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从何处来?

崔斯汀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故事
孩哥从外乡来到双旗镇接亲。父亲给他定下的娃娃亲,说那个女娃的屁股上有颗痣。瘸子大叔不想让女儿好妹跟着没手意没本事的少年去受苦。“二爷”欺负好妹,孩哥杀了二爷,得罪了有名的匪首“一刀仙”。全镇的人都怕被连累,不准孩哥好妹离开。孩哥无奈只好向游侠沙里飞请求援手,没想到最终还是自己孤身对敌。西风烟尘中,一对少年亡命江湖。
二、影片特色
1、剧情模式
据说本片是芦苇先生提供故事创意,由杨争光和何平一起完成。影片中能明显感觉到,对美国“心理西部片”的借鉴。故事模型基本上没有什么新花样,差不多都是定型的,区别在于应用的元素会有些许不同。从情节构成看,本篇提供了一个类似于美国西部片《正午》一样的反经典模式。主人公孩哥不是超级英雄,甚至算不上一个男人。他的父亲也许是位英雄,但从孩哥的人生安排,以及没有交代的离开双旗镇,结交的朋友(瘸子大叔),教儿子武艺却没有塑造出强悍的性格……这些都能感觉到这位父亲的粗枝大叶。孩哥陷入窘境,没有依靠和帮助,只能奋起一搏。简言之,弱小个体面对强大的对手(神乎其技的“一刀仙”,还有环伺周围的荒蛮处境),只能凭一己之力迎难而上。
2、视觉奇观
美国西...
显示全文
一、故事
孩哥从外乡来到双旗镇接亲。父亲给他定下的娃娃亲,说那个女娃的屁股上有颗痣。瘸子大叔不想让女儿好妹跟着没手意没本事的少年去受苦。“二爷”欺负好妹,孩哥杀了二爷,得罪了有名的匪首“一刀仙”。全镇的人都怕被连累,不准孩哥好妹离开。孩哥无奈只好向游侠沙里飞请求援手,没想到最终还是自己孤身对敌。西风烟尘中,一对少年亡命江湖。
二、影片特色
1、剧情模式
据说本片是芦苇先生提供故事创意,由杨争光和何平一起完成。影片中能明显感觉到,对美国“心理西部片”的借鉴。故事模型基本上没有什么新花样,差不多都是定型的,区别在于应用的元素会有些许不同。从情节构成看,本篇提供了一个类似于美国西部片《正午》一样的反经典模式。主人公孩哥不是超级英雄,甚至算不上一个男人。他的父亲也许是位英雄,但从孩哥的人生安排,以及没有交代的离开双旗镇,结交的朋友(瘸子大叔),教儿子武艺却没有塑造出强悍的性格……这些都能感觉到这位父亲的粗枝大叶。孩哥陷入窘境,没有依靠和帮助,只能奋起一搏。简言之,弱小个体面对强大的对手(神乎其技的“一刀仙”,还有环伺周围的荒蛮处境),只能凭一己之力迎难而上。
2、视觉奇观
美国西部片标志性符号是马,牛仔帽,枪战,追逐;而与中国,西部片意味着黄沙漫天,朔风扑面,刀光剑影这样的标配。大漠穷秋干涸贫瘠的西部小镇,两杆旗子兀自竖起,小镇变成豪侠刀客争强斗狠的舞台。
好妹在镇子墙头驻足远眺,天边的落日,脚下的苍茫黄土,传递出西部特有的恢阔苍劲,让久居富足安乐之地的当代人去体会狼烟起,西风烈的刚猛劲健。片头的沙漠,满眼升腾的烟尘,不辨颜色的羊皮袄,干涸的大地,干渴的嘴唇,共同营造出浓郁的西部地域图景。
3、声音造型
