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泽直树 半泽直树 9.1分

字符的囚徒

文心静澜
看《半泽直树》,感觉对本专业没那么讨厌了,可是我成不了直树那样的人。并且至今连国内国外银行的制度和区别也弄不清楚,也不愿意去翻知网或者百度。
一度在意知识的整体框架和全局观念,但不过是纸上谈兵吧。如果我把人生变成一个算盘、一场算局,成本和收益都衡量得清清楚楚,这种“专业素养”其实也够可怜的。——别听她说什么,她说得十二万分有理,到最后自己还是按照更可怜的理想主义者行事。
而我至今记得被困在弯弯绕绕的字符里,找不到答案的时候:
靠着咖啡与摇滚乐续命,熬干了夜晚,到最后不知道笔底下写着什么,不知道口里碎碎念的是什么。渐渐地,意识里的框架之屋的结界被击碎了,像瑰词丽文一类的救赎的经背不住了。眼泪也流干了,剩下空乏的目光不知道落在哪里。整夜整夜,不眠者,像游魂一样醒着,满脸戾气和煞气。
——面前没有镜子,但我晓得自己的样子。
我是个字符的囚徒。
本来应该是我的领域,却反成了自伤的利器,渐渐培养起麻木和耻辱。

很喜欢半泽花和浅野夫人,她们是真正的善良的人。虽然常常避免不了以女性主义视角拨开成功学的大情节,看她们看得满眼满心凄凉。但身边有这样的人的确是一种幸运。
从她们身上...
显示全文
看《半泽直树》,感觉对本专业没那么讨厌了,可是我成不了直树那样的人。并且至今连国内国外银行的制度和区别也弄不清楚,也不愿意去翻知网或者百度。
一度在意知识的整体框架和全局观念,但不过是纸上谈兵吧。如果我把人生变成一个算盘、一场算局,成本和收益都衡量得清清楚楚,这种“专业素养”其实也够可怜的。——别听她说什么,她说得十二万分有理,到最后自己还是按照更可怜的理想主义者行事。
而我至今记得被困在弯弯绕绕的字符里,找不到答案的时候:
靠着咖啡与摇滚乐续命,熬干了夜晚,到最后不知道笔底下写着什么,不知道口里碎碎念的是什么。渐渐地,意识里的框架之屋的结界被击碎了,像瑰词丽文一类的救赎的经背不住了。眼泪也流干了,剩下空乏的目光不知道落在哪里。整夜整夜,不眠者,像游魂一样醒着,满脸戾气和煞气。
——面前没有镜子,但我晓得自己的样子。
我是个字符的囚徒。
本来应该是我的领域,却反成了自伤的利器,渐渐培养起麻木和耻辱。

很喜欢半泽花和浅野夫人,她们是真正的善良的人。虽然常常避免不了以女性主义视角拨开成功学的大情节,看她们看得满眼满心凄凉。但身边有这样的人的确是一种幸运。
从她们身上,我看到了我的异化。
作为一个人,我成不了直树,没办法,至少目前没办法实现自我的价值。我没有什么“为了别人”之类的可靠的信念——无论是未来的朋友还是过去的自己。
而我更没有办法把自己代入女性的群体,成为一个全心全意为了别人、家人的付出者。我身上太多戾气了,许许多多年和人群的疏离已经形成一种执念——许许多多年努力,忍受自己不喜欢做的事,这忍耐不是为了彻底淹没自己。靠人性成为一个他人的辅助者,这和之前自我囚禁的时光不对等。
我看到了我的异化,既没有办法成为一个善良的人去爱别人,又在自我实现的道路不上不下。
但如果没有办法用真实的自我得到任何群体的认同,却伪饰自己融入群体;如果去扮演他们喜欢的样子来获得赞美和宠溺,在想哭的时候笑,在不该示弱的时候示弱,在不得不的时候逞强,在恐惧的时候欢欣雀跃,在麻木的时候礼貌…….这不是比成为异类更可悲么?
——这是取悦,不是修养。如果改变了自己,我就不是我自己。
我发誓:
文字宁可取悦读者,也不取悦爱人。
才能宁可付诸阴谋诡计,也不做花瓶摆设。
宁可卑鄙地赢,也不想卑微地输。
宁可永世孤独,也不要虚假的幸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半泽直树的更多剧评

推荐半泽直树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