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即地狱

蓝莓拌葡萄酱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他人即地狱

——从存在主义角度分析《夜访吸血鬼》

摘要:吸血鬼形象携带着人类的爱和幻想走进电影世界,这是一种沉迷于生与死之间的影像结构,它华丽又危险、悲伤而孤独,现代人类被压抑着的欲望往往是电影中某类符号化人物形象的反射。本文探讨的《夜访吸血鬼》(Interview with the Vampire)是一部由尼尔·乔丹执导,汤姆·克鲁斯,布拉德·皮特,等主演的奇幻爱情电影,于1994年11月11日上映。影片改编自安妮·赖斯小说《吸血鬼编年史》的第一部《夜访吸血鬼》,讲述了一个失去妻女的人在变成吸血鬼后历经沧桑的故事。本文先引出萨特的存在主义观点,在此基础上对影片中三个主要人物形象进行精神分析学讨论,最终分析贯穿整部影片的同性恋情节探讨“酷儿”理论。

关键词:存在主义 精神分析学 同性恋

1. 存在的意义

[一].存在先于本质

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思想大致有三点:存在先于本质;世界是荒谬的,人生是孤独的;自由选择。而在《夜访吸血鬼》这部影片中,男主人公的经历充分体现了这些观点,一定程度上践行了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观点。一个人先存在,但决...

显示全文

他人即地狱

——从存在主义角度分析《夜访吸血鬼》

摘要:吸血鬼形象携带着人类的爱和幻想走进电影世界,这是一种沉迷于生与死之间的影像结构,它华丽又危险、悲伤而孤独,现代人类被压抑着的欲望往往是电影中某类符号化人物形象的反射。本文探讨的《夜访吸血鬼》(Interview with the Vampire)是一部由尼尔·乔丹执导,汤姆·克鲁斯,布拉德·皮特,等主演的奇幻爱情电影,于1994年11月11日上映。影片改编自安妮·赖斯小说《吸血鬼编年史》的第一部《夜访吸血鬼》,讲述了一个失去妻女的人在变成吸血鬼后历经沧桑的故事。本文先引出萨特的存在主义观点,在此基础上对影片中三个主要人物形象进行精神分析学讨论,最终分析贯穿整部影片的同性恋情节探讨“酷儿”理论。

关键词:存在主义 精神分析学 同性恋

1. 存在的意义

[一].存在先于本质

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思想大致有三点:存在先于本质;世界是荒谬的,人生是孤独的;自由选择。而在《夜访吸血鬼》这部影片中,男主人公的经历充分体现了这些观点,一定程度上践行了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观点。一个人先存在,但决定他是什么和怎么样则是自由选择做出的,而自由选择又会带来怎样一系列的影响和后果?影片的男主人公之一的路易,原本是路易斯安那的一个富裕的农场主,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导致他家破人亡从而丧失了对生活的渴望,而一位真正吸血鬼的出现改变了他,创造了他,使他获得了永生。路易重新存在在了这个世界中,他不能改变的是他的出生.路易在一种无意识状态下拥有了嗜血的本性、强健的体魄和永生的秘密,这是他无法控制和完全出于偶然的事实,路易不断怀疑自我存在的真实性。路易多次自问道“我是什么”,而他自我的存在在不断的发展,他不得不接受现实,他是吸血鬼的本质,同时又必须运用这种本质特性完成嗜血的本能。当路易认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吸血鬼时,他的意识里潜在的人性在与他的意志力抗衡,一方面他不愿意听从莱斯特的想法,疯狂的杀死无辜的人类,另一方面他又压抑不了自己的本能,这种矛盾心理使他痛苦不堪,他不断地追问莱斯特吸血鬼的本质以及存在的意义,但他在莱斯特这里找不到想要的答案,他陷入了痛苦的深渊,同时他享受那种嗜血过后的欢愉,逝去的尸体是他的杰作,成就感与矛盾心理相互纠缠。他的自我存在已经渐渐超越了自我本质,这与萨特存在主义理论中“自我存在超越自我本质”的观点不谋而合。路易的存在是意外的结果,他接受了这样的审判,夹杂着对莱斯特的恐惧与依恋发展着病态的关系,这种关系持续了百年后直到小女孩克劳迪娅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局面,使路易重新审视了自己,爱使人变得强大,此时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二].他人即地狱

