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有嘻哈》总编剧岑俊义|freestyle红了?下一个可能是punchline

捕娱记

显示全文

文|吾静(珞思影视研究组) 从上周末起,freestyle火的不得了。 6月24日,被称为“国内首档Hip-Hop 文化推广节目”的《中国有嘻哈》播出第一期。集结了车澈、岑俊义、宫鹏、刘洲等业内金牌制作团队护航,在5月份举行的节目发布会上,爱奇艺高级副总裁、同时也是《中国有嘻哈》总制片人的陈伟曾极富信心表示:节目“不会失败”。 新品亮相,尽管有网友调侃海选现场“有一百双椰子鞋,两百个脏辫,三百个戴帽子,四百个有花臂”,却不妨碍它创造“上线四小时播放量破亿”的优异表现。几天来,朋友圈里满屏都是吴亦凡的freestyle。无论口碑是褒是贬,你无法否认的是——节目开局就红了。 一个原本小众的音乐形态,如何撬动了如此强大的网络热度?在网络选秀大战中姗姗来迟的《中国有嘻哈》,制造出了最为非凡的动静。 不管你平时听不听嘻哈音乐,知不知道新街口、万妮达、满舒克、红花会、Lu1这些分不清是人名还是地名的称谓,以freestyle爆红为契机,《中国有嘻哈》确实开启了一轮关于嘻哈音乐的大众科普。 借此时机,捕娱记专访了《中国有嘻哈》节目总编剧岑俊义。从真人秀编剧角度,针对群嘲、抄袭、freestyle等争议话题,以及这档节目的创新突破层面,他予以了一一解答。 遭遇嘻哈圈群嘲的diss“所有反馈、争议照单全收,没有不服气的” 嘻哈是否已经到了准备主流到“爆炸”的阶段,很多人还存在质疑。但仅仅播出一期的《中国有嘻哈》所掀起的讨论声浪,已达到了一波令很多人始料未及的热度。知乎、豆瓣、微博、网易云音乐、QQ音乐、虾米音乐等社交平台上,有关这档节目引发的争论张力持续发酵。 文艺作品的神奇之处在于它可以迅速地发育。在不考虑是否满足嘻哈音乐人专业认可的情况下,我们必须承认,就播出的第一期节目来看,《中国有嘻哈》达到了市场头部玩家争夺用户时间的目的。 以知乎为例,以“中国有嘻哈”为主题的讨论贴,至少有三篇主题帖的回答数超过100人,这个数量,在同期的选秀网综节目里,遥遥领先。现在你在网易云音乐搜索“嘻哈”二字,会出来一批diss节目的原创作品,已形成自己的小生态。 有关制作人专业水准的质疑、淘汰标准的不清晰,以及与韩国嘻哈音乐节目《Show me the money》的场景“撞款”等种种争议,岑俊义表示:一切反馈,不论赞扬或批评,他照单全收。 换一个角度来说,自黑和自嘲,本身便是嘻哈文化的一种精神。吴亦凡本人于昨天又发表了一段freestyle,表面看来,他没有介意被群嘲。节目亦没有情绪反抗,这件事本身来看,显示了一种有趣又包容的文化姿态。 未来,嘻哈是否能走上主流,或者说需要多久能走上主流还不好说。但可以预见的是,《中国有嘻哈》带来的更多观点与争论,比较清晰地指出了嘻哈类节目由吸引分众到辐射大众的一条内容创作路径。 捕娱记:作为总编剧,第一期上线后收到了哪些反馈,目前涌现的争议里面,哪些照单全收,哪些是不太服气的? 岑俊义:豆瓣、知乎、微博、贴吧、朋友圈里面的讨论都有看到,我收到的信息和大家差不多吧,只是有比例问题,有赞扬的,有批评的,有专注于嘻哈音乐的粉丝,认为节目的评判标准不够清晰。 我没有不服气的,照单全收。因为互联网节目有一个非常大的特性,网络上出现了很多很多的卡段,每个人接收到的信息不一样,对节目的理解也不一样。