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 告白 8.7分

《告白》人物点评

ice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重看。犹记得第一次看时的感受,在那看完后的一两周都倍感压抑,甚至有意避开那首主题曲,因为一听便会浮现出那些令人难受的画面。 而这第二次看,倒是轻松了许多,甚至有点轻快,像看基督山复仇般大快人心——可能是已经知道了结局。这次看,对人物的刻画比较注意,就来聊聊里面的部分角色吧。

直树。一个字:愚。愚不可及,猪队友,被少年A(渡边修哉)一句话——“你是个失败者”所刺激,自此走向深渊。这种人在现实中再常见不过,比如没有自己思想的被大众媒体所利用的一些网民,比如狼人杀游戏里的愚民。这种人最显著的特征是完全凭感性,不会质疑,容易轻信谎言。尽管这类人很愚,但他们好像并没有自知之明,渴望被认可,渴望别人用崇拜的眼光看自己。直树为证明自己而将尚有知觉的爱美扔入水中的行为,我永远不会原谅。

直树的母亲。她说森口老师眼里只有女儿而没有学生,但在我看来,她才是。她眼里只有自己的宝贝儿子,而没有正义,没有对森口女儿爱美的同情。但是呢,看到后面,又觉得她挺可怜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如同少年A评论其父亲所说的——就像最常见的那样,傻子最终会遇到另一个傻子,然后再生下一个傻子(原文不是这样...

显示全文

重看。犹记得第一次看时的感受,在那看完后的一两周都倍感压抑,甚至有意避开那首主题曲,因为一听便会浮现出那些令人难受的画面。 而这第二次看,倒是轻松了许多,甚至有点轻快,像看基督山复仇般大快人心——可能是已经知道了结局。这次看,对人物的刻画比较注意,就来聊聊里面的部分角色吧。

直树。一个字:愚。愚不可及,猪队友,被少年A(渡边修哉)一句话——“你是个失败者”所刺激,自此走向深渊。这种人在现实中再常见不过,比如没有自己思想的被大众媒体所利用的一些网民,比如狼人杀游戏里的愚民。这种人最显著的特征是完全凭感性,不会质疑,容易轻信谎言。尽管这类人很愚,但他们好像并没有自知之明,渴望被认可,渴望别人用崇拜的眼光看自己。直树为证明自己而将尚有知觉的爱美扔入水中的行为,我永远不会原谅。

直树的母亲。她说森口老师眼里只有女儿而没有学生,但在我看来,她才是。她眼里只有自己的宝贝儿子,而没有正义,没有对森口女儿爱美的同情。但是呢,看到后面,又觉得她挺可怜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如同少年A评论其父亲所说的——就像最常见的那样,傻子最终会遇到另一个傻子,然后再生下一个傻子(原文不是这样,意思大致如此)。因而直树这么愚,直树的母亲自然也如此。感觉自己的语气可能有点不近人情,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委婉,再感情和真理面前还是先尊重真理吧。

寺田老师。挺喜欢这类人的,阳光、正义、热情,而且在剧中的形象还蛮帅的。可是,世人皆醒,唯我独醉,一直蒙在鼓里地努力着,到最后却发现自己的努力毫无意义。哎,天下具黑,唯我独白啊。寺田象征着那些正义、上进的人,却因为不懂这个社会背后的规则而被请出局。