在萨特的戏剧《禁闭》中,产生一个著名的哲学论断“他人即地狱”。在他者的注视中,个体被揭示为存在,从根本上是一个为他人的存在。这是路易痛苦的根源,他无法选择性的被创造了,被莱斯特贪婪的吮吸着自己的血液,他别无选择的被莱斯特“爱”着,作为本性善良的人,路易不断反抗莱斯特的罪恶行径,他与暴戾的莱斯特不同,他不愿伤害无辜的人类,但他的想法很快被莱斯特剥夺,路易无法改变莱斯特的狂妄自大,甚至惧和怕莱斯特的生活。当路易到达绝望边缘,克劳迪娅的出现拯救了眼前的黑暗。此时愤怒的路易向失去家人的六岁女孩伸向了魔爪,莱斯特将克劳迪娅作为筹码挽回了出走的路易,路易与莱斯特截然不同的人格在克劳迪娅心理按下决断,路易温柔善良,莱斯特狂妄暴力。同路易一样,随着克劳迪娅年龄的增长,逐渐成熟健全的心智,她也开始追寻存在的意义,而在这条路上阻止她追寻真理的阻碍就是莱斯特。莱斯特就是她与路易的地狱。克劳迪娅渴望生命,与正常的女人一样成长,拥有迷人的身材和家人爱人。影片中,克劳迪娅大声质问莱斯特:“为什要创造我”,多么无助可悲的问题,她无法选择自己的生活,她甚至痛恨到想方设法将莱斯特置于死地。莱斯特无法改变它存在的本质和性格缺陷,他以他的方式爱着路易和克劳迪娅,他们也是他生命的一部分,而他所爱的人却要致他于死地,相互牵扯的折磨着他,路易和克劳迪娅是他的地狱。在萨特的《禁闭》中,三个罪恶的鬼魂他们各有各自的罪恶,他们想从别人身上看到真实的自己,也想在别人面前表现自己想表现的自己,都是不可得得,它们相互牵扯对抗,永无止境,因为谁也离不开谁,谁也无法获得更多,彼此折磨不休。对这三个灵魂来说,别人就是地狱。莱斯特就是克劳迪娅的地狱,想从地狱中逃脱的只有真正的死亡。这无疑是困难的,她的心中还有爱,他只能选择创造者的死亡。她和路易一样,忍受着心理需求和存在本质的冲突带来的折磨,这是存在的孤独。作为一个吸血鬼,他们在一个充满人类的世界中是异类,路易在影片末尾对告诉莱斯特时代不同了,他们依旧孤独的苟活在荒谬的世界中。