有人可能光凭这期节目来评价,有人可能了解了项目的所有过程再来评价;有人可能看过一些卡段,就来评价节目;有人看过卡段又看过正片……我觉得所有关注到这个节目的人,了解的信息途径以及信息量都是不一样的,所以给出的意见会不一样,所以原则上我是照单全收。当然,我会根据自己的经验再过滤。 捕娱记:第一期节目让人印象深刻的面具男,是编剧的设计吗? 岑俊义:这个还真不是我们设计的。当时我们都觉得太硬了,其实我们不想让他戴面具,也想公布他的真实身份。我们认为即使他不戴面具,真正大众能认出来的人应该不多,但是他本人非常坚持要戴面具。 捕娱记:freestyle这个点是录制的时候就意识到它会成为爆款,再有意通过后期来突出的吗? 岑俊义:在现场录制的时候,我们没有意识到。因为当时整个编剧组撒出去,工作量很大,信息量也很大,这只是其中一个点,当时还有更大的一些点。但是在后期的时候发现,这个点更有趣,所以把它放大了,而舍弃了其他的一些点。 其实真人秀的一大特征就在于,编剧的信息量非常大,尤其在录制过程中。我们都要在后期进行选择和筛选,可能我在前期有100个点,但后期我只放出两到三个点,因为即使给出100个点,可能大家都不会注意到。第二期节目我们也会有两到三个点。 捕娱记:都说节目copy了《Show me the money》……? 岑俊义:《Show me the money》是韩国非常好的一个嘻哈的推广节目,所以也是我们关注和学习的对象。但是希望能更多注意到我们和它的不同,你会发现有很多不一样。不要因为只看到一个点,就说一样,快男也有唱歌,好声音也有唱歌,那你能说快男copy了好声音,或者好声音copy了快男吗?都是很难界定的。 嘻哈音乐真人秀的呈现之难“freestyle红了,下一个可能是punchline” “Hip-Hop早前虽然是穷人玩的音乐,但是现在不一样,欧美排行榜上大部分都是Hip-Hop,反观我们华语音乐大部分还是主流的情歌,要死不死的,很无聊。”2015年12月,在启动华语乐坛少见的Hip-Hop演唱会上,张震岳曾如此对媒体表态。用词犀利,却也道出了当时华语嘻哈音乐蓄势的艰难。 张震岳、Hotdog及顽童MJ116共组说唱组合 2015年,出生于上海、14岁随父母定居美国洛杉矶的Lu1横空出世,发行首张专辑《男孩》后,在全国七座城市铺开的巡演已场场爆满。2016年初,嘻哈厂牌精气神十周年北京专场演出,摇滚教父崔健前去捧场。2016年4月,乐视音乐把美国号称最潮的嘻哈厂牌Stones Throw请到北京办了专场,这场演出还吸引了窦靖童。2016年9月4日,出道已经十年的新街口组合,在北京乐视体育生态中心举办了专场演唱会,最近两年,新街口组合举办了17个城市的巡演…… 过去的这几年,嘻哈文化渐兴。一方面,关于嘻哈的演出越来越多,除了演唱会和巡演,一些音乐人也相继登上音乐节的舞台,“嘻哈只差一个爆点”被无数业内人士提及。另一方面,虽不乏有知名度的嘻哈音乐人,但这一类型的音乐作品还未完全敲开主流的大门,大众说起嘻哈音乐,可能还是周杰伦、潘玮柏和眼下当红的吴亦凡等流行娱乐的代表。 这个当口下,由爱奇艺纯网自制,号称中国首档大型Hip-Hop文化推广节目的《中国有嘻哈》,裹挟着“必将秒杀今年夏天所有的网综节目”的雄心,意欲将这个年轻潮牌从小众印象推向大众视野。 捕娱记:您作为总编剧,在这档节目里主要负责建构那些内容? 岑俊义:这个节目音乐是重要载体,但它同时还是真人秀。这次我们想要把它往剧情式真人秀方向引导,是真实拍摄流程,但是我们会分析每一位选手、每一位艺人的性格特点,后期再进行相应的突出与特写,这是编剧部分主要在做的事情。 总编剧的作用就是在观察。观察选手,观察三组制作人。