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未至 夏至未至 4.4分

夏至未至:还记得年少时的春梦吗?

沙发土豆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
在夏至日来到的这一天,终于可以鼓起成吨的勇气打开这部郭敬明原著的《夏至未至》。在这本关于青春的流水账里,情节已然记不住什么了,无非是谁和谁撕逼,谁和谁搞基,谁和谁相遇,谁和谁又分离之类的小情小爱。唯一记住的,倒是那些画着大浓妆、烫着波浪卷、穿着超短裙、盘好条子正的高中女生们,仿佛隔着屏幕都能让人嗅到夜总会里那种制服趴的味道,耳边不断响起“大哥再走一个呗”之类的靡靡之音,禁不住感叹“这波儿高中生发育的真好”,抑或“这高中生波儿发育的真好”。

除了聊以自慰的美少女之外,内容基本乏善可陈。沉缓龟速的节奏、时空错乱的叙事以及颜面神经失调的花样少年们,还经常会造成各种器官上的不适:或下腹部翻腾,体内浊气渐次下沉,急欲寻一处菊花绽放的畅快所在;或喉头渐紧,胃内容物延食道上行,想要强行撬开唇齿。每当这时,就像《武林外传》里的佟掌柜一直抱怨的那样,“饿错了,饿真滴错了,饿从一开始就不该打开它,饿不打开它,饿就不会真的做藕···”,着实给人一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挫败感。

生理上的不适容易让人陷入心理上的恐慌。作为一名80末的三旬老汉,人老多情,没有get到《夏至》的灵魂和郭敬明的初心,第...
显示全文
1
在夏至日来到的这一天,终于可以鼓起成吨的勇气打开这部郭敬明原著的《夏至未至》。在这本关于青春的流水账里,情节已然记不住什么了,无非是谁和谁撕逼,谁和谁搞基,谁和谁相遇,谁和谁又分离之类的小情小爱。唯一记住的,倒是那些画着大浓妆、烫着波浪卷、穿着超短裙、盘好条子正的高中女生们,仿佛隔着屏幕都能让人嗅到夜总会里那种制服趴的味道,耳边不断响起“大哥再走一个呗”之类的靡靡之音,禁不住感叹“这波儿高中生发育的真好”,抑或“这高中生波儿发育的真好”。

除了聊以自慰的美少女之外,内容基本乏善可陈。沉缓龟速的节奏、时空错乱的叙事以及颜面神经失调的花样少年们,还经常会造成各种器官上的不适:或下腹部翻腾,体内浊气渐次下沉,急欲寻一处菊花绽放的畅快所在;或喉头渐紧,胃内容物延食道上行,想要强行撬开唇齿。每当这时,就像《武林外传》里的佟掌柜一直抱怨的那样,“饿错了,饿真滴错了,饿从一开始就不该打开它,饿不打开它,饿就不会真的做藕···”,着实给人一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挫败感。

生理上的不适容易让人陷入心理上的恐慌。作为一名80末的三旬老汉,人老多情,没有get到《夏至》的灵魂和郭敬明的初心,第一反应已经不是拿起键盘喷人,而是反躬自省。这不是编创的错,责任在我,一定是我欣赏水平不够、知识积累不深、或者打开方式不对:以老司机之污力滔滔来度小清新之深情款款,自以为阅片甚众有码即无码,人却道那时花开春梦了无痕。这本来就不是为80后的老棺材瓤子们准备的怀旧盛宴,而是为低龄的少男少女们精心炮制的文化辣条。

辣条尽管没什么营养,却也无毒无害、无伤大雅。辣条与正餐尚且能共存,我们是否对郭敬明太过苛责?

2
从韩寒那句著名的“男女有别”开始,郭敬明仿佛就成了一个人尽可夫的上流小婊子,人人都可以居高临下地从他身上获得取悦感与满足感。通常被瓜民们调侃和戏谑的,除了他的身高,还有他那让悲伤逆流成河、45度角仰望天空的反物理定律式的言说方式、柔媚绵软的造作文风以及触怒公众逆鳞的拜金倾向。