[三].自由选择

萨特指出,人在事物面前,如果不能按照个人意志做出自由选择,就等于丢掉了个性,失去“自我”,不能算是真正的存在。而人的自由是绝对的,人生活在一个孤立无援的世界上。路易自始至终都在追寻存在的意义,和克劳迪娅的相处,使他“爱”上了这个女孩,萌生对她的保护欲望。当吸血鬼同类拆散他们,将克劳迪娅置于死地,而路易选择复仇,这就是他自由选择的结果。他最终按照自己的意志勇敢的放火烧死了吸血鬼同类为克劳迪娅报仇,找寻到了自我,同时体现了实现自由的途径是自由选择的观点。路易没有以吸血鬼们固有的本质来限定自己,他选择了否定和改变,超越了自我去打破原有的局面。克劳迪娅的出现使路易的存在变得有价值,他不再追寻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路易向记者倾诉时流下了眼泪,第二次的眼泪出现在他所怀念的克劳迪娅的故事中,他们彼此间的相互依恋使路易真正的强大,他不在颓靡不振,影片末尾,他与阿曼德交流的情境中,路易一丝不苟的妆容和坚定的眼神告诉观众他存在变得意义重大,再到工业革命的新篇章,他卸下了吸血鬼符号化的物件黑色斗篷,取而代之的是与人类无异的西装服饰。在一定意义上,他又获得了重生,这仍是他自由选择的结果。人类总是追求永生的奥秘,而身为吸血鬼的路易在得到永生后才意识到永生是要付出代价的,这种矛盾心理贯穿始终,存在的意义终究没有被诠释,他的永生的存在并无意义。以上是对影片中关于存在主义元素的分析。在存在主义的基础上,从精神分析学的角度阐释影片中鲜明的人物形象及其命运悲剧的成因。

2. 弗洛伊德与精神分析学

[一].三个人物形象的本我、自我和超我

奥地利著名科学家弗洛伊德经过长期的研究和医疗实践,逐渐认识到在意识的背后都可能具有各种各样的欲望和冲动,因不被社会习俗、道德法律所容许,必须被压抑下去而不被意识到。这些被压抑于心灵深处的欲望和动机构成了人的潜意识,它是人类一切精神生活的根本动机。弗洛伊德认为,人的心理可分为3个部分:意识、潜意识和无意识。在无意识概念的基础上,他还提出了人的精神是由本我、自我和超我组成的。

关于路易,他最终还是向超我屈从。当路易还是个正常的人,他依旧坚持自己的道德标准,转化为吸血鬼,他始终在到的边缘徘徊。从路易在莱斯特的“诱导”下,他的第一个对象是寡妇,面对良心的指责,他的第一次杀人是失败的,他最终在道德面前没有对无辜的人类直接了断,而是压抑了自己的本性咬死了寡妇的贵宾犬。路易没有莱斯特的狂妄,他仅仅开始接触这个新的生活。路易所得到的永生但要残害无辜的生命,超我与本我的矛盾做着斗争,他决定逃离莱斯特,他宁可选择瘟疫区的老鼠,也不愿和残暴的莱斯特为伍,他始终无法向道德低头,不向超我屈从。转机出现在路易和克劳迪娅“相爱”,决定“私奔”,这也是路易对于现实状况和对于莱斯特真正反抗的开始,他痛恨莱斯特对他的改变,这是良知的开始,路易为以前所犯的种种罪恶感到痛苦不堪。直到他走向新生活,向记者讲述他的故事,他都时刻保持着善良人的内心,他愤怒地将记者举起,却在一瞬间将欲望压制,路易尊重渴望生命,他最终还是向超我屈服。

关于莱斯特,他放纵的本我将走向毁灭。莱斯特的出现改变了路易的命运,因为自己的私欲,对路易的偏爱和占有使他不受意识的控制。作为吸血鬼,他是孤独的,他把所有的情感投入在路易身上,他多次“教导”路易该怎么做,而一个初为吸血鬼的人并不接受他的这份感情,莱斯特狂妄而自大,他对路易说“没有人能拒绝我”,他以此来伤害无辜的生命,对世界上的一切感到不懈。当克劳迪娅的出现,他的情感也是如此。克劳迪娅询问:“为什么总是把我打扮成公主”,一句无心甚至可笑的言论,莱斯特以他特有的“爱”的方式对待路易和克劳迪娅,长期的偏执是他们反抗。莱斯特因为感情的偏执死在了大火中,同样因为爱又来到路易身边,他放纵的本我将自己置于毁灭。

