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仁波齐 冈仁波齐 7.7分

我们在躲避什么?

V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2012年底我曾因工作驻藏区生活了一个月(当时的随笔附最后)。时隔4年多我看了冈仁波齐,又产生了强烈的挥笔冲动,于是乎,有了下面的文字。其实这是我的第一篇影评。
      这部电影我原以为是一部两极分化严重的电影,喜欢的喜欢,不喜欢的不喜欢,但是目前7.8的评分,1万3的评价,证明这部电影成功了,做到了内行看了门道,外行也看了热闹。我给这部电影定位是纪录片,不管是不是摆拍,是不是套路,他让我看到了很多藏区独有的东西,让我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和回想。
      影片有个小细节我强调一下。iphone手机,在观影的时候有热心的观众不断提醒我磕长头队伍给家人通话时使用的手机是苹果手机,在这里我向他们竖一个中指表达谢意。据我的了解,在拍摄影片的那年,大部分国产手机的语言设置是没有藏文选项的,而iphone手机一直都有,所以纯藏区的大部分藏民使用手机都是用的iphone手机。这里我既佩服张杨,没有胡乱植入一个手机品牌,豪取一笔广告费,又对我们对自己文化的漠视感到沮丧,不过近两年有了好转,好多国产手机出厂就自带了藏文显示的选项。
      回...
显示全文
2012年底我曾因工作驻藏区生活了一个月(当时的随笔附最后)。时隔4年多我看了冈仁波齐,又产生了强烈的挥笔冲动,于是乎,有了下面的文字。其实这是我的第一篇影评。
      这部电影我原以为是一部两极分化严重的电影,喜欢的喜欢,不喜欢的不喜欢,但是目前7.8的评分,1万3的评价,证明这部电影成功了,做到了内行看了门道,外行也看了热闹。我给这部电影定位是纪录片,不管是不是摆拍,是不是套路,他让我看到了很多藏区独有的东西,让我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和回想。
      影片有个小细节我强调一下。iphone手机,在观影的时候有热心的观众不断提醒我磕长头队伍给家人通话时使用的手机是苹果手机,在这里我向他们竖一个中指表达谢意。据我的了解,在拍摄影片的那年,大部分国产手机的语言设置是没有藏文选项的,而iphone手机一直都有,所以纯藏区的大部分藏民使用手机都是用的iphone手机。这里我既佩服张杨,没有胡乱植入一个手机品牌,豪取一笔广告费,又对我们对自己文化的漠视感到沮丧,不过近两年有了好转,好多国产手机出厂就自带了藏文显示的选项。
      回到影片的主题:磕长头。我今年30岁,下个月准备花费10天、几万块去学三角翼,有人说我是头脑发热,一时激情做出的这个决定,我不反驳。但是磕长头这个事,绝不是靠一时激情能够完成的。一个人可以保持10天,20天的激情,但是一年两年时间里,日复一日同样的行为是不能用激情来解释的。不是激情,那就谈信仰,信仰,只要没有损害他人的利益(比如极端组织),那就是高尚伟大的,就好比共产党员的信仰是共产主义,磕长头是藏民的信仰,同是信仰,是没有高低优劣之分的。影片里磕长头的一行人每天晚上在帐篷内都会一起唱经文,而现在的人们更喜欢去KTV喝酒唱K,你能说清楚帐篷内的人和KTV内的人谁更快乐幸福吗?
      影片中有首藏歌,大概歌词的意思是我们都是一个妈妈的孩子,事实上藏民确实是如此对待,朴素、与人为善、对每个人都像亲人一般,就连磕长头都要把众生的幸福平安放在前面。在这个问题上我很纠结,我们现在是怎么了,人与人之间为什么这么冷漠,为什么有这么深的隔阂。我有一个西瓜理论,不会选西瓜的你去买西瓜,你会相信卖瓜人给你选的西瓜吗?如果卖瓜人给你选的西瓜并不好,你又如何看待?影片里拖拉机驾驶员被无意撞伤又是如何对待?现在的人,不愿意去相信另一个人,甚至把人都往坏处想,摔倒的老人就是诈骗犯,这种观念其实细思极恐!当然,这不是一人一力,一朝一夕造成的局面,但是你我都不尝试去改变,那谁又来改变我们呢?
      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枝花,五十六个兄弟姐妹是一家。是谁写的,又是谁唱的?是别人不爱我们了,还是我们不够爱别人?我记得我在藏区生活的日子中,住的楼下是一间小卖部,店家是一个会说汉语的藏族大叔,有一次闲聊中有这么一段对话。我说:“我们来这段时间你的生意应该好很多吧。”大叔回答:“是生意好了,但我不太喜欢你们来,因为你们打扰了我们宁静的生活。”就像影片中那名藏族大叔说的:“以前我们耕地,准备好肉、酒,像庆祝节日般劳作。现在的孩子一两天就耕好了,把牛累成了什么样子。现在也成了机器的时代,都是孩子们说了算。”异曲同工的无奈让我深思,或许我们是给了他们科技、文明、进步,但那是他们真正想要的吗?
      第一次写影评,还是没逃离满嘴的贪嗔痴。言归正传,这是一部值得你细看的电影,是一部会载入史册的电影。因为谁也不能保证若干年后还会有人磕长头。
                                                                                                  BY :Jordan_qiu 2017.6.29
