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白鹿原 8.8分

人间妖孽田小娥

林泠烟


       田小娥终于死了,结束了她传奇悲惨的短暂一生。
       其实鹿三没有必要亲手杀了她 ,她本来已经奄奄一息,快要饿死了。
       其实她的灵魂早死了,在重重的压迫与苦难之下。

      有时候想想,她离开郭举人家,是幸还是不幸,至少在郭举人家,生活稳定,在外人面前,还有一点地位,还可以摆出一副矜持的样子来,男人们就算是艳羡 ,也不敢随便动手动脚。
可惜当初田小娥的心还没死,还是活泛的,充满了青春的悸动,不甘于只是活着。除了让肉身活着,她还想追求一点别的什么。

       在青春健硕充满了男性荷尔蒙的黑娃面前,她的心迸发了火花,对未来产生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以至于再也不能在黑娃面前矜持下去。她的感情原始而热烈,刚开始的确存在...
显示全文


       田小娥终于死了,结束了她传奇悲惨的短暂一生。
       其实鹿三没有必要亲手杀了她 ,她本来已经奄奄一息,快要饿死了。
       其实她的灵魂早死了,在重重的压迫与苦难之下。

      有时候想想,她离开郭举人家,是幸还是不幸,至少在郭举人家,生活稳定,在外人面前,还有一点地位,还可以摆出一副矜持的样子来,男人们就算是艳羡 ,也不敢随便动手动脚。
可惜当初田小娥的心还没死,还是活泛的,充满了青春的悸动,不甘于只是活着。除了让肉身活着,她还想追求一点别的什么。

       在青春健硕充满了男性荷尔蒙的黑娃面前,她的心迸发了火花,对未来产生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以至于再也不能在黑娃面前矜持下去。她的感情原始而热烈,刚开始的确存在勾引的成分,后来却真的爱上了黑娃,宁愿抛却稳定的生活,宁愿吃糠咽菜跟随黑娃。

      黑娃也是太年轻,对人情世故没有深刻的了解,他低估了他的女人给原上的人带来的震动效应。他就不该带着田小娥回到白鹿原,回到白嘉轩的家里。可是他又能带着她去那里呢?普天之下,有哪个地方能容得下田小娥。他以为那是他的家,她也以为离开郭家她就会幸福快乐。图样图森破。

       电视剧在他们回到白鹿原那一天处理得挺好的。那一天,刚好白孝文结婚,族里人聚在祠堂,本来是等着白孝文领着新娘子进去拜堂,等着把祝福的五谷撒在他们身上的。谁知道白家大媳妇哭哭啼啼不肯下轿,黑娃领着小娥误撞进去了,人们把祝福撒在他们身上,他们开心的笑着,躲闪着,那是整部戏田小娥和黑娃笑得最舒心最幸福的一次。

      如果时间就此定格多么好。如果此后的生活如此灿烂明媚,多么好。可惜,进入白鹿原,不是田小娥幸福的开始,而是苦难向纵深发展的开始。

       在族长白嘉轩眼里,这个女子坏了白鹿原的规矩,是妖孽,不是正经人家的女子,不是过日子的女人;在公公鹿三眼里,她是个婊子,儿子娶她,是羞先人的;在白鹿原的男人们眼里,她美丽妖娆,充满诱惑,他们一面对她的美色垂涎欲滴,一面在心里鄙视她是荡妇;女人们对她更是羡慕嫉妒恨,她们一面在心里艳羡她,一面当着她的面啐她。

       妇道,在中国,是压迫在女人身上的一座大山,是悬在女人头上的一把利剑。守好妇道,皇上都要为你颁奖的,给你修一座贞节牌坊,让你在族谱里熠熠生辉,让子孙们后辈们虔诚跪拜,至于你是如果捱过难捱的更漏,如何度过寂寞的年光,那没有人关心。万一你动了凡心,爱上了别的男人,跟别的男人有了婚外情,那你就是破鞋,婊子 ,荡妇 ,人人都自觉比你高尚,人人都可以侮辱取笑你,族里甚至能把你浸猪笼的。

       田小娥就是这样,活在人们鄙视的眼光里,人都不屑于理她,她在白鹿村的地位还不如一条狗。本来她不偷不抢并没有害谁 ,也不想招惹谁,只想一心一意跟黑娃好好过日子的,可是那个社会没人让她安生。