关于克劳迪娅,对自我认知的畸形。作为一个六岁的儿童,当莱斯特重新赋予她生命,这与原本天真可爱的女孩截然不同,她与莱斯特一样嗜血如命,因为年龄和心智,她无法像大人一样控制自己的欲望。克劳迪娅在品尝了第一滴人血之后,她的意识不再受外界的控制,她狂妄的向莱斯特索取血源来满足自己的快感,很多次“不够,还想要”,甚至在家里将人类杀死,她完全不知道后果如何,因为在她的潜意识中她一直都这样,从她的出生开始,他就可以随便杀人嗜血。不变的是永远的容貌,但她的心智和年龄已经发生巨大的改变,她学会通过手段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她还向所有小女孩一样喜欢洋娃娃,当她尝试过第一次可以通过自己的手段得到想要的东西时,他对自我的认知已经发生转变,她杀死裁缝,杀死洋娃娃店主,甚至以自己得感情想方设法除掉莱斯特。冷酷无情的伤害没有一丝留恋,她的欲望已经不再受意识的控制,这是她对自我认知的畸形变化。

[二].符号化的光影空间

在吸血鬼影片中,血液,阳光,等这些符号成为拍摄吸血鬼影片的必备要素,这些符号化的标志并非偶然出现,而是表明吸血鬼身份的最好的阐释,分别揭示出吸血鬼的超我、本我。

超我的审判,血液。鲜血给了吸血鬼生命和力量,而失去鲜血则象征着死亡。鲜血塑造了吸血鬼,恐惧刺激着观众,弗洛伊德式快感在黑暗中延续。血液在潜意识里是人类对自己身份的认知,它是由基因所决定的。在西方文化中,血液又有着血统的意思,人类传承文明的方式有许多,那些小时的古老传说通过文字等方式传递,而吸血鬼通过血液延续生命,这是吸血鬼系列影片中的传统符号。魔鬼没有影子,以此来表达他们失去自我的身份,而对血液的迷恋是吸血鬼门无法达到对自我的超越,吸血鬼原罪的身份是他们失去人类的的信任,永远活在黑暗中为自身的罪过赎罪,他们无法接受道德的审判,因为他们没有超我的身份。

本我的光影投射。克劳迪娅被吸血鬼同类们置于阳光下,瞬间化为砂石。阳光这一元素也成为吸血鬼影片中符号化的元素之一。阳光会使吸血鬼化为灰烬,因此他们只能躲在黑暗中。阳光照耀下的世界是人类的世界,莱斯特和路易只能在夜间找寻猎物,而他们的一切情感都在黑夜中发生,没有阳光的黑夜集罪恶,感情,欲望于一身。整部影片沉浸在黑暗之中,强化了哥特式的美学风格,大量的暗影色调的使用,在潜意识中观众认为吸血鬼滋生的地方。在光影作用下,吸血鬼潜意识下的感情,欲望被放逐。那些无法从理智上表现的虚幻世界必须通过某些符号化的标志来得到满足。

3. “基情”四百年

[一].吸血鬼=同性恋

在“酷儿”理论中,人的性倾向是流动的,不存在同性恋者或者异性恋者,甚至不存在传统意义上的男人和女人。这种在美国1990年代初形成的文化理论认为性别认同和性取向不是天然的,而是通过社会和社会过程形成的。在影片中,多次出现酒、酒吧等元素。正是对这种同性恋文化的欲望展现。酒吧是吸血鬼影片中较为常见的场景,是吸血鬼寻找猎物的特殊场所,酒吧作为人类原始欲望的投射,除场所本身的表现力得到充分的发挥之外,也表现群居在美国西部城市中一些同性恋者隐秘生存的场所。莱斯特以掌控者的身份出现在吸血鬼群体中,他“爱”上被他选择的路易,这种性取向的发展也是在渐渐变为真正吸血鬼的过程中发展成熟的,他们对年轻激情的男性产生某种嗜血的情绪,从而在嗜血过程中得到快感,路易在成为吸血鬼之前有着美满的家庭,但当他变成吸血鬼后他也无法抗拒莱斯特的这种“诱惑”,他渐渐迷失了自己,被这个群体所同化。当路易变成吸血鬼,虚弱地躺在莱斯特的床上,昏黄的灯光发出暧昧的信号,梦幻的得纱帘背后是两个鲜活的肉体。路易深情的凝视着莱斯特,其中透视着某种欲望,害怕而又惊险刺激,。他们相互“凝视”,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两人心中渴望和彼此产生关联的内心诉求。在发出暧昧信号后,两人在帷幔中身体相互交融,路易热烈而狂妄的吮吸着莱斯特鲜热的血液,莱斯特微张的嘴巴发出颤抖的声音,两人在血液相交融中禅城了吸血鬼式的性交。他们的行动总是隐秘的完成,这种行为是不被大众所认可,他们认为吸血鬼是恶魔的象征,那么吸血同样是一种丑陋的行径。这种文化的反叛情绪也折射出当时美国社会中一些隐秘的同性恋者,他们在夜里一男的角落中徘徊,不被社会大众所接受,被逐渐的标签化。

