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终极意义是……

ZoeVI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深夜食堂》和我想的一样

昨天看《深夜食堂》,今天又看了一遍,播放结束,耳边没有了煎煮食物和推拉门的声音,一时间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影片被三道料理分成了三个部分,一道料理讲述一个故事。整部影片的故事过渡流畅自然,人物情节精美交织,光影声乐小心勾嵌,分分秒秒都恰到好处。三个故事有三个高潮迭起,影片由浅入深的脉络,顺着故事浓度提高了意境,好比是三级阶梯,把电影的表现力一步步抬升到顶。虽然如此,仍然不好评价三个故事中哪一个更了不起,因为故事就是故事,有人就有故事。

(一) 料理

那不勒斯意面:谎言与金钱
玉子是一个房地产老板的情妇,很不幸,房地产老板心脏病发过世了,没让她参加葬礼,也没在遗嘱上提到玉子。她很沮丧却又无可奈何地在深夜食堂喝酒抱怨,老板大叔给她端上一盘阿不勒斯意面。
后来玉子和阿初短暂的爱情也因这样一盘面条而起。“小时候很穷,一盘意大利面已经是美味了”,玉子的身世和拜金由此得知端由;阿初帮玉子抹掉嘴角的番茄酱,稍作迟疑却又很干脆地放进自己嘴里吃掉,单纯的阿初大概觉得自己配得上玉子的背景和落魄。
阿初是一个螺丝钉厂的营销员,喜欢做模型。他和玉子发...
显示全文
——《深夜食堂》和我想的一样

昨天看《深夜食堂》,今天又看了一遍,播放结束,耳边没有了煎煮食物和推拉门的声音,一时间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影片被三道料理分成了三个部分,一道料理讲述一个故事。整部影片的故事过渡流畅自然,人物情节精美交织,光影声乐小心勾嵌,分分秒秒都恰到好处。三个故事有三个高潮迭起,影片由浅入深的脉络,顺着故事浓度提高了意境,好比是三级阶梯,把电影的表现力一步步抬升到顶。虽然如此,仍然不好评价三个故事中哪一个更了不起,因为故事就是故事,有人就有故事。

(一) 料理

那不勒斯意面:谎言与金钱
玉子是一个房地产老板的情妇,很不幸,房地产老板心脏病发过世了,没让她参加葬礼,也没在遗嘱上提到玉子。她很沮丧却又无可奈何地在深夜食堂喝酒抱怨,老板大叔给她端上一盘阿不勒斯意面。
后来玉子和阿初短暂的爱情也因这样一盘面条而起。“小时候很穷,一盘意大利面已经是美味了”,玉子的身世和拜金由此得知端由;阿初帮玉子抹掉嘴角的番茄酱,稍作迟疑却又很干脆地放进自己嘴里吃掉,单纯的阿初大概觉得自己配得上玉子的背景和落魄。
阿初是一个螺丝钉厂的营销员,喜欢做模型。他和玉子发展得很快,或许太快了点。房地产老板的遗嘱被正房篡改,事发后玉子得到了一笔不小的遗产,她立即毫不客气地甩掉阿初。站在玉子的角度,她特地破费买了一瓶香槟与阿初和平分手,让阿初看着刚刚完成的宫殿模型从高处坠落,似乎都是在给阿初上一节关于选择的哲学课——你只能选一样最想要的。
几乎所有人都鄙视玉子的拜金和绝情,同情阿初的遭遇,但影片给了一小段情节,来平衡玉子的玩弄和阿初的被玩弄。在阿初的房间里,当玉子说明分手的来意,阿初仍表现出对玉子身体的贪恋,希望能最后一次肌肤之亲。没有被分手的痛苦击倒,却被欲火指使着站起身来,试问这里谁是真爱呢?
“深夜食堂”给了玉子最大的包容。当玉子感受到食客们的嫌恶起身离开时,老板对玉子说:“有机会再来这里吃那不勒斯意面吧。”出门后在巷子里闲荡,玉子仍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仅仅拐了一个弯,玉子在一个理发店老板身后站住了,今天是他应该还钱的日子。玉子不等理发店老板把钱装信封,愉快地接过来数了数,一如既往毫不遮掩自己对金钱的喜爱,也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她刚把钱放进包里,理发店老板又面露难色地开口借钱,最后一个特写给了玉子,是她爽朗而纯净的笑容,她说:“要多少?”
那不勒斯意面的故事在活泼的尤克里里配乐声中走向结尾,一杯冲泡开的盐渍樱花让整个画面显得干净而透亮。干瘪的樱花吸收了足够的水分,从杯子底部浮起来,它在水中重新绽放了。像原来一样美。

