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白鹿原 8.8分

严肃文学的现世意义

Rin1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不知是因为生错了年代,还是因为身在海外,周围全部看完剧/书的人不多、社交圈里对它的讨论也不多,作为自干五铁杆粉的我非常着急。很多人说这部作品太沉重、太长、离现实太远。但在我眼里,它对人性的思考放在当下仍有深刻的社会意义。

长|幼
白鹿原上长期严格遵守着三纲五常。虽清帝废而无君臣,身为白嘉轩长工的鹿三仍始终信奉“君为臣纲”——对自家主子言听计从,哪怕主子不让自己的媳妇进祖宗祠堂。另一边,原上所有的妻子都严格遵守“夫为妻纲”,鹿子霖说一他媳妇绝不说二;鹿兆鹏要休家里给他定的妻子冷秋月,冷秋月不仅不恼而且不闹,还体谅丈夫是出去做大事业的,自己在老家侍奉公婆就好。这剩下的一纲“父为子纲”看似更为理所当然,实则最有戏剧张力。全作第一圣父白嘉轩养出了眼里只有官权的白孝文,全作第一小人鹿子霖养出了革命中坚力量共产党鹿兆鹏和国民党鹿兆海(再晚个二十年又是一部《人间正道是沧桑》),低三下四的长工鹿三养出了叛逆反骨的土匪黑娃……

《白鹿原》中圣父生出渣男、小人养出伟人的设定,看似不可思议,却是现实中更易出现的微妙平衡。相比龙生龙凤生凤,现世我看到了更多强势的父母教出懦弱的子女,或是无为而治...
显示全文
不知是因为生错了年代,还是因为身在海外,周围全部看完剧/书的人不多、社交圈里对它的讨论也不多,作为自干五铁杆粉的我非常着急。很多人说这部作品太沉重、太长、离现实太远。但在我眼里,它对人性的思考放在当下仍有深刻的社会意义。

长|幼
白鹿原上长期严格遵守着三纲五常。虽清帝废而无君臣,身为白嘉轩长工的鹿三仍始终信奉“君为臣纲”——对自家主子言听计从,哪怕主子不让自己的媳妇进祖宗祠堂。另一边,原上所有的妻子都严格遵守“夫为妻纲”,鹿子霖说一他媳妇绝不说二;鹿兆鹏要休家里给他定的妻子冷秋月,冷秋月不仅不恼而且不闹,还体谅丈夫是出去做大事业的,自己在老家侍奉公婆就好。这剩下的一纲“父为子纲”看似更为理所当然,实则最有戏剧张力。全作第一圣父白嘉轩养出了眼里只有官权的白孝文,全作第一小人鹿子霖养出了革命中坚力量共产党鹿兆鹏和国民党鹿兆海(再晚个二十年又是一部《人间正道是沧桑》),低三下四的长工鹿三养出了叛逆反骨的土匪黑娃……

《白鹿原》中圣父生出渣男、小人养出伟人的设定,看似不可思议,却是现实中更易出现的微妙平衡。相比龙生龙凤生凤,现世我看到了更多强势的父母教出懦弱的子女,或是无为而治的父母教出严于律己的子女。有些父母在亲戚中充当和事佬的角色,子女则更容易因父母吃亏而打抱不平;有些父母要面子或是喜欢打肿脸充胖子,子女则更容易破罐子破摔不屑于争强好胜。哪怕是在父与母之间,往往也是一个好胜一个懒、一个急躁一个慢。古有《易经》的阴阳八卦,现有康德的二律背反,无论哪一种对立都是微观的,以期最终达到一种宏观的平衡。

当然,平衡不代表双方可以肆意妄为。77集的长剧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情节之一就是白灵几次三番被奶奶抓去裹小脚。白奶奶明知道“裹小脚一双、流泪水一缸”,还是执着地狠狠绑住自己孙女的脚,美其名曰生怕她“嫁不出去”。虽然这个时代不会再有三寸金莲,但这样打着爱的名义实施亲情绑架的戏码仍一再上演。父母催相亲、催婚、催生,美其名曰为了孩子好,但如果自己孩子真的不想要这种生活而被父母强迫走这些步骤,很难不说其实父母夹着要面子的私心:亲戚都抱孙子了,我家小孩比他家小孩大还没有结婚;同事女儿找到一个好对象了,我家小孩学历比她高还没有称心如意的另一半……

为别人眼里的自己而活,时间长了,也就不在乎真正的自己了。


男|女
白鹿原上的女人都不简单。一个没有名字的李寡妇,赌钱售地样样上手,心思活络得很;一个小时候不小心看到女人生产过程继而发誓不嫁的白灵,为自己的偶像续了香火;随丈夫移民而来的田小娥,睡了演员表排名颇前的几位,却被当众扒了裤子……

白鹿原上的女人都不饶过女人。一如现世里所唱“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田小娥出事时候其他女性对她的指指点点,一下让我想到参加过的一个纽约女性领袖blabla大会,高管演讲过后不少女性站起来提问,抱怨自己的工作环境中遇到的同性刁难不少于异性骚扰。

男人之间的干架光明正大,头破血流但一架泯恩仇;女人之间的战争暗流涌动,握手言和却自此分道扬镳再无来往。想想大家用得很顺手的“撕逼”一词,就专指女性之间的勾心斗角。

西方女权主义盛行多年,我虽略读了几本波伏娃伍尔芙,却因为一些解不开的心结从来无法真心实意加入倡导女性权益的大军。最近几年,眼看着同龄人结婚生子,我却越来越无法理解某一部分“传统”:男女相爱,为什么要让女方承受未知的十个月风险,最后生下的孩子还不跟女方的姓?听到我这个问题的人轻描淡写地回答“这是传统”、“自古如此”,更有甚者说“那是因为没碰到那个你愿意为他生孩子的人”。尤其让人费解的是那些机关算尽千辛万苦要生儿子的女人,我只想问一句,生出来的无论是男是女,都不跟她的姓,所以到底有什么好激动有什么好争的呢?

