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の单向度世界の片隅に、权门上に傲れども、财阀富を夸れども

DonotCryLaika
看到最后,我哭了,因为电影最后的那个小女孩,本来应该是御宅系作品里最煽情的亚文化角色,本来应该是站在官僚大众联合体对立面的社会边缘人勇敢面对悲惨世界的煽情角色,这种角色总是让我想起鲁邦三世意大利冒险里的那个孤独守在阁楼上的小女孩,但是,在这部电影里,这个小女孩角色以及呆萌的女主角和她的小侄女晴美,即便她们失去了一切,最终还是成为了文化工业流水线上的牵线木偶,与现代皇国民族主义的单向度化宣传道具、棋子。

尤其是看到晴美死去时、女主角失去作画的右手时、以及最后那个小女孩迷迷糊糊地寻找女主角的袖子时,我对这部电影的制作者产生了暴怒的情绪,恰恰就是那些停留在吴市的战舰,那些驻扎在广岛的军国主义侵略兵力、权贵玩具,给晴美、女主角、以及最后那个小女孩带去了不幸与死亡,结果,制作这部电影的懦夫们,居然把小晴美的死与害她不幸的大和号绑在了一起。谎言!欺骗!この单向度世界の片隅に、权门上に傲れども!财阀富を夸れども!这些电影制作者就是日本权门的走狗,就连小晴美死了,这些懦夫也要用皇国民族主义束缚住她的灵魂来当做他们的挡箭牌...
显示全文
看到最后,我哭了,因为电影最后的那个小女孩,本来应该是御宅系作品里最煽情的亚文化角色,本来应该是站在官僚大众联合体对立面的社会边缘人勇敢面对悲惨世界的煽情角色,这种角色总是让我想起鲁邦三世意大利冒险里的那个孤独守在阁楼上的小女孩,但是,在这部电影里,这个小女孩角色以及呆萌的女主角和她的小侄女晴美,即便她们失去了一切,最终还是成为了文化工业流水线上的牵线木偶,与现代皇国民族主义的单向度化宣传道具、棋子。

尤其是看到晴美死去时、女主角失去作画的右手时、以及最后那个小女孩迷迷糊糊地寻找女主角的袖子时,我对这部电影的制作者产生了暴怒的情绪,恰恰就是那些停留在吴市的战舰,那些驻扎在广岛的军国主义侵略兵力、权贵玩具,给晴美、女主角、以及最后那个小女孩带去了不幸与死亡,结果,制作这部电影的懦夫们,居然把小晴美的死与害她不幸的大和号绑在了一起。谎言!欺骗!この单向度世界の片隅に、权门上に傲れども!财阀富を夸れども!这些电影制作者就是日本权门的走狗,就连小晴美死了,这些懦夫也要用皇国民族主义束缚住她的灵魂来当做他们的挡箭牌。那些停靠在吴市的大和号战列舰等各色皇国民族主义谎言与符号,并不是保护晴美的守护者,它们只是日本权贵财阀谋取利益的玩具,它们才是给晴美、女主角她们带去不幸的恶魔。この单向度世界の片隅に、权门上に傲れども、财阀富を夸れども,连小晴美的死都被这部电影的制作者给愚弄了!
在核爆之前,日本高层权贵已经收到了美方的通知,但他们出于他们的帝国政治的考虑,没有组织平民撤离;核爆之后,日本高层权贵也在日本全力封锁了死伤的消息。
当女主角他们挨饿的时候,发动战争的日本权门与财阀挨饿了么?!当女主角失去哥哥、小侄女、作画的右手以及一切的时候,那些发动战争的日本权门与财阀,他们又失去了什么?!この单向度世界の片隅に、权门上に傲れども!财阀富を夸れども!现在,他们又拍摄这样的电影,他们究竟想怎样炫耀他们的权力、资本与信息垄断权。如果电影里的角色在哭的话,御宅站在官僚大众联合体对立面的社会边缘人角度,会把女主角的哭泣理解成那些死后仍被帝国愚弄利用而无法成佛的灵魂的哭泣。而实际上令人遗憾的是,这部作品的女主角明明那么呆萌可爱,却仍是这部皇国民族主义单向度化宣传片的牵线木偶,女主角、她的小侄女晴美与电影最后的小女孩,却被拍摄这部电影的皇国民族主义懦夫们残忍的置于二战受害者的对立面。而制作这部电影的日本爱国懦夫们,就像当初发动侵略战争的日本权门与财阀一样,躲在了女主角与小晴美她们的身后,拿女主角与小晴美她们当盾牌。

