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未来并不乐观”

42级道士
文明的轨迹(Civilisation),是BBC电视史上的里程碑之作。由著名的文化名人克拉克爵士主持的这部纪录片自1969年首播以来,几乎成为艺术史类纪录片的圭臬之作。此后的Richard Miles、Simon Schama、Andrew Graham-Dixon继续将BBC纪录片的知性精神传承至今并发扬光大。

克拉克爵士单纯从艺术发展的角度阐述了他对文明的认识。尽管不全面,但十分深刻而且中肯。

克拉克爵士认为,单纯给文明定义不太容易,但可以从文明的对立面野蛮来认识文明。因为以历史学家们的普遍观点,任何以顺从、压制、迷信为基楚的社会,也就是野蛮社会都不能被称为文明。

这也颠覆了我们一贯认为秦长城、兵马俑,埃及金字塔这些古代文明的标志,都是统治者剥削劳动人民的产物和见证。但越来越多的考古研究证明,古代的工匠们更多地将这种劳动视为对神灵的奉献和谋生的手段。刚刚摆脱茹毛饮血的原始生活方式,能够从事这种大规模的集体劳动和创作,应该是令人向往的职业。如果将征服自然看作崇拜,筑长城、修金字塔跟今天的登月计划没什么两样。

不破不立,野蛮对文明也不全是破坏性的,所有伟大文明的早期都是以战场上的成功为基础。如果没有查理•马特打败摩尔人的...
显示全文
文明的轨迹(Civilisation),是BBC电视史上的里程碑之作。由著名的文化名人克拉克爵士主持的这部纪录片自1969年首播以来,几乎成为艺术史类纪录片的圭臬之作。此后的Richard Miles、Simon Schama、Andrew Graham-Dixon继续将BBC纪录片的知性精神传承至今并发扬光大。

克拉克爵士单纯从艺术发展的角度阐述了他对文明的认识。尽管不全面,但十分深刻而且中肯。

克拉克爵士认为,单纯给文明定义不太容易,但可以从文明的对立面野蛮来认识文明。因为以历史学家们的普遍观点,任何以顺从、压制、迷信为基楚的社会,也就是野蛮社会都不能被称为文明。

这也颠覆了我们一贯认为秦长城、兵马俑,埃及金字塔这些古代文明的标志,都是统治者剥削劳动人民的产物和见证。但越来越多的考古研究证明,古代的工匠们更多地将这种劳动视为对神灵的奉献和谋生的手段。刚刚摆脱茹毛饮血的原始生活方式,能够从事这种大规模的集体劳动和创作,应该是令人向往的职业。如果将征服自然看作崇拜,筑长城、修金字塔跟今天的登月计划没什么两样。

不破不立,野蛮对文明也不全是破坏性的,所有伟大文明的早期都是以战场上的成功为基础。如果没有查理•马特打败摩尔人的战争,如果没有查理曼大帝的南征北伐,就不会有西方文明的出现和统一欧洲的形成。当然,也是哥特人的战争毁灭了这一切。但周而复始,历史总是向前发展,文明也随之进化。

知性、神性、人性,是文明发展的三要素。

所谓“知性”,可以看作相对与自然秩序的人类本身所提供的“创意秩序”。它一方面体现为各种脑力和才智活动的结晶比如诗歌、哲学;另一方面体现为那些看得见的形式,比如建筑、绘画、音乐等乃至各种手工活动,都是人们知性的体现,它们给予混乱的自然现象赋予秩序。人类的“知性”就像美国诗人史蒂文斯诗中的“田纳西的坛子”,它可以使得粗鄙、凌乱的荒野变得清晰有序。

人类的“神性”,更多体现在对神权的信仰和敬畏。中世纪神权和王权之间的角力,正是欧洲文明得以延续的命脉,若任一方取得至高无上的优势,整个社会很可能变得像埃及或拜占庭文明那样死气沉沉。同时,神权还保障着教会的运转和教士阶层的独立。是教会这个民主机构,使拥有行政、外交才能和学富五车之士有了出人头地的机会,也是都会促进了教育的普及。教会成为抗衡王权的唯一力量和传播文明的重要推手。

“人性”更多地体现在物质生活和情感层面。文明的发展需要一定程度的物质繁荣,物质充裕才能确保文明的三大要素:空闲、行动和独立。在物质繁荣的基础上,人们才能追求更为崇高的事物,去探求物质以外的社会。但有限度的财富助益于文明,过度的富有反而会扼杀文明。掌握过多财富的阶层为了保护既得利益,就会利用财富而积累的权力打击创造,打击财富的重新分配。

对爱的追求是人的本能。古希腊罗马文明后,欧洲人新观念中,发展最快的就是爱情理念。尤以骑士文化为代表的宫廷爱情理念:一种全然臣服于某名遥不可及女性的状态,一种穷毕生精力取悦一名高高在上的女性,甚至万死不辞为她吃苦也心甘情愿的理念。对女性的尊重,两性的平衡,也使得文明的进步突飞猛进。男女平等的理念深深影响着文艺复兴以来的欧洲文学、艺术,也反映着欧洲的集体意识和集体无意识。

经过文艺复兴和人文主义运动,知性、神性、人性三者最终统一于“理性之光”。“理性之光”又推动了科学发展和技术进步。从此,科技成为文明的主宰,人类对机器的依赖与日俱增。就像发展到今天的人工智能,“机器已经不再是工具,反而开始为我们指引方向”。“机器带给人类的不只是美好的生活,在机器的推波助澜下,人类的破坏性发挥得淋漓尽致,释放出排山倒海的邪恶”。我们不得不承认,“文明的未来并不乐观”。

中世纪欧洲的最高学府索邦神学院只教授神学、医学与法学。因为他们认为,人活在世上,最重要的就是灵魂、身体和财产。灵魂交给神学家,身体交给医生,财产交给法学家。这也是欧洲几百年来和而不同、分而不乱的理念基础。

克拉克爵士在节目的最后,面对当年索邦大学那些年轻面孔,他语重心长地说,“我相信秩序比混乱好,创造比毁灭好。我喜欢温和,厌恶暴力,喜欢宽恕,厌恶报复。就整体而言,我觉得学识优于无知,心灵比意识形态有价值得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文明的轨迹的更多剧评

推荐文明的轨迹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