着对自己朋友和战士们的背叛,他习以为常地将它埋葬只用对待对手和仇敌的方式去对待他,因为交手过,战争过太多次了…… 他何尝不想复兴自己的母星,但是以牺牲另一个星球的方式,他做不到,何况他还从这个星球的生命中看出了无限的可能性,他说,这里能让他感受什么是家园,那是他从他母星的破碎中失去的,但如今他在这颗星球上找到了,这让他怎能轻易割舍,轻易看着自己一生的敌人将这颗星球毁于一旦,所以只要人类一天存在,大哥还爱着这颗星球,他就始终会保护这颗星球,这个矛盾就始终无法化解,就永远不会真正走向和平,老威又何尝不生气,生气这个明明跟自己有同样的最终理想却总是拼尽性命来阻止一切自己想让母星复活的举动,他对擎天柱叫的最多的就是Prime,Prime是领导模块赋予他的使命,老威又何尝不是在提醒自己他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愿意跟随自己的单纯的图书馆管理员,他知道他有理想,所以以前的他从不介意和他一起畅谈理想,但一切因素都将他们越推越远,最终站在了天平的两端…… 有人说明明你们的分歧比EC还小,为什么要执着于纠缠的过往,在九百万循环的洗礼之下却依旧无法释怀,是否唯有机体真切的碰撞,才能感受到带有温度的能量液在内置管线内流淌,而两方的执念早已无关乎仇恨,或者远不止与仇恨,因为就像EC一样,他们曾有共同的理想,他们也曾为此共同战斗,可是时间改变了一切让他们彼此划分了阵营,他们注定走上不同的道路却也注定无法摒弃源头中的自己。他们有着数百万年的对垒却也有着更为长远的互相敬重。他们从不向对方妥协从不表露出任何的动摇。可是倘若有一天,当他们双双离开世界回归火种源核心的时刻,作为战友或者说作为敌人的自己或许都不会知道,他们的火种该是怎样的不甘心? 然而或许等不到了,因为老威不会与普神同在,因为他循环系统中流淌的血液无法容纳与它,他被宇宙大帝打上了标签,这无法洗刷,无法补偿,无法被更改。所以他不再被普神接纳,最终也无法回归火种源…… 就算变5再怎么没剧情评分再怎么低还是想给贝导点个赞,从变1开始,变5是剧情和设定与原作最接近的一部,无论是远古巨龙的出现还是地球和塞伯坦就分别是宇宙大帝和普莱姆斯的设定,这也是两个永世纠缠的对手,吸引我的永远是威擎两只的矛盾和共同理想,所以无论贝导再怎么毁系列……能吃粮我也就不说啥了…… 赛博坦的夜空曾经拥有那么深沉的蓝,铁堡的台阶仿佛还有余温,翱翔天城和空中花园上方欢快的声音经久不绝,你们都是不羁的灵魂,赛博坦的星辰也无法夺走你们的耀眼…… ——2017.06.30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变形金刚5:最后的骑士的更多影评

推荐变形金刚5:最后的骑士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