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仁波齐 冈仁波齐 7.7分

人的归途不在远方,从来都只在自己心底

泡泡

作为一个常识了各种交通工具进藏的我,在北京昏暗的影楼里泪流满面,拉开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我明白了为何藏地就那么的种在了我心底,让我无论怎样都要每年去探访一次,仿若看一位老朋友。

首先说影片,没看之前是排斥的,冈仁波齐一直乃很多人心中的神山之首,就这么的摆在荧幕上是否是一种亵渎?从开始的场景就是熟悉的藏族农舍,渐次推进,眼泪也一点点的浸润眼眶。是的,每一个场景每一段对话都很西藏。没有过多的矫饰,没有煽情的画面,这就是留存记忆深处真实的西藏。

我甚至不觉得导演拍这部片子需要多辛苦,里面的对话,每一个场景都是藏族生活的常态。去朝拜更是每个人一生中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没有谁会拿来炫耀,于每一个藏民而言,诵经朝拜若吃饭喝水一般自然。

我曾经和一个藏族朋友有这样的一段对话

“我打算去印度呢。”

“去印度啊,你好幸福。”

“怎么说呢?”

“去印度就可以见达赖喇嘛了。”

“然后呢?”

“见了达赖喇嘛就圆满了。不回来都可以,就留在印度了。”

“那你的爸爸妈妈呢?”

“达赖喇嘛是每个藏族人的爸爸妈妈,我的爸爸妈妈也会为我见到达赖喇嘛高兴的。”

...

显示全文

作为一个常识了各种交通工具进藏的我,在北京昏暗的影楼里泪流满面,拉开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我明白了为何藏地就那么的种在了我心底,让我无论怎样都要每年去探访一次,仿若看一位老朋友。

首先说影片,没看之前是排斥的,冈仁波齐一直乃很多人心中的神山之首,就这么的摆在荧幕上是否是一种亵渎?从开始的场景就是熟悉的藏族农舍,渐次推进,眼泪也一点点的浸润眼眶。是的,每一个场景每一段对话都很西藏。没有过多的矫饰,没有煽情的画面,这就是留存记忆深处真实的西藏。

我甚至不觉得导演拍这部片子需要多辛苦,里面的对话,每一个场景都是藏族生活的常态。去朝拜更是每个人一生中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没有谁会拿来炫耀,于每一个藏民而言,诵经朝拜若吃饭喝水一般自然。

我曾经和一个藏族朋友有这样的一段对话

“我打算去印度呢。”

“去印度啊,你好幸福。”

“怎么说呢?”

“去印度就可以见达赖喇嘛了。”

“然后呢?”

“见了达赖喇嘛就圆满了。不回来都可以,就留在印度了。”

“那你的爸爸妈妈呢?”

“达赖喇嘛是每个藏族人的爸爸妈妈,我的爸爸妈妈也会为我见到达赖喇嘛高兴的。”

在与那么多的藏民相交之后,我无法对他的信仰进行评说。我只是越来越明白,世间美景无数,神圣的地方也很多,而西藏之所以成为很多人心之向往的地方正在于它的静谧、虔诚。

遑论信仰,这个东西似乎被大家说烂了。我一直觉得每个人都有信仰的,西藏,并非是一场宗教之行,甚至很多人根本就不懂自己吟唱的佛经有何意义,只是那么代代相传的唱着,唱成一份与自然的合而为一,你看那些磕长头的人本就是西藏风景的一部分。每个人的心里都是静谧的,故而可以对生活中的一切都坦然接受。

那个怀孕的妈妈不会去计较上路是否会生产不好,她脑袋里应该压根就没想过这个问题。所以才能坦然的一步一跪的走着。

在撞车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考虑到是否要讨价还价一番,也未曾想过因此承受的苦难是否值得,可能于朝圣者而言,生死交错本就是常态。

看着一群男女跳起锅装舞,我不由的想起在草原腹地的某个傍晚,无风也无月,漆黑的夜空里纷扬的雪花从天而降,很快整个草原便披上白装,我不由的奔去在雪里跳着笑着,舞者并不熟悉的舞曲。那份油然而生的快乐,生于自然长于自然亦葬于自然的幸福绵长且深厚。

然乌湖边,爷爷说小姑娘走路太多的时候,我忽然想起在若尔盖草原,也有这样的一位爷爷,在听说我骑车到了拉萨之后对我竖起大拇指,说“厉害的小姑娘”。我一度很不解,对于藏民而言这应该是很微不足道的事情,因为大多藏民一生里至少也会徒步去拉萨的,为何会对我称道不已?

在过去了这么久,我蓦然明白。于他们而言,虔诚的内心里会对许多事情由衷的称颂。他是作为一名藏民感念我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是对一个外乡客真诚的感恩。信仰于他们而言本是自然的事情,但是不会去苛求他人亦是如此。我记得有藏族朋友对我念六字箴言称颂,但是从来没有人来为我传道,要如何虔信。他们所做的,只是拿起佛珠,一遍遍的吟诵那不变的箴言。

原来然乌湖这么美。

怎么会觉得小伙子与洗发店的姑娘有情是很奇怪的事情呢?你不知道啊,在那草原,在那雪山之巅,最最美好的就是痴痴的浓情蜜意了。那里的爱恋纯粹如羊卓雍错的湖水一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情诗代代流传。歌唱着不变的爱情。

不觉得,爸爸去看望刚刚生下小宝宝的妈妈时,眼睛里满是溢出来的纯粹的爱么。这样的眼神,很少见了吧。

………

不知不觉的像是在对影片做解析。我只是好想啊,让人们不要去误解,去看看那属于藏族人的,纯净的一生。

百转千回,只愿魂归拉萨。每次念起这个名字,舌尖残留的韵味总让我觉得很难过。去年再访西藏的时候,到处都是修路的嘈杂声,很难再找回它当初的宁静。而今冈仁波齐登上荧屏,本就是西藏商业化的明证。我一度为此伤神,希望它保留着那一份质朴不被打扰,但是又觉不能因文化之故而不让那里的人享受现代化的便利。后来便释然了,百万年来沧海桑田,每当风吹过面颊,感受到自然的拥抱的时候,那雪山,那圣湖本就不会被叨扰。

在梅里西坡,有一次自己攀登雪山,放眼望去只有我一个人,只有云卷云舒与覆盖的白雪,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我仿若感受到风从指尖流进身体,又翩然而去。心里豁然澄澈。

可能,我们都离大自然,离开土地太久了。

说一个至今觉得对不起的老奶奶的故事为结语吧。

去林芝看桃花的时候,从昆明出发走丙察察线,无奈大雪封山,自己不知何的走到一个小村庄,听说前面一座山塌方,顶着烈日与狂风翻山徒步往外走,正暗悔忘了带水的时候,一个大哥喊我进去喝酥油茶。

靠床边的床铺上做了一个老奶奶,那个大哥说老奶奶腿脚不便。喝酥油茶的时候老奶奶一直向我致意要多喝。大哥说骑摩托送我去前面镇上,临走的时候与老奶奶握手告别,她一直握着我的手不让走,泪水慢慢泳池她的眼眶,嘴里念着我听不懂的藏语。我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直到大哥拉开,还一直听到老奶奶重复的单词。大哥路上告诉我,她以为我是志愿者,对我表示感谢。大哥说这个地方贫苦,很少见到外来人,让我回内地能的话做些志愿工作。

我说我会回去的,可是我一直也没去,

而我,也只是过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冈仁波齐的更多影评

推荐冈仁波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