2016年,真的让人感到很遗憾,虽然在票房上面名为御宅的胜利,实际上御宅的自由与叛逆,已经烟消云散了。从新海诚不再执着的、中二的描绘星际之恋开始,我才意识到,当年自己跟着那群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去嘲讽新海诚彻底走向现实化之前的幻想风尝试,是多么愚蠢与自大。既然他在票房与口碑上双失败,新海诚为何不放弃星际之恋,彻底走向商业化。
而另一个票房亮点,就是这部电影,御宅的气息已经完全被抽离了,那种官僚-大众联合体之外的社会边缘人气质已经完全被抽离了。只剩下了动画这个空壳,实际上这部作品就是一部完美的资本主义文化工业市场上的标准化商品,可悲啊,电影里呆萌的女主角,即便失去了一切,也是权力与资本的棋子、道具与牵线木偶,明明是那么呆萌的女主角、以及她可爱的小侄女晴美、以及电影最后那个小女孩。红猪的天空逐渐远去,如果,连红猪的飞机也加入了那飞往天上的旅途,那宫崎骏最喜欢的希望之象征的萝莉呢??带着欧洲浪漫主义气息的小魔女琪琪呢?就像布达佩斯大饭店里,在这个令人绝望的现实主义世界里,为众人带来一丝浪漫主义光芒的古斯塔夫先生在枪声响起后倒下一样……是现代发达社会与中世纪残留的单向度民族主义、种族主义,谋杀了浪漫主义。この单向度世界の片隅に……

这部电影一开始时间背景描述,很不对啊,在1989年的日本电影226兵变里,明明是贪官当道、民不聊生,怎么到了电影里,就是战争前的和谐景象,就像是日本电影里的平成年代一样?这种叙述无疑是发达资本主义工业社会的技术性处理,这种电影商业片的典型处理方式,是为了凸显战争破坏的残酷,以激发观众的相关心理机制,但这种技术性处理方法,放在架空世界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旦是历史题材,就涉及了一个问题:政治。如果,电影里是这么一派平成年代的景象,那又如何解释226兵变里皇道派下层青年军官斩杀贪官与权贵的那个“国家昏乱、民不聊生”的历史背景?那些下层军官的“尊皇讨奸”口号,究竟又是为了什么?所以,谬者不攻自破。然而一个国家的政治,却赋予了谬者以虚伪的合理性,以前的极权主义是通过恐怖统治来执行这种虚伪的合理性,而今天,工业社会的极权主义只需要通过技术性手段,煽动民众的情绪,根本就不需要以理性过问谬者的逻辑。

女主角的性格设定,则是完全抄袭了御宅经典这些年的发展,有早期经典作品里的御姐、大和抚子、大正风浪漫主义元素,也有后期萌时代的呆萌元素,甚至还有一些大雄的元素(这就完美的把反类型转化为现代极权主义技术控制所需要的数据了)。特别是电影一开始女主角家里念男方的回信时,女主角嘿了一下,一时间让人联想到了很多经典的动画角色。技术时代的完善化机器对大众心理的完美控制,文化工业时代的商品标准化。但是抄袭者,常常识摹形而不得魂,这部作品里女主角少了御宅时代的女主角的核心灵魂:娜乌西卡的圣女贞德魂。另外,单单从剧本把女主角的丈夫角色设定为海军文职这一点,就足以看出这部宣传作品的制作者有着怎样的心机与城府了,这很明显是精挑细选后的结果,这说明作者在刻意回避着什么他认为不好的东西。

剧情部分的技术手段,则完全不是御宅式脚本的范畴,而是经典的好莱坞电影技术,乡愁、女孩远嫁恋家的心情、感到遗憾的青春……再配上从御宅经典里抄袭来的呆萌元素(这部电影抄袭御宅的另一个地方就是人物比例,电影故意用了4头身左右的准Q版比例,强化了女主角的可爱设定,用在男性角色上则可以削弱军国主义气息),这样,电影里的女角色,就具备了一种让观众产生了一种有关柔弱、美好、无辜的虚拟角色投影。这种心理技术的高效准备,就为文化工业产品的煽情奠定了完美的基础。

其中有一个小片段,就表达了现代工业社会民族国家单向度社会的技术统治是多么高效而严密,在电影花了很多篇幅,为观众创造了这种乡愁与呆萌可人的投影基础之后,话锋一转,快速通过年轻夫妻两人的聊天,把话题转到了大和号战列舰,民族主义情绪的融入与军国主义色彩的淡化,几乎完美地在同一时间内完成,现代人就是生活在这种技术统治之中,真的像早期御宅与嬉皮士一样,有自己的心灵么?在这个细节的心理技术处理,是与电影技术相关联的,女主角的丈夫角色就隐喻着日本的皇国民族主义,在故事里温柔地对待女主角,而女主角的呆萌、迷糊与善良文艺,不难让人以弗洛伊德的联想法联想到个人性的一些美好特质;而动画里的男性,多少隐喻着皇国民族主义对许多个人的统合。接下来,他们又在讨论大和号战舰这个日本人的皇国民族主义、军国主义象征。于是,电影又悄悄向观众输入了一个被强行单边约定俗成的、毫无理据性的虚拟保护符号。这多重的隐喻、联想与象征……构成了复杂而有效的心理暗示,很多观众,在一瞬之间就被这种现代文化工业的技术性统治所征服了。所以,令人感叹,现代工业社会极权主义下的人,也许真的像发条橙里的Alex一样,没有自己的心灵与道德选择的能力。这部电影里,恰恰是这些被这部电影无耻的懦夫制作者描绘成保护晴美她们的大和号,为晴美她们带去了死亡与不幸。结果电影里的女主角、晴美与最后那个小女孩却毫不知情,她们在死后,也仍然是皇国民族主义、日本权贵、财阀的宣传道具,即便她们死了,她们仍然还是资本主义文化工业流水线上的牵线木偶……制作这部电影的懦夫们,就像二战时躲在女主角与晴美她们背后的日本皇族、贵族与财阀一样,这些统治阶级不需要上战场,把“皇国精神”与“爱国”扔给了女主角、晴美跟电影里最后那个迷迷糊糊寻找女主角右手袖子的小女孩,让她们去当盾牌,却从不告诉她们真相。

