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鱼》:金基德的萌发

視與聽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边缘、救赎、隐喻、残忍、本性、仪式等特点构成了金基德的作品,而他的处女作《鳄鱼》中这些特点初显,并贯穿于其后来的作品,并在韩国电影中成了独特的标识。
  他从一开始就给自己定下了主题,并从此固守着重复的故事。
 

 
  “1995年,我曾住在圣水大桥附近的城东区紫阳洞,因此散步时常常走过汉江大桥,得以观察到圣水桥周围以及第一汉江大桥下聚集生活着的流浪人群。
  一天散步时,偶然在第一汉江大桥下面发现了那些投江自杀未遂者遗留下的胡乱划拉的遗书,看完后我决定立即着手搜集此类资料。同时,我还结识了一名靠打捞投江者尸体赚钱生存的“蛙人”。几乎在同一时期,新闻调查类的电视节目中报道了汉江流浪者群奸女子并在事后将其残忍杀害的消息。于是,以这些素材为背景,我开始深入调查他们的生活,并开始构思故事,创作剧本。其实在写作之初、我描画的是一个有关汉江的健康正面的故事,谁知写着写着,竟徐徐走出一位伪恶的主人公来。
  剧本最初的名字是“汉江”,但我总对这个宽泛的题目有所不满,于是遂将其换成“无胜负”,意指这个是没有赢输的社会。但无论是那个宽泛的“汉江...
显示全文
边缘、救赎、隐喻、残忍、本性、仪式等特点构成了金基德的作品,而他的处女作《鳄鱼》中这些特点初显,并贯穿于其后来的作品,并在韩国电影中成了独特的标识。
  他从一开始就给自己定下了主题,并从此固守着重复的故事。
 

 
  “1995年,我曾住在圣水大桥附近的城东区紫阳洞,因此散步时常常走过汉江大桥,得以观察到圣水桥周围以及第一汉江大桥下聚集生活着的流浪人群。
  一天散步时,偶然在第一汉江大桥下面发现了那些投江自杀未遂者遗留下的胡乱划拉的遗书,看完后我决定立即着手搜集此类资料。同时,我还结识了一名靠打捞投江者尸体赚钱生存的“蛙人”。几乎在同一时期,新闻调查类的电视节目中报道了汉江流浪者群奸女子并在事后将其残忍杀害的消息。于是,以这些素材为背景,我开始深入调查他们的生活,并开始构思故事,创作剧本。其实在写作之初、我描画的是一个有关汉江的健康正面的故事,谁知写着写着,竟徐徐走出一位伪恶的主人公来。
  剧本最初的名字是“汉江”,但我总对这个宽泛的题目有所不满,于是遂将其换成“无胜负”,意指这个是没有赢输的社会。但无论是那个宽泛的“汉江”还是这个寓意深沉的“无胜负”,于我而言似乎都有一丝遗憾,因为都不能传达出我的真正情感意图。一天,当我怔怔地望着汉江水时,脑海里忽然涌现出那种能自如来往于水陆的两栖动物——鳄鱼。对,鳄鱼的感觉正合我意,于是,旋即决定把它设定为剧本的题目。”
 

  汉江桥下,名叫“鳄鱼”的男人,来历不明的老头和小孩,甚至是被抛弃的女人,在社会中,他们被主流所排斥所抛弃,他们都是边缘化的人。而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漂浮着垃圾的汉江。
  名叫“鳄鱼”的男人靠打捞跳河自杀人的尸体来赚钱。他好赌博,几次在别人出老千的情况下输光钱财,当得知真相后反抗又被毒打。他好色,帮助被骚扰的女性赶跑骚扰者后却又色心大起,在救起自杀未遂的女人后却强奸了她。恃强凌弱,在同病相怜的四个人中处统治地位。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混混的人,却在孤独的时候潜进汉江底,那个独属于他自己的世界。在看到女人为他画的素描后改变了对她的态度。金基德赋给角色的不是非白即黑的性格,而是多面的。他想展现的是真正的“人”。因为是边缘人,不曾经历的观众很难体会,所以很难判断角色的选择。只能通过电影所呈现的逻辑去理解。金基德的电影逻辑与现世逻辑相悖,没有作死的逻辑,正常向的生活,从而造成一种奇妙的观影感。
 

  无论是谁,在看金基德电影时,都会惊讶于那些带来残酷和恐怖的世间意象,并且不禁会采取某些措施进行自我防卫。然而就此评论总结他的电影为“无德、违背伦理、犯法和肆意暴力”,实际上就是把他的电影带进了司法的日常中,并用现实主义的手法将之进行构思。虽然他的电影看起来像一个正在崩溃、瓦解的世界,但事实上它却是一个静立的舞台。金基德在那个不能,亦无法进的夹缝舞台上犹豫着。金基德的电影中的逻辑与现世逻辑不符,所以此刻他在犹豫,终究是要从自我境界走出,融入到世界的秩序里,还是反过来把世界的秩序带回自己的境界中。这一选择的结局,终究是否定的。因为无论哪一个,他们的相互主观性都完全不可能成立。所以在他的电影中,总是先让自己堕落,然后进行救赎,最后降临仪式般的死亡。
 

