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 风暴 6.4分

当正义被逼上绝路,一个好警察如何替天行道

品茗听雨轩
3D警匪片《风暴》,是一次难得的尝试,资深编剧袁锦麟初次做导演,在监制江志强和刘德华、动作指导钱嘉乐的支持下,将香港最经典的类型片加以3D化,取得了不错效果。在火爆刚猛的动作特效场面之外,本片杜对人性的深刻挖掘,特别是对正义的终极拷问,令观众印象深刻。在以往的港产警匪片和黑帮片中,香港警察往往是以亲民卫民、奉公守法的完全正面形象出现。《风暴》在这个基础之上,向更深的层次进行了挖掘,展示了当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冲突之时,执法者内心的至为痛苦的冲突与煎熬、彷徨与抉择。
《风暴》当中,刘德华饰演一名香港警界精英——吕明哲。作为执法者,他应当手持正义之剑,严格秉公办事。然而,作为一位有良知的普通人,当他看到法律本身无法制裁犯罪嫌疑人曹楠、啪哥的时候,尤其是看到女童惨死而作为警察的他竟不能在法律程序允许的范围之内对其予以制裁的时候,内心深处激起的义愤使他纠结、抓狂,继而爆发,从而由一名应完全被法律规范、约束的警局公职人员,蜕变为遵照良心的直接呼唤“替天行道”的正义的裁判者和对罪犯的制裁者。他试图通过自己的双手,超越法律的藩篱,去惩戒“撒旦”之恶。
在影片的后半部分,作为香港商业中心的中环街道,...
显示全文
3D警匪片《风暴》,是一次难得的尝试,资深编剧袁锦麟初次做导演,在监制江志强和刘德华、动作指导钱嘉乐的支持下,将香港最经典的类型片加以3D化,取得了不错效果。在火爆刚猛的动作特效场面之外,本片杜对人性的深刻挖掘,特别是对正义的终极拷问,令观众印象深刻。在以往的港产警匪片和黑帮片中,香港警察往往是以亲民卫民、奉公守法的完全正面形象出现。《风暴》在这个基础之上,向更深的层次进行了挖掘,展示了当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冲突之时,执法者内心的至为痛苦的冲突与煎熬、彷徨与抉择。
《风暴》当中,刘德华饰演一名香港警界精英——吕明哲。作为执法者,他应当手持正义之剑,严格秉公办事。然而,作为一位有良知的普通人,当他看到法律本身无法制裁犯罪嫌疑人曹楠、啪哥的时候,尤其是看到女童惨死而作为警察的他竟不能在法律程序允许的范围之内对其予以制裁的时候,内心深处激起的义愤使他纠结、抓狂,继而爆发,从而由一名应完全被法律规范、约束的警局公职人员,蜕变为遵照良心的直接呼唤“替天行道”的正义的裁判者和对罪犯的制裁者。他试图通过自己的双手,超越法律的藩篱,去惩戒“撒旦”之恶。
在影片的后半部分,作为香港商业中心的中环街道,在各种现代化武器的轮番轰炸之下,几近毁灭殆尽。这一场景,既具有犯罪团伙被摧毁的表层含义,也昭示着人性中某些东西的破灭。我们无法评论吕明哲这种充当绝对裁判者的做法是否妥当,但是他与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无人生还》中的法官沃尔格雷夫的做法如出一辙——同样是在法律以外,制裁法律所不能制裁的罪行,而制裁者也终因这种越界的制裁行为而身陷囹圄。在沃尔格雷夫遗留的自白信中,我们能够察觉出他在执行正义的外衣之下所潜伏的阴郁与暴戾。吕明哲的潜意识中是否也有这种复杂的动机?这就需要读者们走进影院亲身体会了。
“原始复仇”原本是在法律制度尚不健全的古代,对犯罪行为的一种普遍的制裁方式,即所谓“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然而随着人类社会的演进,法律逐渐在社会管理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法制成为现当代文明社会制裁罪犯的唯一准绳。本片故事的发生地香港,早年沦为英属殖民地,在被英国统治的一百多年的过程中,逐渐发展出一套相对健全的法律体系。香港素以法制文明发达著称,香港的警察作为公职人员,也以秉公守法作为其职业准则。然而,法律毕竟也有难以触及的角落。影片中胡军所饰演的凶徒曹楠和吕良伟所饰演的凶徒啪哥如此残暴而嚣张,倚仗着“证据不足”,试图逃脱法律制裁,挑衅重案组的刑警。如同韩国电影《杀人回忆》中那位苦于没有线索缉拿惯犯的警察一样,望着惨死的小女孩那幼小的身躯,吕明哲愤怒了。他希望在法律所允许的程序之外,探寻到一条惩治罪恶、实现正义的路径。他成功了,但又抑或说失败了。在实体正义实现的同时,他却违背了程序正义,从而陷入了两难的窘境。
《风暴》在贺岁档挟强大的演员阵容与极端震撼的3D效果强势登场,袁锦麟无疑具有将该片塑造为香港警匪片里程碑的雄心。不仅有对人性的拷问,也有对正义的探究。尤其是影片中表现的人性与公理的对峙,道德与法律的矛盾,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的冲突,以其深刻而又贴近生活的极端真实,仿佛在拷问着我们每个人的良心,同时启发我们思考到底什么是“正义”。
76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风暴的更多影评

推荐风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