看看他们的性格特点,在我们的赛制流程下,在我们的规则之下,他们会针对什么样的事情作出什么样的反应,我们在对此分析,该突出的突出,该省略的省略。 所以我建议不要仅仅把这个节目当成一个音乐综艺来看,而是把它当一部剧来看,像是美剧《嘻哈帝国》这个类型。 捕娱记:但提到剧的概念,大众容易联系到作戏? 岑俊义:我们的制作手法是真人秀的手法。其实这个节目让我回到了《奔跑吧兄弟》第一季做总编剧时候的感觉。我想要让选手还原出他们的真人秀状态,让制作人还原他们的真人秀状态,让我们的团队还原出真人秀状态。所谓的真人秀状态,这个词有点虚,但它就是一种真实和真诚。所有的情绪不要因为镜头对着你,你就变得隐藏起来,我希望达到这个真人秀状态是你已经可以忘了镜头的存在。 这些嘻哈歌手的情绪最直接,他们不会管镜头,他们可以表达自己的开心,表达自己的愤怒,甚至说脏话。我们之前会说,你不要长篇大论,请说人话。我们就是一档说人话的音乐真人秀,这个节目里有喜怒哀乐,有被淘汰的悲伤,有晋级的喜悦,有在做一些决定时候的痛苦。就像有一场录制,我们一个制作人哭着把自己的选手淘汰了,他自己哭,场上的选手哭,场下的导演们也哭,我觉得这个状态就非常好。 捕娱记:能否具体介绍一下关于剧情式真人秀方面的操作?对选手和明星制作人会有干预行为吗? 岑俊义:第一个工作是观察。了解、搜集艺人和选手的全面信息,然后在拍摄过程中做一些调整和激发,让人物性格释放出来。在后期的时候,将这些素材重新梳理、架构,让观众在看的时候能明确感觉到主次之分,这就是编剧在做的事情。 我要特别强调的是,真人秀编剧和影视编剧的不同在于,不像电视剧把人物性格和分析做在前面,真人秀编剧更多是把人物性格做在后面。先录制,再来分析,最后用后期来呈现。让大家先来看人物性格,有一些基础的看点,在这个过程中慢慢了解这个文化。就像第一集出来,大家都知道freestyle了,这就很好。可能第二期播完之后,有一个punchline,是点睛之笔的意思,这个词也会流行起来。 捕娱记:那么整个节目最大的编剧难点在哪里? 岑俊义:最大的困难就是人太多了。特别是第一次录制的时候,因为不知道哪个人在过程中会有看点,边录边看,这是难度最大的。 我们有很多后台的采访素材,每次录制可能到11点结束,但是我们采访可以到凌晨两三点。素材量非常大,大家看到的真的只是一部分,从选手住进酒店起,我们就开始记录了,要在这些素材里挑选出最能代表他们情绪、代表嘻哈精神的东西,这是节目组一直在做的事情。 好在之前有操作《单身战争》的经验做为铺垫,所以对选手和艺人的把控都还可以,观察也算到位,在节目中你们会看到性格突出的人物。 捕娱记:有的人会认为嘻哈文化是相对小众的文化,那么这个在内容呈现上对编剧以及节目带来的挑战有多大?如何攻克这个问题? 岑俊义:嘻哈文化你说它小众,我只能说非常勉强的同意。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潮”的文化。包括大家排队买椰子鞋,穿流行服饰,及很多潮牌的流行,这些都可以称作是嘻哈文化。但这些都是非常小的分支,其实它有很多可以挖掘的部分。 作为编剧,我在做的工作就是:原来露出的是冰山一角,现在我想让它露出冰山两角,甚至是三角。难度在于如何让大众接受的方式知道它,了解它,就是我的难度。 编辑|厂长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有嘻哈的更多剧评

推荐中国有嘻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