美月。实际上,我很不喜欢这类人。补充一点,对这类人本身并不讨厌,甚至还有一点点的喜欢,但是她们对某些事物的看法让我很排斥。不知为何,当代很多作品都喜欢歌颂“坏女孩”,好像那样很cool,不过我还是更喜欢“乖女孩”一点。美月说自己内心深处住着一个露娜希,对此我和少年A的看法一致(突然发现自己此刻的情景和美月被杀前趴在地板上打字的情景一摸一样,嗯,门是锁上的,没毛病)——露娜希一点都不值得被崇拜,那点鸡皮蒜毛的化学知识毫无技术含量。而且,我很不解,也不屑去了解,为什么看似很乖的美月就会去崇拜这么一个杀人犯。美月也感受过冷落与孤独,所以在某些方面能理解少年A的内心,她天真地以为少年A对她也有爱意。也许有,应该有,但是她错误地估计了自己在少年A心中的地位,触碰了到了少年A那颗孤傲内心深处的软弱,引发了本能性的防御反弹,而葬送了自己。挺可惜的,一直是这场故事的前排旁观着,却因过于接近而未能走到最后。在此,送给大家一句:不要试图去感化恶人,面对恶人,唯一能做的就是远离,如果你实力不足以消灭他,不要以为你懂他,你不是真的懂他,不要自信懂他。实际上,错误的判断往往会葬送一切,比如玩游戏错误地判断形势而导致被翻盘,比如《权力的游戏》里毒蛇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嘲讽而导致被反杀。总之,一定要慎重,一定要先将自己置于安全的境地再尝试大胆的事。Last Flowers,走好,剧中的美月还挺好看的,第一次看完还特意百度了下演员。

渡边修哉。少年A,美月讲得太多,导致思路一下子转不过来。天才,不过也不能说很天才的那种,毕竟所做的东西并不算革新,但是在这个年龄段绝对是很难得的天才了。恋母,缺爱,因而渴望被认可,不是简单地被几个人认可,而是被全世界认可,因为失去的母爱等于全世界,既然失去了母爱,还就要用成就来弥补。从这几点看,渡边倒是个值得被崇拜,值得被歌颂的人。但是由于其脑子里只有技术而没有道德,心中只有孤独而没有正义,从而思想扭曲甚至变态。恶之人,看着他被森口一步步的折磨,真是还挺高兴的,正义终将处罚这类罪恶之人。哎,这当然只是愿望。正义与邪恶终有一个会胜利,但笑到最后的不一定是正义。这些你我皆知,但是又能如何,只能祈求聪明的人向善的多一点。

森口老师。复仇者,整个故事的主要策划者。基督山伯爵,折磨仇人而又不使自己陷入纠纷。因为懂得痛苦,所以知道如何制造痛苦。虽然其手段也不见得有多光彩,但是我支持她。尽管如果大家都像她这么复仇社会会变得很不可想像,但是社会需要少数这样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制裁某些逍遥法外的恶人,以正义之名,以正义之名。世界很奇妙,某些时候,恶人过得很潇洒,而好人却活得很悲凉,像《基督山伯爵》里描述的那样。这些人常常将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与恶人斗智斗勇,若是不及时退出,不成烈士便是英雄。不是被传扬的烈士,也不是被歌颂的英雄,大多数时候只是默默的,像《福尔摩斯-恐怖谷》里的那个深入恐怖谷的侦探。致敬。

2017-06-27 08:39

对了,想起美月告诉森口老师说渡边修哉只是孤独时,森口的心似乎软了,出门后一个人躲在马路边哭泣。也许是对手之间的惺惺相惜吧,同时她感觉到自己的复仇太残忍了。结局她说她把炸药转移到了渡边母亲的办公室,这肯定是骗人的,她的复仇是折磨,而尽量不波及无辜的人(以及不引火烧身),像基督山伯爵那样。她只需要让渡边感受到那种失去最美好东西的痛苦就行了,所以最后她补充了句:“开玩笑的”。(引用渡边的话来打击渡边)

记得寺田读森口丈夫的书时读到一个圣经故事:你们中间谁有一百只羊,失去一只,不把这九十九只撇在旷野,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着呢?寺田老师的意思当然是不能放弃闭门在家的直树,但我怀疑森口是否有她的见解,比如——为了将改造渡边而不惜将另外99只羊撇在旷野。一开始,她当然更像是复仇,但是,在那次美月与她聊天之后,她是否心怀同情以及对天才的爱惜而决定拯救渡边?如果是,后面的剧情也是没有矛盾的,因为这些痛苦是对渡边罪恶的惩罚,必须经受才有机会得到救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告白的更多影评

推荐告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