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 亲爱的 8.3分

雨过留痕

Mr.mouse
雨过留痕
                     ——浅析电影《亲爱的》视听语言特色
    “我亲爱的小孩,为什么你不让我看清楚,是否让风吹熄了蜡烛,在黑暗中孤独漫步”陈可辛执导的影片《亲爱的》是一部沉重的打拐题材的电影,讲述以田文军为首的一群失去孩子的父母去寻孩子以及养育被拐孩子的农村妇女李红琴如何为夺取孩子做抗争的故事。影片用失去孩子家人的眼睛,讲述拐卖孩子对亲生父母还是领养的家庭都是一种伤害与被伤害,深深的刺痛了每一位观众的心灵。电影的精彩不仅取决于主题的现实性,更有导演对视听语言的娴熟运用,视听语言是影视艺术的重要载体,是观众审美的第一印象,也是电影表达主题最直白,最有效的方式。
     特写是景别的一种,是最能体现主题的部分,特写的选择与创作让影片画面具有丰富性与多义性增加了艺术美感。随着电影的开始,田文军笨拙地修理起了网线,一根红线头悄悄落下,缠绕在黑色的电线中,线头和电线大小的对比,形象的渲染了电影的基调,为以后的故事发展埋下了伏笔;经过...
显示全文
雨过留痕
                     ——浅析电影《亲爱的》视听语言特色
    “我亲爱的小孩,为什么你不让我看清楚,是否让风吹熄了蜡烛,在黑暗中孤独漫步”陈可辛执导的影片《亲爱的》是一部沉重的打拐题材的电影,讲述以田文军为首的一群失去孩子的父母去寻孩子以及养育被拐孩子的农村妇女李红琴如何为夺取孩子做抗争的故事。影片用失去孩子家人的眼睛,讲述拐卖孩子对亲生父母还是领养的家庭都是一种伤害与被伤害,深深的刺痛了每一位观众的心灵。电影的精彩不仅取决于主题的现实性,更有导演对视听语言的娴熟运用,视听语言是影视艺术的重要载体,是观众审美的第一印象,也是电影表达主题最直白,最有效的方式。
     特写是景别的一种,是最能体现主题的部分,特写的选择与创作让影片画面具有丰富性与多义性增加了艺术美感。随着电影的开始,田文军笨拙地修理起了网线,一根红线头悄悄落下,缠绕在黑色的电线中,线头和电线大小的对比,形象的渲染了电影的基调,为以后的故事发展埋下了伏笔;经过了漫长而艰辛的寻找,鹏鹏终于回到了亲生父母身边,可孩子面对田文军那迷茫的眼神,亲人相见却又有一堵无形的墙,使得主题淋漓尽致的表达出来,刺痛每一名观众的心灵。
     导演对电影镜头语言通过摄影机镜头呈现,摄影机以镜头为载体,同时通过镜头将信息传递给观众的一种语言交流形式,以一种更完美的方式将电影传递给观众。影片的开头,一组组的摇镜头向我们展现的是密密麻麻的旧电线、破旧的房、凌乱的城中村,这些都寓意着离婚的主人公田文军的生活死气沉沉,唯有与儿子在一起时他才能得到快乐和安心,可孩子的丢失,却让他连这样的生活也不能得到,一种深深的无奈感弥漫在荧幕上,含蓄的表达了电影沉重的主题;在互助大会上,韩总轻轻的把话筒递给了鲁晓娟,可她犹豫了,一个空镜头的出现,空气中充满张力,达到了一种无声胜有声的气氛,慢慢的刻画出了她内心的悲伤,达到了最佳表现效果;李红琴为了见杨吉芳晚上去孤儿院,镜头先从门内照,平和安详,再照出去,原来这平淡的见面是建立在这么危险之上,正反打镜头给观众一种心灵上的震撼,观众的哭点也会随着李红琴与小孩四目相对时达到巅峰。影片中的主题“二次拐卖”道德与法律的矛盾也随着这一幕的出现也渐渐显示出来。
随着电影技术的革新与观念的进步,声音在影片中的作用也越来越重要,声音不仅能营造现场感,真实感,还能创造画外空间,发挥造型功能。《亲爱的小孩》,从歌名就能看出是和孩子有关的一首歌,非常符合电影的主题,是以孩子为主线的,影片结尾处也响起了这首歌,使观众深深陷在里面不能自拔,更添了一份心酸;整部电影的歌曲几乎都以一种较为内敛抒情的慢板歌曲,充分的抒发了人物当下的内心情感,也在侧面表达着整部电影的情感基调;当李红琴说孩子不能吃桃的,悲伤的钢琴声响起,拐卖,就是伤害与被伤害,刺痛了无数观众的心灵。
   电影《亲爱的》没有落入善恶分明、结论清晰的套路,也没有把人性的矛盾完全集中在一个人物身上。在人生的经验中,几乎每个人都曾经追问过对与错、善与恶,也希望有一个明确的判断来衡量自己的行为对与否。这种对人生行为的追问正是伦理诉求,伦理诉求的人文价值在于它既有益于社会认可,又有益于自身对生命的反思。这种矛盾冲突不是“对”与“错”的较量,而是“爱”与“恨”之间的抉择,表达了对芸芸众生的普遍悲悯、同情与理解,影片获得的好评如潮,市场以自己的方式回报了人文精神的诉求方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亲爱的的更多影评

推荐亲爱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