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仁波齐 冈仁波齐 7.7分

互相给对方留以尊重和空间

“朋友,歇会吧”

我还一心想赶路,“歇会吧”

路边四个藏族女人,面前铺了几张麻布袋,上面摆着有桃儿、李子还有梨,好的、快要烂掉的分成了两拨,但果子都很小。

我听不懂藏语,全靠四个人中看起来年纪最小的一位姑娘,她作为我们的翻译。刚停下来,一位阿姨就问我“从哪来”

“拉萨”

“去布达拉宫了?拜佛了吗?”向我摆起双手合十的样子

我没去布宫,甚至大昭寺都没进去,我不知道该怎么答,我含糊的说道“拜了,在小昭寺”

阿姨还在执着地问我“去布达拉宫拜了吗”

阿姨递给我手里几个桃子,我刻意看了一眼是快要烂掉的那堆里的,我攥在手里。

今早从然乌搭一位藏民的车到八宿,从八宿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见到她们,唯一的一座村子,隔着一条河与马路相连,右侧是连绵的山,左侧是不断的河。和她们告别,我看着手里的果子,对着没烂掉的那三分之一咬下去,只够我一颗门牙的大小。

在拉萨的时候,恰巧是在布宫前的马路人行道上,一位爸爸带着他的两位小女孩朝圣,身着皮子,手拿木板,背着包,三步一拜。我的一位伙伴刚将镜头对向他们又收了起来,她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合礼貌、是否尊重。看着最小的那位女...

显示全文

“朋友,歇会吧”

我还一心想赶路,“歇会吧”

路边四个藏族女人,面前铺了几张麻布袋,上面摆着有桃儿、李子还有梨,好的、快要烂掉的分成了两拨,但果子都很小。

我听不懂藏语,全靠四个人中看起来年纪最小的一位姑娘,她作为我们的翻译。刚停下来,一位阿姨就问我“从哪来”

“拉萨”

“去布达拉宫了?拜佛了吗?”向我摆起双手合十的样子

我没去布宫,甚至大昭寺都没进去,我不知道该怎么答,我含糊的说道“拜了,在小昭寺”

阿姨还在执着地问我“去布达拉宫拜了吗”

阿姨递给我手里几个桃子,我刻意看了一眼是快要烂掉的那堆里的,我攥在手里。

今早从然乌搭一位藏民的车到八宿,从八宿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见到她们,唯一的一座村子,隔着一条河与马路相连,右侧是连绵的山,左侧是不断的河。和她们告别,我看着手里的果子,对着没烂掉的那三分之一咬下去,只够我一颗门牙的大小。

在拉萨的时候,恰巧是在布宫前的马路人行道上,一位爸爸带着他的两位小女孩朝圣,身着皮子,手拿木板,背着包,三步一拜。我的一位伙伴刚将镜头对向他们又收了起来,她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合礼貌、是否尊重。看着最小的那位女孩,头发松乱,脸和手隔着灰土露出暗红,我们和她聊了几句,她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她一直跟着爸爸后面这样,坚持到双手磨的通红。

16年从拉萨回来,和朋友聊起我只说藏民的温暖,闹心的事儿我从来不提。那天我们从羊湖继续向西一百公里到卡若拉冰川,刚停车,就有几位藏族小伙骑着摩托过来,我们把我们带过来的水果点心分给大家。他们说,他们的村子就在这做冰川的后面,到了冬天没有食物,他们就每天睡觉来节省粮食,一天只吃一次糌粑充饥。他们离去时笑着和我们说,你们随便拍照。大概一个小时后,我们从山上下来,碰到一群孩子拦住我们的几个女孩儿,说每人20块钱,不给钱就不给走;她们中恰巧有一个是老师,就教育了起来。孩子头不服,边骂着我们边去上面,追着另外一组正在拍婚纱照的游客要钱去。接着几个小点儿的孩子跟着上来了,应该是跟前面几个一波的,我说,“钱没有,还有一包榨菜你要吗”她很高兴的接受了,说“本来是每人20块钱的”。走到车旁边,几位藏族阿姨又要向我们要钱,我们没理,想开车赶紧离开这个失望的地方,她们在后面发泄着什么。

反搭318的途中遇到很多来拉萨旅行的人们,大家避不开的一个话题就是藏民汉化。大家褒贬不一。

在影院,杨培死后被送上山顶、喇嘛念经的那一幕,两只秃鹰飞过,很多人拿起手机想拍下这张美景。可是,如果你知道,在藏族,有一种入葬方式是,死后的人将要被秃鹰一点点吃掉,你还会拍这张照片吗?问题一旦牵扯到信仰,就很难再解释。还记得五年前我刚到北京来念大学,一位北京女孩儿问我“你加入共产党,你信仰它么”,我答不上来。

藏民会觉得我们人死后“入土为安”的方式是一种耻辱,我们也会觉得藏族茶馆里怎么会有如此难吃的食物。任何事物,我们都可以选择去了解和不去了解,而不是在未了解前就先否定或是拒绝,请互相给予空间以自由。我想,我们能给西藏最好的帮助是良好的教育资源,当然,他们也可以选择接受或不接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冈仁波齐的更多影评

推荐冈仁波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