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白鹿原 8.8分

如果有个“鹿子霖”,伴你一生

水钻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稍微琢磨了一下这事——
《白鹿原》前日收官,网上没热评,公号鲜有提及,朋友圈更无人晒剧。它静般的就像那片关中平原,千年的风吹拂着麦浪,一茬茬人生生死死,热烈而静默。

从大数据来看,它的收视还不赖。呈低开高走之态势,随着剧情的进展,《白鹿原》的收视率逐步走高,以江苏卫视为例,自6月3日起,《白鹿原》的收视率始终保持在1以上。
以最近几天为例,18日收视率为1.140,第一;52城收视率最高达到了1.5007。6月21日收官,收视率1.125;而网络播放量则突破了50亿。

守这部剧的,大多是中年人。中年人藏话,表达亦是凝练:“近来有看《白鹿原》哩”。桌上的同好便心照不宣地微微一笑,“我也看着呢,好着哩”,陕西腔谝两句,再无二话。断无看其他热播剧的品头论足,一番热议。

确实它也不好评。
内容是厚实的。五十年渭河平原上的历史风云、风土人情,个体与家国的冲突,农民与土地的守望,理想与世相的和解,鲜活生动,徐徐展开。从清末到民国到抗战,在宏大的历史背景下,细雕出的每个个体,都深沉鲜明。
表现手法是严肃的。全剧框架基本遵循原著,改编不大。拍摄、剪辑都深谙电影手法,艺术性很高。

但它的缺点也...
显示全文
我稍微琢磨了一下这事——
《白鹿原》前日收官,网上没热评,公号鲜有提及,朋友圈更无人晒剧。它静般的就像那片关中平原,千年的风吹拂着麦浪,一茬茬人生生死死,热烈而静默。

从大数据来看,它的收视还不赖。呈低开高走之态势,随着剧情的进展,《白鹿原》的收视率逐步走高,以江苏卫视为例,自6月3日起,《白鹿原》的收视率始终保持在1以上。
以最近几天为例,18日收视率为1.140,第一;52城收视率最高达到了1.5007。6月21日收官,收视率1.125;而网络播放量则突破了50亿。

守这部剧的,大多是中年人。中年人藏话,表达亦是凝练:“近来有看《白鹿原》哩”。桌上的同好便心照不宣地微微一笑,“我也看着呢,好着哩”,陕西腔谝两句,再无二话。断无看其他热播剧的品头论足,一番热议。

确实它也不好评。
内容是厚实的。五十年渭河平原上的历史风云、风土人情,个体与家国的冲突,农民与土地的守望,理想与世相的和解,鲜活生动,徐徐展开。从清末到民国到抗战,在宏大的历史背景下,细雕出的每个个体,都深沉鲜明。
表现手法是严肃的。全剧框架基本遵循原著,改编不大。拍摄、剪辑都深谙电影手法,艺术性很高。

但它的缺点也很明显。就是太遵循原著了。不光是因为历史剧,与现代生活脱节,较难引发共鸣。关键是角本设计不够现代,叙述节奏慢、戏剧冲突不强。像《甄嬛传》,也是历史剧,不是照样很火?

每个守《白鹿原》的人,都有各自感兴趣的地方。史诗、家族史、政治,还有田小娥……换个角度想,它没有把冲突表现得很戏剧,倒使得它更像真实的生活——日子缓缓过,变化藏在似水的流年里。

我看此剧最感慨的,是白嘉轩为何包容了小人鹿子霖一辈子。


小人鹿子霖

颇有即生瑜,何生亮的遗憾。从公心、仁义、胸襟,无论哪一方面,鹿子霖都不及白嘉轩。可他就是无法参透这一点,憋着劲与白嘉轩争了一辈子。

鹿子霖可谓是“小人”的代表,他与白嘉轩的争,从来都是暗斗。使的全是小人那一套——背地里挖坑,使绊子,挑拨离间。何冰把这个角色的胆小、自私、腹黑,演绎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

小人之“小”,首先是“胆小”。兵来了怕兵,官来了敬官。
鹿子霖对权威的天然敬畏,很有中国特色。当个小官,使点小权,是他十分乐衷的事。
当不上族长,当个“乡约”,从心理上,他就能与白嘉轩抗衡了。

每次上头有啥指示,他都是第一时间行动的。一听说“县里来人”,他慌得连鞋都来不及穿,唯恐不能及时赶到,少了露脸表现的机会。

但就像命运开的玩笑,他胆子这么小,儿子鹿兆鹏却是胆大包天的共产党。他为儿子担惊受怕就不提了,还一再被连累。每次国民党抓不到兆鹏,就把气撒到他身上。不止一次要免他的乡约职。最后把他下了大牢,害他倾家荡产。

