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 7.8分

流着血,冷笑

楷威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从知道《青梅竹马》这部电影开始,就一直没有机会看到高清版的,这次终于有了,就像去年终于有机会看清《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里那些青春的脸。《青梅竹马》不一样,这里能看到的是台湾电影里最有分量的一些人,比如侯孝贤、柯一正、吴念真年轻的脸。杨德昌已经去世十年,他不但是这部影片的导演,也是编剧之一,而另外两个人是侯孝贤和朱天文。看到这样的阵容,熟悉台湾电影的人,应该明白这部电影的意义所在。

被捅了刀子的主角

在电影结尾,被捅了刀子,流着血的阿隆(侯孝贤扮演)安静地坐在街道边抽烟,冷笑。这个场景让我想起谢飞的《本命年》,姜文扮演的李慧泉最后也是被人捅了刀子,也有着相似的意象。阿隆是看着街边的电视机,想起1969年的棒球比赛冷笑;李慧泉是在看戏的人群中冷笑,只有他一个人,大家都回头看他。但都是同样倒在血泊里的主角。

新的空间不代表新的未来

影片开头,就是阿隆和阿贞(蔡琴扮演)在看房子,空房间里,两个人设想着搬进来之后的状态。这象征着一种新生活的开始,可是我们从故事中了解到搬进新居,并不能代表能重获新生。同样的,结尾也是在空屋里,不过更宽敞,因为开场是家庭居住,结尾是商务办公,标...

显示全文

从知道《青梅竹马》这部电影开始,就一直没有机会看到高清版的,这次终于有了,就像去年终于有机会看清《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里那些青春的脸。《青梅竹马》不一样,这里能看到的是台湾电影里最有分量的一些人,比如侯孝贤、柯一正、吴念真年轻的脸。杨德昌已经去世十年,他不但是这部影片的导演,也是编剧之一,而另外两个人是侯孝贤和朱天文。看到这样的阵容,熟悉台湾电影的人,应该明白这部电影的意义所在。

被捅了刀子的主角

在电影结尾,被捅了刀子,流着血的阿隆(侯孝贤扮演)安静地坐在街道边抽烟,冷笑。这个场景让我想起谢飞的《本命年》,姜文扮演的李慧泉最后也是被人捅了刀子,也有着相似的意象。阿隆是看着街边的电视机,想起1969年的棒球比赛冷笑;李慧泉是在看戏的人群中冷笑,只有他一个人,大家都回头看他。但都是同样倒在血泊里的主角。

新的空间不代表新的未来

影片开头,就是阿隆和阿贞(蔡琴扮演)在看房子,空房间里,两个人设想着搬进来之后的状态。这象征着一种新生活的开始,可是我们从故事中了解到搬进新居,并不能代表能重获新生。同样的,结尾也是在空屋里,不过更宽敞,因为开场是家庭居住,结尾是商务办公,标志着阿贞新的工作即将展开。但是新的工作就意味这崭新的未来吗?恐怕不见得。正如影片中阿隆的台词:结婚和去美国一样,都不是万灵丹,都是短暂的希望,让你以为一切可以重新开始的幻觉。另一方面,这空房间的感觉,也让人想起蔡明亮的电影里出现的房间,那里面有着人性的私密和欲望,比如《爱情万岁》哭泣的杨贵媚和在床下自慰的李康生。

人类的困境是永恒的主题

正如阿隆那没有希望的台词,表现出人类困境的永恒主题。这不像后来杨德昌电影里大段说教式的独白。但人物之间的冲突,特别是男女主角之间的争吵和分离,将那种无助和绝望放大。最后以阿隆流着血的冷笑结束,电影里充满了安静而有力的压抑。对人类困境的反思,特别是普通人在命运中的挣扎和困境一直延续到杨德昌最后一部作品《一一》。

以阿隆主角带出来身边更多无助的人,比如吴念真扮演的出租车司机。阿隆会在临走前,给他兜里揣上一些钱。但这仍然不能阻止赌博的妻子。这段场景的某种感觉和基调有点像贾樟柯电影里的小武。

1985年,也许是因为电影太早了,或许是这里面有不同创作者的声音,以至于跟后来杨德昌的电影不是很像,他更像是几个台湾电影人创作集合。但电影中透露出来的某种感觉,却影响着台湾电影后来的发展。至少,在这影像中,还有着可以拿来怀念的岁月,还有用来见证台湾电影人的印迹。于是,这些都成珍藏的理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青梅竹马的更多影评

推荐青梅竹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