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明显国籍色彩的民族在地球之生存现状 --- 《只爱陌生人》

电影爱好者
这是一部反映吉普赛,这个特殊民族的生存现状的影片。

作为现代仅存的城市游牧民族,吉普赛人一直以来都是游离在所有的民族之外的。当他们流浪到了蒙古,会被蒙古人当成少数民族;流浪到印度,会被旁遮普人当成少数民族;流浪到了中东,会被阿拉伯人当成了少数民族;到了西欧,就更不可能被接纳进由深具优越感的白种人组成的主流社会。他们到哪儿都是少数民族,没有自己的国土,时刻都在夹缝中求生存。他们面临了一次次的生存危机,被其他的民族一次次排挤、打压。他们在其他人眼中是最低等、肮脏、堕落和下流的族群。他们的女人可以被他族男人任意糟蹋,他们的小偷可以被捉住后不问青红皂白的往死里打 ... 总之,这是个似乎不该生存在这个星球上的民族,他们只有从一处被赶到另一处的命运。现时的生存,也完全是仰息他族的宽容而得来的暂时的苟且偷生。

Tony Gatlif 是个有着吉普赛血统的导演 。作为一个从血缘上离这个民族最接近的电影导演,他没像其他同行一样简简单单将一个个人物模版套在了演员身上。如手拿着水晶球的女巫、妖治的肚皮舞女郎、贼眉鼠眼的小偷 ... 相比较而言,在所有出现了吉普赛人的影片中, Tony Gatlif 的影片最客观的展示了这个民...
显示全文
这是一部反映吉普赛,这个特殊民族的生存现状的影片。

作为现代仅存的城市游牧民族,吉普赛人一直以来都是游离在所有的民族之外的。当他们流浪到了蒙古,会被蒙古人当成少数民族;流浪到印度,会被旁遮普人当成少数民族;流浪到了中东,会被阿拉伯人当成了少数民族;到了西欧,就更不可能被接纳进由深具优越感的白种人组成的主流社会。他们到哪儿都是少数民族,没有自己的国土,时刻都在夹缝中求生存。他们面临了一次次的生存危机,被其他的民族一次次排挤、打压。他们在其他人眼中是最低等、肮脏、堕落和下流的族群。他们的女人可以被他族男人任意糟蹋,他们的小偷可以被捉住后不问青红皂白的往死里打 ... 总之,这是个似乎不该生存在这个星球上的民族,他们只有从一处被赶到另一处的命运。现时的生存,也完全是仰息他族的宽容而得来的暂时的苟且偷生。

Tony Gatlif 是个有着吉普赛血统的导演 。作为一个从血缘上离这个民族最接近的电影导演,他没像其他同行一样简简单单将一个个人物模版套在了演员身上。如手拿着水晶球的女巫、妖治的肚皮舞女郎、贼眉鼠眼的小偷 ... 相比较而言,在所有出现了吉普赛人的影片中, Tony Gatlif 的影片最客观的展示了这个民族的生存现状。身为吉普赛人后裔,他知道该以怎样的角度去看待这个民族而不失偏跛;该以怎样的态度才能表达出这个族群中的人的真实心态;镜头里每个人的喜怒哀乐融进了了他的喜怒哀乐;一个吉普赛人死了,他的心也像被刀割了一样。影片中出现了一次婚礼,一次半的葬礼和一场集体谋杀。片中有人幸福的结成了一对,有人私底下欢愉偷情,有人捧着一瓶劣酒独自落泪,也有人为泄愤而不惜挑战统治者的权威,还有人被他族的暴民当众烧杀 ...

Stephane 这个陌生人在这群吉普赛村民看来是个外来者。因为他的到来,村里前所未有的炸开了锅,到处鸡飞狗跳。人们一开始在讨论是否要将他逐出村庄,但最后还是在 Izidor 的力挺下使他留了下来。在寻找那个歌手 Paun Milan 的过程中, Stephane 逐渐对这个民族产生了真切地认识。 Izidor 帮他缝好了他那双已是开口笑的球鞋,而他则帮 Izidor 制作了一个简易的留声机使他听到了自己过世的老父留下的唱片。在火辣的 Sabina 的帮助下他到处寻访吉普赛民间艺人,并录下他们的歌声。他和 Izidor 参加吉普赛人的传统婚礼,开车栽着 Sabina 去酒吧狂欢和摔碟子。随着同这个民族的接近,他开始质疑起自己当初来此的目的。

当 Izidor 的儿子被外族暴民合伙烧杀并焚烧了整个村庄后,他和 Sabina 开车去向 Izidor 报信。当他看到老迈的 Izidor 拉着小提琴;怀揣处女证明的肚皮舞女郎在外族人的餐桌上跳舞娱兴时,餐桌旁的一群人正娱意甚浓的附和着鼓掌。一刹那间,他似乎明白了自己当初来此的目的。那就是:他其实也和那些外族人一样将吉普赛人当成了一群只有演艺价值的稀有人群,仅此而已罢了。

当初驱使他来到这个村庄的动力就是那盘凝聚着独特歌舞文化的磁带,他是被那首如泣如诉的歌声打动后才来的。而这一切正是他父亲生前的某次无意巧拾才促成了此行。 Izidor 的小提琴和妖治女郎的肚皮舞尽管能使外族人如痴如醉,但这些听众只限于观赏,完了后再赏两个小钱。表演者的人格和地位并未因此有些许的提高。表演完后,还是哪里来回哪里去。难怪 Izidor 在为这些富人表演时总是面无表情的。 Stephane 明白了那首 Paun Milan 的歌的含义,实际上那首民谣正是这个民族在内心上的一个集体缩影。通过这首人声,能异常真切的感受这个民族深烙在骨子里的悲伤,然后再通过自己的亲身见闻体会到了为何悲伤。

影片最后以 Stephane 毁掉了所有录有民间艺人唱声的磁带结束。他模仿在 Paun Milan 葬礼上学到的仪式将这些粉身碎骨的磁带埋在了一处,用土堆起了一坨坟茔,然后在坟上浇上了烈酒。他在坟旁的独舞可以被理解为对促使自己当初录下这些声音时的不纯动机而作的忏悔,以及对这个民族的今后命运所作的祈祷。

影片的镜头有些纪实感,在很多场景中都有很新颖的表现手法,尤其是在开头。因绝大部分都是非职业演员(包括扮演 Izidor 和 Sabina 的两个演员)。通过这些群众演员的参与,观众能很容易的感受到一个民族的真实气质:随遇而安、自然主义、不擅乔饰、以及喜怒哀乐时的那种真切流露。相信这些都能使你认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有血有肉的人物。 Tony Gatlif 凭借此片获得了97年的 Silver Bear at LOCARNO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奖项。

本片的音乐使用了大量的吉普赛民间乐曲,从悲伤感怀的一直到欢快活泼的。但令人印象最深的还是 Stephane 磁带中的那首人声。
1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只爱陌生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只爱陌生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