故事背景元素的暗示,且不说之前提到的电影一开始的背景太过于平成化,到了战争激烈时,配给制开始捉襟见肘,居然也是一副美好的乌托邦景象,没有任何配给制时空都能见到的官僚贪污与大众的不满。同样的,如果是有理性思考能力或者是还保留有二战记忆的那些人,会产生质疑,但是他们不怕,因为这些人都变少了,前者是本来比例就少,后者则是时间的流逝造成的。电影里对于这些质疑的技术性处理,也很成熟高效,直接以女主角的烹饪过程来代替对配给制时空的各种质疑,这种女主角找各种野菜来烹饪替代食品的镜头桥段,有一种运动的替代性,有一种游戏感,这样,观众就被这种完美的技术性处理带入了剧情,紧跟着剧情看电影,就没时间去思考配给制时空的种种元素了。还是那句话,完美的技术统治。最后,女主角拿出画本,照着笔记做节约米的楠公饭的时候,她提到节约柴火的无火灶时,在台词方面装作很自然的提了一下“大日本帝国的伟大发明”。那么,历史上,战争世代对日本皇国政府与财阀的不满情绪呢?这部电影果然是在欺负经历过战争的不满者人数不多了吧。这种假装顺带一提的言语暗示,实际上是在抹消人们在配给制时代本来应该产生的叛逆与不满。而这种技术处理能够成功,实际上还是得益于看电影的日本观众,大多数人没经历过配给制时代。这就是单向度价值的时代,扼杀一些批判性思维,就是这个可怕的单向度价值的时代,那么呆萌的女主角,那么可爱的小侄女晴美,电影里最后那个还不懂事的小女孩,即便她们死了,她们仍然还是皇国民族主义、日本权贵、财阀的宣传道具,即便她们死了,她们仍然还是资本主义文化工业流水线上的牵线木偶……制作这部电影的懦夫们,就像二战时躲在女主角与晴美她们背后的日本皇族、贵族与财阀一样,这些统治阶级不需要上战场,把“皇国精神”与“爱国”扔给了女主角、晴美跟电影里最后那个不懂事的小女孩,让她们去当盾牌,却从不告诉她们真相。大和号,那些停留在吴市的战舰真的是保护晴美的守护者么?恰恰是那些参与侵略战争的屠杀者战舰,给晴美带去了死亡。而制作这部电影的可恶懦夫,居然让晴美的死也成为了皇国民族主义宣传的道具!この单向度世界の片隅に!

在描写战争的电影里,好莱坞与德国纳粹媒体都创造出了完美的单边煽情模式。也就是,在正常的历史叙述中,一场战争是必须描写作战双方的,哪怕是只言片语,也会提及,但是这部电影,而不是动画,完美做到了这个媒体宣传技术的标准,在战争一开始之描写平静的生活与接地气的平民日常,并将这种柔和的暗示与日本海军结合,形成了一种美化二战日军的暗示,同时,根本不提盟军与吴市为什么会遭到轰炸(因为吴市停留了侵略他国的军国主义战舰,这些战舰不是保护女主角他们的守护者,恰恰是给他们带去死亡的恶魔),直到出现空袭桥段的时候,这个作品里定位为敌人的角色才开始间接出场,这种战争描述的缺位,就是在渲染一方的单边无辜与软弱感,被媒体美化的一方成为了焦点与主角,另一方则是被忽视的背景与配角。因为主角方一开始就通过心理技术与电影综合技术的处理,得到了观众的心理投影,也就是说获得了观众的同情,那么电影里的战争另一方,自然就被观众在潜意识或意识之中被暗示性的定义为坏的一方,被定义给主角创造麻烦的坏蛋。比如在这部极为成熟的、做单边历史定义的单向度化电影里,已经没有了以前只强调大轰炸破坏场景的手法,而是加入了日常的描写手法,无疑就是为了给已经出现心理投影现象的观众,创造一些暗示引发的下意识推理,尽管毫无理据,但这就是可悲的人性,于是,电影技术将这种暗示输入观众后,观众自然就会产生这种暗示催生的下意识推理:即“战争的另一方在给主角创造麻烦”。尤其是,电影再利用一下女主角的善良设定,借女主角之口说出“担心其他人是否能成功迁移躲避”的话。这样,这部电影的制作者就很可恶地把那么呆萌的女主角作为牵线木偶置于人道与二战受害者的对立面了,这部电影的制作者,就是一群懦夫与日本权贵的走狗,他们无疑是在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缺位叙述中的战争另一方。于是,日本新生代观众心中的“坏人”形象确立。这个时候,理性、理据性的意义就荡然无存了,因为观众被这些心理技术统合之后,就不会再从理性出发去查阅历史,去发现,日本是侵略者;去发现,恰恰是停在晴美她们家附近的大和号,给她们带去了死亡;去发现盟军对日本高层提出的民众撤离警告、以及日本高层对核爆伤亡的消息垄断与封锁。这种好莱坞、德国纳粹媒体的技术处理,实际上并不是为了表达客观的战争历史,而是为了进行单向度化的单边历史定义宣传。这种技术,从本质上来说,是象征着资本与权力的官僚贵族,为了煽动大众为他们的利益去死而采取的西方民族主义、种族主义策略,目的就是为了宣传一种单向度价值观。