  金基德的舞台就在这里,他让舞台上和舞台下的语言看起来截然相反,站在舞台下的人自以为知之甚多,然而他们会陷入一种歇斯底里中,看不到那些可怜的男人正在走向破碎的女人们的幻想。而站在舞台上的人总是被某种不愿回答的强迫症所困惑。所以金基德代替了观众说出了那些无法述说的,或者不能说的东西。
 


 
  “我电影中出现的那些人物不是“好人”或者“坏人”,他们都只是人。无论为善或从恶,都只是我以导演的身份在这片土地上塑造、安排的角色而已。我一直坚信,人们用话语可以表达出的,所谓亲历的某些“伤痛”,与痛彻人心的那种“痛”相比,程度要相对简单轻巧的多。那些真正经历苦痛的人,他们会选择在这块土地上默默结束生命或者真正悄无声息、麻木地存活下去。这样一想,原来既存的很多“委屈和不幸”似乎一瞬间都变得清淡且不值一提。就像我,中学时因工作而早早离开学校,丧失教育机会的那种绝望,之后在警察局里蒙受的不白之冤,以及入伍后在军队里遭受暴力侵害时的那些自怨自艾……到现在,我不是还好好活着,甚至能够用各种方法进行自我表现吗?”
 

  “鳄鱼”在欺压别人的时候,也会被更恶的人欺压,在自己受伤的时候也会被感动,观众会先痛恨“鳄鱼”的罪,然后又同情“鳄鱼”的伤口,金基德不仅仅是让电影进行轮回,也夹带着观众一起,裹挟其情感来进行轮回的体验。与角色经历在不同的情况下,对于面对强与弱的转换,自身有不同的应对,而这样,也是金基德用来对抗大众简单二元论的办法。
 

 
  在金基德的电影中,相遇成了一种征兆。所以为了让我们对他的痛苦产生共鸣,金基德便采取了罗列事件的方式。然而这些事件总是残缺的,或者最终以缺失告终。

在此,金基德的电影中还有一点被观众所津津乐道,也是金基德之为金基德的重要一点。那就是“隐喻”。隐喻为金基德的电影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在这部电影里,汉江和蓝色作为了电影的一种“隐喻”。说来,“鳄鱼”的住处虽然是大桥下,但是类似于美术陈列馆,而他就像置身于其中的画家或收藏家。从汉江到他居住的生活空间里,都有各式各样的美术品陈列其中。由此我们很容易联想到,金基德以前曾经在法国学过绘画,是导演个人经历的投射。同时,“鳄鱼”在片中也间接暗示了自己拥有画家或收藏家的潜质。“鳄鱼”暴打了同性恋后偷走了他的藏画。住处的那些艺术作品,自然也是类似的方法收集或自制。看到女人为他画的素描,奇迹般的,“鳄鱼”体内的那种暴虐性竟停滞了。“鳄鱼”在龟背和手考上涂抹蓝色的颜料时,终于有了画家的感觉。乌龟和手铐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手铐象征着外界的污染和暴力,而乌龟则象征着海底世界的宁静,而且具有纸船无法比拟的生命力(“鳄鱼”讨厌纸船,看见小孩在折纸船,他愤怒的说“看见那些该死的纸船就想到我这猪狗不如的生活”),它正是“鳄鱼”一心向往的那个世界的象征。他在龟背和手铐上涂抹蓝色颜料不仅与江水颜色相呼应,还与影片结尾的那个水中场景融为一体。
 



 
  一句话说,金基德离不开水,在这部电影里明显的体现了这一点,这也是开端。电影中汉江即水,是“鳄鱼”一件最重要的艺术片。可以说电影中描绘的水下世界是“鳄鱼”想象中的世界。汉江肮脏污浊,漂浮着垃圾,令人难以看到水的深处。然而影片中水下拍摄部分反映了的江水却是清澈见底(水中戏实际是在蚕室游泳馆内拍摄,而非汉江实景)。这样一个波光粼粼的水面,这样一个超现实的江水形象,正是“鳄鱼”的梦幻世界。水中只属于“鳄鱼”,每当他在岸上被人欺压时,他便把水下当做暂时的休憩地。对于水外的人而言,水中无疑意味着死亡,对于“鳄鱼”来说,这却是他唯一的自由空间。
 




  影片最后,女人救赎了“鳄鱼”的灵魂,献身给了“鳄鱼”,原本是一个美好的结局。但是在金基德的电影中却可以变得异常残酷。女人对于世界的失望选择了投江自杀,“鳄鱼”陪伴心爱的女人在水下结束自己的生命,他把蓝色的手铐锁在自己和女人的手上,涂着蓝色背壳的乌龟从前面悠然游过,对于即将而来的死亡,他依然无法平静面对,“鳄鱼”因为氧气耗尽后悔,割破自己的手想挣脱,无果后“鳄鱼”两眼圆睁着与世告别。最后这一场强烈的仪式感并充满各式各样的讽刺和反语,它残酷的令人惊讶,同时又美丽得震撼人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鳄鱼藏尸日记的更多影评

推荐鳄鱼藏尸日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