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5分

为戏入迷我也一路跟

theM&S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看完了仰慕已久的电影《霸王别姬》。自然,我对于程蝶衣“人戏不分”的定论也早已耳闻。自己观影后觉得程蝶衣不是“人戏不分”,不过是戏如人生罢了。

何出此言?我认为从蝶衣被砍下第六根手指(有说法寓意为“多余的东西”)送入梨园行,师哥小石头的处处照顾开始,师哥小石头便给了小豆子一个全新的世界,踏入了艺术殿堂。从此,一人一世界是蝶衣的生命之光,戏与人就成为了他的全部。所以说并非“人戏不分”。无论戏里还是戏外,程蝶衣都是那个“真虞姬”,可惜段小楼只是个“假霸王”。后来解放之初,段小楼文革时的苟且与懦弱,对程蝶衣和菊仙的背叛。他都毫无项羽那般“无言见江东父老”的羞耻与忠贞之心,没有霸王那“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魄力。由此看来,文革虽然摧残人,可也反倒成了一个人的试金石。

首先来说说菊仙,愚以为菊仙是个有情有义的难得的女子。她总是在段小楼各种危急时刻叫一声“小楼”,声音中透露的满是急切与担忧......她那么袒护且全心全意爱着段小楼,段小楼却回报她以“不爱”二字,说来实在心酸。这也直接导致了菊仙上吊自杀。菊仙的有情有义还表现在蝶衣毒瘾发作时,蝶衣声声呼唤“娘,娘......我冷”,...

显示全文

我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看完了仰慕已久的电影《霸王别姬》。自然,我对于程蝶衣“人戏不分”的定论也早已耳闻。自己观影后觉得程蝶衣不是“人戏不分”,不过是戏如人生罢了。

何出此言?我认为从蝶衣被砍下第六根手指(有说法寓意为“多余的东西”)送入梨园行,师哥小石头的处处照顾开始,师哥小石头便给了小豆子一个全新的世界,踏入了艺术殿堂。从此,一人一世界是蝶衣的生命之光,戏与人就成为了他的全部。所以说并非“人戏不分”。无论戏里还是戏外,程蝶衣都是那个“真虞姬”,可惜段小楼只是个“假霸王”。后来解放之初,段小楼文革时的苟且与懦弱,对程蝶衣和菊仙的背叛。他都毫无项羽那般“无言见江东父老”的羞耻与忠贞之心,没有霸王那“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魄力。由此看来,文革虽然摧残人,可也反倒成了一个人的试金石。

首先来说说菊仙,愚以为菊仙是个有情有义的难得的女子。她总是在段小楼各种危急时刻叫一声“小楼”,声音中透露的满是急切与担忧......她那么袒护且全心全意爱着段小楼,段小楼却回报她以“不爱”二字,说来实在心酸。这也直接导致了菊仙上吊自杀。菊仙的有情有义还表现在蝶衣毒瘾发作时,蝶衣声声呼唤“娘,娘......我冷”,菊仙怜悯又自怜一般慌忙抱起蝶衣。更表现在二人同样在文革中为世俗所不容,菊仙遭段小楼背叛却拼命保护那把剑,临死前还把剑还给时代中凌乱的蝶衣。因为她知道,那把剑是蝶衣与段下楼师兄情谊的见证,那把剑凝聚了蝶衣的心血。唉!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关于菊仙的有勇有谋则表现在性格泼辣且会算计。在蝶衣被抓走,段小楼空凭一张嘴去求袁世卿时,菊仙却带着那把原属于袁世卿的剑去找袁世卿,盛气凌人的扳回一局。如此机智又不失尊严。即使蝶衣始终对菊仙怀有敌意,菊仙却十分识大体,关心蝶衣,个人觉得这既是因为爱屋及乌,更是源自她的善良博爱,她的母性......但实际上菊仙也和蝶衣一样单纯忠心,以为段小楼在青楼出手相救就能和她在时代的洪流中做一对苦命鸳鸯。所以当段小楼舍义取生时,她的世界崩塌了,她穿着她最心爱的嫁衣,带着她对段小楼的爱选择了死亡。这样一个敢爱敢恨,从一而终的女子,却摆脱不了世俗对妓女出生的偏狭。这是她的下场,这是她的悲剧。