山药泥拌饭:孤儿的家人
作为铺垫,老板大叔买菜时突然发现拿萝卜的右手旧疾发作,接下来的几天他陆续把鸡蛋和碗打坏,他的料理店要么是开不下去,要么就是需要新人报到了。
美智留是个乡下人,她与深夜食堂的交集是从吃霸王餐开始的,也是直到霸王餐情节,我们才知道她总是大口大口喝水、很夸张地吞咽冰块并不是因为渴,而是因为饿。后来她前来向老板大叔道歉,大概也是盘算着找一份工作,但就算是有心计成分在里边,看到后面也不会觉得美智留可耻了。
美智留质朴、善良、坚强,贫穷和欺骗并没有曲折她的意志。某一天的营业时间,店里进来一位陌生面孔,从他和美智留的对话中我们知道他叫长谷川,也知道了美智留最开始为什么会身无分文地在东京流窜。原来他们是在老家亲不知的一间居酒屋认识,长谷川用虚伪的情感和事业许诺,让在居酒屋打工的美智留背弃外婆,和他一起来到东京,随后长谷川窃取了美智留的存款并消失不见,才有了故事刚开始美智留偷吃偷住的情景。
故事发展的尾声,老板大叔的右手被一位医生食客治好了,按照约定美智留也该离开了。美智留的表情不由得让人想起在老板大叔收留美智留的第一天,美智留接过工钱和钥匙,礼貌地等待老板大叔离开后,她急切而又小心地踩着楼梯走上二楼的情景。在这个只有几平米的小阁楼里,她把被褥铺开,无所顾忌地往后一倒,当脊背踏踏实实贴上被褥的一瞬,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究竟有多长时间没能如此放松地休息了,想起来真叫人心疼呀。还有这里配乐的进入,没有比这更绝妙的了,紧挨着美智留呼出来的那口气,柔美的女声与美智留的胸口一同升起,新生活从这一刻开始了。
影片耐心地叙述了美智留接下来的一连串动作,她脱掉围裙和白上衣,欠身注视了一阵桌上供着的骨灰罐,然后走到窗边,只看了一眼便关上窗户拉紧窗帘,坐下打开电风扇。这个简陋质朴的小阁楼,这股清冽的专属于她的风,让身在他乡的美智留,第一次感到自在。她从包里取出一部大概只可以看看照片的手机,翻出自己和外婆那一张,“对不起,外婆”,说完便趴在枕头上沉沉地睡着了。
话说回来,所以当她看到老板大叔用右手有力地剁着菜板上的肉时,她心里是有多舍不得离开这个狭小却温暖的安身之所。特地买来挂在窗前的风铃,就是美智留希望能永远在这儿住下去的祈祷。然而尽管美智留对离开后的生活做不出任何打算,她也只说一句“总会有办法的”。
美智留的真诚、努力、坚强,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她与老板大叔没有私情,博得了暗恋大叔很多年的“鬼灯”餐厅老板娘同情(欣赏),她邀请美智留到她的饭点去工作,由此美智留总算是在东京站稳脚跟了。
故事是这样结尾的:美智留正在厨房调制汤料,“鬼灯”老板娘派头十足地品鉴完毕,一改严肃马脸,微笑着递给美智留张卡片,是老板大叔寄来的,卡片上写着:“听说美智留很努力,我很高兴,你要认真工作,别给老板娘添麻烦。不必担心我,你要注意身体。”在这里,美智留再没能忍住眼中的泪水,因为只有家人,才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咖喱饭:拯救自己
明美志愿帮助海啸灾区的灾民重建信心和家园,却因自己的温柔和爱心,被刚刚在海啸中失去妻子的谦三君突袭求婚。明美躲回东京,谦三也追到东京,纱绫是二人之间的联络人。谦三以饮酒、打电玩、找明美度日,从他的言谈举止中,可以推测谦三家境比较好,至少不用为钱发愁,他也很像从小在富裕环境中成长起来的独生子,一切以自己为中心,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太顾及别人的感受。
当明美终于面见谦三并表明态度之后,谦三在当晚酗酒闹事,被酒吧小混混狠狠教训,片警把他带到岗亭算是救他一命,最后由老板大叔带回店里。谦三一副丧家之犬的模样,老板大叔什么都没说,安静地在厨房为谦三做料理。谦三闻出是咖喱的味道,老板回答说:“我家的咖喱饭对治疗醉酒很有效。”其实不是咖喱解酒,而是明美在灾区做志愿者的时候,特地向老板学习了咖喱饭的制作方法,“有一个人,津津有味地吃着我做的咖喱饭”,明美说的就是谦三。
这碗咖喱饭算是故事的转折,谦三从这里开始,没有再消沉于明美的拒绝,但也没有继续纠缠明美,他只是在这碗咖喱饭的温暖中,逐渐聚集起面对痛苦的勇气。当谦三某晚借酒发泄,粗暴地拿掉(无名的骨灰罐)盖子向逝者道歉时,大家才看到原来骨灰罐里混装着不知哪里的泥土,而这一幕就像一个祭坛,连动着谦三无缝衔接地道出了或许自己也从来不知道的心声——告别忧伤,走向新生,重新找到一个人成为她的依靠,即使这样,根本不能算是幸福。
谦三看到了自己,他才真正跨过了那一步。明美原谅了自己,也才能在向谦三道别时与他约定:“等我做的更好时,希望你能尝尝”。
明美也向老板大叔吐露心声,她曾与公司上级有不正当关系,后来被甩了,明美为了逃避令人悔恨的过往,选择加入志愿者行列,“只要离开东京,去哪里都行”,正如明美自己所说:“为了让自己振作起来,我利用他们的感情在逃避”。没有错,明美喝醉酒主动找到谦三对他说的一席话,不就是她在拯救自己的道路上也与谦三一样自私的证据吗?她说:“就保持志愿者和受灾者的身份多好”。
所以当谦三在深夜食堂道出幸福的真义时,门外的明美也痛哭不已。