在描写平民挖防空洞的场景,让人感觉到的,就是彻底的平成时代既视感,电影里的角色就像在过家家一样,没有任何不满与对战争的恐惧。不知道这部电影是否在这一点上出于写实而白描日本高层的愚民式消息垄断还是因为什么,在任何战争题材电影里都有的传言桥段,这部电影里到了挖防空洞这里,都没怎么出现过,没有任何一个角色谈论前线或其他被轰炸城市的传言。电影创造了一种平成时代的既视感,这无疑是从日本观众的角度出发的,一切都考虑得极为细致,这就是发达工业社会极权主义完美的技术处理与统治。

然后,他们一大家子人修完了防空洞后,设定可爱、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也就是女主角的小侄女晴美,开始站在山头数军舰,军舰一般都是地名,皇国国家主义的隐喻,不言而喻。而且与前面的剧情一搭配,无疑向电影观众传达了这种暗示与隐喻:他们的军队在从电影单边定义的“坏蛋”手里保护他们。这样,这部单向度化的皇国民族主义战争电影,就完美地在电影与大众的心里,去掉了他们本国历史的法西斯污点。以前60年代的叛逆作品是描绘女孩往士兵的枪口里插花,这皇国国家主义电影,是让天真无邪的小女孩角色去数军国主义的象征……时代变得真是糟糕透顶啊。

我看到这里,只想揍拍这部电影的懦夫们,他们把女主角的小侄女晴美的死与给她带去不幸的大和号绑定了,大和号其实不是保护她们的象征,正是因为吴市港口停的权门战舰与侵略他国的兵力,才让女主角他们遭受了空袭,她的小侄女晴美才死去的。然而制作这部电影的懦夫们,就像二战时躲在女主角、晴美与最后那个小女孩背后的日本权贵与财阀一样,却把小晴美的死与大和号绑定在一起。この世界の单向度片隅に,小晴美就连死了,也还是皇国民族主义的棋子,也还是日本权贵、财阀与信息垄断权的道具,也还是,资本主义文化工业流水线上的牵线木偶……

与被这部单向度化电影洗脑的观众一样,电影里那个小女孩,她不会明白,她在片中因被欺骗洗脑而去支持的日本帝国如果坚持一天,那么被二战日本军队抓去当性奴的他国平民女性就会在绝望中多受一天的折磨才能以惨死结束痛苦,被日本占领的沦陷区民众就多挨一天的饿,被日军虐杀与吃掉的他国平民与已投降的战俘就会多一千、一万甚至十万……单向度时代,一切都被操纵了,包括个人的良知,不需要太复杂的心理技术,仅仅需要最简单的心理投射与暗示,就能控制大众的情感、思维与道德。御宅的时代,终结了。

然后技术时代的大众心理控制者,继续在接下来的电影剧情里,加入新的单向度价值观暗示,强行加入了一个新婚夫妻恩爱的剧情桥段,然后再一次发挥抄袭御宅的呆萌设定的威力,这样的话,观众就完全忘记了挖防空洞之后的担忧与恐惧,进而不再去思考,这个缺位叙述的单向度历史定义宣传片所具有的真实性。这就是资本、权力、贵族与信息垄断权的狂傲,他们在当时可以封锁那些普通平民棋子的消息,在今天也一样,因为昭和战争世代,那个对皇国充满不满与质疑的一代人已经逐渐老去、死去了。新的昭和平成一代人,就像接受营养午餐一样,接受了技术时代的皇国民族主义。就像马尔库塞说的一样,大众失去了革命性,积极参与到技术统治之中。代价是什么呢?就像这部作品的技术处理一样,观众理所当然的失去人性与对人类阶级社会之不公正的理性思考。情感作为发达工业社会技术统治的道具,可以营造出各种虚假的情境,这部作品里所塑造的这些高技术文化工业产品,为观众创造了虚拟的感动与情感,于是,他们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于是,那些仍未成佛的痛苦之魂,无法脱离丑陋的帝国束缚,那些内心期望着至少灵魂能回到故乡的不幸女子们、那些被夺走故乡与家的孤儿们、那些在绝望中痛苦死去的被俘士兵们、以及那些在死后仍被权力与资本所愚弄的日本穷人们……就被这些观众理所当然地忘记了,为什么呢?因为发达工业社会极权主义的成熟技术控制所制造的虚拟感动与情感。