其实仅就文字而言(抄袭的事暂且不论),从林岚到顾里再到立夏,郭一直在进行着一种李玉刚式的文学反串尝试,始终保持着坚定的女性立场和难得的女性视角,这让他可以雕琢出一颗玲珑剔透的少女心,与其笔下众多面貌相似的女主角在精神上能够糅合为一。也正是因应这种文字反串的需要,他得以形成自己独特的语言风格体系,成为一个追求形容词堆砌、沉溺于空间幻想、重感觉不重逻辑的“文科傻妞”式的青春文学作者。

这种风格自有其形式和结构上的美感。堆砌形容词可以营造气氛,关于社会阶层的空间想象可以实现初步代入,强化感觉和直观则让人完全沉浸。哲学上有所谓视野融合的概念。视野是人对意义和价值的预期,其中包含书写者的阐释预期与阅读者的译读预期两个部分。通过这种形式美,郭敬明与他的读者之间可以达成很高层次的默契,从而实现某种程度的视野融合。这是独属于他的文字魔法,也是他的作品能拥有一大票死忠拥趸的重要原因。我们当然可以不喜欢他的文风,但必须叹服于他的技艺。关于这种技艺的讨论边界大体应该限制在文青与文傻、严肃文艺与通俗文学的范畴之内。

灰姑娘的故事在他的笔下一再上演,终于也着落在他本人身上。从作家转型为企业家,从文字迁移到影像,从《小时代》到《爵迹》再到《夏至未至》,郭小四还想继续重复他所迷恋的文字魔法。只不过这次堆砌的不是形容词,而是LV、Gucci和Versace以及其他我们可能连名字都未曾听说过的各类名牌。这些牌子的鞋、包包、服装和化妆品,其实未必是三观不正的有意炫富,很大程度上是创作者的一种路径依赖。它们完全可以被释读成一个个华彩绚丽又毫无实际意义的形容词组,用来营造氛围的“得、地、的”。只不过这些具象的形容词太过晃眼,已经超越了他那些文字拥趸们以及这个社会绝大多数人的日常经验。

同时,豪车、名牌和别墅,也是他的作品里关于社会阶层的重要标签。在文字层面,这样的标签是进行空间想象和重构的重要道具,与其他的文字技巧共同形塑出一个一体化的场景空间。然而一旦付诸影像,这些东西缺乏文字里那种整体铺垫,一上来就赤裸裸地直给,很容易变成喧宾夺主、让人出戏的外在之物。《夏至》里类似“别给我们干部家庭丢脸”这样的雷人台词就属于强行提示阶层标签产生的笑话。

伽达默尔说,“所有的理解最终都是自我理解”。文本的意义既不单独存在于文本,也不单独存在于读者,而是存在于读者视野与文本视野的融合之中。在这部剧版的《夏至未至》里,观者的期待视野与他平行或者交错,就是没有融合,之前通过文字可以达成的默契在影像环境下失效了。一个技术娴熟的文字匠人变成了一个技艺粗糙的编剧和导演。

3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青春文学,一代人也有一代人的青春影像。灰姑娘总有到钟的时候,郭敬明却好像始终都有加钟的本事。年轻人就像疯长的韭菜,割完这一茬总有下一茬,好像让他承包了整片韭菜地。无论我们如何不情愿承认,《夏至未至》就是属于这个时代的青春文学。

《夏至》肯定不是青春本来的样貌。它已经把80后这一代人的青春记忆涂抹的面目全非、支离破碎。那时候的校服没有领带、没有短裙、不显身条,连体育课都经常被数学老师占用,剧里的那些艺术课、艺术节就更像发癔症和闲扯淡。那时的我们也没有那么的明媚清纯、志向远大,除了真正的学霸,大多数青春岁月的当局者们的理想肯定不是当科学家、艺术家,心心念念的反倒经常是女同学的裙下风光。

《夏至》却的确是青春憧憬的样子。肥硕的运动服里一样可以包裹躁动不安的身体和灵魂,但我们还是更喜欢精致的五官而不是正确的三观,更喜欢上提的短裙和散开的长发,更喜欢谈谈艺术、聊聊八卦、吹吹牛逼。我愿意给《夏至》一个勉强及格的评价,就因为它的虚饰、造作、浮夸以及莫名其妙,就像我们当年某个莫名其妙的未完的春梦。你还记得年少时的那个尴尬又惊惶、若有所得又怅然若失、避之不及又趋之若鹜的春梦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夏至未至的更多剧评

推荐夏至未至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