全世界大部分地区女性生下的孩子要跟男方姓,这是不争的事实,另一方面,貌似传统的中国反倒比不少发达国家“先进”:女性结了婚之后得以保留自己的完整名字。反观欧美、日本、甚至港台,冠夫姓仍是社会之倡导。每当我看到标榜女性至上的希拉里拥趸,就很想问问她们知不知道偶像本名叫希拉里·罗德姆。追捧希拉里·克林顿而自称女权主义,在我眼里就跟素食主义者爱吃肯德基一样搞笑。


新|旧
以朱先生、徐先生和白孝文为代表的四书五经和以鹿兆鹏、白灵乃至黑娃为代表的新学思想,是白鹿原无可避免的精神革命。从小受儒家教育的白孝文看不起给自己家做工的鹿三和黑娃,自然视新学为洪水猛兽;被农协洗礼的黑娃抓到人人平等的救命稻草,完成了从想带媳妇进祠堂到带着兄弟砸祠堂的彻底转变。这是两种极端的悲哀,也是民国年代无法更改的历史性宿命。

我们小时候都听过一些民国革命进步人士的英雄事迹,语文书上写他们慷慨激昂、历史书上写他们抛弃旧思想拥抱新思想。我们被灌输的,是他们如何在追求进步的同时邂逅了真爱,勇敢离开了老家没有感情的原配。如果那些原配拿着钱息事宁人那很好,如果那些原配不要分文并且还祝福自己的男人找到真爱,简直就是最伟大的女性。

有没有人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给出整件事情的另一种解读?套用《亮剑》李云龙的话来说:“既然不接受封建包办婚姻,为什么还要上炕生娃?”既然嫌弃老家订的亲,为何要应允,是不是先收一个在家里应付应付然后再慢慢找“真爱”的心态?如果是纯粹旧思想三妻四妾我无话可说,可一面追求自由恋爱,一面不拒绝封建包办婚姻,这跟既要当X子还要立牌坊有什么区别?

所以我定义全剧二代里最伟光正的鹿兆鹏为渣男TOP3。很悲哀的是,历史上这样伟光正渣男不少,很幸运的是,陈忠实老先生把他写活了。


城|村
从主人公白嘉轩到长工鹿三、儿子白孝武,白鹿原上的男人把种地看成自己生活中的头等大事,甚至难以理解为什么要卖地换钱,因为这样地就没有了,地没有了,根也就没有了。仙草,一个一辈子没有进过城的女性,满脑子只有照顾公婆、抚养孩子。其实这些人现实中应该不少,然而我们这些没有生活在农村里的人,因为幸存者偏差而没有注意到。

出生在大城市、成长在大城市,我以及跟我背景相仿的一代年轻人对于农村的理解不可避免地任由别人主导。农村是什么样子?是屏幕里放的样子,是报纸上说的样子,是城里那些农民工的样子。偶尔因旅行、出差到过大城市以外的地方,不自觉地就觉得这个地方很“村”——你看,城里人已经自大到什么程度,硬是把村用成了一个形容词。还有一些人,认为自己很伟大,或者假装自己很无私,要“关爱农民工”、“关爱留守儿童”,不自觉地就觉得自己比这些农民工和留守儿童要享有更多社会地位和权利,(就好像美国一些白人天天要关爱弱势群体,然后拉来黑人华人墨西哥人,拍一堆莫名其妙的东西,显得自己很高尚。)难道真正的平等,不该是把对方看成跟你一样的人来对待?

每年过年都是大城市居民最愉悦的时候,小区车位不用愁,地铁高峰不再挤……但是有多少人换位思考过,那些进城务工的人真的是为了抢城市的资源么?白鹿原上的人,如果收成好,并不愿意去当麦客。大多数人离开家乡,只是为了有更好的发展,并不该被恶意对待。同样地,到了异乡打拼的人若有恃无恐,就怪不得当地人爱自己的家乡。我的故乡不巧是不被待见的上海。我不平白歧视他乡人,但绝不原谅对我们的家乡话有抵触情绪的人。很讽刺,全国各地的人都以与老乡用方言交流为荣,却见不得上海人讲上海话。


有人说《白鹿原》是中国的《百年孤独》,作为一个两部作品都看完且都很欣赏的读者,我认为这是一部中国的《千年孤独》:这是一个几千年的封建礼教与几十年的新观念互相冲击着推动时代的进程,虽然为了过审被迫被阉割,瘦死的骆驼终归还是比马大,远远好过那些肤浅IP剧。中国严肃文学中有很多可以被开发成好剧本,中国演艺界也不乏愿意做演员不愿意做明星的老实人。愿这样配置的剧多一点,再多一点。

原文发于个人公众号: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yMDE2Mjk4MA==&mid=2649462671&idx=1&sn=d1dc3863fb3b29e424904857b4e345ef&chksm=8fcf0944b8b8805214944a70b18b42abbf3d6580259a1d47d76fc735428a4091552247fc7039#rd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鹿原的更多剧评

推荐白鹿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