马蹄声很突出。幅员辽阔的西部中国,马作为主要交通工具,奔跑,喧腾,嘶鸣都是很有地域特色的鲜明符码。从山坡上奔腾而下的七匹马,和着一刀仙嘴里的鸣笛,给本来就处在恐慌狐疑中的双旗镇乡民们一种越发紧迫的威胁。本来只有七骑的匪众,在高频锐响的衬托下,从山坡上急泻而下,从听觉上形成大队人马冲锋的气势。由于地处塞外,人的脚步声在黄土上很难捕捉,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刀剑入鞘的声音处理的明显低频部分更多一些,而且比较窄化,一方面突出了刀具的质感和重量,另一方面和环境空旷,不能有太多混响有关。影片中几次开打,差不多都是在外景,正好与西部豪侠粗犷斩截的精神风貌相契合。
每有外敌来犯,狗叫就会响起。在大全景的俯拍画面中,尽量俭省的音乐使用,在烘托氛围之余,不足以表现那种奇诡离幻的情绪感受。群杂声把民众随大流,全身远祸欺软怕硬的劣根性暴露无遗。加入的狗叫声,让手足无措,又惊又怕的集体心理得到形象地表达。好处在于,既取得了效果,又不显得突兀。推动剧情固然不错,如果在敌我力量胜负变化之际,用狗叫声的差异化表现氛围,或许更具有技巧性。
三、人物形象
孩哥:身负绝学的少年,遇事豁达爽朗,结交沙里飞时候轻财好义,寻亲之际有礼有节,看见瘸子就很机灵地上前就拜,可见他机灵聪慧。但是仔细考量还是略有微瑕。习武之人多受锤炼,一般来说会刚毅果敢,不是那种任人打骂不到绝境不出手的隐忍性格。结交沙里飞说明他颇有豪气,而且乐善好施,本该和镇上的人打成一片,结果却被全镇人抛弃,这样的处理有些生硬。虽然展示了边地众人的事故狭隘,但对主角而言,个人以为出现一些不同声音,会更合理一些,以免强弱对比太过悬殊,从而对股市的合理性产生怀疑。
沙里飞:江湖人士,不必恪守道义。之所以能博得虚名,全屏广告效应。正如一句老话:会叫的狗不咬人,轻诺者寡信。沙里飞是一个适应社会生存的强人,也是没有下一情怀的贪财好利的小人。看中刀柄上的金银,足见其人心胸度量。影片开头面对不明刀客的询问,就张皇失措,而见了孩哥又耍神气抖威风,是一个色厉内荏的代表性人物。
好妹:个性爽朗敢爱敢恨的塞外小丫头。面对登门的孩哥,从拒绝指责,到欣赏接纳,把西部女子泼辣刚强的性格充分地展现出来。当然马背上与孩哥纵情欢笑,也透射出女子特有的天真可爱。
瘸子大叔:洞明世事的刀客。之所以不履前诺,因为孩哥身无长物一事无成,但总算收留了他,并打算教给他谋生的手段,讲给他眼正心正手正的做人道理。面对村民围攻,主动替孩哥担保,虽然腿瘸,但是比镇上的人更有血性,对社会有更深刻的认识。在意识到援兵无望之后,主动担负起长辈的责任,明知必死也绝不后退,向强敌挑战,重信然诺的热血豪情,不因为行动不便而有所折损。
四、称谓问题
侠客,剑客,刀客,拳师都是有武艺的人,但又似乎略有不同。比如兵器上的变化,对道义的态度以及享有的声望等,都有差别。刀客亦正亦邪,是一种圆形人物。有高强的武艺,未必都有侠士的古道热肠,可以舍生忘死,也可以见利忘义。好刀客有瘸子,孩哥,坏刀客就是沙里飞,而一刀仙成了中间的灰色人物。有仇必报,嗜杀成性。最终死于刀下。
值得注意的是,影片从故事上看,还是有些瑕疵:孩哥的父亲为什么离开,找一刀仙的刀客所为何事?为什么以前好妹没有被调戏?就为了等孩哥上门后有了靠山,受辱才有了意义,这种设置有些勉强。
五、总评
1、思想性:7分
2、艺术性:7.2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双旗镇刀客的更多影评

推荐双旗镇刀客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