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仁波齐 冈仁波齐 7.7分

别踩门槛 那是佛祖的肩膀

横竖勾

上午英语课 想不起 担心 的名词表达

下午 在一个不大的放映厅 一对夫妻和一个孩子 孩子来回走动 一直在提问 他们在爪啥子嘛 有一对男女 吃爆米花嘎吱作响 闭着眼听 以为在啃爆米花桶 有一对情侣 他们留到最后 以及后排几个观众 总之 人不多 但吵得很

电影 带上片尾曲 恰恰好两个小时 开始挺困 大概是片子里停电开始 就醒了

被吵的脑壳疼 从后面挪到第二排 正正好 可以安心看

佛教总令我生畏 庙里的佛总是很高 一般面庞很凶 但眼神温柔 大大小小的寺庙去过不少 记住不要对佛拍照

进寺庙要过一个高门槛 女孩子右脚先跨进 步子要跨的大 不要踩着门槛进 那是佛祖的肩膀

还记得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时 肃然 那是佛祖的肩膀

佛祖在看着我

世界是子宫 子宫是死亡 佛 睁眼

说说影片的几个泪点

磕长头的姿势 那么像海里的鱼

突然不动 等着眼前的虫子爬过 继续

每次唱佛经 大概是以前在寺庙里 见过僧人们做法事

老人去世 镜头对准秃鹫 啊 可能是天葬 一直很感叹藏人和秃鹫的生存法则 不是我们和猫狗之间

十一人中有个小女孩 我很喜欢她

路上他们睡帐篷 搭帐篷第一回 小女孩 蹦蹦...

显示全文

上午英语课 想不起 担心 的名词表达

下午 在一个不大的放映厅 一对夫妻和一个孩子 孩子来回走动 一直在提问 他们在爪啥子嘛 有一对男女 吃爆米花嘎吱作响 闭着眼听 以为在啃爆米花桶 有一对情侣 他们留到最后 以及后排几个观众 总之 人不多 但吵得很

电影 带上片尾曲 恰恰好两个小时 开始挺困 大概是片子里停电开始 就醒了

被吵的脑壳疼 从后面挪到第二排 正正好 可以安心看

佛教总令我生畏 庙里的佛总是很高 一般面庞很凶 但眼神温柔 大大小小的寺庙去过不少 记住不要对佛拍照

进寺庙要过一个高门槛 女孩子右脚先跨进 步子要跨的大 不要踩着门槛进 那是佛祖的肩膀

还记得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时 肃然 那是佛祖的肩膀

佛祖在看着我

世界是子宫 子宫是死亡 佛 睁眼

说说影片的几个泪点

磕长头的姿势 那么像海里的鱼

突然不动 等着眼前的虫子爬过 继续

每次唱佛经 大概是以前在寺庙里 见过僧人们做法事

老人去世 镜头对准秃鹫 啊 可能是天葬 一直很感叹藏人和秃鹫的生存法则 不是我们和猫狗之间

十一人中有个小女孩 我很喜欢她

路上他们睡帐篷 搭帐篷第一回 小女孩 蹦蹦跳跳 搭帐篷倒数最后一回 小女孩 撑起稳定一根树干

打电话的部分 我不在乎是否现实 小女孩给奶奶 哥哥 姐姐说 我想你了 你想我了吗

撞车 男人们推车前行 一段路后 男人们返回 从起步处 磕长头

老人手中的转经轮 没有停止转动过

以上 是打动我之处

但你以为我最终被风雨打动了吗 不是

或者你以为我最终被虔诚打动了吗 不是

还是你以为我最终被善良打动了吗 不是

我只是被我自己打动了

当有一天我死了 突然死了 或者 慢慢死了 我死去之后的日子 大概总是磕长头向某处 不再归

那么 他的朝圣如何 我的亲人 我想 很多很多年后 我会在朝圣的路中追上他 告诉他 有时我会见到他 在他离开之后

可是 活着是一种难 也是一种难 这一趟人生路不比那一千二百公里的磕长头容易 也不比死后的路好走

所以到底活着的路是朝圣 还是死后的路是朝圣 我也不知道

电影最后没有拍是否进了转山 这也不重要

穿过风雨 不畏风 不畏雨 够了吧

下午 在一个不大的放映厅 一对夫妻和一个孩子 有一对男女 有一对情侣 后排几个观众

整整两个小时 我很开心还可以第一秒听出朴树的声音 最近在循环他的清白之年

他唱

故事开始以前 最初的那些春天 阳光洒在杨树上 风吹来 闪银光 街道平静而温暖 钟走得好慢 那是我还不识人生之味的年代

大风吹来了 我们随风飘荡 在风尘中遗忘的清白脸庞 此生多寒凉 此身越重洋 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

大风吹来了 我们随风飘荡 在风尘中熄灭的清澈目光 我想回头望 把故事从头讲 时光迟暮不返人生已不再来

上午英语课 想不起 担心 的名词表达

记住了 With no fear in my heart God comes into my mind

导演又把我弄成这样 想的多 写不出来 写出一点 不带标点 上一次还是他的飞跃老人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冈仁波齐的更多影评

推荐冈仁波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