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些人是蓝绿色调

春则曙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电影的背景是1951年的越南,时值法越战争,因此每晚有宵禁。

  女主角梅在一个夜晚,来到一个大户人家。

  琴音和蝉鸣交融,被称为“少爷”的男子在弹奏,“少奶奶”坐在对面,想起自己因病去世的女儿。因为这一层关系,少奶奶十分照顾梅,告知她三个月后便可回家探亲。即便是打碎了珍爱的名贵花瓶,也只是说了声“没事”。

  二儿子和小儿子经常出现在电影前半段的童年时期。两个人各有各的性格。小儿子顽皮,撒尿在花瓶,打翻水桶的水,用蜥蜴捉弄梅。二儿子蓝,大多数时候是在看书,似乎继承了母亲隐忍的性格,但常常脾气暴躁,床前用钉子钉着知了的尸体,还会用蜡油凝固住走动的蚂蚁,用手指碾碎蚂蚁。这一点和梅截然不同。梅热爱自然,喜欢观察蚂蚁,喜欢青木瓜丝切开后饱满的籽,还有根茎流下的汁液。

  她对桃的故事感到好奇,于是得知“少爷”偶尔离家,会带走一家所有的积蓄。这个晚上,“少奶奶”又匆匆跑去检查装钱的盒子,才发现自己的丈夫过了宵禁时间还未回来意味着什么,她看着睡梦中的梅,哭了。经营的布店生意并不好,只能用首饰去换取粮食。还要面对母亲的数落,显然这婚姻关系中维持婚姻的责任全都放在了“...

显示全文

电影的背景是1951年的越南,时值法越战争,因此每晚有宵禁。

  女主角梅在一个夜晚,来到一个大户人家。

  琴音和蝉鸣交融,被称为“少爷”的男子在弹奏,“少奶奶”坐在对面,想起自己因病去世的女儿。因为这一层关系,少奶奶十分照顾梅,告知她三个月后便可回家探亲。即便是打碎了珍爱的名贵花瓶,也只是说了声“没事”。

  二儿子和小儿子经常出现在电影前半段的童年时期。两个人各有各的性格。小儿子顽皮,撒尿在花瓶,打翻水桶的水,用蜥蜴捉弄梅。二儿子蓝,大多数时候是在看书,似乎继承了母亲隐忍的性格,但常常脾气暴躁,床前用钉子钉着知了的尸体,还会用蜡油凝固住走动的蚂蚁,用手指碾碎蚂蚁。这一点和梅截然不同。梅热爱自然,喜欢观察蚂蚁,喜欢青木瓜丝切开后饱满的籽,还有根茎流下的汁液。

  她对桃的故事感到好奇,于是得知“少爷”偶尔离家,会带走一家所有的积蓄。这个晚上,“少奶奶”又匆匆跑去检查装钱的盒子,才发现自己的丈夫过了宵禁时间还未回来意味着什么,她看着睡梦中的梅,哭了。经营的布店生意并不好,只能用首饰去换取粮食。还要面对母亲的数落,显然这婚姻关系中维持婚姻的责任全都放在了“少奶奶”身上。

  撑了许多天,终于有人买布了。有了米和肉,生活过得稍微宽裕,大儿子忠的朋友浩仁要来家里做客了。也许是从第一面,来到这个家的第二天起,梅就悄悄把浩仁放在了心里,这一次她主动要求自己做菜,并换了一身鲜艳漂亮的衣服。上菜时嘴角还藏着笑。

  这之后少爷还是没有回来,母亲却等到病了。可惜打碎了一只的一对花瓶已经不再值钱。最后还是救治无效。镜头一转就到了十年后,梅已出落成少女。大儿子和父亲一样喜欢音乐却不操心家业,一切由妻子打理生意却始终不好。“少爷”不知何时去世了,少奶奶万般不舍,打算把她送给浩仁。大媳妇的说法是“日子会好过很多”。少奶奶把原本留给亲生女儿的首饰和衣服送给了梅,哭倒在地。

  浩仁的屋子里有一个蓝衣女人,是他的未婚妻。梅好像没看见她,偷偷拿走浩仁的衬衣为他缝补,为他擦皮鞋,为他做饭。她偷偷去浩仁的床上,发现了一只口红,和一张纸上画着自己的肖像。浩仁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直到蓝衣女人发现了他们的关系并伤心离开,直到他开始教梅认字、写字。

  电影中的罗曼蒂克情节并不长,只在最后十几分钟,梅和浩仁才彼此认识。导演想要叙述的从上一辈的婚姻就已经开始。“少爷”并不喜欢“少奶奶”,于是他常常离家;少奶奶想要蓝和梅在一起,蓝最终还是去了“一个写作的地方”;浩仁的未婚妻娇俏可爱,和他的性格却千差万别,喜欢独自作曲的浩仁,最后选择了同样安静、温顺的梅。

  影片最后,镜头从怀了孕的梅上移到一个佛陀的石像。在浩仁的家中也放着许多这样的石像。或许他们本来就是相似的两个人。梅对生活的一蔬一饭的重视,对自然的敬畏与喜爱,她对感情很克制。可能是因为她不争不抢的性格,使她一直顺遂。在许多长镜头中,故事在窗棂的缝隙中描述,故事在静中流动,蓝绿色调既有越南风情,也有一种来自夏日的清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青木瓜之味的更多影评

推荐青木瓜之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