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乔传 楚乔传 5.0分

【转载】评《楚乔传》九幽台惊变—— 天牢微光,九幽泣血

依v偎i
九幽台惊变-少年已死 凛冬将至#楚乔传#

步入中年的皇帝最近时常被噩梦惊醒,统治集团的“离心”带给他巨大的压力。优秀的臣子是悬在他心上的一把利剑,恐惧一寸一寸地消磨着他的耐心,直至他虚弱到被黑暗吞噬。野心和阴谋从来不会缺席这样的时刻,罪名就这么毫不费力地出现在皇帝面前,雷霆之势,地狱的鬼门已向燕氏一族打开。

燕世诚正骑马赶赴长安,他努力戍卫着燕氏一族在大魏的最后一道防线,企图以自己的性命和忠诚来换取皇室的信任,尽管这道防线早已被皇帝的疑心攻破。

一夕之间,燕氏被合围剿杀,最后一步是要杀掉在长安的质子。曾经意气风发胸有丘壑的少年在血泊中,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疼痛了,浑身是伤,怒发冲冠。当最后一个亲人倒下,世间已经再无燕北的少年,他的快乐和赤诚随着亲人一起永堕地狱,再无轮回。

权贵青年派们也走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分水岭。在家族和皇室的注视下,他们政治生命里的第一课开始了。强权要求他们学会审时度势,要学会弱肉强食,学会适者生存,学会服从,学会害怕。你说你相信谁不会谋反?皇命就是一切,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你说你祈求谁顾念旧时之情?一将功成万骨枯,没有铁血手腕哪来的锦衣玉食?...
显示全文
九幽台惊变-少年已死 凛冬将至#楚乔传#

步入中年的皇帝最近时常被噩梦惊醒,统治集团的“离心”带给他巨大的压力。优秀的臣子是悬在他心上的一把利剑,恐惧一寸一寸地消磨着他的耐心,直至他虚弱到被黑暗吞噬。野心和阴谋从来不会缺席这样的时刻,罪名就这么毫不费力地出现在皇帝面前,雷霆之势,地狱的鬼门已向燕氏一族打开。

燕世诚正骑马赶赴长安,他努力戍卫着燕氏一族在大魏的最后一道防线,企图以自己的性命和忠诚来换取皇室的信任,尽管这道防线早已被皇帝的疑心攻破。

一夕之间,燕氏被合围剿杀,最后一步是要杀掉在长安的质子。曾经意气风发胸有丘壑的少年在血泊中,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疼痛了,浑身是伤,怒发冲冠。当最后一个亲人倒下,世间已经再无燕北的少年,他的快乐和赤诚随着亲人一起永堕地狱,再无轮回。

权贵青年派们也走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分水岭。在家族和皇室的注视下,他们政治生命里的第一课开始了。强权要求他们学会审时度势,要学会弱肉强食,学会适者生存,学会服从,学会害怕。你说你相信谁不会谋反?皇命就是一切,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你说你祈求谁顾念旧时之情?一将功成万骨枯,没有铁血手腕哪来的锦衣玉食?你同情叛逆?家族功名系于一身,还想恩义两全?雷霆雨露,莫非天恩。你想建功立业?富贵之路踩着鲜血,想成为天之骄子,先拿你的灵魂来换。

长安的风月依旧,少男少女们却都已随梦去。

不知权贵们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看着走向毁灭燕氏一家,白笙死前的时刻像神祗一样不容侵犯,她声声泣血,却悲而不哀。这时还有一个人,一个弱小的身躯闯入了众人的视野,她一次又一次挣扎,甚至数次挡在燕北的质子身前,她喊着燕洵的名字,悲痛而无畏。在风暴的中心,她似乎喊出了很多人内心的声音。无论是作壁上观的冷漠,还是胜利在握的嚣张傲慢,抑或是已然崩溃的天真,这个看似卑贱的奴婢缺在做着曾经所有心怀浪漫与热血的少年们想做却无力去做的事。

皇帝如愿完成了血的清洗,他安慰自己这个世界本来成王败寇,权贵们的心中呢,或心有余悸或暗自谋算或野心勃勃或兔死狐悲。一国的运程这时已经开始发生变化,皇帝不会相信他此时的心志竟然输给了九幽台上质子身边的那个婢女,她显然是个更有耐心和意志的猎人。

她身份如此卑贱,处境如此险恶,却丝毫不为这些所动,她也有一把剑悬在心中,可她从不会指向相信她或者比她弱势的人,她不会被内心的恐惧和阴暗所蛊惑,她热血未凉,会一直陪伴在燕北世子的身边,和他一起王者归来。这种力量似乎也感染着另一个人,他心中的一些壁垒已经开始松动。

再过几天,也许下几场雨,一切的痕迹都会被大雨洗去,只是每个人的心中早已是断壁残垣,再无少年。

文@打怪小学徒
4
8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楚乔传的更多剧评

推荐楚乔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