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子建夜闯司马门,为何成为压死希望的最后一根稻草?

元气少女
昨天晚上更新的两集,看的是令人心情沉重,故今天的推送,可能不那么轻松~·
       事情本身很简单:曹植夜归邺城,入宫见曹操,由于之前曹丕接风,吃了酒,酒醉未醒。硬闯司马门,纵马驰道,被曹操下狱。
       

       

       

       史籍载:“ 植尝乘车行驰道中,开司马门出。 太祖大怒...
显示全文
昨天晚上更新的两集,看的是令人心情沉重,故今天的推送,可能不那么轻松~·
       事情本身很简单:曹植夜归邺城,入宫见曹操,由于之前曹丕接风,吃了酒,酒醉未醒。硬闯司马门,纵马驰道,被曹操下狱。
       

       

       

       史籍载:“ 植尝乘车行驰道中,开司马门出。 太祖大怒,公车令坐死。”——《三国志·魏志·陈思王植传》
        司马门,剧中解释,只有天子和奉天子诏书之人方可进入,违者死罪。那么咱们第一个重点,就来讲讲这司马门。
       


      咱们先说驰道,驰道是什么呢?
        《史记•秦始皇本纪》应劭曰:“驰道,天子道也,道若今之中道然。”又曰:“谓于驰道外筑墙,天子于中行,外人不见。”
        可知“驰道”为天子所行之道,天子行幸地方,亦有驰道。
      

        那走驰道有多大的罪过呢?
        《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平州”条:“元狩五年,侯昧坐行驰道中更呵驰去罪,国除。”
        《汉书•江充传》:“充出,逢馆陶长公主行驰道中。充呵问之,公主曰:‘有太后诏。’充曰:‘独公主得行,车骑皆不得。’尽劾没入官。”如淳曰:“令乙,骑乘车马行驰道中,已论者,没入车马被具。”
      

       

      除了天子,太子亦不得行驰道,平州侯为高祖功臣,因行驰道招致除国的后果,可见处罚严重。馆陶长公主有太后令,则收其车马,其实为不赞同之意。
       

      所以曹植乘车行驰道,是为大不敬之举。
       那么司马门呢?
        据《史记·项羽本纪》:“章邯恐,使长史欣请事。至咸阳 ,留司马门三日, 赵高不见,有不信之心。” 裴駰集解:“凡言司马门者,宫垣之内,兵卫所在,四面皆有司马,主武事。总言之,外门为司马门也。”
        《汉书•元帝纪》师古曰:“司马门者,宫之外门也。卫尉有八屯,卫候司马主卫士徼巡宿卫。每面各二司马,故谓宫之外门为司马门。”
        可见司马门为天子宫外门,有兵士守卫,其官长曰“司马”,故称“司马门”,共有八司马,每面二人。
       

     (关于曹植闯的到底是哪里的“司马门”学界未有定论,故放洛阳地图以示例而已)

        曹操此时为魏王,曹植见曹操应该入魏王府,但闯的也叫司马门,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诸侯王的宫门,也是叫司马门的。
        

       《后汉书•赵孝王良传》:“又白衣出司马门,坐削中丘县。”《注》:“王宫门有兵卫,亦为司马门。”
        可见,天子宫与诸侯王宫都是有司马门的,而无论曹植闯的是哪一个,都是重罪一条。
      《汉书•外戚恩泽侯表》载
高平宪侯魏相“甘露元年,坐酎宗庙骑至司马门,不敬,削爵一级为关内侯。”
博阳定侯丙吉“甘露元年,坐酎宗庙骑至司马门,不敬,夺爵一级为关内侯。”

        连骑至司马门都是不敬,更何况纵马奔驰呢。
        事 件 影 响:
        在曹植夜闯司马门后,曹操下达了《曹植私开司马门下令》,这时的曹操对曹植开始了“异目”。而后曹操又下达了《又下诸侯长史令》,通达了关于司马门事件的后续影响。而最后的最后,曹操终于下达了《立太子令》,点破了要立曹丕为太子的铺垫和决心。
       

      《曹植私开司马门下令》:
始者谓子建,儿中最可定大事。自临淄侯植私出,开司马门至金门,令吾异目视此儿矣
      《又下诸侯长史令》:
诸侯长史及帐下吏,知吾出,辄将诸侯行意否?从子建私开司马门来,吾都不复信诸侯也。恐吾适出,便复私出,故摄将行,不可恒使吾【以】(尔)谁为心腹也!
      《立太子令》:
告子文:汝等悉为侯,而子桓独不封,而为五官中郎将,此是太子可知矣。
         剧中,曹操将司马懿大哥司马朗下狱,是为了加剧司马家的冲突。而实际与曹植同乘之人,许是曹植最亲近的杨修。夜闯司马门之事,大约发生在曹彰出征归来,曹操为他的黄须儿设宴接风之后,当得知曹彰与曹丕交好联合,失意的曹植大概也明白自己与世子之位渐行渐远了,于是在席间醉饮,借酒浇愁。而酒醉之后的曹植与杨修,夜闯了司马门,被曹操拿问,直接导致杨修杨德祖身死而曹植名败,最后彻底与世子职位无缘。
       

      司马门一事,历史上不鲜见。相信文采如曹植一定是熟知的,也相信如果是在清醒时,曹植也不会做出如此举动。酒席宴上,觥筹交错,杯光烛影之间,曹植大概是彻底的失望与放弃,造就了最后的放纵。本就不是政治家的他,在曹丕面前是如此稚嫩,文人情怀发作是无法克制的。曹丕先是夺了甄宓,后又赢了储位,美人江山,曹植一个都没能得到,此间种种心酸,许是天下多情人皆能体味的。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礼乐嘉谟】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