小人之“小”,在于眼界之“小”。
凡事只求自保。只扫自家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
白鹿原闹瘟疫,白家举家在祠堂熬药救人,鹿子霖却把大门一闭,二门不出,自己不露头,也绝不让老婆去帮忙。老婆气得骂他是“缩头乌龟,以后怎么活人”,他说“你骂嘛”,却堵着门,“不准去”。
白嘉轩的老婆仙草,因此被传染上瘟疫去世,鹿家却平安度过。

儿子鹿兆鹏被国民党抓进大牢,亲家冷先生听从朱先生的计策,变卖全部家当去“捞人”。他却自始至终,连一句分担钱财的话都没提。

白嘉轩与鹿兆鹏联手,烧了镇嵩军的军粮。又是他,用尽心思找出未烧的藏粮,趁白嘉轩外出,撺掇族人把粮分光,目的只为了私吞其中的部分公粮。

鹿子霖的“小”,带有普通老百姓的“小九九”心态——能捞一把是一把,抓牢眼前的实惠,比看不清的未来更重要。

小人之“小”,还在于“心胸狭小”。
族长之争。对于族长一位,鹿子霖只看到其中的威,从不考虑那份责任。他只惦念着当了族长,说话算数,面子风光。

偏偏,这面子就落不到他脸上。老族长过世后,鹿子霖觉得自己很有希望当上族长。没料想在祠堂表决,族人呼声最高的,仍是白嘉轩。连自己的老爹,最后都站队白嘉轩,让他倍受打击。

说起来,鹿父方是聪明人。聪明人善于“审时度势”,能迅速看清形势,做出正确的选择。鹿家与白家争来争去,无非是争乡土的威望与荣光。但宗族源亲不可弃,乡党情义不可丢。这点上,鹿父始终没教会儿子鹿子霖。
白嘉轩因为三官庙交农事件被抓,鹿子霖怕事,并不想去搭救。是鹿父一再催促,“为了以后能在原上立足,也必须去救啊”。他还让子霖赶紧扛一袋粮送给白家,都是为了让族人看到,鹿家也是讲情义之人。

鹿父临死前,感慨自己的儿子是个糊涂蛋,一辈子不明就里,确实也是这么回事。


仁人白嘉轩

白鹿原最刚正不阿的人,就是白嘉轩。
陈忠实在小说里描写白嘉轩,说他是原上最不会笑的一个。总是板着一张脸,让村里娃娃们都很害怕。连自己的儿子都更喜欢鹿子霖这样喜欢说笑、平易近人的叔(大da)。
除了年轻时换鹿家那块风水宝地,用了点歪心思外,白嘉轩的仁义,是白鹿原的楷模,也是全剧刻画的焦点。

白嘉轩的仁义,有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粹。他为人重情守义,对族人有担当,对宗法有执守,对家人不偏袒。年轻时敢出头为民请命,荒年敢上山找土匪借粮,白狼来了打白狼,兵痞来了跟兵痞斗。一生腰板又硬又直,恨得黑娃当了土匪,都要专门找人打断他的腰。

他有着农民朴素的世界观——只要守着土地,就不愁生活。但他又不只有一介农夫的见识。他坚持不让给女儿白灵裹脚,放任她去外面求学,在那个年代,都需要非凡胆识。对于政治,他从不热衷,风云变幻,他只冷眼旁观。

他的为人处事,外方内圆。维护宗法,是要族人执善念,守规矩。修塔压邪,是为了镇住人心。为保闹农协的族人,肯向田福贤下跪;求雨神,甘用烧红的铁钎穿过脸颊……只有在田小娥这件事上,他无法通融。这反而更符合人性,没将他神化。

宰相肚里能撑船,白嘉轩的肚子里,能撑十个鹿子霖。
鹿子霖是白嘉轩身边的“小人”,白嘉轩心里明镜似的。

白嘉轩当了族长,每一次族里的重大议事,鹿子霖都与他唱反调。馊主意格外多,无论是争种罂粟、为军阀征粮、私分公粮、让田小娥色诱白孝文,还是要为田小娥修庙、不还土匪粮、提议罢免族长等等,都是他背后怂恿。