[二].性别角色与三角关系

在性别角色的认同过程中,当路易获得了重生,他被莱斯特创造了吸血鬼的身体,他从“出生”就被莱斯特以“女性角色”来发展,虽然它具有男性吸血鬼强健的体魄的显著的男性特征,但在角色发展中性格的软弱使他模糊了对自己的性别认同。当克劳迪娅走进路易和莱斯特的生活。莱斯特说道:“我们终于是一家人了”,在传统的意义上的家庭组合是父亲和母亲。在这里,莱斯特充当了具有掌控权的父亲角色,而路易温柔,甚至有些软弱的性格缺陷,在这里充当了母亲的角色。影片最后莱斯特出现了强劲的同性竞争对手阿曼德。阿曼德被路易所吸引,甚至为了他反抗了整个吸血鬼同类,做出了这样的牺牲并开始了与莱斯特的争斗。这种同性的吸引与争斗普遍的存在于同性恋群体中。阿曼德将路易从同类手中救出,但对于克劳迪娅他表示无能为力,他内心深处希望路易可以断了与莱斯特、克劳迪娅的关系。而路易和莱斯特、克劳迪娅又存在着隐秘的三角关系。路易对克劳迪娅来说既是父亲有事爱人。在成长过程中,路易给了克劳迪娅爱和温暖,路易在对记者的讲述中提到,自己每天要抱着克劳迪娅在棺材中入睡,她的成长离不开路易,但在一个少女心智逐渐发展成熟中,她身边没有恋人,只有路易,那么恋人的位置只能让路易来填充。路易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这三角关系的中心。他在成为吸血鬼后,一直在怀疑自己的存在以及“性别角色”的模糊。这种长久的亲密关系一直在吸血鬼中延续。

4. 总结

《夜访吸血鬼》在路易的讲述中悲伤的结束。结尾处的大反转莱斯特的出现给影片划上了问号。莱斯特依旧不变的是他嗜血的本质,他对路易的保护和爱是永生的。影片从存在主义观点探讨了主人公路易的进化过程,对存在的意义引发一系列的思考;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角度探讨了三位主人公的性格缺陷和潜意识中本我、自我、超我状态的错位以及对九十年代美国社会中同性恋者的文化折射。通过路易的讲述,展现了迷幻的吸血鬼文化,吸血鬼与吸血鬼之间相互缠绕,谁也离不开谁,谁也无法折磨谁,只能在永生中孤独的哀嚎。如五月天的那首歌《夜访吸血鬼》所说:

夜色是我的披肩 日出是我的风险

舞池里的狂颠 是我宿命制约

上帝遗弃我们 却又要给暗淡的月

看爱过的人 告别做过的梦

凋谢 只留下独自残喘的千年

无尽的日日夜夜 永远的深陷在人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夜访吸血鬼的更多影评

推荐夜访吸血鬼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