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之后的第一件事,司马懿和曹丕做了什么?

元气少女
本文内容均转自微信公众号【礼乐嘉谟】
     个人觉得礼乐嘉谟作为该剧的礼仪指导团队,还是非常良心的,剧里很多东西都是非常有历史依据,为该剧添色不少。
      在《军师联盟》今天的更新中,曹丕和司马懿经历了“延误军机——入狱——在狱中灰头土脸地想办法——出狱”这一波折起伏的过程,二人之间的感情和对彼此的信任在这一系列事件中逐渐升温,夹馍君和小伙伴们也在其中看到了曹丕的进一步成长。
     

     而在出狱之后,曹丕和司马懿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洗澡,以洗去一身的困乏和狱中的污秽。
然而,万众瞩目的二人共浴画面并未出现,我们所看到的场景只是两人分别端坐在自己的浴桶中,黑漆漆的桶壁和缭绕的水汽将二人脖子以下不管能说不能说的的部分都遮得严严实实,令人失望。
但无论如何,别人依旧抓住了整场戏的重点——洗澡。
 ...
显示全文
本文内容均转自微信公众号【礼乐嘉谟】
     个人觉得礼乐嘉谟作为该剧的礼仪指导团队,还是非常良心的,剧里很多东西都是非常有历史依据,为该剧添色不少。
      在《军师联盟》今天的更新中,曹丕和司马懿经历了“延误军机——入狱——在狱中灰头土脸地想办法——出狱”这一波折起伏的过程,二人之间的感情和对彼此的信任在这一系列事件中逐渐升温,夹馍君和小伙伴们也在其中看到了曹丕的进一步成长。
     

     而在出狱之后,曹丕和司马懿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洗澡,以洗去一身的困乏和狱中的污秽。
然而,万众瞩目的二人共浴画面并未出现,我们所看到的场景只是两人分别端坐在自己的浴桶中,黑漆漆的桶壁和缭绕的水汽将二人脖子以下不管能说不能说的的部分都遮得严严实实,令人失望。
但无论如何,别人依旧抓住了整场戏的重点——洗澡。
     

    与今人想怎么洗就怎么洗不同的是,古人的洗澡是有一定讲究的,且受制于古代客观条件,他们洗澡的步骤也与我们有一些差距。
首先要澄清的一点是,古人的卫生状况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感人。早在先秦时期,古人便“三日一洗头,五日一沐浴”。到了汉代,还出现了“休沐”。《汉官仪》记载:“五日一假洗沐,亦曰休沐。”即是说官员们在上了五天班之后,可以专门休一天假来洗澡。
    

     我们知道古时候称洗澡为“沐浴”。事实上,古人将洗涤分得极细,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云:“沐,濯发也。”“浴,洒身也。”“洗,洒足也。”“澡,洒手也。”
洗澡是对身体的清洁,而在古人看来,对身体的清洁只是洗澡的一部分功能,其更大意义在于对心灵的洗涤。商汤王在自己的澡盆上刻有一句:“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即是对洗澡这一深层次道德文化意义的完美呈现。
   

    当然了,虽然古人的洗澡频率比大多数现代人的固有印象高很多,但在重视礼教的封建社会,这个澡也不是说洗就能洗的。尤其对于贵族来说,洗澡也要遵循一定的礼仪。
    

    《礼记·玉藻》记载:“日五盥,沐稷而靧粱,栉用椫栉,发曦用象栉,进禨进羞,工乃升歌。浴用二巾,上絺下绤,出杅,履蒯席,连用汤,履蒲席,衣布曦身,乃屦进饮。”
     这段话的大概意思是说:(君子)一天要洗五次手,用淘樱的水洗发,用淘粱的水洗脸。梳理湿发要用白理木做的梳子;梳理干发要用象牙梳子。洗过澡后要喝点酒,吃点东西,同时命乐工升堂唱歌。洗澡时要用两种浴巾擦身,擦上体用细葛巾,擦下体用粗葛巾。从浴盆中出来,要先立在蒯席上面,用热水冲洗双脚,然后再脚踏蒲席,穿上布衣以吸干身上水滴,最后穿上鞋子,接着再喝点酒,吃点东西,听听音乐。
      

      整个过程说不上极其繁杂,甚至某种程度上来看是比较科学的,但对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的现代人来说,这样一套完整的洗澡流程也颇耗时间。
不只是对自己洗澡有一套严格的流程,在古人看来,为客人提供一个良好的沐浴环境也是礼的一部分。《周礼·仪礼·聘礼第八》中说“管人为客,三日具沐,五日具浴。”即是说招待客人,要为客人提供三天洗一次头,五天洗一次澡的条件,才算得上礼数周全。
      

      在《礼记》的记载中,我们在看到古人沐浴的步骤之外,还可以对当时的清洁用品有一个大概的了解。汉代早期的时候,贵族们洗浴时站在一种“浴盘”中由侍者浇水而洗,浴盘要选大于洗头或洗手所用之盘。在马王堆出土的一件云龙纹漆浴盘是汉代“軚侯家”的沐浴用具,直径达到了72厘米,其大小足够一个成年人站在其中由侍者浇水洗浴。
        

       至于浴室的问世,《礼记》中有“外内不共井,不共湢浴”的记载。“湢”就是古代的浴室。在扬州蜀岗的汉广陵王墓博物馆内保留有中国沐浴史上最早的私人专用洗澡间。在著名的“黄肠题凑”高规格木椁墓群中的王墓室西厢第五进内,有近十平米左右的洗沐间,全用整块金丝楠木铺就。内有双耳铜壶、铜浴盆、搓背用的浮石以及木屐、铜灯、浴凳等一整套沐浴用具。
原始人哪个身体部位脏了,就抹点土然后用水冲一冲,因为土呈碱性,可与油发生皂化反应。而在后来,人们发现原始的碱去垢更快,且与土比起来更卫生,土就被淘汰了。
       

       科普过后,该礼仪团队现场指导老师还爆出了现场的拍摄情况。
       

       拍摄的时候,导演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上首盆和下首盆要怎么放。这不是难题,但是鲤鱼们惊讶于导演的细心,连洗澡都能想到上首和下首的尊卑问题。
所以我们就能看到剧中,子桓哥哥在右手边,而仲达叔叔在左手边。
        

        这场戏的拍摄时间是开机后的两个礼拜,也就是2月中旬,刚刚进入春天的横店,气温并没有回暖。
大家虽然看到整场戏营造的是白天的氛围,其实是在晚上拍的。灯光老师利用非常厉害的布光技巧,使大家以为这还是白天。
       

       拍摄那天的晚上,小鲤鱼可是穿着两件外套一件羽绒服呢,而子桓哥哥和仲达叔叔脱光光在屋子里面,小鲤鱼真是超级心疼。幸好道具哥哥准备的水是热热的,每条拍完就马上裹浴巾加热水。
而小鲤鱼蹲在导演身后看着监视器流口水看细节,吴老师和李晨老师的身材好好啊,等等,鼻血也要流出来了。
      

      曹丕和曹植的夺位之战刚刚拉开序幕,剧中人物的命运还尚未明了,但我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纵古论今,无论高低贵


以上文章内容均转自微信公众号【礼乐嘉谟】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