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仁波齐 冈仁波齐 7.7分

能有所归依的人,是幸福的

路人Eita

在此前我确实是对转山与磕长头一无所知。所以当他们轻盈地俯下身体滑过,用肱,以腹,以臂膀,以头脸触地,手板刺啦滑动,突然打了个颤。

这可能有一点黑色幽默。后头有供给的车突突地跟着,前方有诵经人,中间一行11人,起初时站在起点一时无措。确实,又有谁能说明白,上千公里的路,从这一刻就开始了?但下一秒诵经人喃喃的诵经声开始,一行人便开始如鱼跃一般此起彼伏。因为一个滑身,启动了身躯里的开关,迟疑都被消弭。

虽然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冠以纪录片形式的剧情片,即便如此,我也不怀疑背后的诚意。行路者不计较行走的意义,行走本身便构成了意义。若未来得及成为朝圣者,走过了千里,是不是也就在某一瞬间触摸到了朝圣的灵魂。

他们出发前太过于平静光鲜,但在一段路的风霜雨雪后,都变得越来越面目模糊。只有那一身褴褛,风尘仆仆,他们就成了记忆中朝圣者谦卑的模样。

他们的路上原来也有这样日常的喜乐。凿冰取水,滑冰嬉闹,围坐分食。因为这唯一而最终的目标,睡前的准备是修整手板,换下破洞的解放鞋。这移动的房子,一路拆一路盖。入夜了,便席天幕地,天为庐地为盖。

九拐十八弯的山路旁,栖息着十一名朝圣者,在突...

显示全文

在此前我确实是对转山与磕长头一无所知。所以当他们轻盈地俯下身体滑过,用肱,以腹,以臂膀,以头脸触地,手板刺啦滑动,突然打了个颤。

这可能有一点黑色幽默。后头有供给的车突突地跟着,前方有诵经人,中间一行11人,起初时站在起点一时无措。确实,又有谁能说明白,上千公里的路,从这一刻就开始了?但下一秒诵经人喃喃的诵经声开始,一行人便开始如鱼跃一般此起彼伏。因为一个滑身,启动了身躯里的开关,迟疑都被消弭。

虽然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冠以纪录片形式的剧情片,即便如此,我也不怀疑背后的诚意。行路者不计较行走的意义,行走本身便构成了意义。若未来得及成为朝圣者,走过了千里,是不是也就在某一瞬间触摸到了朝圣的灵魂。

他们出发前太过于平静光鲜,但在一段路的风霜雨雪后,都变得越来越面目模糊。只有那一身褴褛,风尘仆仆,他们就成了记忆中朝圣者谦卑的模样。

他们的路上原来也有这样日常的喜乐。凿冰取水,滑冰嬉闹,围坐分食。因为这唯一而最终的目标,睡前的准备是修整手板,换下破洞的解放鞋。这移动的房子,一路拆一路盖。入夜了,便席天幕地,天为庐地为盖。

九拐十八弯的山路旁,栖息着十一名朝圣者,在突突的公路汽车声中,传来了诵经的声音。

那妈妈肚子里的孩子,也跟着磕了一路的长头。

那小小的女孩,还未懂磕头的意义。妈妈说磕头好。她即使头疼,也说我能嗑。一张苹果脸,时而浮现一点似有若无的小委屈,撇撇嘴似乎就要撒娇。眨眼间又是明媚无忧的俏皮笑容。

还会有种种此前无法预计的险阻。这一路仿佛天竺取经的九九八十一难,山崩石塌。最难的还是敞开内心面对自己。

有人是因为死去哥哥的遗愿。

有人是因为屠夫一身的生杀债。他说他想赎罪,说自己三代未曾做过超乎寻常人善恶伦常外的坏事,为何运气总是这样坏。那平静的懊恼,我想他还是归咎于他屠手一身罪。

诵经人宽慰他,诚虔便好,将众生福衹平安放于心就好。来诵经吧。

轻描淡写一个来回,有种不见血光的冷漠与慈悲。

老大哥正准备嗑下他的头却突然停了下来。直到他的兄弟伏在身旁,问怎么了。他看着眼前小小的虫子爬过眼前,你看有一只虫。

只有低到尘埃里,这小小的甲虫才会被看见。因为被看见,才有了缘。

他们沿着车流的边缘跪拜。神明只剩下一条人行的险路。

你可以说,尽管他克制,但仍旧将那么多戏说轻易地放在了一起,他要让他成为戏剧。但千里的路上,有足够的留白,有足够广阔的山川,有足够渺小的人类,有足够强烈的对比,去冲淡这戏说。

因为他足够沉默,只静静地让万物发生,不作评论,也不解读。信仰的意义是什么,还生存吗,还可以生存吗,还被允许生存吗。我们静静地看,心底会有一个答案,还不足够吗。

不止一次觉得有信仰的人是幸运的。当他们有了信,便有了望,有了爱。有一双神灵的臂膀,供他们躺,栖息,委屈有处可体谅,苦楚有处可倾诉,有福可以被赐,有祝可以被降。

经文咏唱声中,被祝福包围。我羡慕这份有处可归的从容。

我一生鲜少尝以头点地。在缅甸的大金塔处,那个清晨,我第一次低下了头,轻轻一磕,泪水忽然从眼眶涌出。有过一个片刻,魂灵里不再写着自己,将自己献祭于神明,有一刻己为彼,远在彼岸观火,换一点解放和清明。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4)

添加回应

冈仁波齐的更多影评

推荐冈仁波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