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无明 一念无明 7.9分

由”一念无明“展开的

无适
“没有了音乐就退化耳朵
 没有了戒律就灭掉烛火
 像回到误解照相术的年代
 你摄取我的灵魂
 没有了剃刀就封锁语言
 没有了心脏却活了九年”

                                                                        ——毕赣 《路边野餐》

时间是六月二十九日 黑夜
动笔的原因是 电影《一念无明》

这次我没有流泪。观影时没有,结束后也没有。是日渐麻木还是真的已放下过去,我不知道,好像也已失了兴趣。只是这种精神被抽离的疲惫与无力感一直与我纠缠,让我想起了当初的《海边的曼彻斯特》。那晚本想用音乐麻醉自己却又偏偏是朴树的《生如夏花》,当他唱那句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时,我终究没能控制住自...
显示全文
“没有了音乐就退化耳朵
 没有了戒律就灭掉烛火
 像回到误解照相术的年代
 你摄取我的灵魂
 没有了剃刀就封锁语言
 没有了心脏却活了九年”

                                                                        ——毕赣 《路边野餐》

时间是六月二十九日 黑夜
动笔的原因是 电影《一念无明》

这次我没有流泪。观影时没有,结束后也没有。是日渐麻木还是真的已放下过去,我不知道,好像也已失了兴趣。只是这种精神被抽离的疲惫与无力感一直与我纠缠,让我想起了当初的《海边的曼彻斯特》。那晚本想用音乐麻醉自己却又偏偏是朴树的《生如夏花》,当他唱那句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时,我终究没能控制住自己,后来还和朋友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也是着实把人吓了一跳。
我看着电影里那患有躁郁症的主角,没法不想到其他的事。当时非议的人并不在少数,好在媒体还不是那么地无缝不钻。
抱歉我又开始说这个了。

有时候会想是不是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一颗随时会引爆的炸弹,只是被名叫“正常”的原则与纲领所束缚着,久而久之,也就忘了自己也是一个潜在的危险呢。
在这个人人都需要标签与被标签的社会里,“正常” 是成为人的最重要的条件。没有它就没有平等没有尊重没有谅解。于是我们就可以在婚礼上觥筹交错大谈权势与金钱,就可以穿着宗教救赎的外衣公开别人不愿提及的过去,就可以对“不正常”行为拍照取乐甚至公布至网上任人嘲笑。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正常”。虽为同类,“不正常”的人只属于社会结构之外。私认为这个概念与反乌托邦是一致的。

想起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的那句 “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只是这种毁灭不仅局限于盲目又无止尽的娱乐,更来源于身处错误的大多数而又不自知的愚昧与偏执。这又回到了之前我关于《异次元杀阵》的感想,即当犯错的主体扩大到整个社会时,这个错误也就不存在了,到了那时,只会美其名曰人性的固有缺陷。甚至会有人说人性因有类似的缺陷而美好,可更多的人只是沉默,因为沉默是看见人性最好的方法,然而他们很多时候也只是随波逐流罢了,毕竟只有很少的人才是王小波笔下那只特立独行的猪。
这世上有千万的理由让人“正常”,与其说叫“融入社会”,不如说是为了“不被社会所排斥”。
让人揪心的是,看着银幕上那些“正常”人排挤疏远“不正常”人时,现实里的“正常”人知道那样是错误的,然而电影结束后,他们可能就是不久前自己所鄙夷的人。电影里的那个躁郁症患者阿东尚且有导演给他一个暖心的结局,可现实的阿东未必这么幸运。

当阿东在夜晚的香港街头奔跑时,这一种轧碎身心的孤独,像他一样,仿佛都是这个现代社会里无处安身的游魂。那些在阿东的身影后愈渐消失的行人,又何尝不是与阿东一样。
只是现代社会将人束缚得太紧,反而给人一种高度联结的错觉。看似有千万种舒缓的途径,可到最后依然只是在对情感的误解中渐行渐远。阿东和他的父亲,他的前未婚妻,他的朋友之间,都存在着情感,然而他们却又因情感而互相伤害。里面固然有人的不同性格所带来的偏差,但真正使人丧失了情感能力的,恐怕还是这个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
阿东的父亲迫于不断增大的经济压力抛弃了家庭,阿东的弟弟阿俊觉得金钱可以解决一切的情感问题而选择了逃离,阿东的前未婚妻因为帮阿东还债买不起房而怨恨阿东,仿佛人人都有伤害与冷漠的理由。在这样的环境里,独善其身尚且困难,又何谈互帮互助。

现代社会教会了我如何跨越物理距离去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却唯独没有教会我如何去生活,如何去爱。

阿东的原生家庭是一个沼泽,付出更多带来的只有越陷越深的后果。这或许是一个极端,然而家庭关系的高压下扭曲发展的亲情关系在东亚社会里并不少见,中国尤甚。过度捆绑的亲情反而抑制了彼此之间本该健康成长的情感关系。久而久之,就有了 “一念无明” 这样的结局,即一念的错误导致了此后永恒的错误的轮回,直至完全为其所蔽。只是这样一种观察者的姿态,又怎能断定不是另一种自以为呢。如果最后依然还是进入了互相伤害的循环,这一场伦理的战争,谁又配当那个赢家。

在新加坡的每一天几乎都会外出,只能说那初来乍到的新鲜感暂时还没有褪完。生活在这样的大都市里,人都好似穴前涌动的蚂蚁。有时望着窗外闪过的摩天楼,竟惶惶然不知自己此身在何处,好像脚下经过的土地都是虚假的。可一扫周围那些匆忙在地铁线之间奔波的人,他们也许正在因为自己未竟的城市梦而闪着光亮。说到底,人间处处似围城。人在都市里的归属,真是一个永久的谜题。
影片的结尾,隔壁的小孩对着墙念着《小王子》里的对白,而另一边的阿东不住地靠墙流泪。是《小王子》给了阿东真正的救赎吗?我不知道。可是即使是《小王子》,也依然是一个历尽孤独与流浪的故事。想来不知要穷尽多少光阴度过多少旅行,才能在散落的无数星球间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颗,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好像本来也就是无穷尽的。那些找到了却又失去的,不知是不是比那些从未拥有过的更为不幸呢。

写到这儿就可以了,不然又会一发不可收拾,惹人厌了。
有点乱,凑合着看看吧。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九日
                                                                                                                                                        无适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念无明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念无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