另外一个电影中我喜欢的角色——袁世卿。风光时,身上的旧贵族气息恰到好处,衰败时,仍然贵族风骨满溢。难得的是,他是蝶衣的唯一知音。袁世卿是真正懂京戏的,所以当他遇见程蝶衣时,恍若虞姬再世,他就被折服了。蝶衣是他心中虞姬的化身,更是他心中京剧艺术的代表。他懂蝶衣的举手投足,懂蝶衣的感情寄托。从精心打造的蝴蝶形头饰到宝剑相赠,再到懂得蝶衣对小楼的感情给蝶衣“姬别霸王”的暗示(暗示?存疑),无不体现了他对蝶衣的心心相通,所以不论男女,也就不难解释他对蝶衣的情感了。

关于段小楼,整个一京片子味儿十足的典型直男,并不勇敢,并不顶天立地,莽撞而已(当然了,这是剧情需要,艺术加工)。他我就不多言了,算是重感情,没坏心眼,体贴人,爱京剧,可惜啊每一件事做到极致,唯有生的欲望挺强烈。

真正的“角儿”来了——程蝶衣。

从蝶衣小时候说起,我觉得饰演小豆子的那个小演员,形象气质倒挺符合人物设定的,身上有股清冷倔强的气质。一开始小豆子老背错台词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反反复复的错,说明他对自己的性别还是有清楚的认识的,如果非要找个截点。那么从他被烟嘴捅出满口血,终于念对台词,却不幸被张公公盯上开始,性别意思就开始模糊了,当他焕发出捡回小四的母性光芒,当对小楼爱无反顾时。“虞姬”非他莫属了。

有一个印象深刻的情节,蝶衣恳求同师哥唱一辈子戏,师哥却没有体会到他的意思,他大吼“我说的是一辈子,差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无法与师哥厮守,就只能用唱戏的方式做一辈子的“虞姬”。用情至深啊!所以我觉得只用同性恋去解释他对师哥的情感未免也太片面,太简单化了吧。我还是那样认为,打小,师哥就成了他的整个世界,除了段小楼,他的爱无处安放。

除了个人情感,蝶衣生命中的最爱就只有京剧了,这也是我欣赏的他对京剧艺术的从一而终。无论是侵略者,国民党,还是共产党他都只认唱戏。为了唱戏可以忍受折磨戒掉大烟,为了坚守京剧拒绝标榜着为劳动人民而作对京剧进行改动,为此他甘愿烧掉戏服。这份真心,这样对艺术的坚守,实在佩服!讽刺的是,在蝶衣在舞台上失声时,拼命鼓掌的是我们伟大的party,发动文革把文艺工作者逼得无路可退的还是the party。其实我觉得艺术不分高低贵贱,哪来为人民群众所创作,所喜爱的艺术这一说?这让我想起文革许多被迫害的艺术家,文学家,乃至国家主席。想起了傅雷夫妇选择自杀以示自己对艺术的忠贞不渝,毫不苟且!相比之下,小四随着“新时代”文革的到来从迷茫到欣喜不已,在文革这样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小四原有的传统观念,价值认同基本被推翻。他在传统文艺与新思想中游离,终害了自己,我觉得这也体现了现代人信仰缺失。不知是不是电影对文革的无声控诉。

镜头推回到开头(即结尾)。蝶衣与小楼一起出场,好似有点颤颤巍巍,毕竟过了五十载春秋。

“我们哥俩,有十年没见了” “十一年”。一个莽撞,唯唯诺诺。一个坚定,细腻。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错了,错了,又错了......”哥俩会心一笑。

紧接着蝶衣眼神开始迷离而坚定。拔起那把尘封的宝剑。蝶衣,死于虞姬之身,死于戏中,永生于对师哥对京剧的热爱中了。

“师傅,你看小豆子真正从一而终了,为戏入迷我也一路跟了”。

2017.6.27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