每次,与白嘉轩过招,鹿子霖都落了下风。人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被小人惦记,也是麻烦啊。随口就把屎盆子扣你头上,随时都会给你挖坑,简直防不胜防。
可以说,如果没有小人鹿子霖坚持不懈地给白嘉轩挖坑、使绊子,白的一生,会少遭很多罪,顺畅很多。

被鹿子霖坑得实在不行了,白嘉轩就忍不住跟他干一架。但哥俩打打闹闹了一辈子,有点欢喜冤家的意思。

鹿子霖虽然对白嘉轩使坏无数,却也有良心未泯之时。

比如,他救了白嘉轩一命。
一个雪夜,他去找田小娥,看到白嘉轩来寻儿子白孝文,气昏在窑前(当然这也是他造的孽),身体盖了一层厚雪,都冻僵了。本担心暴露自己,打算指使田小娥找冷医生来,但转念一想,又怕这么久,真冻死了白嘉轩,最后,还是咬咬牙还是把白背了回去。

他设计毁了白孝文,害他被逐出家门,染上大烟瘾,卖房卖地,穷愁潦倒。但又是他,实在看不过孝文的惨况,央求着田福贤,给他谋了份保安团的差事,算出给了孝文一条活路。
只是后来孝文翻起身,报复他,害他入狱,只能算是因果有报。

白灵与鹿兆鹏结为夫妻,并怀上娃这事,让黑了白嘉轩一辈子的鹿子霖深为震惊——没想到争来争去的,竟成了一家人。
他一再找白嘉轩喝酒赔罪。酒桌上,他勾着白嘉轩的脖子,把自己做过的坏事,一一向白忏悔。那一刻,小人鹿子霖变得有点萌萌的。只是当白听闻是鹿子霖设计坑害白孝文,忍无可忍地又举起了拳头……

鹿子霖落难了,被软禁在家。族里没人敢上门。平素不搭理他的白嘉轩,却主动跑上门,开腔叫了“亲家”。

鹿子霖被下了大牢,他派孝武去找孝文救人,交待必须“尽心尽力地救”。白孝文买回鹿家的家产,白嘉轩对此做法深不以为然,直说这是落井下石。
三年大牢,鹿子霖出得牢门,站在门口迎他的,除了老婆,就是白嘉轩。

剧终时,兆鹏女儿在荡秋千,须发皆白的白嘉轩与鹿子霖,一人一边站着扶着秋千绳,一个是爷爷,一个是姥爷,一个变得痴颠,一个沉静如水,一世恩怨,随风化解。

三、
缘何白嘉轩,要包容鹿子霖一生?

族血源亲,上辈嘱托,是他的一大原因。
白父临终前,交代 “白鹿原白鹿原,白不离鹿,鹿不离白,一定要容得下鹿家”。鹿父死前,也请他照看好鹿子霖。
白嘉轩便一直照看着鹿子霖,“都在一个香炉烧香,心长的就得守着心短的啊”。
朱先生评价白嘉轩,“你这心肠、肚量、德行,就跟这白鹿原一样,宽广深厚,永存不息。”

第二个原因,是剧中白嘉轩的长工鹿三儿子黑娃想明白的。
黑娃从少年时,就深感命运的不公。白嘉轩送他去读书,给他起了大名“鹿兆谦”,但他一直对白嘉轩心怀不忿。他以为白嘉轩对父亲、对他的好,无非像对牲畜的好一样,是为了让他们多出力呢。而他们骨子里,是看不起他们的。特别是白嘉轩不肯让田小娥进祠堂认祖的做法,更加深了黑娃对不公命运的反抗之心。从当麦客,到当农协主任,从当兵,到当土匪,从当保安团营长,到最后起义,黑娃一路走来,从一个桀骜不驯的浑人,到最后师从朱先生“学做好人”,他读书悟出的,正是全剧的主题——

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意思是,人活着,为人得正直。唯有正直方能光明磊落。然而这不正直的人,也能生存。但那只是靠侥幸避免了灾祸的。而若靠侥幸避免灾祸,早晚得跌大跟头。
白鹿原上五十年风云变幻,沧桑世事,说的也就是上述这个道理。

第三个原因,是白嘉轩用水地换了鹿家的风水宝地,对于他这般正直的人,这事做的不地道,一辈子心存愧疚。
他曾语重心长地对白孝文说:“人行事不是做给别人看的,是做给自己看的。做的好事刻在心里,做下坏事也刻在心里。天知道,地也知道,是抹不掉的。

为了心上刻下的痕,我们都应该活得白嘉轩一些。

欢迎关注公众号”有影的事“,一个资深影迷的私家分享。
0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白鹿原的更多剧评

推荐白鹿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