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枪 缉枪 6.3分

这是一个用枪口讲述的故事

土卫九
2017-06-29 20:25:54

有人评价说,《缉枪》的故事就是一群“轴人”的生死连环套。对此我深有同感,这部电影里的人物确实都是“一根筋”,抱着一个目的一条道走到黑:徐天就是要凑足15万,偿还女朋友的生死债;俞苗起初要给枪贩马三叹送钱,后来要杀马三叹,都是在给死去的未婚夫刘明义料理后事;马三叹兄弟挟持俞苗徐天,只为拿到卖枪的“货款”,哪怕只有区区5万元,也要如数进账,不能破坏“规矩”;刑警队长连广阔的目的,自然是缉拿枪贩,摧毁制枪团伙。这一群“轴人”纠缠到一起,虽然让剧情充满悬念、紧张刺激,但在时间顺序的叙事(没有倒叙和插叙)中,视角不断变换,因而又显得千头万绪,让人摸不着头脑。感觉作为一部电影,《缉枪》总是少了点什么。之所以会让人产生这样的观感,是因为本片真正的主角并不是前述任何一个人物,而是片名当中——“缉枪”的枪。 在这部电影里,枪口指向哪里,观众才能看到那里。枪口对准了谁,谁才在片中有了戏份,谁就被枪口驱赶着推动下一步的剧情。几位主角自不待言,就拿刘明义的家人来说,他们的角色并不重要,之所以被安排出场,并不是因为俞苗要去送还刘明义的骨灰,而是由于马三叹的威胁,马三叹的枪在暗中对准了他们。此外,在捣毁马三叹贩