然后女主角的公公婆婆开始跟她讲她小姑的艰辛人生,这又是一个文化工业的成熟技术处理,故事继续忽略给她们带去死亡的军国主义侵略机器,继续忽略美军轰炸他们的理由,继续忽略那些驻扎在吴市与广岛的军国主义侵略道具,就像她们,也成为了宣传皇国民族主义的道具与牵线木偶一样。这个技术处理桥段所带来的是,对历史事实的掩盖。因为,不管这部电影怎么为日本皇国军国主义开脱,不管怎么虚构当时的日本皇国军国主义为作品里的所有人都找到了稳定的工作,并且毫无贪污腐败迹象的为他们提供食物与物资(这样226兵变里的下层青年军官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怒杀权贵贪官?)……但是,这部作品终究还是要谈到那个时代的一些细节。于是,皇国军国主义强拆民众的不动产,这个本来应该,而且后来确实也引起了昭和战争世代不满的军国主义专制行为,就被作品用回忆杀这个成熟的技术处理给掩盖过去了。大众不需要理性的思考,这种技术控制时代的成熟技术处理,为他们带去了虚假的记忆、虚假的感受、虚假的情感、虚假的投射,以及,虚假的人性。于是,不是战争世代、也不是战后困难时出生的那些昭和、平成世代的观众,就陷入了这种资本主义文化工业所营造的虚假情感里,忘记了理性与真正的人性。

然后紧接着一个描绘日本宪兵的桥段,让人觉得很无语,要是马尔库塞看到这个场景,绝对会唏嘘不已。本来以为这部电影终于开始想表达战争世代与战后困难时期出生的那代人的不满了,结果,紧张的氛围话锋一转,那两个典型皇国军国主义的宪兵部队人员,只是严厉和善的说教了一番,毫不卖弄官僚作风,那是乌托邦么??战后,日本平民对宪兵以及皇国军国主义官员的鄙夷与憎恶可是很强烈的,尽管日本现在尽力隐藏这些历史情绪,各种记录与回忆资料仍然还有很多。结果这部电影,不仅依靠着文化工业的成熟技术处理,把本来是当时日本平民最讨厌的宪兵塑造成了外冷内热的乌托邦廉官,接着这部工业电影的成熟技术处理,又赶紧描述女主角家里的其他人不但没有担心宪兵陷害他们,反而都在忍住笑,于是,一副“皇国军民一心”的虚伪画卷被勾勒出来了。この单向度世界の片隅に、权门上に傲れども!财阀富を夸れども!这种心理技术控制,完全是现代皇国权贵对自身权力的炫耀,他们用教育、媒体、心理投射等技术,实现了发达工业社会极权主义的技术控制。另一方面,战争世代与战后困难世代的那些日本穷人,已经逐渐老去了、死去了。如果那些战争世代、战后困难世代的日本穷人们看到这些虚构的画面,不知道他们有何感想。这就是资本、权力、贵族名门与信息垄断的狂傲与无耻。