                                                                   色达随笔
      作为大自然的一个组成部分,高原、大海、沙漠、丛林等等都是我有生之年想要踏足的地方。有幸的是在2012年末达成了其中一个心愿,来到了近4000海拔的色达县。进入高原不可避免的来了2天高原反应,具体表现为头胀胸闷,1夜几乎未眠。2天的调整加上2支红景天的帮助慢慢适应了数千海拔带来的不适。但是空气稀薄的差异还是很明显,走快了或者上下楼梯都会气喘吁吁。如此,有了第一个撼动我的思考,这样残酷的环境下孕育出来的该是怎样一个坚毅勇敢的民族,他们的身体、意志、精神是何等的强悍。一个人,从出生到去世无时无刻都在同环境作斗争,这让我联想到了耶律撒冷,上百年从不间断的战争让那里的人们从出生就一直面对着死亡,也让生命的意义表现的更厚重更饱满。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在这里的忧患就是求生的本能,就连在色达的各种动物都展现出了它们与内地更为进化的特征。牛是牦牛,毛更多皮更厚;狗是藏獒,体型更大,兽性更足;就连乌鸦都是给人额外威武的气势。
      环境残酷的另一面是自然保留的完整性。色达这个无工业的县城保留着高原原始的美丽,蓝天,白云,连绵不绝的山峦是我不能用语言描述出的景象。
      早上醒来,望着窗外蓝天白云山峦重合在一起,伴着不知名的鸟叫和悠扬的藏传佛教的梵唱,给人一种轻松自在的感觉,仿佛自己的躯体并不存在,内在的能量在不断的往外翻滚溢出,灵魂在向外挣脱。
      天葬,我除了用震撼两个字来形容,多一个字都是多余的。天灵盖被闪电劈中的感觉让我双脚像生根了一样无法移动。一场仪式下来我没有说一句话,完全沉浸在了那种人与自然完美的融合当中。有很多人说天葬是残忍的,是愚昧的,是恶心的,说话中还有很多人因为看了天葬吃不下去饭菜,特别是肉。但转念一想,倘若没有天葬这个习俗,我很难想象如此数量的秃鹫如何能在荒芜的高原大山中存活,特别是在严寒的冬季,而且长到这么大的体型,近2米的展幅。于是乎我这样理解:天葬(人类的躯体)—秃鹫的食物—秃鹫的粪便—植被的养分—草—牦牛的食物—牦牛的躯体—人类的食物—人类的躯体(天葬)。如此简单纯粹的食物链,是需要何等的勇气和智慧。反观土葬火葬,除了能给最近亲的人几分慰藉,又能给整个自然带来什么呢,甚至现在的入土还要伴随不菲的费用,价格五六位数的墓地也算是给经济发展注入了一针兴奋剂吧。
      佛学院,如何看待它完全取决于你的内心。本质上,佛学院跟四川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并无迥异。不过一个是学习佛学,一个是学习建筑的地方罢了。差别就是佛学的修行也许会耗尽你一生的时光,而学习修房子3、5年就能有所见数。佛学院的僧人大德甚至活佛都是人,都有生老病死,也要吃饭喝水睡觉,只是精神上的追求不同,学习的东西不同,没有必要把谁看做是异类,多一点包容就会发现各自其实都很好,都有许多优点,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
      也许是因为打瞌睡的缘故,去的路上只看到了一位磕长头的女性,回的路上就看到了很多磕长头的男女老少了。车上有人在说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这么愚昧。我听了有想和他争辩的冲动,但是脑海里好像有什么声音打住了我,终于还是止住了口。磕长头,一般来说不是在拉萨周边出发的话,无论是青海还是四川磕到布达拉宫肯定是要以年来计算时间的,这不是单凭一时激情就能完成的事情。可以说藏人在有生之年最大的愿望和理想就是能磕着长头到拉萨朝圣,这里我用到了愿望和理想两个词,一个人的一生如果能达到自己最大的愿望和理想,先不管他的理想是不是高尚,是不是伟大,只要达到了,至少对于他自己来说就是满足的成功的了,谁还能说他是愚昧的呢。所以有很多藏人在人到中年,会散尽自己的财产积蓄,踏上漫漫的磕长头旅程,完成自己一生的心愿。而你和我,在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除了金钱和物质,理想还有些什么呢?
      看过一份报道,说藏区是世界上仅存的古老文明,古老你可以说它落后,你可以说它野蛮,你也可以说它愚昧。但倘若有一天藏人不说藏语,不穿藏袍,不放牦牛而是西装革履的坐在办公室敲着键盘工作,那他们得到了物质生活却失去了文化精神,而我们失去的就更多了。
                                                                                                   BY :Jordan_qiu 2013.1.5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冈仁波齐的更多影评

推荐冈仁波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