...
显示全文

有人评价说,《缉枪》的故事就是一群“轴人”的生死连环套。对此我深有同感,这部电影里的人物确实都是“一根筋”,抱着一个目的一条道走到黑:徐天就是要凑足15万,偿还女朋友的生死债;俞苗起初要给枪贩马三叹送钱,后来要杀马三叹,都是在给死去的未婚夫刘明义料理后事;马三叹兄弟挟持俞苗徐天,只为拿到卖枪的“货款”,哪怕只有区区5万元,也要如数进账,不能破坏“规矩”;刑警队长连广阔的目的,自然是缉拿枪贩,摧毁制枪团伙。这一群“轴人”纠缠到一起,虽然让剧情充满悬念、紧张刺激,但在时间顺序的叙事(没有倒叙和插叙)中,视角不断变换,因而又显得千头万绪,让人摸不着头脑。感觉作为一部电影,《缉枪》总是少了点什么。之所以会让人产生这样的观感,是因为本片真正的主角并不是前述任何一个人物,而是片名当中——“缉枪”的枪。 在这部电影里,枪口指向哪里,观众才能看到那里。枪口对准了谁,谁才在片中有了戏份,谁就被枪口驱赶着推动下一步的剧情。几位主角自不待言,就拿刘明义的家人来说,他们的角色并不重要,之所以被安排出场,并不是因为俞苗要去送还刘明义的骨灰,而是由于马三叹的威胁,马三叹的枪在暗中对准了他们。此外,在捣毁马三叹贩枪据点这场戏中,“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跳广场舞的特写镜头,也是通过特警狙击手的瞄准镜来呈现的,这对于本片的主题,无疑是一个重要的提示。甚至可以说,《缉枪》就是一部摄影机绑在枪口上拍成的电影。 站在枪的视角,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主旨鲜明、逻辑清晰的故事: ------------------ 我是一把枪,但不是某一把特定的枪,我可以是任意一把子弹出膛就能夺人性命的枪。 人们总是亲眼看到我的时候才感到恐惧,他们不知道,我时刻都在暗中盯着他们。当他们意识到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大祸临头了。比如俞苗,自家车里出现了一把枪,接下来,她就失去了未婚夫,失去了肚子里的孩子,还失去了三年的人身自由。又比如送餐小哥徐天,他听到枪响时,女朋友贾小朵已经中弹倒地。 刑警队长连广阔总是说:枪这东西,谁碰谁死。他每天和枪打交道,这话既是经验之谈,也像是暗示自己命运的一句谶语。枪口之下人人平等,即使“合法”持枪的人,也享受不到豁免权。造枪的、贩枪的、买枪的、用枪杀人的,都是游走在生死线上的人。非法制枪贩枪的马氏家族,对这一点也是心知肚明,所以他们规定:不论是谁,一旦被抓就必须死,自己死不了就让兄弟帮忙——宁可一个人死,也不能牵连大家一起死。或许正因为这是枪口舔血、火中取栗的生意,马氏兄弟也特别“讲原则”:收了钱必定按需发货,发了货必须如数收钱。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一个人手中有枪,就天然地对其他人构成了威胁,解除威胁最保险的方式,莫过于“先下手为强”。这就是枪的黑暗森林法则。在围捕枪贩刘明义、遭遇无名购枪者、捣毁马氏制枪团伙的过程中,连队长无不严格遵守着这条法则,可惜最后在面对尚未确定身份的小马时,片刻的犹豫,就让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又比如,枪贩马三叹怀疑徐天是警察,第一反应,也是要置徐于死地。 能用枪说话,就尽量不多费口舌。作为一把枪,我的眼里没有是非,没有正邪,没有高尚与卑鄙。一个人只要举起了枪,就没准备讲道理,也没必要讲道理——世上还有比枪更具说服力的道理吗? 警方在搜查枪贩小马藏身的卡拉OK时,一名坐台小姐从后门逃走,见到早就在那里守株待兔的女警官,还想装作没事一样溜之大吉,女警官一声不吭,直接朝天鸣枪,坐台小姐吓得尖叫一声,当场跌坐在地。再来看刑警队长连广阔,作为整个缉枪行动的领队,他只要决定开枪,也绝对没有“缴枪不杀”之类的口头警告。当然,对刘明义是一个例外,因为连广阔的初衷是将他劝降,劝降不成再开枪击毙。而在医院面对刘明义的未婚妻俞苗时,连广阔则根本不打算开枪,他知道俞苗是无辜的受害者,所以才有了那番苦口婆心的劝告和冒死夺枪的举动。 也许有人会问,徐天和贾小朵没有碰枪,为什么也要挨枪,甚至死于枪口之下?说实话,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因为我只负责执行持枪者的裁决,并没有思考的义务。不过,也不是完全不能回答——毕竟子弹是从我这里射出去的。贾小朵中枪纯属偶然,因为她和男友刚好与正在逃避警察追捕的刘明义发生了争执,而刘明义的车里刚好有一把枪,但这偶然中又有必然,刘明义的枪不射中贾小朵,也可能射中史小朵、王小朵、薛小朵。枪之所以被创造出来,最初并不是为了杀死手中有枪的人——在第一支枪面世之前,世界上是没有枪的。持枪人之间互相厮杀,是我们这个家族诞生以后的事。 缉枪烈士连广阔说,谁碰枪谁死。他也许是想劝告人们:尽量不要让我们代替人类说话,尽量让我们保持沉默。但目前的实际情况是,我们还在源源不断地被研发、生产出来,所以人类并没有真正打算让我们闭嘴。 ------------------ 通过枪口讲述的故事,也可以看到编剧导演一肩挑的徐兵在这部电影里的野心。该片由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领衔出品,自然承担着宣传公安机关打击枪支犯罪的任务(这也是能够过审的理由),徐兵不仅超额完成了任务,拍出了一部没有说教也没有歌功的高水准“警示片”,还试图在镜头里呈现更多的东西。比如,在晚高峰的北三环上演的“追车大戏”,这大概是影史上速度最慢的飙车戏;徐天给女友买的六折“墓地”,言下之意,不必多言;灵堂前的麻将桌、赤裸裸的白事份子钱,可以管窥川渝小城镇的生活状态;表情木然(甚至有些诡异)的广场舞大叔,代表一个被异化和边缘化的中老年群体;操着西南官话的“吃瓜群众”,看热闹不嫌事大,一听枪响就联想到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幽默感,让人哭笑不得;临近片尾,枪支受害者徐天与枪贩小马坐在驾驶室里,面前是陡峭的山崖,远处是一片浓雾,两个被不同的枪口逼入绝境、前途渺茫的年轻人的对话,则显得意味深长…… 从叙事方式来看,《缉枪》的剧情之所以看似凌乱,是因为徐兵没把他做成一部标准套路的爆米花电影:男女主角制定一个完美的计划,配合警察深入虎穴,与枪贩斗智斗勇,最后一举捣毁制枪贩枪团伙,男女主角在共患难的过程中也擦出了爱情的火花,两个被黑枪夺去心爱的人的受害者又满怀希望地开始了新生活……或许在徐兵看来,这样的剧情虽然很讨喜,却落入了俗套,更远离了现实。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一部被媒体评价为“镜头冷静,主题深刻”“开拓内地警匪片新类型”的电影。剧情看上去“一团浆糊”,实则精心设计,环环相扣。警察、枪贩、俞徐二人,三方都是背靠背,人物被不断出现的新情况推着走,看似行动缺乏逻辑,仔细推究,又觉得合情合理。警方的缉捕行动虽然是步步为营,进行当中却充满了变数,比如俞苗突然闯入贩枪据点,就打乱了连广阔的卧底计划;俞苗这个“麻烦人”明明已经被警察送走,得知徐天被小马绑架,又杀了个“回马枪”,用连广阔的话说就是“尽他妈添乱”。小马虽然聪明,其实也没有什么高明的阴谋,全是短兵相接的随机应变。俞苗徐天二人,则是全程在各种(枪口)逼迫下苦苦挣扎,虽然有片刻的英雄主义光辉,却又显得脆弱无力。这样的构思,使得剧情本身就具有一种内在的紧张感,加上写实风格的枪战场面,足以让人胆战心惊,并不需要好莱坞式的硬汉打斗、飙车爆炸来刻意加戏,营造气氛。而在警察与制枪团伙“终极对决”的高潮部分,徐兵反而在“弱化”气氛,高速公路追逐加枪战,绝对的惊险刺激,背景音乐却是舒缓悲怆的抒情风格,这种强烈的反差,如同吃腻了生猛海鲜之后,来一盘家常小炒,个人觉得是耳目一新。 豆瓣上《缉枪》的评分是六点几,评价也是两极分化,有人觉得是年度佳片top5,也有人认为是网络大电影的水准。我认为这部电影不能简单地用“好看”或者“不好看”来评价,它是一部很有意思、很有看头的电影,因为里面包含的信息量确实比较大。除了以上所述,《缉枪》还有一个值得琢磨的地方:影片结尾,3年后,徐天带着他“说还就还,死了也要还”的15万元,按照女友身份证上的地址,找到她的老家时,却发现身份证的主人——贾小朵另有其人。他死去的女朋友贾小朵其实是假小朵,3年前在他脸上留下伤疤的危险经历,3年来为了攒下15万元的艰辛,“死了也要还”的意气,结果都是一场巨大的玩笑。好比一个拿枪的人,只是出于无聊或者任性,就朝人群中随意开了一枪,碰巧,就击中了某人。枪的可怕,莫过于此。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缉枪的更多影评

推荐缉枪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