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汉时期女子地位是高是低?从郭照私奔说起

元气少女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礼乐嘉谟】
       
      在施展多集撩妹大法之后,曹丕终于在第11集把郭照拐回了家。
      

      与昨天播出的曹丕和甄宓之间礼数齐全、万众瞩目的婚礼不同的是,曹丕与郭照的结合并未大操大办,从观众的角度甚至看不到任何仪式。
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说,郭照这一行为可以被称作是私奔。
      

      说起私奔,就不得不先解释一下到底我们所说的“明媒正娶”是什么意思。
《孟子·滕文公下》:“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钻穴隙相窥,逾...
显示全文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礼乐嘉谟】
       
      在施展多集撩妹大法之后,曹丕终于在第11集把郭照拐回了家。
      

      与昨天播出的曹丕和甄宓之间礼数齐全、万众瞩目的婚礼不同的是,曹丕与郭照的结合并未大操大办,从观众的角度甚至看不到任何仪式。
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说,郭照这一行为可以被称作是私奔。
      

      说起私奔,就不得不先解释一下到底我们所说的“明媒正娶”是什么意思。
《孟子·滕文公下》:“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钻穴隙相窥,逾墙相从,则父母国人皆贱之。”
这里的经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约,便是明媒正娶。
在昨天的关于曹丕和甄宓婚礼礼仪的推送中,夹馍君提到了“婚聘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徵、请期、亲迎,由于篇幅限制,我们昨天并未对这六个步骤做出详细的解释,今天补上。
     纳采,即是男方家庭请媒人向女方提亲。
     问名,在女方答应议婚后,男方请媒人问女子名字、生辰等,以于祖庙占卜定凶吉。
     纳吉,指男方在卜得吉兆后与女方订婚。
     纳徵,又称纳币,指男方送聘礼到女方家。
     请期,指男方携礼至女方家商定婚期。
     亲迎,婚期之日男方迎娶女子至家。
     

     在甄宓与曹丕的大婚中,《军师联盟》着重表现的是“亲迎”这一步,对于婚礼前的步骤并未做过多呈现,但无论如何,这段婚姻是属于明媒正娶一类的。
     而孟子所说“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钻穴隙相窥,逾墙相从,则父母国人皆贱之。”便是对私奔的描述。
说起私奔,也许很多人的脑中瞬间浮现出了一个个充满了浪漫的传奇故事。在众多私奔故事中,流传最广的可能是“文君夜奔”。西汉辞赋家司马相如在困顿之时参加了临邛令王吉所设宴席,在其上一曲《凤求凰》吸引了临邛富人卓王孙的女儿卓文君的注意,文君便于夜间瞒着父亲投奔司马相如而来,二人一路逃到成都,虽然着实过了一段贫困的日子,但其名声传于后世,成为一段佳话。
      

      然而在文君夜奔的故事中,更吸引我的不只是司马相如和卓文君之间的爱情,还有对当时女子地位的思考。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封建时期的女子地位是很低的,夫死再嫁和私奔之类的事情可说是难以想象,但无论是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还是《军师联盟》中郭照与曹丕,张春华与司马懿,都让我们意识到,起码在两汉时期,女子的地位并非像我们想象中的一般低下。甚至在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张春华拧着司马懿耳朵教训他,而司马懿的“小拳拳”捶张春华肩膀时候的“萌态毕现”。
     

      在《军师联盟》中,最吸引小伙伴们的剧情有时候并不是朝堂之上的权谋和谋士之间的争斗,而是司马懿家的日常。张春华和司马懿之间的相处模式平常而温馨,未见夫对妻的绝对统治,也没有妻对于夫的屈从。我们可以说这和人物性格有一定关系,但当时的社会背景也为这种相对平等的相处做出了贡献。在两汉时期,妇女是拥有较高家庭地位的,这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妇女在当时的家庭中作为主动劳动力之一能够得到较多的家庭收入;二是其时妇女拥有财产支配权和继承权,作为家长之一的女性,这一继承权高于儿子;三是妇女对于其他家庭成员具有一定的支配权;四则表现在妇女对于家庭事务的决策权上。可以看到,张春华在司马家的地位于这四个方面中均有体现。
     

     汉王朝由于是从秦废墟中重建,女子与男子同样要赋税徭役,她们并没有真的和后来的家庭妇女一般脱离生产,仍然为家庭的生活贡献自己的力量,经济基础决定生存地位嘛,所以汉代女子的地位仍比我们后来的“大家闺秀”要高的多。汉代女性通过自身的努力,争取婚姻自主和自由,提升了自己在家庭中的地位,获得了社会的认同。汉代女性在婚姻自主上的这种独立、向上的精神风貌其实和当时自信、乐观、积极进取的大汉精神及自由开放的社会风貌有关。汉代女性日常行为模式还没有完全套上礼教的枷锁,她们的情感和个性受外界的压抑相对较小。
    

    事实上,虽然两汉时期已经步入了封建社会,但因为束缚女子的“三纲五常”“三从四德”尚未深入人们内心,故而女子在这一时期的婚姻生活中仍然保有着一定的自主权。卓文君“当垆卖酒”,张敞之为妻画眉,孟光女自择夫婿,吕子衡求娶刘女。这些例子都出现在汉代,侧面也证明,汉代女子的社会地位与重要性。
至于后世常说的“从一而终”,在汉代也并不严苛,汉代女性的再婚也是相当普遍的。西汉孔光曾说:“夫妇之道,有义则合,无义则离。”“义”指的就是夫妻间的情义,没有情义了,何不改嫁或再嫁呢。相看成厌,本就失了乐趣,何苦难为彼此?《孔雀东南飞》女主刘兰芝,“还家十余日”,就有媒人登门为县令的儿子求娶。剧中的甄宓,袁熙之妻,曹丕依然没有客气。所以,哪怕已有先嫁,汉代妇女依旧可以再嫁而不用遭到后世那些非议。
       

       至于离婚,这里就稍稍提一句。毕竟不光彩的事情,到哪儿都得遮着捂着,所以汉代妇女的离婚反倒阻碍颇多。虽然汉代法律一定程度上保障了离婚后女子的财产权,但是妻子一般只能在丈夫有恶疾,家贫等情况下才能主动提出离婚,而且她们只能是“求去”,必须得到丈夫的同意才行。
     

     虽然《军师联盟》是一部以司马懿的生存发展为主的“男人戏”,但其中对女性角色的塑造也同样鲜活灵动,带有当时的社会特征和鲜明的人物性格,也为我们了解两汉时期的女性地位打开了一个窗口。

以上内容转自微信公众号【礼乐嘉谟】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