(二) 主角

老板
深夜食堂是一间以关怀为名的温暖驿站,它为夜晚还不能停歇的人,提供无声的、沁人心脾的慰问。三道料理引出三个故事,抑或反过来,三个故事著名了三道料理。除此之外,还有几个故事之外的角色,贯穿始终,他们作为看客、评论员、推手,以经纬线的形式将三个故事巧妙地编织起来。
老板大叔是本剧的一号男主角,当然也是第一号经纬线。首先,不得不说老板大叔左脸上那条不能被无视的疤痕,它从额头弧跨左眼一直延伸到鼻翼的左边,尽管剧情对老板大叔的过往没有任何交代,但我们也能从这道疤痕和风韵犹存的饭点老板娘对其情有独钟,略窥老板大叔应该也有过轰轰烈烈的青春。
也许,与很多其他人一样,非得经历过激情燃烧的岁月,方知人生不必渲染,已然灿烂。正是看透了生命的模样,才能消磨躁动,用沉潜的岁月去调制每一道料理,让味道去宽慰深夜还不能停歇的灵魂。
老板大叔言语很少,笑容可亲而和蔼,这是一间“不会多管闲事”的食堂,老板大叔也从未用言语直白地评价或建议任何人,他只是为进店的人,认真地调制适合他的料理,而往往转变就在其中。这让我想起一个道理,怎样让一棵倭萎的树长出新绿呢?滋养它的土壤,耐心等待。