接下来,电影里一个描写1944年夏季的镜头让人感到恶心了,这部技术统治时代的文化工业产品,盗用了御宅作品的风格与创作方式。御宅作品用来表现内心闲适与少许青春忧愁的夏日意境,被用到了皇国民族主义单向度价值观电影的镜头里。在电影里,身处战争时期的配给制时代的人们,居然没有不安与不满,这到底是哪个时空的乌托邦??这就是技术统治时代的资本与权力,正如马尔库塞所言,发达工业社会的极权主义与中世纪的极权主义不同,它不需要恐怖统治来控制大众,相反,它使用成熟的技术处理手段,控制大众,让大众心甘情愿的认同单向度的阶级社会价值观。然后,出现女主角去黑市的场景,完全没有隐蔽性,就像普通的街道集市一样,日本战争世代的穷人所讨厌的后方权贵军官与宪兵,都不见踪影,连电影里的女主角都代编剧吐槽了。紧接着,电影有依靠虚拟的剧情,把女主角童年时帮的穷女孩联系起来了,又一个回忆杀,掩盖了战争世代的昭和穷人的痛苦历史。之后,电影不断把日本军舰的画面夹在虚拟的温馨故事桥段之间,这是一种潜意识植入方式的改进版,EVA曾经用了很多回,虽然最早也是日本电影的手法,但成名于EVA。这个潜意识植入的心理关联性很强,一方面是女主角以为她怀孕了,一方面是昔日青春情怀的男生来到了她嫁入的家,这种与安达充经典青春段子的很相近的手法,塑造了一种青春伤感与三角恋(同时,还夹杂着女主角丈夫理解女主角故友的剧情,实际上这是一种暗示,剧本技术处理将女主角的青春与女主角的水兵故友的战争行为联系了起来,实际上就是一种情绪的感染,接来下,就会创造毫无理据性的虚拟情感与心理投射。女主角的乡情与对青春情事的些许遗憾,就被这部文化工业宣传片的成熟心理统治技术,用于为他们的皇国军国主义掩盖罪恶了)的气息,于是这种专业的心理投影创造,再一次创造了观众心中毫无理据性的虚拟感动,然后单向度价值观实际上就被植入了观众的心里,日本在技术时代的极权主义就实现了它在这个细节方面的一整个控制过程。那些日本的昭和后期与平成时代出生的人,肯定沉溺在虚拟的感动中认同他们在皇国民族主义单向度价值观里的炮灰地位,一个令人感到遗憾的高效率技术统治。实在不想认同这部单向度价值观的皇国民族主义电影为动画,因为在这里,根本看不到任何御宅身上所滞后表现的60年代自由与叛逆气息,只有冰冷而高效的技术处理与技术控制,资本与权力在炫耀他们在现代极权主义的统治力。文化工业制造出来的虚假情感与虚假心理投射,替代了面对真实历史该有的真实人性。现代极权主义的单向度价值观依靠技术,甚至统治了人心、真实的回忆以及真实的人性。


接下来,资本与权力炫耀统治力的手法就更恶心了。这部日本皇国主义的单向度宣传片电影,终于开始描写阵亡士兵的场景了,虚拟的情感再次被制造,电影里的女主角他们作为阵亡者的家人,丝毫没有怨念,这是一种帝国主义炮灰价值观的暗示,在悄然浮现。相信日本的观众大部分在潜意识里已经接受了这种暗示的植入。整个剧情的描述使用了好莱坞与德国纳粹宣传片最老套,但却是高效率的手法,即用单边的缺位描述战争历史,营造出一种他们是无辜受害者的暗示。于是,看这部宣传片的日本观众,就不会去思考,这名士兵是否在某个太平洋岛屿上,残忍地杀了一名盟军俘虏并毫无人性将其吃掉,以及,这名士兵是否是在大陆上肆意屠杀他国平民与已投降伤兵的恶魔。虚假的情感与技术处理后的缺位历史叙述代替了真实的人性与真实的历史。正是驻扎在吴与广岛的军国主义侵略机器,毁了晴美、女主角与电影最后那个小女孩的幸福,日本的权贵与财阀,就像这部电影的制作者懦夫一样,躲在晴美她们的身后。

到了这里,如果还有人把这种单向度政治宣传片叫做御宅的动画……这部电影里,完全没有御宅从60年代的自有叛逆精神中滞后式继承的社会边缘人的情感。这部电影,把战争世代的日本穷人所反感的皇国民族主义描述成了军民一心的乌托邦,于是,这部电影里,没有了226兵变里下层军官所反感的权门狂傲,也没有了阶级矛盾与穷人(唯一的一个穷人女孩角色,也在电影不到一小时的功夫里就开始怀念以前的贫穷生活了……)的困苦,没有了サンダカン八番娼館 望郷 (1974)里想回家的阿崎……这部电影充满了谎言与欺骗,把一切阶级社会与皇国民族主义的丑恶,都掩盖了。

紧接着,女主角用绘画表现他们的皇国海军的军国主义战争场景,简直是对御宅自由与叛逆的侮辱(尽管早已消失多年了)。这就是资本主义发达工业社会的技术炫耀,正如阿多诺所批判的,艺术失去了其升华的人生意义,而成了资本与权力营造伪升华的棋子与道具。
紧接着,这部电影强行让女主角的公公为了保护女主角他们而死了,为了强化谎言与欺骗的暗示,还在女主角的公公“死”前说出了二战日本军国主义研发技术是为了和平这样的谎言。但是,已经没有了战争世代穷人回忆的日本新生代观众,他们可能真的打心里接受了这种伪升华。然后,又以女主角的公公是上夜班困睡着了做了一个笑话桥段,这种似假似真的技术处理,加上后来女主角公公真的被炸伤的虚拟故事剧情,利用着观众心理的一张一弛,更能强化那种单向度价值观的炮灰暗示。资本与权力,击败了自由与叛逆。原来,60年代的自由与叛逆,终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技术时代的现代极权主义,连人心都能控制。当晴美、女主角与电影最后那个小女孩因为驻扎在吴、广岛的军国主义侵略机器而遭遇不幸的时候,那些发动侵略战争的日本权贵与财阀躲在哪里?就像这部电影的制作者懦夫一样,躲在了晴美、女主角她们的身后,この单向度世界の片隅に。