       她本不懂什么叫革命,什么叫国民党什么叫共产党,黑娃其实也不懂。

       但是黑娃因为想改变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命运,以为参加了革命,人们就会看得起他了,他在人前说话就有分量了,人们就会接纳他的小娥了,所以鹿兆鹏一撺唆,他荷尔蒙过剩的身心就膨胀了,简单的头脑支使着一身蛮力去革命,但他最终失望的发现,他所做的一切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他的命运,人们还是拿他不当一回事,族长还是不允许田小娥进祠堂,倒落得个亡命天涯。

       他这一走,田小娥安全没了依靠,生活都没有来源。所以她为了能让黑娃平安回来,才去哭求鹿子霖,才让鹿子霖有机可乘诱奸了她。从那以后,她就变成了白鹿两家争斗的棋子 。鹿子霖开始允诺会照顾她的生活,终究还是顾自己的脸面去了,说实话,这时候的田小娥,过得婊子都不如,至少婊子还能得到些嫖资。

       书里的田小娥,淫的方面表述更多,凄苦的方面表现偏少,对这个人物,我觉得作者处理得有失公允。电视剧里的田小娥更让人同情,更好的表现了她的困境与迫不得已,当她在苍凉的原上给黑娃造衣冠冢时,哭喊出:“我活不下去了呀!是鹿子霖和白嘉轩不让我活呀!”真是不忍卒听.

      书里的田小娥,之前没有跟白孝文有太多的交集,后来接近白孝文,完全就是受了鹿子霖的唆使特特的去勾引他报仇的。电视剧里,白家大少爷一看到田小娥就被她吸引住,内心对她有仰慕之情,私下帮助她送她粮食,而田小娥对他也有一份崇敬与好感,觉得他知书达理的,多少有郎情妾意。后来田小娥去勾引他,事发后白孝文索性跟她住在一起,两人也是柔情蜜意的。

       只是造化弄人,田小娥跟的几个男人都没能给她想要得幸福安定。如果不是刚好遇到饥荒,或许还会好一些。可是被父亲逐出家门的白孝文,彼时还是很懵懂,青涩而懦弱,除了用堕落来报复父亲,没有一技之长。如果白嘉轩对他不是那么狠心,能搭他一把手,他也不会落魄到卖房卖地。阴差阳错的,偏偏田小娥让他吸了一口大烟,他就再也戒不掉,把卖房卖地的钱都败光了。最后落魄到要去吃舍饭。正是他的堕落与落魄,让鹿三更仇恨田小娥,以至于亲手杀了她 。

      可是田小娥那时候,已经多日未进米水,饿得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了。族里分粮 ,白嘉轩拒绝给她分一份,仙草从家里偷出一袋粮给孝文,但也嘱咐自个偷偷吃,不让田小娥吃。他们都是好人,但在对待田小娥的态度上,所有人都达成一致,不把田小娥当人看,不关心她的生死,由她自生自灭,只因为,她不守妇道,她破了白嘉轩定的规矩,不是他祠堂里的人。白嘉轩爱人,但他只爱他族谱里的人,除此之外的人,他无心关注。

       田小娥死了,死得那么凄惨卑贱,肉身腐烂化为白骨,也没有人可怜她,更没有人替她主持公道。可是死后仍不得安生。饥馑之后带来的瘟疫席卷了白鹿原,人们在瘟疫面前束手无策,眼睁睁的看着亲人一个个的死去。这时候,他们找到了一个罪人,就是田小娥这个妖孽,把瘟疫带到原上来折磨人报复,书里也是这么写的。她化身为鬼魂,附在鹿三身上,依然是被妖化的矫揉造作。

      最后,她被烧成灰,镇在镇妖塔底。可她仍然化身蛾子,不屈的飞起。但她终究是斗不过白嘉轩的。白嘉轩甚至发出“有你没我,有我没你”这样的狠话,让人不寒而栗。白嘉轩心中,原本有个理想国,这个理想国的破灭,他找不到负责的人,只能抓田小娥来当对手。

       美丽是田小娥的原罪。男人们骚扰她,奸淫她,都是她的错,都是她勾引的。在科技空前发达的今天,一个女孩子被强奸,依然会有人怪她或许穿得太性感;一个女孩子有过被性侵的经历,依然会被人非议,以至于承受不住要去死。
       女人,长得丑,就不要出来吓人,就不要丑人多作怪,存在的价值都是要打折的。
       而长得美丽,你就是人间妖孽。
       你是人间妖孽,田小娥。
5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鹿原的更多剧评

推荐白鹿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