无名骨灰罐
在深夜食堂首先出现的几个角色都是受世人鄙薄的职业,剧场演员、人妖、黑社会,他们奠定了这部电影的底线和基调。说是底线,其实只是底线的代表,所有人只有一个统称:小人物。而基调呢,从黑老大帮助人妖小寿寿摆平闹事者且伤了小手指却不收取任何酬劳这件事上,对于平民之间相互体谅、关怀、帮助的基调已经确凿无疑。
就在这一幕中,电影的另一位主角登场——无名骨灰罐。这个被人故意遗落的骨灰罐,无名无姓,他以被人抛弃的死者的身份,出现在深夜食堂,并成为除老板大叔以外唯一一个贯穿始终,在每个故事中都出现的角色。戏份如此之重,是因为死亡的分量不轻,我想导演是想告诉我们,人生不应该把死亡摈弃在外。无关鬼魂或轮回,亡者从来亦以另一种姿态存活后世,那是他在有生之时叙写的故事,和遗留于他人之心的情感。
当死亡凌驾于情仇之间,全部付诸泪水而一炬,如此方好。骨灰罐的主人在万圣夜良心发现,她回到深夜食堂向老板致歉并请求取回前夫的骨灰罐,这位死者的神秘故事在电影最后终于揭开。原来他是一个为了新欢抛妻弃子的“没出息男人”,后来又被情人甩了居无定所,中年早逝。这个终其一生都庸碌至极的男人,在生之年大概从未被人尊敬过,除了高二时参加甲子园比赛(注:甲子园是日本高中棒球联赛的俗称)的成绩。这位前来取骨灰的妇人说,甲子园是他一生的珍宝,临死时留给公寓管理员的遗嘱就是希望能和甲子园的土安葬在一起。虽然我们从未听他这样说,但我相信他还是把希望和悔憾留在了生命的终点。
老板大叔先是把骨灰罐作为遗失物送交警局,没过多久又特地从警局仓储给领了回来,老板大叔说: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他每天工作前都给骨灰罐上香,然后镜头会给骨灰罐和香柱一个长长的特写。那黑白静物和一缕白烟、一个光点,画面美得令人窒息,令人想不起对游魂的恐惧。我也就真的忘记了他的不详之气,发现了生命的有或无,都需要休息。
这个骨灰罐作为身在另一个世界的二号男主角,在接受老板供奉和食客捐钱超度的恩惠同时,也不韪电影宏旨,担当了一把助人为乐的正能量角色。在“咖喱饭”这个故事中,谦三本就因爱妻之死对死亡心怀怨恨,骨灰罐的出现引发谦三的不恭敬言行,才有他粗暴地打开盖子道歉,让所有人看到里边竟然装着土的剧情发展,也由这一幕牵动谦三失去妻子,甚至找不到妻子尸首或者任何一样与妻子有关的东西(海啸卷走了一切)而一直郁积于心的巨大痛苦,谦三痛哭着说话,也在痛哭中看见,由此觉醒。


(三) 平凡的人做温暖的事

整部电影在忙碌而平常的街景中启幕,铃木常吉自弹自唱的「思ひで」正如一颗坠入水中的石子,把这份淡然荡漾得明明白白。这是讲述小人物的电影,讲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平凡故事。
《深夜食堂》里的每个角色都有饱满鲜明的特点。气质优雅的饭店老板娘,严苛却又不失多情,暗恋老板大叔,又对撩拨的分寸拿捏得当;忠先生出境也不少,总会在第一时间给人道义上的安慰,他爱憎分明,散发着老人家那可爱的固执;甲乙丙三女永远一起出现,她们快人快语,常为电影对白打造诙谐的和声效果;还有那位有爱心有文采的片警,他特立独行,神出鬼没,给剧情的衔接打上另类却毫无违和感的钉扣,无声无息地帮助了很多人。等等。
电影里的人物都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了,故事也是如此。正是透过平凡的人物和故事,导演把每个让人喜欢或不喜欢的、身边一抓一大把的角色,用深夜食堂反转夜晚的温度,融化开了给你看。俗语说平凡中也有不平凡,评判的标准是旁观者的心。每个人都是自己生命的参与者,他人生命的旁观者,但也别忘了做自己的旁观者,做他人的参与者。原来生命不易,生活更不易,若有一盏灯,就和他人分享光明;若有一间“深夜食堂”,就为来这儿小憩的人,用心做食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深夜食堂电影版的更多影评

推荐深夜食堂电影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