最后,电影使用了传说中的昭和式大正风雅,描述了女主角丈夫与女主角的别离,一个一身海军军装,一个一身大和抚子的装束。这里的符号选取与表意都十分明显,没有再抄袭御宅的创作手法了,这就是一部皇国主义单向度价值观的电影。这部作品的创作者没有选陆军,足以证明他们心里是有所回避的。那些创作者这么费力的编制这些单向度价值观的炮灰暗示,到底是为了什么,恰如马尔库塞所言,他们失去了革命性,积极参与到被统治被异化的进程中去了。那么,在这里女主角所在的吴市的日本军国主义海军与战舰是她们的守护者么?不,那是她们,导致晴美死去的恶魔,正是那些日本海军侵略者的存在,给女主角、晴美她们带去了死亡。当统治阶级给了爱国与皇国精神之名的时候,那些日本权贵、日本财阀们呢?他们的家庭呢?然而,即便穷人死去了,也不过是这些权贵与财阀的政治宣传道具!この单向度世界の片隅に!

最后,电影里的日本小学生就像是平成时代的日本小学生,与历史纪录片里军国主义教育下的日本小学生,有很大的区别,这种虚构,是很无耻的,制作者在文化工业流水线上生产炮灰价值观。以前的漫画家,比如德弘正也的漫画里,经常站在御宅特有的社会边缘人的角度讽刺军国主义与皇国民族主义,尤其是其在昭和吸血鬼传说,极尽了战争世代的穷人对皇国洗脑的不满与怨念。但是,在今天看来,以这部充满谎言与欺骗的电影的票房来看,德弘正也就像他漫画里那些被权贵压制的小人物一样,终究是一切都白做了呢。

这部电影到了最后女主角去探望她被炸伤的公公那段儿,已经开始随意愚民了。女主角的公公说大和战舰被击沉了,然后他们就丢了濑户内海。这个前后联系毫无军事史常识,这是为什么呢?制作者都是脑残么?答案当然是不是的,这恰恰是成熟技术处理的特征,因为发达工业社会极权主义下的民众,几乎过着被媒体与文化工业调控的人生,是没有理性思考能力的,所以这部宣传片的制作者,只需要把大和号这个象征符号摆出来就可以了,因为在他们的眼里,文化工业下的愚民是不需要思考的,只要沉溺在他们制造的虚拟情感里,认同单向度价值观里的炮灰价值。

最后,这部电影又开始抄袭御宅作品了,继续了潜意识洗脑的手法。超现实的表现了女主角小侄女的死,她也失去了胳膊,我也沉浸在这虚拟的痛苦情感里了。这个充满了御宅呆萌风的女主角角色失去了作画的右手,这个小女孩角色,就连她死了之后,也是日本皇国民族主义与这个资本主义世界的道具啊。当恩格斯劝民众不要参加帝国主义狗咬狗的战争时,又有谁在听他说话,最后他们死了,仍是帝国主义者们宣扬单向度炮灰价值观的道具。这样的世界,难道不令人伤感么?那些仍未成佛、仍未脱离丑陋帝国束缚的痛苦之魂,那些内心期望着至少灵魂能回到故乡的不幸女子们、那些被日军夺走故乡与家的孤儿们、那些在绝望中死去的已投降盟军伤兵们、以及那些在死后仍被权力与资本所愚弄的日本穷人们……
然后,权门上に傲れども,这些日本穷人,即便是死了也不过是皇国民族主义的道具与棋子。在核爆之前,得到警告通知的日本贵族、财阀没有组织穷人们撤离,在核爆之后,日本权贵、高层又封锁了伤亡消息。而在今天,现代工业社会的极权主义之下,很遗憾,就像马尔库塞所批判预言的那样,日本新生代的民众,自愿投入了皇国民族主义单向度价值观的炮灰认同之中。其实不是女主角自责得那样,不是她害死了晴美,而是停靠在吴市的大和战舰,那些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皇国民族主义符号,害死了晴美,然而,就算她死了,她仍然被皇国民族主义与日本权门财阀的谎言所深深束缚,无法脱离……这部电影的制作者,真是一群躲在女主角、晴美与最后那个小女孩身后的懦夫,日本权贵的走狗。

分析到这里,我感觉已经分析不下去了,接下来全是权力与资本对技术时代统治力的炫耀,各种成熟的技术处理,创造出让观众认同炮灰价值的心理投射。拍摄这部电影的,那些放弃了人性与尊严的制作者,以皇国民族主义的爱国之名,继续编制谎言去欺骗日本的大众,去做炮灰的预备队。他们在设定中南尽量不扯陆军,而且角色在谈陆军的时候又隐晦之意,这就说明他们是有所回避的,这意味着他们可能明白二战日本军国主义对他国造成的伤害。这些人,不过是权贵的走狗与御用骗子罢了。

特别是这部电影播放到女主角咆哮她还能战斗的时候……この单向度世界の片隅に、权门上に傲れども、财阀富を夸れども!人啊,就是死了也无法解脱么?也还是权力与资本的道具么?在这部虚构的电影里,女主角即便失去了昔日的恋情、哥哥、小侄女、作画的胳膊与她的家,也还是皇国民族主义的道具……我看到这里,有一种想揍这部电影的制作者的强烈欲望,他们还在利用女主角当炮灰,利用女主角宣传皇国民族主义单向度价值观,这些日本权门的走狗与骗子。明明恩格斯都对他们说过了,不要去参加帝国主义的战争,然而就是这些权门的走狗,其实正是他们,这部皇国民族主义宣传片的制作者,毁了女主角、小晴美她们的一切。既然要让女主角恨,为什么这部电影的制作者不让女主角去恨美军,很简单,因为这部电影不仅要做日本皇国民族主义的道具,还要做日本当前联美外交政策与安保法案的道具,所以女主角作为这部电影制作者的牵线木偶,在电影里即便失去了一切,也不能发自内心的去恨美军,这部电影的可耻制作者们,就像发动侵略战争后躲在女主角、晴美与最后那个小女孩背后的日本权门与财阀一样。この单向度世界の片隅に、权门上に傲れども!财阀富を夸れども!

那些被日军残害致死的不幸女子们,她们的内心也许只能无望的期望着,至少她们的灵魂能回到故乡、那些被日军夺走故乡与家的孤儿们,他们看着他们的父母死在刺刀的折磨下,那些在绝望中死去的已投降盟军伤兵们,他们在死前绝望的看着日军用刺刀割下他们的肉吃下……以及那些在死后仍被权力与资本所愚弄的日本穷人们……
然而这部电影的制作者,这些权门的走狗,却让这么一个呆萌的女主角,为丑陋的军国主义帝国恶行说话,他们自己怎么不站出来,他们不仅是日本权门的走狗,更是一群懦夫。女主角失去了一切,那日本贵族们呢?那日本的财阀呢?那签发侵略战争命令的日本狗皇帝呢?然后这些日本权门的走狗们,这部电影的制作者,又剥夺了女主角批判皇国民族主义的理由,当女主角他们在挨饿流血的时候,那些日本皇族、贵族、财阀与发动战争的狗皇帝呢?この单向度世界の片隅に、权门上に傲れども、财阀富を夸れども!
在这部电影里,呆萌女主角的那个什么还有左臂还能打,十年后也要活下去的台词,完全就像这部文化工业产品的观众一样,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也失去了尊严,被彻底植入了皇国民族主义的单向度价值观,呆萌的女主角就像牵线木偶一样,被这部宣传片的制作者们操控着。为了这部电影里的呆萌女主角,我真的想揍这部电影的懦夫制作者们,日本权贵的走狗。この单向度世界の片隅に、权门上に傲れども、财阀富を夸れども!

看到电影最后那个小女孩的桥段,我忍不住哭了,この单向度世界の片隅に,女主角、她的小侄女与最后那个小女孩,她们即便失去了一切,仍然是权门、资本与信息垄断权的棋子,仍然日本皇国民族主义的道具,仍然是资本主义文化工业流水线上的牵线木偶。这一切就像马尔库塞所说的那样,大众失去了革命性与批判性,自愿去做权门的炮灰。
この单向度世界の片隅に……就连死后,人的灵魂也要被权力与资本所束缚么?

这部电影的制作者们就这么残忍的,让这部电影的呆萌女主角、她的小侄女晴美与最后那个小女孩,做这样的牵线木偶么?制作这部电影的皇国民族主义懦夫们,就这么残忍的让善良的女主角她们站在二战受害者的对立面么?为女主角她们感到愤怒的人,真的应该去揍这部电影的懦夫制作者,日本权门的走狗。就连小晴美死去的时候,也残酷地被他们束缚在大和号的皇国符号上,而停靠在吴市的大和号,恰恰是给小晴美带去死亡的恶魔,而并非是她的守护者。这些欺骗,这些谎言!当女主角、小晴美与电影最后那个迷迷糊糊寻找女主角袖子的小女孩挨饿、失去一切的时候,那些日本权门、财阀、皇族、贵族……他们是否在挨饿!他们又失去了什么!权门上に傲れども!财阀富を夸れども!

这部电影的制作者们,不仅在欺骗、藐视女主角、小晴美与最后那个迷迷糊糊找女主角右手袖子的小女孩,也在嘲弄全世界的二战受害者。这部电影的制作者,就是一群日本权门的走狗!

为什么,この单向度世界の片隅に、权门上に傲れども、财阀富を夸れども,人,即便是死了也无法解脱,终究,也还是权贵与帝国的道具么???多么令人伤心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在这世界的角落的更多影评

推荐在这世界的角落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